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8我很生氣
g,更新快,無彈窗,!

"我來守吧."莫絲克莉斯看著瑰夜爵,有些不忍的出聲,這個男人從四校聯賽到現在一路走來,對藍影的愛她看得很清楚,一個這般驕傲的男人,光從他願意當藍影的地下情人,床伴,就已經足夠表明他有多愛藍影了.

不知道設計藍影和涼禮的人會不會有什麼後續動作傷害藍影,那麼他們只能守在這里等了.

瑰夜爵只是淡淡的看了莫絲克莉斯一眼,"不用."即使是這種時間,他也希望能夠守著她.

只是,忽的,他臉色一變,骨節分明的大手微微的顫抖了起來,莫絲克莉斯見瑰夜爵突然這樣,微微一驚,"你怎麼了?"

"沒事."瑰夜爵一邊淡淡的應道,一邊顫抖著手從口袋里掏出一小盒木糖醇,倒了兩粒白色的顆粒咽了下去,看得莫絲克莉斯有些微微瞪大了眼.

"你吃的是藥還是口香糖?"莫絲克莉斯有些驚異的問,這個男人身體是有病還是怎麼樣?他把藥丸裝在口香糖的盒子里,是怕被別人知道他身體狀況不對嗎?

"與你無關."瑰夜爵眉頭皺了皺,已經變得正常的身體站得筆直,仿佛方才那身體免疫狀態降到最低的樣子只是莫絲克莉斯的一個錯覺.

不得不說,瑰夜爵這種態度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不爽的,好心當成驢肝肺,雖然說其中的好心不乏多管閑事讓人厭煩的那種.

莫絲克莉斯覺得瑰夜爵也沒必要對她客氣,畢竟這男人,或者說曲眷熾單姜恒那些個男人,除了對藍影之外都不買任何人的賬,莫絲克莉斯也沒有自大的覺得她是一國公主又是藍影的朋友,他們就該對她友好,但是她又覺得就這樣放著瑰夜爵不管不太好,畢竟這也是一個對藍影情深意重的男人,如果藍影知道這一個男人守了她一夜連自己身子都不顧,會不開心的吧?

"你把藥裝在那里面,是不想有人為你擔心?"莫絲克莉斯冷豔的面容朝門板轉了轉,"或者說,不希望被影知道?"

"管你什麼事?你不覺得你管太多了嗎?還是加本王國真的那麼閑,閑到繼承人跑來管不相干的人的事?"被問道不想被別人知道的事,瑰夜爵冷酷的眸子看著莫絲克莉斯,帶著明顯的不悅和不耐煩.

哇哦,被罵被嫌棄了.

興許是跟著藍影混久了,莫絲克莉斯覺得自己也有些無恥了,以往在加本,卡麗娜羅納每一次假裝兮兮的扮出可憐的模樣跟她道歉誣賴她什麼的,她都置之不理,然後隨意讓別人猜測她有多惡毒,現在她竟然學會無恥的順著卡麗娜羅納的說做各種讓她驚呆說不出話的事,要多無恥有多無恥,連獨孤有還是國王的訓斥的話她都能一只耳朵進一只耳朵出的瀟灑自在了.

現在,面對瑰夜爵毫不給面子的語氣態度,莫絲克莉斯心里的小人沒有形象的挖了挖鼻孔,風好大哦,她神馬都沒聽到.

嘛……

果然是應了那句話,人至賤則無敵,臉皮厚的人往往活得比較灑脫比較久啊,難怪藍影能活得那麼輕松快樂毫無束縛,她的無恥簡直就是無人能及的.

莫絲克莉斯還想問問他到底生什麼病了,只是話才到嘴邊,那邊轉角處便傳來了顧譯軒的聲音,"莫絲克莉斯,麻煩你過來一下可以嗎?"

莫絲克莉斯應了聲,瞥了瑰夜爵一眼朝顧譯軒所在處走去.

"怎麼了?"

曲眷熾估計已經被他安撫好了,不知道上哪里去了,顧譯軒蹲在牆角,看著地上的點點紅色的泥土,照理說,因為單姜恒包下了整個酒店作為婚宴地點,整個酒店都被清理一新,連地毯都是沒有人踩過的乾淨,這里怎麼會有泥土?整個加布島,除了海邊沙灘就是一旁的山中,但是這種泥土不是這里有的.

"你過來看看這個,我記得你以前研究過地理地質學."顧譯軒把位置讓出來,當初因為音樂聖子這個身份他常年游走在各國皇室之間,對莫絲克莉斯也算是多少有些了解的,這個少女若不當一國之王,必然會是一個優秀的地理學家或者科學家.

莫絲克莉斯聞言走了過去,蹲下身子細細的看了看,然後伸手摸了摸,在鼻尖嗅了嗅,又伸出舌頭嘗了嘗味道,"質軟,氣腥,微甜,沒錯,這是薩爾維亞斯濕紅藻沼澤地特有的泥土,這里怎麼會有?"

薩爾維亞斯紅藻沼澤特有的仿佛被血染紅一般的泥全世界獨一無二,連帶著氣味都是血一般的腥甜,被稱為地獄之淵,傳說在薩爾維亞斯改革開放前,犯了罪的死刑犯就是在那里處以死刑,是那些死刑犯的血染紅的那片偌大的泥沼地.

顧譯軒聞言,眸中頓時滑過一抹了然,一抹暗色.薩爾維亞斯紅藻沼澤,不正是珂亞家族的所在地嗎?而薩爾維亞斯就在奧國隔壁,他一直在疑惑,如果犯人是木觀陽,以她那高高在上的驕傲性子是絕對不會碰罌粟熏這種極品香薰,更何況說找奧國皇室要了,更何況她要不要得到也是一個大問題,而如果這事情是有合作者在幫忙的話,那就簡單多了.

藍影得罪過珂亞家族的千金大小姐,而珂亞家族離奧國皇城坐直升機不過二十分鍾的事,在短時間內弄到罌粟熏給木觀陽,讓她去實行,這樣聯系起來,倒是很有可能,他記得在大廳的時候,珂亞紗織似乎離開過座位席,但是因為很快就回來了所以他並沒有怎麼在意,現在想起來……

是來拿東西給木觀陽啊.

"你發現什麼了嗎?薩爾維亞斯……珂亞家族?"莫絲克莉斯皺了皺眉,他們加本王國所在的板塊離他們這塊板塊比較遠,算是處于前沒有大國,後沒有世界貴族的地方,而且是農業大國,對于這些世界貴族之間的軍事化玄幻化的各種爭端倒是不怎麼了解,也不怎麼在意,她能記住珂亞家族所在地在薩爾維亞斯已經不錯了.

顧譯軒沉吟了一會兒,"他們脫不了干系."

只是主謀……

真是的,炙焰雨家族的人,天生喜歡渾水摸魚,天生喜歡借刀殺人,不過這一次被當槍使的人,下場大概不會很好看.

"曲眷熾呢?"莫絲克莉斯隨口問了問,剛剛那一幕似乎傷了很多人,連單姜恒那個男人都被傷到了,不知道現在單韻熙安慰的怎麼樣了,明亮的目光落在顧譯軒身上時忍不住微微凝了凝,這個男人……似乎一直都這麼冷靜,他愛藍影嗎?愛嗎?應該愛吧,只是沒有其他人表現得這麼熾熱而已.

提到曲眷熾,顧譯軒重重的舒了口氣,牛頭不對馬嘴的冒出一句,"還好恒聰明沒有給惑寄請帖."否則今天這個酒店估計已經成了外表光鮮亮麗,內力爛成廢墟的樓了.

"唔?"莫絲克莉斯和端木惑並不算熟,所以聽不懂顧譯軒要表達的是什麼,不過看顧譯軒的表情就知道,估計如果端木惑今天在這里的話,後果比現在要嚴重上許多倍.

那貨正常的時候是移動的人形春藥,暴走的時候比曲眷熾還要原子彈,方才他費了多大的勁,才在正好在外面查看賓客離開情況的涼翰的幫助下,把抱走的曲眷熾給打暈扔一個屋里,要是再來個端木惑,他定是阻止不了的.

"沒事.阿熾已經在休息了,你今天趕飛機又遇上這種事也累了吧,去休息吧."顧譯軒柔和著眉眼,溫柔中帶著疏離.

莫絲克莉斯欲言又止的動了動雙唇,正想跟他說說瑰夜爵的情況,不過顧譯軒卻已經轉身走了,頓時莫絲克莉斯一口氣噎在咽喉里,最後無奈聳肩,算了,跟這一群只對藍影特別的男人計較,她就傻了自找苦吃.

轉身,回屋睡覺去,還不知道明天藍影清醒過來要鬧出咋樣呢,她要回去養精蓄銳,等著幫藍影出氣!

顧譯軒來到酒店最頂樓陽台的時候,單韻熙正好一臉無奈的被單姜恒推開,一地的空酒瓶隨風滾動,發出咕嚕嚕的聲音.

聽到腳步聲,單韻熙側頭,緊皺的眉頭看到顧譯軒的時候,似乎微微松了些,"譯軒."有些事情,即使是一母同胞的妹妹,親人,都比不上朋友的幾句話.

顧譯軒朝單韻熙點點頭,單韻熙了然的轉身離開.

單姜恒只是淡淡的瞥了顧譯軒一眼,白色的西裝外套被扔到了一邊,領帶也被扯了下來,解開了三顆扣子的白襯衫露出了精致誘人的鎖骨,白皙無暇的精致美麗的面容因為酒精而染上紅色,那雙美麗如破碎星空的眼眸卻並沒有一絲醉意,或者說太過壓抑的疼痛反而讓他忘記了醉感,就像人悲傷到了極點流不出眼淚一般.

"是誰?"輕輕踢開腳邊的酒瓶,單姜恒看向顧譯軒,天籟般的嗓音此時微微的嘶啞,一聽就知道是酒喝多了造成的.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別人聽不懂,顧譯軒卻了然,他坐到他身邊,"珂亞家族."

單姜恒扭回頭看著遠處波光粼粼的海面,仰頭喝了一口酒,嘴角溢出一絲冷到了極點的笑,把他渴望已久的東西搶走,很好,很好……

顧譯軒眉頭蹙了蹙,"冷靜點."

"我很冷靜."單姜恒動了動肩膀,甩開顧譯軒放在他肩上的手,忽的想到了什麼,他側頭看向顧譯軒,美麗而淡漠到了極點的眼眸帶著破碎的光芒,"為什麼你們都那麼冷靜?"瑰夜爵那樣,顧譯軒也那樣,他也很想那樣冷靜的仿佛只不過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但是不行,他做不到,眉頭不受控制的一直要緊緊的皺著,酸脹感充滿每一個感官,他難受得想要殺人!

顧譯軒有些無奈,"你喝醉了."

"我沒醉."

"喝醉酒的人都說自己沒醉."沒喝醉單姜恒就不會問這種問題了.

"……"

屋里的罌粟熏已經散的一干二淨,屋內持續不斷的纏綿卻直到後半夜才漸漸的消停.

翌日,天邊翻起了魚肚白.

瑰夜爵依舊守在屋外,側頭看著那窗外射進來的第一縷陽光,那耀眼的白色,仿佛把他深邃俊美,如同孤狼一般冷酷而專情的一面折射了出來,專注的目光叫人心尖顫動,無意間,已將芳心沉淪托付.

整個酒店甯靜得仿佛時間停止了流動,昨夜叫人心碎的一切仿佛都已塵埃落定,卻不料,這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甯靜.

"砰!"門被從內部重重的拉開,發出的巨響幾乎讓門板分成兩半,更是叫整個酒店里的人都嚇得清醒了起來.

馨香伴隨著宛如極地冷氣一般的傳來,讓瑰夜爵不由得挺起了靠在牆上的背.

藍影站在門口,光著腳站在冰冷冷的地板上,身上簡單的披著白色典雅的睡裙,一頭烏發凌亂的披在身上,讓脖頸和胸前密密麻麻的吻痕若隱若現著,劉海擋住了她美麗的眼眸,在臉頰上落在一排黑色的剪影,周身凜冽的殺氣,叫人無暇顧及她此時性感迷人的模樣.

"影?"瑰夜爵眉頭皺了皺,這樣明顯生氣,甚至處于爆發邊緣的藍影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出什麼事了?"就住在隔壁的幾人聽到這麼大的動靜紛紛的爬了起來,看到這樣的藍影也都不由得一驚,心髒不由得揪緊了起來,有種世界末日就要到了的感覺.

"影……"待在屋里一樣一宿沒睡的顧譯軒眉頭皺了皺,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判斷似乎有些錯誤,藍影她,似乎並沒有非常不介意這種事.

"是誰?"藍影柔婉的嗓音此時一片低沉,帶著微微的沙啞,仿佛隱忍著在爆發邊緣一般叫人覺得心驚膽戰.是誰,那麼大的膽子破壞她第一次邁入殿堂的婚姻,在她的新婚之夜讓她背叛她的新郎與別的男人顛龍倒鳳,又是誰在她的水里下藥,讓她的意識陷入極端麻木,什麼都不清楚的就跟涼禮上了床?!

藍影最討厭別人打斷她的游戲,質疑她的決定,擾亂她的計劃,而這三條,連璃兒都不敢輕易碰觸涉及,而設計她的人卻連包了兩條!藍影很生氣,那些不知死活的人,硬要在睡得酣甜的獅子頭上拔毛,既然活膩了就全部給她去死!

誰都看出來藍影生氣了,最後開門的是一夜宿醉的單姜恒和被打暈睡僵了全身的曲眷熾,看著這樣的藍影,眸中滿是複雜.

原來她,也是在乎的嗎?

受傷的心,似乎有些被治愈了.

單姜恒眸中破碎的光芒仿佛融合在一起了些,瑩亮了些.

顧譯軒眉頭皺了皺,"影,你先冷靜一下."

"譯軒,我現在很生氣."藍影抬起頭看他,一向美麗溫柔的眼眸此時仿佛無底的深淵一般,沒有光,沒有希望,叫人看了一眼便不敢看第二眼,那里面的黑色仿佛來自地獄的黑,沉沉的,讓人感覺那是要把你靈魂壓碎的那種絕望,"我很生氣!"

顧譯軒怔住,看著這樣陌生而叫人恐懼的藍影,心髒噗通噗通的跳,每一下仿佛都跳在釘子上面,疼得叫他想蜷縮起身子,看看這樣會不會比較不疼,看到這樣的藍影,比看到她在別的男人懷里纏綿悱惻還要叫他心疼難耐.真的這麼生氣嗎?是他小瞧了藍影對這一場看起來並不慎重的婚姻的在乎……

"軒,是誰?"藍影再一次低下頭,劉海擋住她的眼眸,晶瑩剔透的手指深陷入掌心,滴答--滴答--,血液在地上綻開一朵朵血花,在陽光反射下顯得尤為的刺眼.

一只溫暖干燥的完美大手包裹住她的手,溫柔的扳開她緊攥的手指,顧譯軒心疼的看著她受傷的手心,輕輕的吹了吹氣,柔美的眸中滿是懊惱,"抱歉,都是我不好,你不要傷害自己."看到她這樣,他簡直就像被剜心刺骨了一般的疼.可是現在暫時不能告訴藍影吶,否則以她現在的狀態,她已經是風尖浪口上的人,若是再出什麼事情,他該如何是好?

藍影只是冷冷的看著顧譯軒,目光輕飄飄的掃過眾人,最後在臉色有些憔悴的單姜恒身上凝住,兩雙眼眸碰撞,藍影看著他眸中比以往還要深還要明顯的憂郁,那仿佛鏡子碎掉一般落了滿地的碎芒,叫她心髒一下子揪的疼了疼,她還記得前天晚上他滿臉倦意的趴在桌子上睡覺,卻怎麼也掩不住那一臉的幸福.

充滿幸福的新婚之夜,妻子卻和別的男人在新房里做那種事,這個男人,該有多疼?

藍影走上前,抬頭看著單姜恒,伸手拉住他的手,小臉蹭著他有些潮濕的掌心,美麗的眼眸睜得大大的看著他,像極在安慰主人的純潔無害的小動物,"恒,對不起."

美麗的眼眸動了動,單姜恒看著這般小女人姿態的藍影,看著她清澈的仿佛蒙著一層水光的眸,看著她對他道歉,一瞬間他想脫口而出,沒關系,什麼都沒關系,他原諒你,即使把他拋棄了,他也原諒你.

沒有人拒絕的了藍影,就像沒有人拒絕的了藍影刻意的小動作,刻意的一切,只要她想,會有人拼了命的把世界送到她面前,讓她把玩.

所以璃兒才說,這是個禍水,禍亂天下的禍水.

因為太容易得到,所以這個女人從來不珍惜也沒必要珍惜,因為太過強大,所以反而漏洞百出遭人陷害,懶了上百年的女人,終于在昨天那件事上受到了教訓,不是所有人都和璃兒一樣有自知之明,懂得惜命,也懂得你的強大的.

"天啊!"一聲驚叫從單韻熙的屋里傳來,"怎麼,怎麼會這樣?!"

因為藍影在這里,所以一群人住的房間都在藍影房間附近的屋子,不知道事情還有完沒完,顧小毛在昨天出事後顧譯軒就請齊蔚藍把他帶走了,所以本來是顧小毛的房間倒是被單韻熙給霸占了.

這會兒聽到單韻熙明顯帶著驚愕慌亂的聲音,所有人一致想到的就是,後續動作來了!

"怎麼了?"距離單韻熙房間最近的瑰夜爵快步走了進去,其他人隨後而至.

只見單韻熙臉色難看的坐在床上,前面是一台筆記本電腦,瑰夜爵把電腦拉過來,入目的一幕就是網站上,荒yin糜爛的一幕,瘋狂纏綿的男女,重點部位都打了馬賽克,但是男女長相卻完全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上面大大的標題昔日妹妹與哥哥纏綿不休,瀏覽量竟然已經過了千萬!下面評論層層疊疊無數層,甚至有人認出了藍影是拉響小提琴女神,毀了瑞比樂亞聖地,布迪斯皇家學院六席的人.

單韻熙有些僵硬的看向一群同樣僵硬的人,"有一百多個網站在播放這個視頻,而且每一個都是自動彈窗出來的."涼翰已經在黑了,但是他每黑一個,就有其它兩個網站把視頻放出來,可見對手有一個多麼強大的電腦高手團隊.

腳步聲輕輕的傳來,一身水汽的涼禮站在門口,手中拿著一只從新房內花瓶花心中抽出的微型攝像頭,瑰夜爵臉色頓時變了變,守了一夜,結果卻忘記有這些東西的存在,但是他也沒想到他們竟然會做這樣的事,竟然把這種視頻播放到網上.

這個社會並不封建,卻也並不那麼開放,藍影如果只是個無名小卒也就算了,偏偏她不是,她名聲從四校聯賽開始就被全世界所知曉,遠比大牌明星受人關注,現在出現這種事情,藍影的名譽算是徹底完蛋,淫蕩的女人,自古受人唾棄.

看看,下面的樓層不都是在唾棄和謾罵嗎?

一時間回過神的所有人開始忙碌起來,打電話處理這些網站的打電話處理,雖然每一個網站的瀏覽量都已經達到了一種即使現在把視頻撤掉也無濟于事的程度,但是讓那麼多陌生人看他們心愛的女人這般誘人性感的表情一眼,他們就多一分的不爽,這些視頻不僅要弄掉,甚至這些網站也要給他們一個個的連根拔掉!

管他們是不是無辜的!

藍影只是站在原地看著這一切,美麗的眸子如同無盡之源,看不到任何盡頭,也看不到任何的光芒,周身冷得可怕.

涼禮站在一旁看著她,沉寂如死水般的眸子,從來不反射任何光亮,不波動任何漣漪的眸子,此時竟清晰的倒映著這個女人的身影,乾淨的纖塵不染,仿佛拭去了灰塵的明鏡.

"嘀嘀嘀……"通訊器響起,涼禮接了起來.

--媽媽讓你回來.把小念也帶回來.--涼翰.

想要挽回藍影的名譽,想要洗清藍影淫蕩不堪的受人唾罵的罪名,唯一的辦法,便是--藍影嫁給他.要知道,有時候人的名譽和面子,遠比生命更重要.

夫妻之間閨房的事,愛怎麼樣都無所謂,不是嗎?

所有人都明白,從昨夜的算計到今天的後續動作,就是要逼迫藍影嫁給涼禮,從而再一次進入羅生若家族,成為羅生若家族的一員,然後引路者的一切必備條件完整如初,第六塊板塊大陸仿佛就在眼前,如果藍影不在乎,不同意,只怕他們還有更加猛烈的攻勢.

炙焰雨家族的人,做事從來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也許此時應該慶幸,藍影嫁給單姜恒的事,社會上並沒有人知情,否則此時藍影的名譽更是爛的一塌糊塗,但是卻也可以由此得知如果藍影不妥協,他們下一步的動作就是把藍影和單姜恒的事情爆出去,此時不僅藍影的名譽,就連單姜恒執法爵的名聲都要受損,再接下去,也許炙焰雨炫麗會慫恿十三爵罷免單姜恒的職位,讓單彬宇複任,到時候單姜恒生命,危在旦夕.

好一個環環相扣的陰謀詭計,腸子繞的可真彎.

------題外話------

感謝染殤未妝成親送了1顆鑽鑽5朵花花,懶猴娃親送了9朵花花,18367815692親送了1朵花花,xiaose5721親送了5朵花花,labi818親送了1顆鑽鑽,zyy881215親送了9顆鑽鑽2朵花花,15199101032親送了1顆鑽鑽,囿小凸親送了1朵花花,姬yuan姬親送了1顆鑽鑽5朵花花,還有送票票的親,蘋果麼麼,愛乃們哈哈……

今天繼續二更……乃們要給力啊!評論票神馬的,月票神馬的不要客氣的砸過來,爺現在是一鑽,咱要發奮,咱要五鑽!五分五分五分……(無限怨念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