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真相


第七十五章:真相 看到晚上才回來的三個人,而且臉上明顯帶著一絲絲的笑容,這讓肖紫郁她們很是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眼前這三個人發生這麼大的轉變.如果她們沒記錯的話,今天早上這三個人可是一直都擺著一張臭臉的,怎麼出去了一個下午,就變了個樣子.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怎麼你麼看起來好像很開心",段菲菲第一個開口詢問道.

"你猜",喬傑很是欠扁的聲音脫口而出.

"知道了還用的著問你嗎",段菲菲囂張的再一次說道,反正她現在是病人,他們是不會和她計較的.

"好好想一下,不用那麼急著問我們",喬傑再一次欠扁的開口說道,他就是要吊吊她們的口味,免得一下子說出來太沒有成就感了.

喬雅明顯受不了他這種吊胃口的舉動,急忙吼道,"快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摸了摸鼻子,喬傑一副受不了的樣子,他就知道他家姐姐是最火爆的,肯定是最先問他的,果然讓他猜對了,不知道宋大哥(宋慕明),到底看上她哪點了,他可從來沒有發現她有哪點優點.不過,這貌似是人宋大哥的事情,好像和他沒有關系.他還是識相的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吧,免得眼前的這個暴力女又要發飆了.她的那身傷還沒有好,要是被逼急了,傷口要是裂開了那他就死慘了.先不說家里面的倆老吧,就說眼前這個表明看起來溫文爾雅,實則內心腹黑的宋大哥的報複也是他所不能承受的啊.整理了一下思緒,喬傑很嚴肅的說道,"我們三個今天根據菲菲姐所描述的那個領頭人說的話,分析了一下,最有可能會報複你們的人,然後挨個調查,查到了幕後指使".

聽到喬傑的話,段菲菲和喬雅不淡定了.尤其是段菲菲對著喬傑吼道,"快說,是哪個王八蛋敢算計本小姐我",要是讓她知道了,她絕對會讓她後悔算計她的代價.

"是莫甯生",喬傑趕忙回道.

"莫甯生是誰啊",喬雅滿是疑惑的開口問道,她在認識的人中她可以完全的肯定她不認識他,那他為什麼要只是人來打她呢,難道他的目標不是她,而底菲菲.壓下心底的疑惑,喬雅說道,"菲菲,你認識他嗎".

"我知道他這個人,但是不認他啊",沒理由他派人來打我們呢?難道是那幫混混搞錯了人,可是這又有點說不清楚了,她總覺得這件事情中透漏著古怪.

相反,當肖紫郁聽到他們幾個之間的對話後,她的腦子突然就清晰了,腦中閃現出了一個巨大的猜想,或許事情是這樣的.菲菲和小雅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某個女生,而那個女生正好認識這個叫莫甯生的男人,所以她們才會遭到襲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一切就能說得過去了.不然怎麼會有男人無緣無故的想要毀了兩個女生的容貌,只有女人才會這樣做,而莫甯生一聽就是一個男人的名字,只是貌似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看著眼前的三個女生心思各異,各自在想各自的事情,明顯將他們幾個忽略的意思.宋慕明急忙開口將她們的思緒給拉了回來,他可不想他的雅雅為了這種事情費心."莫甯生,莫氏集團的繼承人,莫家獨子.自小與林城的大戶季家獨女季欣然訂婚,只待兩人大學畢業就結婚,可是不知為什麼六個月前,莫甯生喜歡上了另外一個女生,為了她不顧家里面的反對,執意和季家小姐退了婚,使得季家小姐傷心之下,整日混跡于酒吧夜場".

聽到莫甯生為了另外一個女生和自小就訂婚的季家小姐退婚了,肖紫郁的眼中留露出了複雜的情感,而她的情緒明顯變得有些不穩了.這個莫甯生好像那個男人啊,他怎麼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為了另外的一個女人傷害他的未婚妻呢,他的未婚妻何錯之有,為什麼世界上有這麼多的賤男人了,莫甯生是一個,那個男人也是一個.

感覺到肖紫郁在聽到宋慕明的話後明顯不正常的情緒,段銘著急的開口問道,"紫郁你怎麼了".

聽到段銘的話,大家才發現了肖紫郁的不正常,只見她緊咬著發白的嘴唇,臉色青紫,眼中噙滿了淚水,像是遭受了什麼巨大的痛苦.

"紫郁,你怎麼了,你快說啊",段銘拽住肖紫郁的肩膀,不斷地搖晃著她,希望能將她從她的思緒里拉出來.

被搖醒的肖紫郁看到大家一副擔心不已的樣子,心里很是愧疚,是她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害的他們大家為她擔心了,她真的很對不起大家.

"紫郁,剛才你怎麼了,為什麼你會突然間變成那樣",喬雅擔心的問道.

"沒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不開心的事情而已,害的你們大家擔心,是我的錯",肖紫郁一副明顯不想說的樣子.

看到她那樣,大家也就沒說什麼了,只是段銘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看剛才她的那樣子,那件讓她不快樂的事情明顯給了她很大的傷害,只是那件事情究竟是什麼呢?雖然現在他還不清楚,但是相信以後他會知道的.

氣氛變得有些沉重,段菲菲適時的開口轉移話題道,"對了,剛才你們說莫甯生的事情,但是我們還不太懂,到底我們得罪他什麼了".

"你們沒有得罪他",段銘回道.

"那他為什麼那樣做",他不會是有精神病吧,他們無冤無仇,臉面都沒見過,就找人來揍他們倆,他腦子犯傻了啊,當然段菲菲只說的前面的一句,至于後面的純屬是她心里自己複議的.

聽到段銘和段菲菲之間的對話,肖紫郁猛然開口道,"那個女生,是莫甯生喜歡的那個女生,段大哥,我猜的對不對".


贊賞的看了一眼肖紫郁,段銘說道,"是,就是那個女孩.她你們大家也認識",只是說到後面的一句的時候,他的語氣有點沉重,夾帶著一絲厭惡.

聽到自家哥哥的語氣,段菲菲瞬間就明白了那個人是誰了.能讓他們大家都認識,而且能讓她哥哥在說她的時候有厭惡之情的除了她于月,還有誰啊."哥,是不是于月".

看了自家小妹一眼,再看看肖紫郁和喬雅一副震驚的表情,段銘點頭道,"是".其實他也沒有想到最後查出來的人會是她,在他的印象里,于月除了有點太過自以為是和太過纏人以外,本性上她不壞的,只是他沒想到他看錯了眼,誤把"蛇蠍心"當成了"芙蓉面".當然這話有點過了,只是那意思也就差的不遠了.

聽到段銘肯定的聲音,肖紫郁久久都沒有回過神.于月那天給她的印象是刁蠻任性,但那也是因為那是大多數千金小姐所特有的秉性,所以她沒啥感覺,只當她是發發脾氣.只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她小小年紀居然心腸如此的狠毒,為了那麼一件小事,就想毀了別人的容貌,真是可恨.

"那于浩知道這件事情嗎",段菲菲如有所思的說道,她可不認為于月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他這個做哥哥的一點都不知道.

看到自家妹妹一副懷疑好友的模樣,段銘只好開口替好友澄清道,"于浩,雖然知道于月要報複幾個女生,但他不知道那幾個女生就是你們".

"什麼,那個叫于浩的知道自家妹妹要報複另外幾個女生,那他為什麼不阻止,難道在他的眼中只有他妹妹是最好的,其他的人都是錯的嗎",這一刻于浩在肖紫郁的眼中徹底的抹黑了,如此這般不講事理的人,怪不得有這樣的妹妹,于月不被寵壞,才怪.

聽到肖紫郁的話,段銘幾個皺了皺眉,他們也覺得肖紫郁說的對.于浩那人太過寵愛于月了,嚴格的來說就是寵妹成癡了,所以才會導致現在的于月刁蠻任性,不知輕重.要是再這樣繼續下去,只怕于月會闖出更大的禍事,到時候只怕很難收場了.段銘覺得也是時候給于浩體格醒了,免得最後他被他的那個白癡妹妹給連累.不過昨天發生的事情他也不會善罷甘休的,雖然一方是自己的好兄弟,但是如果這個好兄弟的家人威脅到他的親人,那麼他甯肯不要那兄弟之情,也要替自家妹子討回公道,不是只有他于浩寵妹成癡的,他段銘也是一樣的.

看到自家哥哥的樣子,段菲菲就知道哥哥已經做出了決定,她害怕哥哥會為難呢,畢竟于浩是他現在僅存的三個好兄弟中的一個,要是讓他和她作對,她還真怕哥哥做不出選擇.

像是明白妹妹的想法,段銘笑道,"雖然于浩很護短,但我也不差啊,如果為了兄弟之情而讓菲菲你受委屈,那麼我這個做哥哥的也太不稱職了吧,何況這次于月將你傷的這麼重,差點就將你毀容了,我要是不做什麼,爸媽也不會放過我啊.哎,媽媽和喬娘呢".

"現在才發現她們不在啊",喬雅不爽的說道,拜托你們出去一個下午,她們都守了她們一天了,再不回去休息,誰明天來換你們啊.

聽到喬雅不善的語氣,幾個大男生瞬間無語了.他們出去還不是為了在日找到幕後指使為她們報仇,不感謝他們就算了,還埋怨他們,天理何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