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再見冷軒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一章:再見冷軒 第二天一大早,肖紫郁一家和大家告別之後,肖父肖母就去了視察團,畢竟他們是打著視察工作的名義來的,已經耽擱了一天,要是再不回去的話,只怕會產生不好的影響.而肖紫郁由于請的假期還剩一天,所以她並沒有回醫院,而是跟著肖父肖母一塊去了視察團,畢竟視察團在林城待的時間已經快完了,她的父母也要回去了,她要好好的珍惜現在能和父母在一起的時間.

來到視察團的住處,肖紫郁沒想到她第一個遇見的人居然是冷軒.對于這個表哥,她對他的感情很複雜.五年前,在還沒有發生那件事情的時候,她一直把他當成哥哥加朋友;那件事情發生後,曾經有段時間她很恨他,但後面隨著時間的推移,那種恨慢慢的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了解,甚至是釋然,畢竟在大家族里,她這個表妹除了和他有點血緣關系外,其他什麼都沒有,怎麼能和他們家的小公主冷依相提並論呢;五年後,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她才發現原來一切的主導者,不,可以說是推波助瀾者就是眼前這個她的親表哥冷軒,她不知道現在的她能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對他釋懷,但是她知道起碼現在她是做不到的.

看到肖紫郁一家走了過來,冷軒笑著上前說道,"恭喜姑父姑母,你們的願望成真了".

"謝謝",肖母真誠的說道,畢竟現在女兒已經和他們之間的關系恢複到以前的那樣子,這讓她很開心.

"紫郁恭喜你,終于合家團圓了,我這個做表哥的真心的祝福你".

"謝謝你,也祝你幸福",一句很平淡的客套話從肖紫郁的口中脫出,聲音中還略摻雜著一絲冷清和疏離.

像是沒有聽出肖紫郁話語中的疏離,冷軒接著說道,"明天姑父姑母就要回北京了,也不知道是那麼時候才能再見,姑父,今晚我們聚聚吧".

聽到冷軒的建議,肖正南不知該如何回答,答應他吧,看著剛才女兒聽到他的建議後,瞬間變得不好的臉色以及她對他的態度就知道,女兒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其實私心里,他也不想答應,對這個年輕人,說實話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畢竟冷軒也是當年逼迫他們答應那件事情的人之一.不答應吧,他們倆家是至親,雖說現在不怎麼走動了,但他還是媳婦的侄兒,人家誠心誠意的開口邀請他們,如果不答應的話,有點不太好.一時之間,他實在做不出任何的決定.

就在肖正南萬分糾結的時候,秦風的聲音從旁邊插了進來,"叔叔,阿姨,紫郁你們怎麼會在這里",昨天肖叔叔,不是中途遇見朋友走了嗎?他還以為他們不會再回來,而是直接回北京呢.

聽到秦風的聲音,肖父覺得這一刻秦風的聲音真是天籟之音,他剛才還在困惱如何回答冷軒的問題,秦風的聲音一出,剛好就給他解圍了,此時肖父對秦風的好感頓時上升.像是看出了秦風的疑惑,肖父和藹的解釋道,"我們是隨視察團來的,跟著視察團走會比較好,畢竟樹大招風,這年頭要低調".

"是啊,還是叔叔考慮的周到,我們這些人還欠缺考慮".

"小風你啊,就是太謙虛了.對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我還沒有好好的謝謝你,什麼時候有空,咱去喝兩杯".

"好啊".

此時的肖父都還沒有發現,他現在對秦風的稱呼已經變了,言語上已經對他很是欣賞,甚至影影約約有種將他視為家人的感覺.而秦風聽到肖父對他稱呼的改變,心里很是開心,那是不是代表著肖紫郁的家人已經變相的承認他了,那是不是離他抱得美人歸的景象已經離他不遠了.媽媽說的果然沒錯"農村包 圍城市",真的很好使,現在肖紫郁的爸媽都同意了,現在他只要拿下肖紫郁就可以了.

原來當初秦風受傷住院,後在醫院給肖紫郁表白的事情不知怎地被秦母知道了,在秦母的再三逼問下,秦風就將他和肖紫郁第一次見面的事情,軍演時的事情,到後面陪她來北京的事情,以及動物園發生的事情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訴了她,包括現在肖紫郁對他的態度.秦母聽到兒子的訴說之後,知道兒子是真的喜歡上了那個女孩,只是那個女孩對他兒子還不是很上心,于是她給兒子支了這招"農村包 圍城市",讓秦風先拿下她的父母,讓她孤立無援,然後再采用柔情攻勢,漸漸侵入她的生活,攻陷她的心,畢竟這種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攻心為上,但是適當的耍耍無賴啊也不失為一種策略.秦風時刻謹記著母親對他的教導,所以今天,當他看到冷軒對肖父說了一句話後,肖父就陷入了沉思中,而肖紫郁的臉色也變得有點奇怪,他就知道他該出馬了.現在看來,他的做法還真是對的,這不,聽到他的話,肖紫郁臉上的奇怪之色不就被喜悅之情瞬間所代替了嗎.

冷軒等了半天都沒有聽到肖正南的回答,等來的只是占有秦風和肖正南之間的對話.電視火花間,他就明白了肖父的意思,他那是不願意啊,只是礙于姑母的面子不好意思直接拒絕他.其實他在問出口,他沒有很快的答應,而姑母也沒有說話的時候,他就明白了,只是他不願相信罷了.或許曾經那個真心真意疼愛他,對她如親身母親和父親般的姑母姑父已經因為五年前的事情不在了,現在他們之所以還這樣的對待他,跟他聯系,只是因為在冷家他們除了他不知道和誰聯系罷了.他不怪他們,畢竟當年是他們的自私,造成了今天的結局,他們能和他這般和顏悅色的說話,已經很不錯了,再強求就是他的貪心了.

冷軒不知道他是怎麼回去的,只知道當時姑父和姑母在離開的時候輕輕拍了拍他的背,像是安慰似的,歎了口氣,就離開了.

第二天秦風送走了肖正南夫婦回到了特種大隊自己的辦公室,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冷軒也在那里.看著煙灰缸里的煙頭,再看看他那一臉的頹廢樣,瞬間秦風就明白了他來這里的意思了.他能理解他現在的感受,曾經最疼愛他的長輩,因為他的私心,不得不做出傷害自己親人的事情,現在好不容易冰釋前嫌了,可對他的態度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雖說不是很差,單核以前比起來,那真的是天壤之別,心里難免會有一些傷感也是在所難免的,畢竟誰也不是聖母瑪利亞,能夠寬恕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整理了一下思緒,秦風說道,"叔叔和阿姨已經回去了,紫郁也去上班了".

"我知道,從你回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來找你,是想找個人說會話而已".

拍了拍冷軒的肩膀,秦風替他倒了杯水,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秦風你知道為什麼我最喜歡夏天嗎".

"為什麼",直覺上秦風覺得冷軒現在要說的話很重要.

望了眼等待他回答的秦風,冷軒淡淡的說道,"你知道像我們那樣的大家族里的長房長孫的壓力很大,家族的興衰可以說都是扛在我們的肩膀上,所以從小我就被要求的和嚴格.在那個時候我唯一最大的快樂就是快點到暑假,那樣我就可以去姑父家了".

似是懷念是似的,冷軒的臉色變得很是柔和,"姑父姑母很疼愛我,每次我去他們家,他們都會抽出空閑的時間來陪我玩,不像我的爸媽,因為工作的事情,經常忙碌,只會把我扔給保姆,或是輔導老師,讓他們時時刻刻的監督我,讓我努力達到他們的要求,所以在姑父家的那段時間,日子雖然短暫,但起碼我覺得我過的很幸福.紫郁是姑父姑母的女兒,從小她就很懂事,她將我當成了親哥哥和朋友,我們之間無話不談,那時候的她粉嘟嘟的看著很可愛,每次她跟在我後面叫我'小哥哥’的時候,我的心都軟了,所以從小到大我最疼愛的是她.曾經我以為我會一直就這樣幸福下去,直到五年前".

說到這里,冷軒的臉色像是想到了什麼瞬間變動的很難看,"五年前,在紫郁和王名逸訂婚的前一個晚上,叔叔的女兒,紫郁的親表妹,我的堂妹冷依跑到我們的面前求我們讓姑父姑母不要為紫郁他們訂婚,她說她喜歡王名逸,她不能沒有他,當時我的爺爺,也就是紫郁的外公很是氣憤,斥責她說她不知廉恥,胡說八道,結果冷依卻對爺爺說他們是兩情相悅,他們之間已經發生了關系,而且她已經懷了王名逸的孩子,希望我們成全他們.聽到這個消息,我們全家都很氣憤.本來爺爺要讓她打胎的,但她死活不肯,甚至以性命相逼,沒辦法我們只好妥協了,訂婚宴當天的事情相信你也知道了.其實當時我還在天真的想,或許等這件事情過了,我如果向她好好的道歉,以她和我之間的感情,她一定會原諒我的,只是我低估了這件事情對她的打擊.等我去找她的時候,用它已經離開了.我受不了良心上的譴責,便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意來這邊了,到後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聽到這里秦風已經很明白了,當初冷軒來這里的時候,他就覺得不對勁,沒想到她是因為這個原因來的.現在看來,只怕他內心的痛不比誰的輕吧,畢竟要不是他的推波助瀾,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的.

"你也不要多想,現在她才知道而已,等過段時間,她會明白當年你的苦衷的".

"不管她明不明白,都沒關系了.我今天之所以告訴你,只是想找一個說話的人而已,說出來的感覺真好.謝謝你秦風,好好照顧紫郁,我走了".

"我會的,再見".

秦風知道冷軒需要好好的冷靜一下所以在他開口說要走的時候,只是目送著他出去,並沒有挽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