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誤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六章:誤會 就這樣肖紫郁白天當她的醫生,晚上的時候還要去病房陪伴喬雅和段菲菲,日子就在不知不覺中過了一個星期.

星期五的下午,肖紫郁像往常一樣來到醫院門口的那家飯店買了喬雅她們愛吃的飯菜,想要送到病房去.只是好巧不巧,在門口遇到了段銘.段銘看到肖紫郁提了一大袋東西,趕忙上去就要幫她,而肖紫郁又不讓,于是倆人就在那里相互推諉.本來這沒什麼的,只是這一幕看在歡歡喜喜的前來找肖紫郁的秦風眼里,卻是無比的刺眼.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原因,秦風看到肖紫郁和段銘之間的互動根本就像是情侶之間拉拉扯扯,打情罵俏的樣子,這樣他那顆原本無比炙熱的心,瞬間像是被澆了桶冷水一樣變得冰冷無比.他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走下了自己的車,秦風慢悠悠的走到了肖紫郁和段銘的面前.眼神複雜了望著他們,冷冷的對肖紫郁說道,"這就是你最近不回我短信的原因,也就是你一直不答應我的緣故吧".

看到秦風的到來,肖紫郁心里很是高興,他們已經很久都沒有見過面了,正好可以聚聚了.此時的她完全沒有發現,其實在心底她還是很想念秦風,只是那高興的氣息還未完全表達她就聽到秦風冷冰冰的質問聲.潛意識里她很想說不是的,可是一想到他那冷冰冰的語氣,她就像氣氣他,所以什麼話都沒有說.

令肖紫郁沒有想到的是,她的默不作聲看在秦風的眼里那就相當于默認了.一想到自己做了這麼的努力,結果這些事情在人家的眼中一點都不感動,這讓他很是傷心,在看到肖紫郁對他的態度和對別人的態度,那簡直就是兩樣.憑什麼她對著別人的時候就一副言笑晏晏的樣子,對著他的時候不是面無表情就是冷言冷語.她的心難道是石頭做的嗎?為什麼不管他怎麼捂都捂不熱.

看到秦風自見面之後,就對她說了句質問的話後,就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眼神複雜的望著她,這讓肖紫郁的心中有點不高興了.于是淡淡的開口說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按理來說,這句話要是擱在往常那是最平常不過的一句問話,只是現在的秦風完全先入為主,再加上肖紫郁言語上的誤導,使得平常最能觀察人心的他心里更加的煩躁.他覺得肖紫郁這句話言下之意就是他是有事才來找她的,有什麼事情趕緊說,不要打擾他們的意思.

秦風的臉變得越來越黑了,身上的氣息也變的越來越冷冽."沒事".

"既然沒事,那我們就先走了,有時間再聊,再見",肖紫郁對著秦風說完,轉身提著一半還在段銘手中的袋子,拉著段銘就走了,獨留秦風一人在原地注視著他們.

被拉走的段銘明顯看出了自從秦風出現後,肖紫郁的情緒上的波動,只是面上依舊溫文爾雅,言笑晏晏的對著肖紫郁說了一些笑話,像是想要驅走她心中的不快.果不其然,肖紫郁果然笑了.只是他們誰都沒有想到肖紫郁剛才笑的那一幕讓秦風覺得礙眼的很,他覺得看現在的這個樣子,他和她之間可能真的連一點希望都沒有了,他的愛情注定了要灰飛煙滅.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樣,秦風深深的忘了肖紫郁的背影一眼,無聲的說了句,"再也不見".轉身就上了自己的車,開車走了.

只是誰也沒想到就是這個小小的誤會造成了之後他們之間愛情障礙物,若干年之後,每當想起這一幕的時候,秦風都會忍不住的自責,要是當初他要是見到那一幕不被氣的迷失了心智,是不是未來他的婚姻之路就會變得更加的順暢.

秦風一個人開車來到了蘭月河畔,這個曾經他第一次對肖紫郁表白的地方.點了一根香煙,秦風獨自坐在河畔邊,看著眼前風景依舊如畫,只是看風景的心卻明顯不是依舊如常.上一次來的時候他對她的愛情是那樣的執著,可是這次明顯他想放棄了.的不到任何回應的愛情他堅持不下去了,與其這樣耗著傷害兩個人,還不如他痛快的放手,對大家都好.

反之,肖紫郁回到喬雅她們的病房將飯菜送給她們之後,隨便找了個借口就出來了.她不是沒有發現今天秦風的異樣,只是她覺得有什麼事情好好說,再說她覺得她沒什麼地方對不起他的吧,為什麼他一定要用那種質疑的語氣呢,他不知道那樣很傷人嗎?越想越氣,她都有種想打個電話給秦風罵他兩句的心思都有,只是翻開秦風的號碼之後她又猶豫了,現在打電話過去合適嗎?按剛才在醫院門口發生的事情來看,他明顯在生氣,如果這時候她再打電話過去,是不是有種想要向他服軟道歉的意思,可是她覺得好像她並沒有做錯什麼,憑什麼要這要做.此時的肖紫郁沒有發現其實她對秦風有種小女兒的情結,或許這種感情從秦風陪她去北京的那次就開始了,或者說更早,只是一直以來兩個人都被各自以前的事情所纏繞,所以就忽略了這些細節.

就在肖紫郁糾結萬分的時候,秦風的一條短信發來了,"肖紫郁,我曾經很努力的想要和你在一起,只是不知道是我努力不夠,還是我們根本就沒有緣分,不管我做什麼都打動不了你那顆心.得不到回應的愛情是如此的累,我厭倦了這樣的生活了,既然你覺得我們彼此之間不合適,那麼我放你自由,以後我再也不會糾纏你了,就當我們從來沒有認識過吧".

看到秦風的短信肖紫郁先是傻眼了,只是在她看完所有的內容之後,她笑了,只是那笑比哭還難看.本來看到秦風說放手的時候,她應該高興才對,畢竟一直以來她都在拒絕他的感情,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真到這一刻的時候,她的心很痛,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要離她而去一樣.正待她要深思的時候,段銘的聲音從走廊上面傳過來了,"紫郁,你沒事吧".原來自從肖紫郁找借口出來之後,段銘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于是他催促喬雅和段菲菲快點吃飯,順便就找了個借口出來找肖紫郁了.

聽到段銘的聲音,肖紫郁擠出了一絲自以為很是完美的笑容,對他說道,"沒事".

沒事,怎麼可能啊,要是沒事你會臉色蒼白,要是沒事你眼中怎會蓄滿淚水,要是沒事你會故作堅強,只是看肖紫郁的樣子明顯是不會他說什麼的,所以段銘也就當做沒有看見.只是他心里卻不斷的猜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刹那間變成了這樣,不過唯一肯定的是這件事情一定和剛才她們遇到的人有關,那他和她之間到底有什麼關系呢?剛才他明明看到那男子眼中的愛意,也發覺到了那男子來醫院明顯就是來找她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問他的時候,那人居然說沒事,不過當時他的眼神很是受傷,本來他還想和人家打招呼的,只是肖紫郁提著袋子就走,而袋子的一頭還在他的手上,所以他就被動的被她拉走了.

思考了半天都沒有想通,段銘只好順著肖紫郁的話,不動聲色的說道,"沒事就好,那我們快回去吧,不然菲菲她們待會又該著急了".

聽到段銘的話,肖紫郁只好說,"好吧".她也覺得她出來的時間太長了,未免菲菲她們看出破綻,她還是早點回去吧,免得被她們問東問西的.她現在心里已經夠煩的了,不想再給自己沒事找事.

秦風發完短信之後,本來就想刪了肖紫郁的電話號碼,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按確認鍵的那一刻他猶豫了,而偏偏就在他猶豫的那一刹那正好有一個電話打了進來.低頭一看,原來是大隊長,收了一下自己的思緒,就接了電話.

"秦風,速歸隊,有任務",簡短的說明了一下打電話的緣由,大隊長就掛了.不過從大隊長的語氣中,秦風聽出了任務的嚴重性和事態的緊急性.于是他連忙開車回了返回了特種大隊,至于刪不刪肖紫郁的號碼也被他給暫時忽略了.

回到隊里,秦風才知道原來是邊境發現了一股常走私的犯罪團伙,為保人民安全財產不受損失,軍部命令林城特種部隊協同地方武裝部隊務必一舉拿下他們.由于此次任務受到了軍部的注意,所以經過林城軍區特委會的一致決定,交由大隊長和他兩個雙雙負責.

做好了一切准備,秦風便和大隊長他們上了飛機,去了邊境.他這一去就走了一個月,他不知道等他回來的時候,一切又不一樣了.因為一件事情,陰差陽錯之下他和肖紫郁不但沒有徹底的分開,反而成了夫妻.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