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冰釋前嫌(三)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八章:冰釋前嫌(三) 聽到父母講到這里,肖紫郁的思維瞬間變得清晰起來,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冷軒見到自己的是後來是一副愧疚對不起的樣子,她以前以為他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他覺得是他的妹妹冷依搶了她這個表妹的未婚夫,而他作為冷依的哥哥沒有阻止這件事情,反而在訂婚宴上拉著她直接出了門,幫著冷依頂替了她的身份,所以才對她那樣,看來是她錯了,當年的事情恐怕不僅僅是這樣吧.

"爸爸,你接著說".

"冷軒進來後,對著我們說不管什麼原因,現在最主要的是將這件事情的後果降到最低.當時我和你媽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畢竟這是件丑聞,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爸爸他到底怎麼說要處理這件事情的".

"他說如果我和你媽媽現在將訂婚宴取消了,那麼請來的那些賓客不知道原因,肯定會多方質疑,而質疑的後果就是將冷依和王名逸的事情抖摟出來.這本身就是件丑聞,它不僅僅會使紫郁,冷依,王名逸他們成為被議論的對象,關鍵是我們三大家族一定會成為一個笑柄,這不但會影響家族的聲譽,而且可能會導致一系列不好的事情發生.雖說以我們三家的能力,有些事情不用太過理會,但是眾所周知,樹大招風啊,現在這個時局,能避則避不才是最好的嗎".

聽到這里,肖紫郁覺得很是奇怪,以她對冷軒的了解他說出這些話也是情有可原的的,單著好像並不像是他的做風啊,他不是一向最嫉惡如仇的嗎,怎麼這次感覺他只想息事甯人呢?滿是疑惑的眸子望向自己的父親,希望他繼續講下去.

"我和你媽當時因為這件事情是突發狀態,導致我們倆措手不及,一時間亂了心神,也就沒太注意,後來還是你爺爺問我當時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我對他將原話講了一遍,才發現冷軒的不正常的,但那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何況當時他那樣說也並沒錯,所以我們就沒有追究,後來還是有一次,他在我們家喝醉了說當初並不是很肯定那樣的做法,之所以後來下定決心那樣做是因為冷依以自己的生命威脅他,要是他不幫她,那麼她就死給他看,再加上他以為他的計劃很圓滿,所以他才那樣逼迫我們".

聽到這里,肖紫郁突然不想再聽下去了,她覺得這樣的答案她有點接受不了,原先她以為這件事情在訂婚宴之前大家肯定誰都不知道的,可是她沒想到的是原來她的這位表哥知道的最早啊,可是為什麼他沒有在當時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就說出來,反而一味的縱容,非得要在那天那麼重要的時刻說出來,莫非他就那麼想看自己出丑?

這時,肖父繼續說道,"那時我們倆一時間就他的話怔住了,然後他建議我們對外宣稱將冷依認為干女兒,說這場訂婚宴原本就是冷依和王名逸的訂婚宴,至于請柬上面些的女兒訂婚宴,就說是沒注意將干女兒寫成了女兒,希望大家見諒,這樣即便有人質疑,也不會出什麼大問題,這樣這件事情就可以圓滿解決了".

好一個一箭三雕啊,不愧是冷家的人.他的這種做法,不僅僅成全了冷依和王名逸,保住了家族聲譽,還讓她盡量不受到傷害.可惜好像事與願違吧,由于她的不按理出牌,導致了他的心血白費了吧."原來是這樣,呵呵,那其他人就沒再說什麼",以她的了解,冷軒的話只能說是結果,這中間肯定還有什麼人充當了催化劑?

"本來我們還很猶豫的,但是那是你小舅舅和小舅媽對著我們倆跪了下來,而你外公則一直在那里說請我們見諒.當時我還不明白,怎麼他們大家一心要為冷依和王名逸正名,後來才知道是冷依在訂婚宴前一個晚上自殺未遂,逼迫冷家的人前來和我們商量的".

"本來所有的一切都挺成功的,但是我們忽略了你對訂婚宴的熱衷態度,等我們將所有的事情談妥之後,准備去找你的時候,你已經在會場了,沒辦法,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們只能硬著頭皮按原計劃做下去了.原本我們打算宴會一結束,就告訴你所有的真相,可是我們低估了你對王名逸的愛,以及這件事情對你的打擊.等我們想要親自對你說的時候,你已經不理我們了,甚至于最後悄悄地離開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