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9倒打一耙(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腸子繞得有夠彎,可見炙焰雨家族的人就是炙焰雨家族的人,炙焰雨茉莉再比不上炙焰雨炫麗,卻也比其它家族的小姐要強上許多倍.

藍影站在原地,沒有人能知道她的心之所想,那般沉靜,卻讓人有種暴風雨來臨前的甯靜.

涼禮沉寂的眼眸微動,邁動修長的雙腿,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朝藍影走了過去,沉寂如似水般的眸子在面無表情的面容上,透著薄涼的微光,倒映著這個冷酷無情的女人的身影,直線式的悅耳聲線緩緩的飄入她的兒子,"……我讓你不高興了嗎?"

如果他沒有去找她,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是他,讓她這麼生氣的吧?

藍影身子微頓,抬起頭看著比她高了一個頭多一些的涼禮,半長的烏發垂在肩上,帶著濕氣,精致的五官帶著一種纖細的帥氣,此時那雙總是看不見任何光亮的眼眸看著她,帶著光,倒映著她的臉,清晰得看不到任何雜質和塵埃.

他問她是不是生他的氣了,眸中的光芒微不可查的閃了閃,仿佛帶著小心翼翼,生怕被母親拋棄在大街上的孩子.

藍影心中微微的歎息了下,尤記得昨天自己似乎對人家說了句會負責,天知道她這糟糕透頂的記憶為毛會渾渾噩噩的記住這句話,可偏偏她現在是單姜恒的新婚妻子啊,她怎麼能背叛完她的新郎後跑去跟另一個男人說什麼負責的話?怎麼負責?

……給他錢?

哇!誰拿黑了心的蘋果砸她?

"沒有."藍影眸中的冷意似乎柔了些,看著涼禮那精致如人偶的面癱臉,忍不住伸手把他跑到額前的一縷烏發抓到後面去,自然而然的親昵動作讓涼禮眸中亮光更甚,卻也讓一旁的幾人心髒疼了疼.

這是個朝三暮四的女人,前一秒還滿心愧疚的跟新郎道歉,下一秒卻對著情人溫柔淺笑,可是偏偏她表現的是那麼的理所當然,讓他們也感到了一種理所當然,仿佛她理所當然的可以這樣,理所當然的讓他們心疼心碎,理所當然的他們要接受她的一切好一切壞,甚至理所當然的和其它男人一起,陪在她的身邊.

誰都不願意放手,也放不了手,他們都曾經試圖放手,曲眷熾在藍影和瑰夜爵之間的奸情爆發出來的時候,他那麼決絕的放手,放棄這個該死的冷酷無情的花心女人,可是事實卻是他的心不由自主的跟著藍影跑,卑微的祈求她回首,甚至甯願自己上刑台也不願意看著她蹲在牢中,被囚禁利用.

瑰夜爵也試圖放手,他被藍影當成可有可無的床伴,他的驕傲他的尊嚴都被狠狠的踩在腳下,他想放手,可是卻看到藍影在森林間對動物們極致寵溺,他在瞬間又把剛下定的決心拋在了腦後,一股腦的求婚,一股腦的想要長久不被拋棄的留在這個女人身邊.

他們都得出了相同的答案,時間非但沒能幫他們把這個女人忘記,反而只會加重他們對她的思念和眷戀,這個女人對他們下了蠱嗎?否則為什麼他們只有在她身邊的時候才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充實感和幸福感,即使痛,也痛得仿佛只有這樣才證明他們在她身邊,他們為她而歡,為她而哀.

他們愛上了一個這麼這麼無恥,這麼這麼渣的女人,自私任性又貪得無厭,明明這種女人就該是小說里面被炮灰掉的角色.

也許他們都瘋了吧.

單姜恒美麗的眸子破碎的光芒顫動,一瞬間,仿佛水光凜冽,疼得撕心裂肺.

"要……離婚嗎?"

單姜恒突然的話,讓所有人都怔住,看向單姜恒的目光中帶著難以置信,昨天他們在牧師的見證下簽下了帶著幸福宣言的證書,卻要在今天將它撕毀嗎?

可是一罐熏香,一個視頻,卻將措不及防的他們逼到了這一步,要保全藍影,只有犧牲他自私的幸福.

"恒,你冷靜一點,難道你覺得影嫁進羅生若家就萬事平安了嗎?"顧譯軒眉頭皺了皺,看了眼因為單姜恒那句話臉色又沉下來的藍影,連忙出聲道.名譽是很重要,但是藍影嫁進羅生若家族,成為羅生若家族的一員,不正是他們做這一切所要達到的目的嗎?

"我只知道,接下去的每一步我已經沒有辦法承受了."單姜恒說完,眸色複雜疼痛的看了藍影一眼,轉身離開.

他已經疼得沒有力氣對抗接下去的每一步,他們在用他威脅她,也在用她威脅他,如果此時藍影對于他來說只是不相干不在意的聯姻對象,他可以提起精神把設計他們的人打得體無完膚,不管會不會在戰爭中波及她.

可是不是,藍影不是不相干的人,她是他死也不願意拖累她,讓她有一點點傷害的愛人,也許應了那句話,戀愛中的人都是笨蛋,他單姜恒聰明理智了二十幾年,卻徹底栽在了藍影這個渣女身上.

"哥!"單韻熙連忙從床上爬下來,英氣的眉毛皺成一團的穿上拖鞋追了出去,這個笨蛋哥哥,她還從來不知道他也有這麼傻的時候,藍影都沒說什麼,你急個屁啊,那個女人會白白讓人算計卻什麼也不做嗎?!

離婚?設計陷害?威脅逼迫?

藍影冷冷的看著周圍的一切,還從來沒有敢這樣挑戰她的底線,從來沒有!

"影,你打算怎麼辦?"莫絲克莉斯看著這一幕幕,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一次他們真的做的太過分了,一次傷了多少人,有些時候,你那刀槍去傷人也好過做這種事啊,心傷是最難痊愈的病了.

藍影嘴角的笑容忽的淺淺的勾起,"做了那麼多,不就是想要我成為羅生若家族的人嗎?不正是為了做夢都想找到的第六塊板塊大陸嗎?我如他們所願好了."她倒是想看看,那讓他們著了魔一般的第六塊板塊大陸是藏著什麼樣的寶貝,那里的人是有三頭六臂還是神仙法力.

當然,只要他們不要後悔.

所有人一驚,"你,你的意思是真的要和單姜恒離婚?"莫絲克莉斯覺得自己都要為那個男人覺得心疼了.

藍影卻只是勾唇一笑,"不離婚,為什麼要離婚?"那個男人為她這般隱忍,她怎麼能只是利用她走了一趟婚姻殿堂,卻讓他帶著一身累累傷痕蒼涼離去?

"可是不離婚你怎麼嫁給羅生若涼禮?"莫絲克莉斯驚異.

"嫁?"藍影扯了扯嘴角,側頭看向涼禮,嘴角的笑容柔和似水,眸中如同住了妖精一般,迷亂人眼,"吶,你願意嫁給我嗎?和恒一起."

藍影很無恥就幫單姜恒做了決定,很沒有節操的說出這種驚死人不償命的話.

兩男共侍一女,這女人真是敢說,真是無恥的徹底!

所有人瞪大了眼,連涼禮的瞳孔仿佛都微微的縮了縮,他只是看著藍影,深深的看著,仿佛要透過她的眼睛看到她的靈魂深處,他想知道她為什麼會說出這種驚世駭俗的話,為什麼會這樣毫無負擔,淺笑嫣然的對他說出這種明顯要他拋棄男性尊嚴的話,最後,他悲哀的發現--

是因為他愛她.

拳頭緊了又緊,松了又松,那雙沉寂如水的眸中仿佛一瞬間滑過一抹無奈,直線式的聲線悅耳的響起,"誰是正室?"雖然說藍影和單姜恒最先結婚,但是那是單姜恒娶藍影,不是藍影娶他,誰大誰小,這是大問題.

剛剛發現找不到單姜恒跑回來的單韻熙一進門聽到的就是這句話,頓時腳下一滑,連忙掏出手機給她笨蛋老哥打電話,尼瑪個死人快回來啊!別老婆被人分了,連正室的位置都要被搶了哇!

"……每一個都是正室."娶進門了就都是她的愛人,藍影不會偏心的.

"總要有大小之分的."涼禮直線式的聲線淡淡的道,看著悠念的目光黑漆漆的,"以後家里誰不聽話犯錯了怎麼辦?誰把錢花光了怎麼辦?家里的花銷誰管理?不能什麼事都找你,總要有人可以發話,可以統領大局."那雙黑漆漆的眼中明顯在說,他就是東宮的不二之主!

"……"藍影呆住,莫絲克莉斯呆住,其他幾個男人面容微微的扭曲,腫麼這樣!腫麼可以這樣!他們還沒有競爭的機會,東宮的位置就要被別人搶走了,而且以後還得被壓著?!噗……

單韻熙氣得幾乎把手機扔在地上踩,關機?!乃個挫貨竟然關機!不行!身為妹妹,怎麼也不能就這麼看著哥哥的正室之位被奪走!這樣就太不給力了!

單韻熙想著,趕緊湊過去,"話是這樣說沒錯,的確該有一個能發話的,而這個自然應該是我哥啊!你看看哦,我哥,年紀輕輕心思沉穩,位高權重,冷靜沉著,天生的站在頂端發號施令統領千軍萬馬的人!我哥!東宮就該是我哥坐!"

單韻熙現在哪里還有心思想什麼n男一女的事啊,她只知道自家哥哥為了藍影都要發瘋了,先把留在藍影身邊的機會給爭取了再說!

涼禮看向單韻熙,涼涼的目光叫單韻熙忍不住背脊爬起一股子涼意,但是為了自家老哥,單韻熙眉眼一豎,硬生生的頂回去.

"家庭不是戰場,不需要發號施令,不需要統領千軍萬馬."涼禮面癱著道,涼涼的目光動也不動的看著單韻熙,讓單韻熙覺得亞曆山大.

"那我哥冷靜沉著,心思縝密!"單韻熙覺得自己神經緊繃成了直線.

"他剛剛就沒有冷靜沉重心思縝密."涼禮依舊面癱,聲音依舊毫無波瀾起伏.

"那是因為他太在意影!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他一時接受不良!"單韻熙提高了音量,讓自己的底氣足一些.

"多人的家庭就是以影為中心,所要面臨的突發事件就是有關影的事,他遇上影的事就冷靜不了,就證明他坐不了東宮."雖然涼禮很面癱很愛錢不愛說話,但是不代表他的口才不好!

"你……我,我哥昨天才和藍影結婚!你是第三者!"單韻熙努力組織著言語,最後在涼禮涼涼的目光下氣急敗壞的吼出這一句.

涼禮眸子微動,涼涼的目光中仿佛一瞬間多出了什麼刺骨的東西,叫單韻熙心尖一顫,哆嗦了下,然而再看,涼禮卻依舊是癱著一張精致如人偶般的面容,淡定的叫人把持不住,他看向一旁有些囧住的藍影,不再理會單韻熙的有些可愛的霸道出聲:"我要管錢要持家,我要坐東宮."

"……好."藍影有些怔怔的應下了.

于是,涼禮東宮之主的身份就這麼敲定了.

噗……

單韻熙一口心血吐了出來,給涼禮跪趴下了,心中悲戚戚,哥啊,她盡力了,真的!這只妖孽功力太深,你正直心眼小的妹妹敵不過啊!噗噗噗……

情人與丈夫的事似乎就這麼解決了,藍影看著電腦網站上還在播放的視頻,眸子微微沉凝,邁著優美的步伐走了過去,在眾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完美纖指的手指在鍵盤上飛速的跳動,快得幾乎只看得到一片模模糊糊的肉色虛影,好在單韻熙的電腦是經過涼翰親自改裝的(乃們看出奸情了麼),網速世界頂級,否則也經不起藍影這樣快節奏的折騰.

只見網頁在快速的跳動,一個個的網站跳了出來,然後黑屏,再出來,再黑屏,短短幾分鍾,百個有高手防護的網站全部被黑掉,甚至直接連根拔起.

"再給我一台電腦."藍影目光在電腦屏幕上飛速轉動,手中的動作毫不停頓,那般專注和自信飛揚的模樣,宛如將一切把玩在手中的女王,藐視著一切.

顧譯軒最先反應過來,很快把他的電腦拿過來給藍影,只見藍影打開顧譯軒的電腦,一只手操縱著一台電腦,動作依舊快得叫人看不清楚.

"啪!"按下快捷鍵,藍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只見單韻熙那台電腦屏幕上的所有網站呈破碎狀,消失得一干二淨.

而另一台電腦上,紅色的各種看不懂的代碼文字刷刷的瀏覽而過,最後冒出一個藍色的框框,上面是將軍兩字.

藍影嘴角的笑容一如既往,仿佛她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小菜一碟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事實上,也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而已.

"……你做了什麼?"顧譯軒有些怔怔的問.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可以這樣操控電腦的,仿佛她的手指在鍵盤中輕輕一動,掌握全世界的命脈.

"把不該存在的東西都清理一下罷了."

沒錯,的確只是清理了一下那麼簡單,以加布島為圓周呈放射狀向四周射去的五十多個大小國家,包括了瑞比斯,包括了瑞比樂亞,包括了奧國,包括了薩爾維亞斯,所有網絡系統全部癱瘓,各國政府重要機密文件和檔案計劃全部外流,其中包括黑暗聖經,包括引路者,包括第六塊板塊大陸……足夠讓世界失去秩序!

不是都想爭著第一個找到第六塊板塊大陸嗎?沒問題,她成全你們,但是首先先給她表演一出窩里反,狗咬狗再說,重點好戲先放在後面,但是先來點小懲罰讓她消消氣吧.

算計了藍影,還妄想全身而退嗎?

做夢!

藍影忽的臉色一變,正站起身子忽的倒在地上.

"噗……"一口黑色的血吐了出來.

一旁的人嚇得臉色驟然煞白,"影!"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是純色血腥."涼禮涼涼的聲音響起,讓這里唯一一個知道這種藥的顧譯軒血色盡褪.

純色血腥,和罌粟熏一樣是奧國頂級的藥物,只是罌粟熏是春藥,純色血腥卻是至毒的毒藥,一滴兌成一百杯水就可以讓一百個人在半個小時內神經壞死,沒有任何解藥,是唯一一樣奧國萬能的解毒劑沒有辦法與之對抗的東西,更沒有任何的死亡征兆的,讓人悄無聲息的死去,像睡著了一般的自然.

天知道涼禮醒來的時候查看那杯喂藍影喝下去的水,發現是純色血腥的時候,嚇得幾乎崩壞了面癱臉,全身冰冷害怕到顫抖,連碰都不敢碰藍影一下,生怕觸摸到的是一具冷冰冰的尸體,所以藍影突然醒來,並且一臉怒容的出去的時候,他才會傻傻的怔在原地.

而藍影現在只不過是因為體內被毒死的細胞一次次的分裂重生,把毒素逼出來而已,對于不死之人,讓藍影喝下一瓶的純色血腥都沒事,只是表面情況嚇人了一點而已.

純色血腥……

純色血腥……

顧譯軒臉色從未這麼難看過,炙焰雨炫麗或者炙焰雨茉莉可以設計讓別人用罌粟熏讓涼禮和藍影發生關系,因為他們要藍影嫁給涼禮,成為羅生若家族的人,以便完備引路者的一切,但是卻絕對不可能要藍影死,更不可能用的還是純色血腥這種連半點挽回機會都沒有的東西……

是珂亞家族,是珂亞紗織,只有那種胸大無腦的女人才會做出這種事!

柔和的眸中瞬間卷起讓人心生畏懼的暴風,他已經無暇去想藍影為什麼會到現在都沒事,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珂亞家族的人傷了他最心愛用生命在守護的女人,他們不僅讓她生氣了,而且還傷了她!

"我沒事."藍影接過曲眷熾遞過來的紙巾擦了擦下巴上的黑血,臉色漸漸的回複了紅潤,只是有點惡心而已,這種肮髒的東西竟然在她的體內那麼久,那個專門生產這些亂七八糟的藥物的國家,還真是叫人非一般的不順眼.

"真的沒事嗎?我去叫醫療隊來檢查一下好不好?"莫絲克莉斯擔憂的遞過一瓶未開封的水給她漱口.

只是吐一口血,便讓一群優秀的人這般焦急擔憂,若是此時有個二貨渣女看到,還不知道嫉妒成什麼樣子.

"不用,我自己身體怎麼樣自己清楚."藍影站起身,看向涼禮,"媽媽在等我們吧,回去了."

"嗯."

他們在後面看著兩個人手牽著手離去,不帶任何的停留,那抹纖細的背影仿佛在清晰的告訴著所有人,她絕對不會為任何人停留的,想要留在她身邊,除了自己主動跟上,沒有第二個辦法.

瑰夜爵看著兩人的背影,深邃的眸中複雜萬分,他的腳步沒有動,身子卻呈現一個絕對守護的姿態,然後,他轉頭,看到了臉色沉得嚇人的顧譯軒,眉頭皺了皺,想了想,問道:"純色血腥是什麼東西?"

奧國是產藥大國,皇室更是秘密生產著各種稀奇古怪的藥物,並不是誰都能輕易知道的,更何況純色血腥曾經因為研究所管理不當,掉落一瓶在下水道中,無緣無故的害了半個城市的人口和水下生物,好面子和裝著上帝一般憐憫愛護著世人的皇室,根本不可能會承認和承擔這種罪名和責任,所以純色血腥一直都是奧國皇室秘藥,外人輕易不得而知.

瑰夜爵這麼一問,所有對方才藍影莫名其妙吐血的事情在意的人,立刻就把目光放在了顧譯軒身上,然而顧譯軒卻沒有回答,只是沉著一張柔美如斯的臉,快步的離去了.

曲眷熾和瑰夜爵對視了一眼,同樣分道揚鑣,留下的兩個女人面面相覷,暗罵這些個沒有風度不知道憐香惜玉的臭男人.

和此時甯靜平和的加布島不同,外界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先不說那些被短短幾秒鍾連根拔起破產要命的上百個網站,此時的幾乎整個北半球的國家上層都手忙腳亂手足無措了起來.

瑞比斯公國.司法島.

十三爵除了不在的執法爵單姜恒,再一次聚集在這里,而且是緊急的聚集.

"所有機密文件全部流失!一個沒落!"管理全國商業經濟的斯寒臉色難看的把一堆文件砸在桌上,"產業鏈因為那短短幾秒間的停頓全部失衡錯亂,誰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是商人,最重視的就是利益,結果如今以為這短短的幾秒,他損失上百億!直接影響整個瑞比斯公國的公費開銷和商業運營!斯寒很憤怒.

當然不止斯寒一個人憤怒,所有人都在憤怒,日漸科技化的世界,網絡成為必不可少的生活必需品,各種文件資料,各種計劃信息全都保存在自己的網絡夾內,可是這一次莫名其妙的入侵,所有的東西全部外流,全部外泄,辛辛苦苦的勞力成果,或者說不為人知的秘密就這麼攤開在陽光之下,誰能不憤怒?!

最平靜的一個人,怕也只有東蘭璽了.

坐在總爵位置上的炙焰雨炫麗臉色同樣不好看,黑暗聖經,引路者,甚至連二十幾年前他們為了得到黑暗聖經,縱容曲睿賢強暴聖女最後逼死她的事都被外流了出去,從方才到現在,秘書已經阻擋了不下三十個來自各國皇室的電話,所有人都在好奇第六塊板塊大陸,都在貪婪的想要與他們分一杯羹!

休想!

他們為了第六塊板塊大陸做了那麼多的事,付出了那麼多,怎麼可能在這種時候讓他們插進來,坐享其成呢?

修長的手指焦躁的卷著自己的銀紅色的發,怎麼會突然這樣?是誰能力這般強大,突破了他們炙焰雨家族的網絡防護團?甚至在他們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給了這麼精彩的一擊?這個人強大的叫他憤怒,卻也叫他好奇.

"有新信息."東蘭璽突然淡淡的道了聲,把他面前的電腦轉向了所有人,"攻擊者發向全世界的信息."

這是送給炙焰雨炫麗的禮物,怎麼樣?喜歡嗎?(一個微笑的笑臉在尾處)

通過網絡傳送給每一個連接著網絡,並且開啟著的設備,就像惡趣味的黑客攻擊了別人的電腦後發出的炫耀的字樣一般.

然而就是這麼短短一句話,足夠讓所有被阻斷了經濟,損失慘重的國家找到了一個發泄的口子,最神秘的世界貴族又如何?這短短幾秒鍾造成了多少大企業的破產,甚至一些小國家破產,連活下去的資本都沒有了,誰還會害怕,所有謾罵聲鋪天蓋地而來,比疊在藍影那視頻下的還要多上百倍,這可是要命的啊!

"可以給我們一個解釋嗎?總爵大人!"斯寒有些涼颼颼的聲音響起.他們雖然對炙焰雨炫麗佩服敬重,但是此次事件卻讓他們怒火滔天,完全壓過了他曾經對瑞比斯公國付出的一切.

"沒錯!私人恩怨竟然牽扯到整個國家上面,總爵,這和你當初跟我們承諾的遠遠背道而馳了!"

"這一次如果你沒辦法處理好的話,我看這個總爵你也沒必要當了!"當初炙焰雨炫麗成為總爵,是經過上一任總爵推薦,其它十三爵投票決定的,如果炙焰雨炫麗讓整個十三爵都心懷不滿,自然可能會被罷黜.

"……"

耳邊傳來一聲聲的討伐聲,炙焰雨炫麗盯著那個笑臉,臉色鐵青,他猜到這個人是誰了,所有好奇頓時全部變成怒火,這個女人倒打一耙的功力可真是有夠深的!還真是小看了她了!

"你在笑什麼?"直升機漸漸降落在那厚重的深沉血腥的盤龍精玄鐵門前,涼禮側頭就看到藍影看著電腦,笑得柔和而詭譎.

"沒什麼,只是想起來漏了點東西,補回去而已."藍影笑著,看了眼熟悉的羅生若家大門,伸手拉住涼禮的手,無辜又天真的歪了歪腦袋,"吶,你說,我一會兒要喊媽媽他們什麼呢?……岳父岳母?"

噗……

------題外話------

二更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