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季家


第七十三章:季家 回到賓館,冷軒打了一個送餐電話,就坐在床上回想起了今天的一切,他覺得很不可思議.像他這樣的性格不是那種愛管閑事的人,可是今天他卻在酒吧為了一個女孩打架,更讓他不可理解的是他居然還送那個女孩去醫院,當然作為一個人民子弟兵這樣做是無可厚非的,可是他將她送到醫院後,卻沒有離開,反而卻專門跑去給她買吃的,這在以前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越想他心里就越煩躁,越想越想不通,直到後來,服務員端來了他點的飯菜之後,才作罷.

反之,季欣然一個人在醫院輸完液後,就回了家.令她沒有想到的是,當她回家之後,迎接她的居然是莫甯生的爸爸和媽媽.本來因為莫甯生的緣由,她不想再見到和他有關的所有人,但是莫叔叔是爸爸的至交好友,如果她表現的稍微有點過了,只會讓爸爸難做人的,畢竟一邊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一邊是自己的好友,于是季欣然只好硬著頭皮笑著和莫志懷(莫甯生的爸爸)他們打招呼.

原以為莫志懷他們來她家只是因為父親的原因,或是兩家生意上的事情,而她只需要只要打了招呼就可以回自己的房間,但她沒想到,他們這次來他們家是為了她和莫甯生的事情.

"欣然,不好意思,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那個混小子沒把你打傷吧,我們已經教訓過他了,你們別生氣啊",莫媽媽一副擔憂不已的樣子問道.

聽到莫媽媽的話,季欣然瞬間的明白了,和著他們今天來是因為昨天的事情啊,是怕她向她父母告狀,然後他們知道後不會善罷甘休,故意制造什麼麻煩給莫甯生嗎?她季欣然還沒那麼小氣,會因為這點事情就搞的兩家關系不和,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里雖然很氣惱,但面上,季欣然卻笑著對他們說道,"沒關系,我不會介意的,畢竟他是受人挑唆的".不介意才怪,他那樣對她,她還不介意吧,那她不就成一傻子了嗎?

"不介意好,不介意好,真不愧是我們家內定的兒媳婦啊,欣然,那小子以後再這樣,你就幫叔叔我教訓一下他,千萬別手下留情啊",莫志懷打哈哈的向大家說道.

聽到莫志懷的話,大家的臉色瞬間變得豐富起來.


季媽媽聽到莫志懷的話後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先不說她的女兒之所以變成現在的這樣就是因為你那好兒子莫甯生給害的,就說昨晚上的事情,你兒子聽了另外一個女生的話,就跑到酒吧去打了她的女兒,可見在你兒子的眼中,她的欣然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位置,何況當初你兒子不顧他們大家的阻攔,執意和欣然退了婚約,搞得他們原本和諧的家變得烏煙瘴氣,那筆帳她還沒有算.現在你還恬不知恥的說內定的兒媳婦,你說你們到底要不要臉,要不是看在你們是欣然爸爸的面上,她早就想將他們趕出去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越想她就越氣,恨不得將莫家夫婦趕出他們的家里.

季爸爸聽到好友的話後,雖然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但那笑已經不達眼底了,就連身上整個的氣息都變得冷冽起來了.欣然是他們家的寶貝,你莫家小子三番五次的欺辱她,他看在大家是朋友的面子上,沒有說什麼,但這並不代表著他會任由你兒子胡作非為.依照現在的情形,你兒子就算是按你們的意思娶了他的欣然,他也不可能給她幸福的,因為他根本就配不上她,你現在這樣說,難道你以為他就那麼大方的將往事一筆勾銷,還承認那婚約,那恐怕是不可能的.

季欣然聽到莫志懷的話後,臉上雖然和自家爸爸一樣帶著笑容,但那笑容中夾帶著一些滄桑和怨恨,還有一絲的不屑.莫甯生那樣的對她,她還眼巴巴的嫁給她,難道她看起來就那麼好騙嗎?以前的時候她那麼的喜歡他,喜歡到因為他的退婚,而變得頹廢,覺得沒有了他,她的世界變得灰暗了,因為他曾經說過不喜歡粗魯的女孩,而變得特意去千金班去學習那些她以前從不會在意的禮儀,努力使自己變成一位淑女,讓他喜歡她.她為了他付出了那麼多,可是她得到了什麼,她什麼也沒有得到,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和羞辱.她已經厭倦了這樣的生活了,她還有大好的青春年華,她不想將這些美好的時光再浪費在他的身上了.既然他對她不屑,她何苦要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呢?依照現在的情形,那個賤男人根本就配不上她,她又何苦再去執著呢."莫叔叔謝謝你的好意,只怕我是做不了你們家的兒媳婦了,為了他我傷害了最愛我的父母,讓他們整天為我擔驚受怕,牽腸掛肚,這樣的日子我已經厭倦了.既然他退了婚約,我也沒必要再去執著了,以後大家橋歸橋,路歸路,互不相干了".

莫志懷聽到季欣然的話,還以為她還在生氣,所以賭氣的在那里說這些話,畢竟她喜歡他家小子,喜歡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怎麼可能那麼快放棄呢,于是他笑著對季欣然說道,"不行,不能這樣做,你是我們定的兒媳婦,他沒權利這樣做.欣然,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我保證只要你肯嫁到我們家來,我們絕對會好好待你,絕不讓他欺負你,這點你放心了".

"不是的,莫叔叔,我說的是真的,不是在開玩笑,我真的已經放棄了,我和他之間不適合",他那樣花心的人,根本不是她的那盤菜,勉強吃下去,只會傷了她的胃口.

"欣然,你說的是真的嗎?那我們兩家的婚約怎麼辦",莫媽媽像是很擔憂的再一次說道.

季媽媽聽到自家女兒的話,很是高興,她是她的媽媽,以前她的女兒為了那小子付出過什麼她最清楚了,曾經她還很心疼的勸解她說過,那樣不值得的,但是女兒喜歡,在加上兩個人有婚約,她也沒有理由阻止什麼,現在看來當初她就應該果斷的阻止他們,那樣她的女兒就不會受傷了.好不容易女兒從那段感情中恢複過來了,你莫太太那樣說是什麼意思,是想告訴他們她兒子上次來她家大吵大鬧是來開玩笑的嗎?你當她們家的人都是死人啊,任由你擺布.于是季媽媽語氣不善的回到,"莫太太,你們不是早就知道了,你兒子大吵大鬧到我們家將兩人的婚約給退了嗎",你還裝什麼裝.


莫志懷聽到季媽媽那樣說,而季爸爸根本就沒有阻止的意思,她就知道,這門婚事只怕真的吹了,心下無比的憤怒.都是莫甯生那個兔崽子,他當年之所以定下這門婚約,而現在在他私自退婚之後,又腆著一張老臉,極力的挽回,完全是為了他著想.季家是林城的大戶,生意人脈那是相當的豐富,季欣然又是他們最疼愛的女兒,有了季家這個靠山,不管以後他會不會有出息,起碼在娶了季欣然後,未來不管他是在生意上出了問題,還是在人脈上除了問題,季家都不會坐視不管的,結果這個臭小子非但沒有領悟他的意思,反而將他為他鋪好的路給親手毀掉了,使得現在讓他們家變得這麼被動.老臉都被他丟盡了,以後他的事情他再也不會管了,愛怎麼樣怎麼樣,既然他有那麼大的能耐,以後出了啥事,自己解決他不會再為他善後了.想通這一點,莫志懷笑呵呵的打折圓場說道,"既然欣然覺得你們之間沒有夫妻緣,那婚事就作罷吧,大家以後見面了還是朋友".

不得不說莫志懷真的是個老狐狸,說出來的這番話可謂是滴水不漏.前一句明著他說季欣然和莫甯生的婚約無效了是因為兩人沒有夫妻緣,實則是為莫家給了個台階下,後一句明著說倆人雖沒有成為夫妻,但仍可以做朋友,實則是暗示他們季家和他們莫家還是朋友.可謂是一箭幾雕啊.

聽到莫志懷的話,季爸爸笑呵呵的附和道,"我也是這個意思,年輕人的事情還是由他們年輕人來做決定,我們都已經快要老了,還會不要在去干涉他們的事情了,你說呢,老弟".言下之意就是欣然和你兒子能不能再做朋友是他們的事情,你還是不要在干涉了.

明白了季爸爸話里的意思,莫志懷一張老臉頓時變得通紅,只是他久經商場,刹那間就恢複了原樣,笑道"是啊,我們就不要干涉他們的事情了".

隨後兩人又說了一些很不找邊際,相互追捧的話,莫家夫婦就走了,只留下了季家一家人.

今天的季爸爸和季媽媽很是開心,他們從自家女兒的言辭中已經知道了,女兒放棄了那個混蛋,以後會變得向以前一樣的乖巧,這讓他們很是欣慰.季媽媽高興的做了一大桌子的菜,來慶賀女兒的改變.

看著自家爸媽因為自己的幡然醒悟而變得那樣的高興,季欣然心中很是愧疚,要不是她他們也不會那樣的擔驚受怕了.以後她一定要做一個孝順的好女兒,來彌補她這段時間所犯下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