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談話(一)
第十二章:談話(一) 等回到軍區醫院大門口,肖紫郁一把推開車門,頭也不回的跑進軍區醫院.看見肖紫郁這樣火急火燎的,活像後面有一只狼在追趕她.秦風的臉色變得有點難看了,忍不住在心里想道:難道他秦風就讓她那麼的害怕,他又不是狼,又不會吃了她,至于嗎?越想越覺得這樣,一想到她怕他,他就越生氣,不管了,反正這輩子他就認准她了,她逃也逃不掉,就算僥幸逃掉了,他也會把她捉回來的. 想通這一點,秦風的臉色變得有點緩和了.驅車就回了特種大隊. 等秦風的車走了之後,肖紫郁才慢慢從醫院大樓走出來,其實她並不是非要來醫院,只是當初婉拒大隊長邀請的時候說的是軍區醫院有事,所以她不好意讓秦風送她到她的小家.現在他走了,她也可以回家了.至于秦風對她的表白她自動遺忘了. 又過了十幾天,由于特種大隊要執行任務,所以在這半個月里,肖紫郁過的很滋潤,既可以不用見到冷軒,又不用尷尬的面對秦風,她打心眼里希望從此再也不遇到這倆人,可惜上天好像沒有聽見她的祈禱,沒過多久,冷軒再一次找了肖紫郁,而她希望的生活由此被打破了平衡. 辦公室里冷軒和氣的對肖紫郁說到"紫郁,不管你怎麼想,今天你必須和我談談". "我若說不想呢"肖紫郁冷漠的說道. 自動忽略肖紫郁的冷漠,冷軒說道"如果你不怕別人聽到的話,那我不介意在這里談". 聽到這樣的回答,肖紫郁的臉瞬間變黑了,"你威脅我". 冷軒不怕死的繼續和顏悅色的對肖紫郁說到"如果威脅有用的話,我不介意". "你"被冷軒無恥的聲音氣到的她,只能用一個字表達自己心中的不滿. 隨著冷軒來到停車場,肖紫郁很郁悶的上了他的車,她就搞不清楚,以前的冷軒不是待人待物都很冷的嗎?怎麼現在變樣了啊,活像一個賴皮似的,一點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若是讓冷軒知道因為他的肖紫郁的愧疚而對她和顏悅色,在她的眼中變成賴皮,不被氣的吐血才怪. 想著想著,肖紫郁壓根就沒注意到她和冷軒已經到了一家川菜館門前,停好車,冷軒就想拉著肖紫郁進了門.結果肖紫郁黑著臉掙脫他的手,對他說道"來這里干嗎". 冷軒對一副不解模樣的肖紫郁解釋道"談談,順便吃飯". 對上冷軒那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肖紫郁不滿的對他吼道"有什麼趕緊說,我沒空理你".他到底有沒有自知之明啊,自己對他的厭惡已經表現的這麼明顯了,他還想怎麼樣啊,先是好言好語,再是威脅,他想干嗎呀,老虎不發威,當她是病貓啊. "我自己會走,不用麻煩你".說完就獨自一人進去了,冷軒碰了一鼻子灰,也灰溜溜的走進了川菜館,對,就是灰溜溜,因為剛才他和肖紫郁爭吵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圍觀上來,對他們指指點點,畢竟對于大家來說,很難見到軍人在公眾場合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