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2我們結婚吧


--我兒子的父親,是你可以碰的嗎?

這一句話出來,讓顧譯軒驟然一怔,她這是認可了顧小毛?可是……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藍影這樣性子的人,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接受一個突然冒出的兒子呢?讓顧小毛喊藍影媽媽純粹是因為他的私心在作怪,但是他以為藍影至少會抗拒會厭惡好一段時間的!

顧譯軒沒猜錯,對于藍影來說,她並不是對任何突然冒出來的東西都可以輕易接受的,而藍影不接受的東西,一般要麼毀掉要麼無視,而顧小毛,那一個四歲大的娃,卻恰好戳中了藍影想要孩子的那個點,那個孩子足夠聰明,足夠讓藍影喜歡,作為一個藍影在這個世界的培養小寵物,完全夠資格.

藍影淺笑嫣然居高臨下的看著蘭諾語,看著她輕顫的身子,漫不經心的,"既然沒那個膽子,為什麼又要做那些自尋死路的事呢?"

為什麼總是有那些人,扯著嘴皮子放狠話,卻遇到真正的事時整個人猶如受驚的小兔子,全身顫抖的好像篩子,真是可笑的很.

目光緩緩的轉移到蘭諾語手中的鞭子上面,藍影眸色淡淡,還未動手,卻見那鞭子已經如閃電霹靂而來,被嚇著的小白兔露出尖牙了.

藍影身形微晃,淡然淺笑,優雅到了極致,每一個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高貴的優雅,仿佛每一個動作都是被上帝精心擺置過的藝術,美得叫人心醉不已,反之那拿著鞭子的蘭諾語,咬牙切齒,目露殺機,抽出的每一下都猶如蛇蠍吐舌,凶狠的殺招,丑惡萬分.

宮飛鳥手指勾著額前的一縷發扭啊扭,妖豔的面容,妖豔的神情,整個人內心已經斯巴達的狂扭了起來,腫麼有人可以美成這樣,連打人巴掌這種比較潑婦的動作她都做的這麼好看優雅,好像那人天生就該把臉伸出來給她打似的,啊啊啊啊啊啊!好美好美好想被她摸哦~!嗯,打他也沒關系!

至于當家的那一邊,男人只是靠在山壁上,蒼白俊美猶如大理石雕像一般的面容上,如同月亮一般冷寂,卻又如同太陽一般耀眼的金眸緊緊的盯著那一舉一動都優雅迷人的白色身影,瞳孔不為人知的微顫著.

左護法淡定的指揮結束後,看了眼明顯在和蘭諾語玩老鷹捉小雞游戲的藍影,靠近男人,"當家,需要我去安排嗎?"他看出來了,他們家未來主母桃花極度泛濫,動作不快的話,怕要被人搶走的!

男人沉默了好一會兒,沒有點頭,卻道:"把十八環佩送到羅生若家去."

左護法怔了怔,連忙應是,額頭冒出一排排冷汗,看來他們家當家是真的對這個羅生若悠念誓在必得了,否則也不會舍得把十八環佩拿出來,這可是老夫人過世的時候留給當家的意義重大的寶貝啊.

那邊只躲不回擊蘭諾語的藍影終于還是覺得鞭子這玩意,不論是長相還是耍起來的功夫都是單韻熙最合適了,而且這女人和其它世界貴族的比起來,無論是能力還是性子上面都要弱上許多,于是--

"啪"的一聲,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藍影搶到了手的鞭子重重的發出一聲響,把蘭諾語抽飛了,身子重重的砸在牆壁上,卻在身子砸進牆上的一瞬間仿佛開啟了什麼機關,整個石室的地板驀地往下一落,並不深,才五厘米,只是那一圈溝壑中驀地躥上了紫紅色的火焰,高高的,猶如一面火牆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門被封死了!"所有人被逼的朝中間擠在一起,這火焰又熱又冷的,卻是將氧氣耗得極快,短短幾秒間,他們便都已經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氧氣在減少,呼吸困難了.

"……人呢?!"不知道是誰驚叫了一聲,所有人立刻就發現少了一個人,那個優雅美麗到了極致的女人不見了,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原地!

宮飛鳥慌了,顧譯軒慌了,所有人都不自覺的慌了,盡管他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慌亂的感覺.

不同于此時波瀾不斷的安碧斯海島,此時的瑞比斯公國,平靜的猶如冬季的海面.

風和日麗,萬里晴空.

金燦燦的陽光灑在陽台,灑在那白色慵懶的身影之上,仿佛給他鍍上了一層棉柔的光華,卻越發的顯得懶散了起來,連同著四周,仿佛都被他感染了一般.


踏,踏,踏……

腳步聲不緩不慢的傳來,精致美麗的男人站在他身前,美麗的如同繁星夜空,蒼涼淡漠如同銀河宇宙的眸子落在他身上,有種清水流淌而過,涼冰冰的不可忽視.

懶懶的掀開一條縫,曲眷熾漫不經心的瞥了來人一眼,然後把頭側過,好似要繼續睡過去.

"你知道炙焰雨炫麗在東蘭家拿了什麼東西."如同天籟一般的嗓音十分肯定的響起.有些事不是位高權重就能知道的,就比如黑暗聖經,就比如那個東西,在他們這一代所有人都還不知道的時候,這個男人因為母親是守護聖女的緣故在出生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存在.

"嗯."曲眷熾眼皮都不動一下的漫不經心的應道,早猜到這個男人過來的目的是什麼了.

"要合作嗎?"有些話不需要說的太清楚,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那個男人曾經背叛過她."曲眷熾有些遲疑的睜開雙眼,必要時刻化敵為友沒問題,但是東蘭璽那個男人背叛過藍影,讓她站在處刑台上為他身中子彈的事,還是無法緬懷,他沒有把他撕碎已經不錯了,還談什麼合作.

"你的意思是要為了一個背叛過藍影的人,放棄能夠讓她從此平安不被惦記算計的機會嗎?"單姜恒的嗓音淡淡,卻總是那般冷漠而自信十足.東蘭璽做了那麼多事,無論是讓藍影被抓還是讓藍影變回藍影,一切的最終目的都是讓藍影引路者的身份破滅,從而讓炙焰雨炫麗拿出另一樣東西,而是什麼東西他不知道,但是初步判定,也許是一個能夠代替藍影,但是所要為此付出的代價卻遠遠超過藍影的東西.

曲眷熾沉默了半響,似乎有些懶散的不甘不願的坐起身,手中寒光一閃,美麗的浮萍拐出現在手中,如同豹子一般滿是狩獵的危險的眸子微微閃爍,蓬松微卷的發凌亂而不羈,"看你不爽很久了."從來都沒有認真和這個男人打過,現在他第一次這麼想和這個男人一決勝負,看看誰才是最強.

單姜恒只是淡漠的看著他,好一會兒從口袋里掏出兩個短小的管子,往天空拋去,落下,接住,短小的兩個管子變成了他兩只細細的長達90cm的武器,薄豔的雙唇微掀,"一樣."他也看曲眷熾不爽很久了.

語畢,兩人頓時消失在原地,寒光乍閃,武器與武器碰撞的聲音鏗鏘尖銳,那幾乎化作光影的兩人,僅剩火花四閃,美麗卻絕對危險.

滴答滴答……

時間緩緩流過,太陽漸漸西移.

"砰!"兩抹帶滿猩紅點點的身影驟然分開,紅色在空中緩緩落在,在地面綻開一朵朵猩紅妖冶的血花.

如豹一般綠光幽幽的眸子狂野暴戾的看著對面的獵物,抓著浮萍拐的雙手卻已經帶滿了鮮血,順著拐尾啪啪的滴落在地面,而對面的男人,白色整潔的衣服同樣凌亂沾滿血腥,臉頰帶著紅色的傷痕,卻依舊那般風華絕代.

這一場,不分勝負,卻足夠給彼此劃下一個暫時合作者的身份.

"和黑暗聖經一起被發現,但是被隱藏得比黑暗聖經好的--第六塊大陸的地圖,就是炙焰雨炫麗從東蘭家拿走的東西."浮萍拐被收起,曲眷熾又變得那般懶散的坐在地上,一邊打哈欠,一邊拿紙巾擦一手的血.

單姜恒眉頭驟然一蹙,"第六塊大陸的地圖?"竟然有這東西?!

"不過只有一半."曲眷熾聳聳肩,完全不在意自己說出這話如果被其他人聽到可能會引發各國戰爭,從此世界滿是硝煙哀苦,"如果我沒猜錯,聖經上面也有存在引導人們找到地圖的話語,比如……那地圖就藏在和羅生若家族聯姻的家族里."眉梢意味不明的挑了挑,曲眷熾性感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諷意味濃重的笑.

兩個被離奇滅族的和羅生若家族聯姻的十三爵家族,再加上曲眷熾這幾句話,一個肮髒殘忍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只不過人都有私心,那兩個家族或許也存在獨占的心思,才會讓炙焰雨家族出此下策吧.


"東蘭璽怕是為了報仇才這樣一步步的緊逼炙焰雨家族,等他們無奈的拿出地圖的時候,便是世界大戰的開始."嘴角的笑容很諷刺,在曲眷熾這樣的懶人眼中,與其去找尋一個未知的傳說中的國度,還不如曬著太陽多睡上幾小時,想想也該知道,這樣一個讓人還未到達就開始沾滿鮮血和仇恨與欲望的地方,能是什麼好地方?只怕不是天堂,反是地獄.

聳聳肩,曲眷熾打著哈欠站起身,該說的說完了,他要回去洗個澡好好睡上一覺,他還想去一趟安碧斯海島看看瑰家的好戲呢.

單姜恒站在原地,好一會兒才邁開腳步准備離去,然而目光卻在不遠處的灌木叢上微微凝住,美麗的眸光微閃,他走過去,撿起地上反射出金色光芒的撲克牌,黑金色繁複花紋的背面,乾淨漂亮簡約不帶任何花俏裝飾的正面,是方塊.

熟悉的圖案,熟悉的撲克牌,這是……從曲眷熾身上掉下來的?

單姜恒想到了那與他錯手而過的紅桃a,怎麼看都覺得比這方塊好看和有意義多了.

看了眼已經不見蹤影的曲眷熾,單姜恒手腕微動,收起美麗而珍貴的撲克牌,朝來時的路優雅的漫步而去.

--調教你分割線--

紅色的地毯千里鋪開,滿地滿天的飛禽走獸,藍影靜靜的坐在高高的主位之上,看著前方攜手而來的男女,嘴角蕩著風華絕代的淺淡笑容.

她以為自己會消失到哪里去,卻不曾想到原來自己只不過是被璃兒利用這個世界的術法召喚過來的罷了.

璃兒說,她要結婚了,藍影當她的主婚人.

一瞬間藍影覺得有些莫名的恍惚,直到坐在人人注目的主位之上,說著牧師說的誓言,她還在恍惚,恍惚的看著璃兒一身華麗的白色婚紗後換上絕色的紅裝,染上幾乎從不碰的胭脂,高傲而幸福的揚著下巴,驕傲而理所當然的接受一個個祝福.

藍影坐在一旁,莫名的覺得有些格格不入,雖然她知道璃兒再愛玩,再喜歡流離在各個世界的生活,但是總會遇到一個讓她願意停下腳步與之攜手一生的男人,卻沒想到會是那麼快.

這男人並不是那個悶騷的男人,而是一只極其漂亮的精靈,金紅色的長及大腿的卷發異常的美麗柔順,連帶著那人在璃兒面前都宛如妻奴一般極致的寵溺,璃兒笑得很幸福,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快樂,眼角眉梢都帶著柔和的水意,讓她莫名的覺得有些羨慕.

吶,結婚是不是很幸福呢?璃兒.

"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一杯清酒遞了過來,藍影微微抬眼,看到那傾國傾城冷豔絕色的美人,嘴角蕩起一抹柔和的笑.

"我在想,璃兒是不是很幸福吶."不再是只屬于她的璃兒了呢,真讓人有種莫名的惆悵感啊.

璃兒看著藍影,嘴角在她看不到的角度微微的抽了抽,說的那麼惆悵,這貨晚點該要狠狠的捉弄人了吧,當初沒節操無恥的告訴她她有愛人了,有人能取代紀傾然和她的時候,怎麼沒想過她的心情啊,現在只不過是時間錯亂了一下,就輪到她了嗎?哼哼.

璃兒不說話,藍影輕輕啜著清酒,嘴角蕩起一抹溫柔的笑,"吶,璃兒,你快點生兩個孩子給我抱,我要當干媽."

"……自己去生!"她才不要生孩子給她禍害呢!璃兒翻白眼,心中卻忍不住微微歎息,這個女人怎麼會這麼這麼的重視親情這玩意她到現在都搞不清楚,也許和她們相遇之前的經曆有關,反正她和藍影不同,她就是被父母為了幾個銅板賣給人販子的,可不像藍影被抓進來時那一身華麗乾淨的公主裙,小小年紀高貴矜持的如同皇室公主.

"唔……真小氣."藍影鼓了鼓兩腮,有些委屈似的,頓時讓一旁對她好奇又心動不已的男人們心髒揪得一緊,若不是璃兒此時身份太過強大,他們估計都要撲上來了.


真是奇怪,明明這個女人比不上璃兒絕色傾城,比不上璃兒傲氣天成,比不上璃兒存在感強大,但是她就站在那里,絲毫不會被遮掩半絲半毫的光芒,那一身氣質,更是引人注目,讓人傾心的很!

璃兒暗暗翻了個白眼,這群男人真是沒死過,藍影這妖孽連她都不敢造次,就他們這些貨色還想染指,還得看她給不給過!

"時間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璃兒站起身,拂了拂身上的落葉灰塵.

"回去?"藍影意味不明的挑了挑眉梢,"你是要送我回哪個世界?"

"……你想回哪個世界?"璃兒嘴角一僵,該死的她忘記著女人雖然健忘,但是腦子是灰常灰常的好使的,這一次的召喚,時間上出現了錯誤,把還沒有找到愛人的藍影給召了過來,這後面的一連串影響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雖然她現在很想要站起身雙手插腰指著她的鼻子大笑三聲哈哈哈,藍影你個挫貨,老娘今天嫁出去了,雖然男人只有一個比不了你的後宮,但是老娘就是這麼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怎麼滴!

……會被拍死的!

絕對!

在藍影面前千萬別囂張,否則絕對被她淺笑嫣然的一巴掌拍死!

"陛下!"那邊有人叫喚了一聲,璃兒無奈的離開,剩藍影一個人坐在這里,看著這高大的幾乎聳入云間的大樹,再看那美麗無云,晴空萬里的天空,她不由得眯起眼睛,有些犯困.

--要想我哦,影.

--要想我哦,影.

低沉纏綿而悱惻的聲音讓藍影驟然回神,看了看四周,好一會兒才確認這聲音不是四周發出來的,而是從她的心髒發出來的,藍影有些怔住,曲眷熾的聲音,魅惑邪氣,她……

是在想念他嗎?

藍影怔了怔,從來沒有一個人的聲音會這樣清晰的出現在腦海中,即使是紀傾然,即使是璃兒,是不是因為看到璃兒結婚,心生羨慕所以才會這樣?

藍影伸手抽出一張黑金色的方塊撲克牌,心隨意動的按動了觸屏按鍵,發送了條信息過去,不知道隔著異時空還能不能連接上呢?即使心中疑霧重重,但是藍影這貨的好奇和凡事熱愛實踐的性子足夠讓她說風就是雨的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嘀嘀嘀……"

安靜的書房內,被放在桌上的撲克牌發出嘀嘀嘀的聲音,單姜恒怔了怔,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發出聲音的竟然是一張撲克牌,從文件堆中抬眼,單姜恒淡漠的眸中看著撲克牌上面出現的字樣,眸子微微的浮動,似乎並沒有多大的起伏,然而如果靠近了仔細一看,便可以發現那強烈的猶如狂風驟雨一般席卷而來的危險.

--吶,我們結婚吧.

------題外話------

蘋果回老家到昨天送禮的親:香水的印記親送了10鑽,寞言殤親送了1鑽6花,藍靈依云親送了1鑽,小紅豆生南國親送了1鑽,冷輕風親送了1花,今時今日親送了1花,極品血美人親送了7花100打賞,站宇親送了4鑽,貓頭wing親送了30花10鑽,jichu003親的100打賞,吾憂親送了1鑽2花,零落梧桐親送了1鑽,星空下的煙火親送了10花,懶猴娃親送了2鑽,還有琴sherry板板親啦,群抱抱麼麼~!今天第一更就這樣啦,二更會萬更的摸摸,蘋果困死了爬去睡覺,二更在下午五點,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