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秦家
第二十二章:秦家 秦風拉著肖紫郁就想回酒店. 一路上肖紫郁的心情可謂是拔涼拔涼的,當她看到秦風看那女人的眼神時,突然就她就覺得煩躁不安起來,她不知道自己這是吃醋的表現,只是覺得秦風看這個女人的眼神讓用她很不舒服,臉色也在瞬間變得僵硬下來.後來那女人讓秦風回家的時候,她不知道秦風會不會回去,但她知道這一刻她不希望,因為她在秦風的眼中看到了癡戀.她多麼希望那是她眼花看錯了,可是和他相處這麼久了,她覺得自己不會看錯.可是她從他們的話語上了解到她是他的嫂子啊,這怎麼可以啊,他怎能癡戀自己的嫂子,那不管在現在還是在古代,都是不被允許的呀,那相當于禁戀啊.想到這里,肖紫郁的臉色變得極為複雜,她境變得更加煩躁,所以一到賓館,她便一把甩開秦風,獨自一人回到了房間. 看到肖紫郁對自己的態度,秦風也沒發現她的轉變,只是覺得肖紫郁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她父親的病情還有就是在王府井自己沒經過她的同意,就私自決定幫他買東西而惱怒他,所以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反而對著門口說道,"紫郁,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回家一趟,晚上來找你",說完就走出了賓館回了家. 而在秦家當秦母聽到自己大兒媳婦打來的電話後,淚流滿面,三年了,她多麼的想念自己的小兒子,可是兒子因為哥哥,嫂子之間的事情,從未會來過,現在兒子終于肯回家了,那是不是代表著兒子已經原諒了自己的哥哥和嫂子.想通這一點,她就止不住的興奮,但隨即她又止不住的擔憂,兒子在外三年,不知道是受了還是胖了,有沒有受苦?一想到他在外受苦,她就止不住的心疼,趕忙讓傭人做了很多好吃的,准備好好款待自己的兒子. 當秦風來到家門口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家人站在門口等候自己的情形,而自己的母親淚流滿面,向自己走了過來,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好像深怕那不是真的秦風,而是一個幻覺,心中瞬間覺得很不是滋味,自己的為了顧忌自己的情緒,在外三年,從未回過一次家,就連電話都很少打,幾乎不打,卻忽視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真的不孝. 再也壓制不住自己的心緒了,于是他決定不再壓制,"媽,對不起,兒子讓你操心了,是兒子的不孝",說完,跪了下來,淚水就留了出來,誰能想到一個五尺多高的漢子,淚流滿面的樣子. 看到秦風這樣,大家都為之動容,趕忙勸的勸,拉的拉,場面一時間變得溫馨起來. "兒子,走,陪你爸我喝兩鍾去,你媽為准備了好多你愛吃的菜,今天咱們不醉不歸".看著父親兩鬢間的白發,他只覺得不知不覺父親已經變老了,自己這個不孝之子,卻只為自己,從未想過他們,一時間心里變得很是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