第七十七章:巧遇(一)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七章:巧遇(一)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月了,在這個月里,肖紫郁表面上過的很開心,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每當夜晚的時候她都會忍不住想起她和秦風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此時的她才發現,她對秦風有著不一樣的情感,那是一種依賴,一種信任,甚至是一種喜歡.

這一天一大早肖紫郁接到了段銘的電話,原來自從兩個星期前,段菲菲和喬雅出院之後,就一直想找個機會向她道謝.正好今天就是宋慕明的生日,大家決定利用這次的機會好好的聚聚.本來應該是宋慕明給肖紫郁打電話的只是那小子不知道犯啥病了,非得要他給她打電話.起初肖紫郁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她還不願意答應,只是後來經不住段銘的再三邀請,決定還是去了,不就是一場聚會嗎?又不會少什麼.

下班後,肖紫郁就來到了林城的大型購物場,她覺得既然要去參加別人的生日聚會,那麼就需要為別人准備禮物.可是她不知道給人家買什麼禮物,只好聽從購物場中一家男性專賣店導購的意見,買了一只看起來還不錯的金筆.

來到約定的地點--金樽酒店,肖紫郁就看到段菲菲一身的藍色裙子,站在門口東張西望像是在等什麼人似的.看到從出租車里下來的肖紫郁,她便笑著走上前去和她打招呼.

"紫郁,你怎麼才來啊,我在這里的那個了你好久啊",段菲菲抱怨的說道,只是那哀怨的語氣中帶著興奮.

"不是說七點嗎?現在才六點還早啊,是你們來的太早了,何況你哥今天早晨才打電話給我,害的我今天一下班就去商場挑禮物,下次可不帶這樣的,要是有這樣的事情,一定要早點通知,我好做准備",噼里啪啦,肖紫郁對著段菲菲就是一頓數落.

"好了,姑娘,是我們的錯,現在樂意了吧".

"這還差不多,我原諒你了".

"得了,別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我們快進去吧,哥哥他們還在等我們呢".

"好吧".

肖紫郁跟著段菲菲輕車熟路就來到了他們幾個點的包房.推開門進去,肖紫郁發現這次來參加宋慕明生日聚會的人還是蠻多的,其中有幾個她都不認識.不過還好,有段菲菲和喬雅這倆人在,她一點都不拘謹.

"紫郁姐,你什麼時候來的啊,我怎麼不知道啊",喬傑從一旁走過來說道.

"來了好一會了,只是那時候你正好和那幾個小mm在那里聊天,我不好意思過來打擾你的桃花啊,怕你怨我啊",肖紫郁打趣的說道.

"怎麼會,我還巴不得你來打擾我一下呢,你不知道紫郁姐剛才我被那幾個女生圍著真的好苦惱啊,都找不到借口來來推脫他們",喬傑一副苦樣的向肖紫郁訴苦道.

"算了吧,不知道是誰,剛才在那里笑的就像一朵花似的,還很苦惱,我看那是樂不思蜀吧",喬雅在一旁很不給自己弟弟面子的調侃道.

聽到喬雅的話,喬傑瞬間變的像只炸毛的喵咪似的,渾身的毛都術了起來,嘴里狡辯道,"誰說的,那是你不懂,我要是很直接的拒絕她們的好意,那多傷人家的面子啊,好歹人家是女生吧.再說了,你妹看到那幾個女生都和宋大哥好朋友家的千金或是他們的女友嗎,我就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啊".

"呀,和著你老人家泡妞還有理由了啊",段菲菲也忍不住笑說道,不知道為什麼,她就覺得偶爾逗弄一下喬傑這個小地弟還是蠻好玩的.

"切,不和你們說了,說多了也沒用,因為你們不懂",喬傑一副不知者不怪的樣子望著肖紫郁她們三個.

"你們幾個在說什麼啊,怎麼我覺得喬傑好像很是一副欠扁的樣子啊,是不是他又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啊",宋慕明一番言笑晏晏的樣子從一邊笑著走來說道.

聽到宋慕明的話,喬傑他覺得好冤枉啊,抗議道"宋大哥你怎麼能這樣說啊",就算你再怎麼寵愛你的喬雅,也用不著這麼睜著眼睛說瞎話吧,他好像剛才沒說過喬雅的什麼壞話吧,他怎麼一副好像他欺負了他的喬雅,他來興師問罪的樣子啊.當然他只說了前面的一句話,至于後面的話,他覺得他還沒有膽子說出來,只能在心里面複議一下.

其實喬傑這次倒是冤枉了人宋慕明,他之所以這樣說完全是因為他想給他們烘托一下氣氛的,只是因為平時的時候他從不做這種事情,再加上每次對于喬傑他都是在那里數落教育他不得欺負喬雅,所以這一次喬傑誤會他也是理所應道的.

"不是這樣的嗎?那就當是我誤會你好了",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將所有的一切都給揭過去了,只剩下喬傑一個人在那里郁悶.不帶這樣的,他覺得宋慕明的做法就是區別對待,為什麼對她們他就那樣的寬容,對他就是那樣的小氣.對,就是小氣,沒回看到他頂撞喬雅,他就一副護犢子的模樣,使得最終受傷的總是他.其實他之所以那樣的對待喬雅,只是他對她的相處方式好不,不是有句話說的嗎:人要在打擊中成長的.作為喬雅的弟弟,他有責任有義務幫助姐姐成長,為什麼他的苦心就沒人理解啊,沒天理啊.

乘著宋慕明來到她們的面前,肖紫郁拿出了買的已經包裝好的金筆對著他說道,"宋大哥,這是我送你的禮物".

還沒等宋慕明說什麼,一旁的喬雅眼疾手快的就將禮物盒奪了過去,嘴里還不停的說道,"是什麼啊,是什麼啊,紫郁我好好奇啊,我們打開看看好不好".

聽到喬雅的話,再看看她那副狗 腿的樣子,肖紫郁決定逗弄一下她,"這個我也不知道,你問宋大哥,畢竟送出去的禮物,我沒權利決定它的去留啊".

"是嗎",喬雅狐疑的看了眼肖紫郁,她怎麼感覺她的話有問題啊.

"嗯".

聽到肖紫郁的肯定聲,喬雅趕忙向宋慕明問道,"那慕明哥哥我可以打開嗎".

看著喬雅一副傻傻的樣子向他問可不可以時,宋慕明那個頓時頭大了,這姑娘怎麼這麼不開竅,人家那擺明了就是逗你玩的,誰不知道我的東西就是你的東西,真是一個傻丫頭.

"當然可以了,你打開吧,讓我們看看紫郁到底送什麼禮物給我了.先說好啊紫郁,要是什麼我們看不上的東西,那這頓飯你請了啊",宋慕明開玩笑般的笑道.

聽到宋慕明的話,肖紫郁就知道,這位壽星記仇了,他這是為他們家喬雅報她剛才的逗弄之情呢,也怪自己,怎麼一時間忘了眼前的這個人可是寵愛某人如癡,她撞槍口上了.笑了笑,肖紫郁對宋慕明說道,"算了,宋大哥我錯了,再也不敢了".

順著肖紫郁的話,宋慕明一副很大度的樣子說道,"沒事,我接受你的道歉".

沒有聽肖紫郁和宋慕明之間的話語,喬雅的心思全部集中在了禮物的身上.只見她胡亂的拆開了包裝袋,拿出了禮物盒中的金筆,笑著對宋慕明揚了揚眉,說道,"哇塞,是一只金筆耶,好漂亮啊".

聽到喬雅的驚呼,段銘的眼神也被瞬間吸引過來了,他到時沒想到肖紫郁會給宋慕明送一只金筆,畢竟現在的這個年代,誰還會送筆之類的東西啊,這個姑娘的舉措到是讓他大吃一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他有點嫉妒宋慕明了,要是那支筆是送給他的那該多好啊.送給他的,想到這里,段銘被自己的心思嚇到了,他怎麼會生出這樣的想法,他不是一直當肖紫郁是一個妹妹的嗎?收了收自己的思緒,段銘走上前去對著他們幾個說道,"好了,別冷落了其他的朋友,看,大家都看著呢".

聽到段銘的話,大家都反映了過來,原來剛才喬雅的驚呼聲已經將大家的眼球都吸引過來了.看到這里,肖紫郁他們幾個無聲的笑了,她們可不想搶了壽星的眼球,于是她們幾個找了個借口,溜到一邊擺滿食物的桌子旁,大戰食物去了.

或許是最近心情有點不好,所以當喬雅端著一杯雞尾酒拿給肖紫郁的時候,她只是皺了皺眉頭,沒有反對,反而和她倆干杯了.但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之前她在食物專區已經喝了一杯啤酒,喝了這杯雞尾酒之後,她就醉了.

隨便找了個借口,她就去了衛生間,只是她沒想到的是,她在衛生間門口遇到任務完成,正好來這里慶功的秦風.四目一對,肖紫郁只感到眼前的人變成了好多個秦風,這讓她有點不適應,于是我們的肖大小姐做出了一個令她終身難忘的舉動,而這個舉動造成了她今後所有生活改變的起始點.若干年後,每想到這個舉動,她就會很慶幸,要不是這一次離譜的舉動,她和秦風會不會有將來的那些,那還說不定呢.

親,不好意思,傳的有點遲,請大家多多包涵一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