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醫院探望(三)
第三十七章:醫院探望(三) 就在三人心思各異的時候,病房的門突然開了,走進來了兩女兩男.看到來人後,病房的氣氛瞬間變得很是詭異起來,肖父和肖母的臉色明顯變得很難看. 像是沒發現肖父和肖父那難看的臉色,其中那個年齡最大的男子開口說道,"正南,感覺好點沒". 聽到男子的話,肖母沒好氣的回答道,"還好,不勞費心".就是眼前的這個男的,自己的哥哥,任由自己的女兒搶了紫郁的未婚夫,逼得紫郁遠走他鄉,自己永遠都不會原諒他的. "小妹,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看到自家妹妹對自己的態度,冷光陽覺得很是難受,當年的事情自己也是沒辦法才那樣做的,只怕今生小妹都不會原諒他的吧,都怪自己的這個不孝女啊. 看到丈夫因小姑的一句話,變得自責不已的樣子,冷依的媽媽王淑媛心疼不已,要不是自己的女兒,丈夫和小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明明是親兄妹,可是現在卻變得像是陌生人一樣,"妹妹,我們只是想來看看妹夫和你的,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是啊,姑姑,爸爸和媽媽一聽說姑父病了以後,馬上就請了假來醫院的,中途都還沒回過家的呢". 聽到冷依的聲音,肖父和肖母才發現,病房里還有其他的人,原來剛才他們進門,他們只顧著和他說話,忽略了其他的人.待看清那個人後,肖父和肖母的情緒瞬間變得激動起來了,肖母厲聲質問道,"誰讓你來的,貓哭耗子假慈悲,你害我們家害的還不夠慘嗎,我們不想再見到你,你給我滾". 看到肖父肖母見到自己後情緒失控的樣子,王名逸的心里很是難過,當初他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那個樣子的,是他低估了冷依對他的癡迷,才導致後面的一切,都是他的錯,紫郁的父母這樣對自己是無可厚非啊.整理了一下情緒,王名逸說道,"叔叔,聽說你病了,我只是來看看你的". 聽到王名逸的話,肖父撇了他一眼,不冷不熱的說道,"我有什麼資格讓你來看我啊,我怕我會承受不起,我還想多活幾年呢,你走吧". 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被姑父和姑母冷言冷語的嘲諷,冷依覺得無比的心疼,當初的事情不怪名逸,怪她啊.忍不住冷依替王名逸說道"姑父,姑母,名逸是真心來看你們的啊",言下之意就是希望他們再刁難他. 聽到冷依的話,肖正南怒極反笑,大聲說道,"是嗎,那現在看都看過了,是不是勞煩各位出門了啊,這里廟小,容不下各位".說完,就閉上了眼睛.他不想再看到他們了,因為顧及到肖家河冷家的名譽,他覺得對冷依他已經夠寬容的,沒成想自己的好心,卻讓她連一點悔悟之心都沒有,既然她這麼不知好歹,他又何必再顧忌兩家的面子呢?因為這個面子,自己差點失去女兒,這個教訓還不夠嗎? 其實肖父想錯了,冷依不是沒有後悔過,相反她心里比誰都放不下這件事情,只是面上沒有表現出來而已,只是今天由于事關王名逸,才不得不說出那樣的話. 看到肖父閉上了眼睛,冷光旭夫婦只得帶冷依和王名逸離開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