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相約KTV
第六十四章:相約ktv 一頓飯就在大家心思各異的過程中吃完了,毫無意外,肖正南,宋勝偉他們幾個由于太長時間沒有見面了,高興之下大家都喝醉了.還好他們都帶了自家的子女,三下五除二就將他們都送回了離酒店最近的段家.看了看時間,段母她們發現才六點,時間還很早,就將幾個醉鬼服侍著躺下,商量著大家一塊上街購物去. 來到大街上,宋慕明他們都覺得跟著幾個中年婦女逛街沒意思,于是隨便找了一個借口,准備走人.像是看出了幾個人不耐煩的心思,喬雅的媽媽對他們笑道,"好了,你們幾個另外去找點樂子吧,看你們跟著我們逛街那副不耐煩的樣子,都快將我們逛街的心情給整沒了". 一旁的肖母接著說道,"是啊,你們幾個小輩去別處玩吧,我們幾個還想再逛一下". "是啊,是啊,我怎麼把你們幾給忘了,去吧,晚上早點回家,段銘看著他們幾個,別帶他們去那些不該去的地方". "知道了媽,我會注意的,那媽,阿姨你們再逛會". "好". "媽媽再見,阿姨再見". "再見". 說完幾位媽媽繼續向前面的商場邁進了,留下段銘,肖紫郁他們在原地商量著要去什麼地方.最後商量來商量去,大家一致決定去金樽酒店旗下的金煌娛樂場,去唱歌. 來到金煌娛樂場,肖紫郁對它里面的裝飾已經見怪不怪了,畢竟它是金樽旗下的娛樂場,其豪華程度肯定不亞于金樽.果然,一進門肖紫郁就看到大廳中間擺著一面水晶玻璃的屏風,幾組高檔的真皮沙發.幾個人一見到沙發就像是走不動了似的,坐在上面就不想動了,只好怕段銘前去開房了. 就在段銘拿會員卡讓服務員開一間貴賓間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後面響了起來,"銘哥哥,你怎麼在這里". 聽到熟悉的聲音,段銘轉過了身一看,原來是幾個自己的死黨和他們的朋友,于是便問道,"你們怎麼來著里了". "我們怎麼不能來啊,那你來這里干什麼啊",司徒傲回道. 還沒等段銘回答,于月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嬌笑道,"銘哥哥既然來了,就和我們一起吧,好久都沒見你到了".而段銘看到自己的胳膊被于月挽住,眼中閃過一絲不自在和厭惡. "于月,司徒傲,齊豫你們怎麼在這里",段菲菲的話從一旁響起.原來大家等段銘開房開了這麼久都沒有來,大家都有點等的不耐煩了,于是便派段菲菲前來看看. "菲菲,你也來了啊",于月說完,就跑上去拉段菲菲的手,段菲菲一個不著痕跡就給躲了過去,她可不想和這個女人多接觸,粘死人了,不就是多年前大哥幫了她一次忙嗎,從此就賴上了大哥,很是讓人討厭啊. 段菲菲的動作被司徒傲和齊豫給看到了,但是他們都沒有說什麼,畢竟人段菲菲怎麼對于月那是她的事情,與他們沒有關系,何況今天本來他們是想找于月的哥哥于浩來的,只是到他們家的時候,正好趕上于浩不在家,于月便跟著他們來到. 感覺到段菲菲明顯的不待見她,于月像是受了什麼委屈似的,眼眶瞬間變紅,轉身又拉起了段銘的胳膊,一副想哭又不敢哭楚楚可憐的樣子,氣的段菲菲差點爆粗口. 看到自家妹子快要發飆的樣子,段銘覺得他要是再不開口轉移她的注意力,那這妮子只怕又要將這里弄得雞飛狗跳了,他可不想讓爸媽回去再念叨他一次,于是他便說道,"菲菲你怎麼來了,他們呢". "那幾個家伙還在那邊的沙發上坐著喝飲料呢,只是他們覺得你開房的時間太長了,就派我來看看唄",其言下之意就是他們已經等得很不耐煩了. 還沒等段銘開口解釋,于月的聲音再一次插進來了,"原來銘哥哥和朋友一塊來的啊,那我們大家一起吧,反正都是來玩的,菲菲你應該不會介意的哦". 聽到于月的話,段菲菲只覺得這個女的的臉皮怎麼這麼厚啊,他們的朋友來玩,管她什麼事情啊,他們又不認識她. 同樣聽到于月話的司徒傲,齊豫,段銘三個人的臉色瞬間劃過一絲不屑與氣憤,他們之所以對她這樣的遷就,完全是看在她哥哥的面子上,如果沒有她哥哥的這層關系,他們只會對她不屑一顧.可能是他們三個人習慣了隱藏自己真是的情感,所以一刹那之間又恢複了正常. 本來段銘就想介紹司徒傲和齊豫他們給肖紫郁他們認識的,只是礙于于月在所以沒有說,現在人家都提出來了,他要是不答應,就顯得他太小氣了,"那好吧,大家一起吧". 求收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