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8要想我哦
g,更新快,無彈窗,!

直升機緩緩下降,卷起一陣帶著粉塵和點點雪屑的風,強烈的侵略氣息在人還未從機上下來的時候就已經讓四周的空氣變得壓抑了起來.

踏,踏,踏……

一個個腳步聲如同落石,一下下的敲擊在人心之上,黑色的皮靴在陽光下錚亮錚亮,如鷹一般的男人此時不是以前那黑得深沉無底的整齊高貴霸氣的軍裝,而是一身黑灰青相間的特種部隊迷彩裝,侵略氣息越發的強烈起來,銳利的鷹眼輕輕一掃,便有種刀片在身上劃過一般的感覺.

目光停頓在站在軍用車上的藍影,然後輕輕移開目光,對上那只深藍色的眸子,一雙銳利不掩絲毫鄙睨狂傲,一只幽暗凝深卻殺人于無形,一時間仿佛以兩人為圓心,仿佛有什麼讓人難以忍受的壓迫感驟然爆發而出,形成兩個看不見的圓,卷起一陣陣罡風.

"莫洛將軍這麼大舉入城,有事嗎?"天籟般悅耳好聽的男音輕輕的響起,好似一瞬間在兩個漩渦中間撬開了一道水壩,頓時讓危險消失無蹤.布迪斯是瑞比斯公國重要的中樞城市,未經允許是絕對不准任何人采用陸航,海航這兩種相對難以記錄的方式進入的,即使這人是世界貴族,是莫洛左翼.

不過這個男人似乎從來就不把這些條條規規放在眼里.

莫洛左翼看向單姜恒,沉穩又成熟的面容下依舊狂的讓人心驚,傲得讓人沉迷,如同醇酒一般誘人的聲線低低的響起,"來接人."語畢,他把目光轉向藍影,銳利的鷹眼在他自己都沒發覺的情況下,柔化了,他朝藍影伸出手,"跟我走,這里容不下你."

藍影只是淺笑嫣然的看著他,"這里容不下我,你那里就容得下我了?"語氣微帶饒有興趣,莫洛左翼這男人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知道她不是羅生若悠念這件事的呢?

不止藍影一個人在想,炙焰雨炫麗,單姜恒,臉色都不是很好的看著這一幕,莫洛左翼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事的?這件事他們保密的很好,除了十三爵等重要內政人員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難道……

炙焰雨炫麗臉色驟然沉了些,單姜恒淡淡瞟過隱藏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少年,略顯憂郁的美麗眼眸滑過一抹幽暗,炙焰雨炫麗到底從東蘭家拿走了什麼讓東蘭璽這麼不顧一切的報複?或者說他是想利用藍影逼炙焰雨炫麗做什麼?

莫洛左翼看著藍影,既專注又深邃,好一會兒他伸出手,覆上左胸口,"這里,夠你住."

藍影怔住,單姜恒怔住,炙焰雨炫麗怔住,所有人都怔住,這,這是在告白?莫洛左翼竟然跟這個女人告白?

曲眷熾臉色一沉,如豹般的眸子瞬間變得想要撕碎獵物一般的殘暴肆虐,骨節分明的手在袖下輕輕一轉,銀色的浮萍拐驟然從袖內抽了出來,出現在他手中,又來了一個還算強大的敵人.

只是這一次還尚未等曲眷熾出手,一輛黑色的爵士跑車極速而來,一個漂亮的甩尾漂移,停在了藍影面前,車門打開,一股冷氣隨之而來,出來的男人一如猜想那般,是許久未見的瑰夜爵.

黑色的休閑套裝,全身散發的孤狼一般生人勿近否則去死的氣息叫人一看就退卻三里,但是當他柔化的時候,又是那般叫人難以自拔的沉淪,只是此時他鋒利冷厲的眉宇間帶著淡淡的疲倦,眼下有淡淡的青色.

瑰夜爵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暗暗吃了一驚,這里已經夠混亂了,這個未來商業帝國的帝王來干什麼?

瑰夜爵只是從一下車就開始看著藍影,目光專注的仿佛整個世界他只看到了藍影,他朝她走過去,"他們在等你."

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讓藍影怔了怔,隨後驀地想起什麼,眸中滑過一抹驚訝,"真的?"

"嗯."瑰夜爵眼角瞥過一旁的莫洛左翼,薄唇輕抿,這個男人動作還真是快,不過,這一次他輸定了,輸在他對藍影的不了解上面.

"好."不出瑰夜爵的意料,藍影輕輕頷了頷首,跳下軍用車朝瑰夜爵走了過去,還未走兩步,手便被一道強硬的力道抓住了.

莫洛左翼目光冰冷滿是不悅,抓著藍影的手滿是不悅,"為什麼拒絕我?"語氣有些生硬,第一次愛上一個女人的男人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女人的拒絕,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拒絕他.

他好不容易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藍影側頭看向莫洛左翼,嘴角笑容一如既往的溫柔淡然,純良的歪了歪腦袋,理所當然的道:"當然是因為我不喜歡你咯."

噗通……

心髒不受控制的下沉的感覺並不舒服,莫洛左翼眉頭驟然一蹙,這種古怪的心痛感真讓人討厭,"那算了."

他莫洛左翼不需要倒貼給女人,也不需要為任何女人委屈自己,干脆的說完三個字,莫洛左翼便利落的轉身離去,卻在上機的一瞬間很不華麗的冒出了,"才怪"兩個字.

他莫洛左翼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的,就算它是別人的,他去偷蒙拐搶也要得到,那骨子里的土匪血性,可不是藍影一句不喜歡就能掐掉的.

藍影會跟瑰夜爵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曲眷熾握著浮萍拐的手緊了緊,又松了松,安碧斯海島因為爵士帝國的存在一直處于一種類似于自治區的狀態,錢大傾權,瑰家就是如此,幾乎整個海島的管理權都在瑰家手中,相比于奧國莫洛家,藍影廢了人家奧國王子,殺了人家莫洛明珠,就算莫洛左翼在奧國幾乎是獨裁,但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相比之下,去安碧斯海島,藍影還安全上許多.

更重要的是……

心聲戛然而止,曲眷熾半眯著的看似懶洋洋,實則銳利慎人的目光掃過瑰夜爵,如果他沒有辦法處理好他家的那幾個女人,不需要他和端木惑出手,他就會被藍影三振出局.

"影."慵懶的聲線,帶著魅入骨髓的癡愛纏綿.

藍影正要上車的腳步因為這來自這個世界第一次纏綿悱惻的叫喚而一頓,微微側頭,看向朝她走來的曲眷熾,走起路來並不挺直的慵懶的身姿,卻如同豹子走路一般,優雅,緩慢,卻充滿不容小覷的爆發力,連同那雙眼睛都如同豹子一般,褐色中泛著幽碧的光芒,美麗而攝人心魄.

184的身材讓他居高臨下,卻恰好迎合她微微抬起的面容,看著如同嬌小的人兒仰視著他,正好看到那令人憐惜的柔柔水光,每一次都讓他心軟的一塌糊塗.

曲眷熾眸中幽光閃動,卻只是俯身,性感的薄唇擦過她白皙無暇的臉頰,在她耳邊輕輕的低喃,如同來自天邊亙古無聲的愛戀.

"影,要想我哦."

噗通……

心髒跳動的聲音突然加大了些,讓藍影覺得耳朵似乎有點耳鳴.

"走吧."瑰夜爵忍不住出聲,這幅畫面很美,但是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卻是異常的刺眼的,說起來也曾經覺得自己著實卑鄙了些,小氣了些,竟然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幸福,也見不得藍影那幸福不是自己給的.

"好."藍影看了眼曲眷熾嘴角勾起的慵懶邪氣的笑容,鑽進車內,將身後一大票人和尸體遠遠拋掉.

她冒充世界貴族的罪名,殺了一個精英團的罪名,並非不重,反而異常異常的重,而也是因為如此,炙焰雨炫麗才不可以治她的罪,就如同藍影所想,他們想要利用她,不,應該說必須利用她,自然得想方設法讓她活著,這兩條罪名若是真的怪罪下來,不處死她是不行的.

炙焰雨炫麗看著那消失在視線中的車影,削薄血紅的唇不悅的抿成一條直線,深藍色的眼睛掃過那毫不起眼的看起來古板至極的少年,然後落在身邊美麗的風華絕代的男人身上,看著他看不出什麼表情的臉,豔薄的唇微掀,"執法爵,請跟我來一趟."

--調教你分割線--

黑色的車子在路中平穩的飛馳,一路無語到碼頭,爵士的游輪已經在等候了.

瑰夜爵把藍影帶進船艙,不知道要做什麼事的轉身就走,藍影在他身後淡淡的出聲,"我叫藍影."

瑰夜爵腳步一頓,好一會兒忽的轉身把她緊緊的抱進懷中,嬌小的人兒幾乎被他嵌入懷中.

耳邊傳來的粗重的喘息聲讓藍影要推開他的手頓了頓,"怎麼了?爵?"

瑰夜爵沒說話,只是貪婪的感受著懷里人的溫度和味道,嚇死他了,不管她是悠念還是藍影,對于他來說,她就是她,可是心中卻升起一股強烈的恐慌感,藍影,藍影,影……影……仿佛她只是一片虛影,任他們如何伸手用力抱緊也只會消失無蹤,縹緲不見,那種無力感,幾乎讓他險些絕望崩潰,所以才會把瑰夜蝶拋下,任由她如何哭喊也沒回頭.

"你會離開嗎?"這個男人意外的比任何人都敏感.

藍影怔了怔,誠實的應了聲,"會."

瑰夜爵身子驟然一僵,抱著她的雙臂越發的緊繃,"去哪里?"

"你不知道是地方."兩個世界的人,這一次的交集不過是因為璃兒的一個惡作劇,如果璃兒讓她掉落的時間短上那麼一瞬間,那麼她要去的就是另一個世界,而非這里,一切不過是意外,如同短暫的夢.

"……我能去嗎?"心髒被高高的拽起,他的聲音不自覺的壓低沙啞.

"不可以."璃兒從來不隨便帶人穿越時空.

"……會回來嗎?"

"不會."

心髒被無情的拽到天邊,然後狠狠拋下,幾乎被摔得粉身碎骨一般的疼.

緊繃到了極致的雙臂忽的一松,瑰夜爵臉色蒼白難看的轉身,"我去讓人給你弄點吃的."語畢,快速的離去.

修長的雙腿快步的走動,走廊仿佛劇烈的搖晃起來一般讓他身子不住的東歪一下西倒一下,推開自己的房門--

"噗……"一口猩紅的血再也壓抑不住的噴湧而出.

瑰夜爵眉頭緊皺,扶著牆壁朝床頭的抽屜走去,抓起一盒藥,微顫的手倒出一堆白色藥丸,卻有一半因為支撐不住的手而滾落了一地……

船在平靜的海面上行駛,時間到達半夜的時候他們到達了安碧斯海島.

船在碼頭靠岸,藍影站在甲板上,遠遠的就看到了站在被燈光照的錚亮的碼頭上,一群人守在那里,中間是一個臉色蒼白,看起來虛弱的好像風一吹就會倒地不起的少女,她穿著藍影最愛的白色的呢絨風衣,外面圍著一圈黑色的貂毛,顯得她蒼白的小臉越發的蒼白仿佛一碰就會碎掉,此時看到船,潔白的皓齒咬著下唇,一副倔強到了極點的模樣.

少女身邊一個執事一樣的穿著燕尾服的男人一臉焦急,一點兒也沒有身為一個執事該有的遇事淡然處之,謹慎謙恭的模樣,看到瑰夜爵出來,立馬就撒著步子迎了上去,把瑰夜爵身邊的藍影給忽略掉了.

"大少爺,你可回來了,小姐又不吃藥了,您快去勸勸,她今天早上起來找不到您,在碼頭這里站一天了!"

"多嘴!咳咳……"瑰夜爵還未說話,瑰夜蝶便不悅的出聲,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陣撕心裂肺一般的咳嗽聲.

瑰夜爵眉頭皺了皺,看向一旁怔著的幾個人,"還不去扶著小姐.身子不好就不要任性,出事了痛苦的還是你自己."瑰夜爵喝斥,有些疏遠,但是卻依舊可以聽出他話里對瑰夜蝶的關心.

"那就不要管我!"瑰夜蝶推開要扶她的人,"反正如果你不管我,我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只是平添痛苦而已!"

"瑰夜蝶!"

"哥!"瑰夜蝶忽的叫了聲,撲進瑰夜爵懷里淚流滿面,"哥,你說過要陪我的,你怎麼可以食言,你知不知道我早上起來找不到你有多害怕?"

瑰夜爵全身僵硬,在藍影面前被別的女人抱,即使對于他來說這個女人是妹妹,但是他還是有種出軌的心虛感,有種會被藍影舍棄的慌亂感.

藍影眨眨眼,掃了眼眼前明明虛弱的要死,卻還對她一直保持著防備態度的少女,微微歪了歪腦袋,璃兒,這個世界好多腦殘二貨,你快來把我接回去啊喂!

"爵,他們在哪里?"看著前面一排錚亮高級的車子,藍影停下腳步,她不打算到瑰家去,那家的女人光聽端木惑說的時候就覺得麻煩,這會兒看了這個瑰夜蝶之後更是覺得真心麻煩,既然如此,她還是遠離好了.

沒一點兒技術含量的爭風吃醋,一點兒也不好玩.

"你不跟我去我家?"瑰夜爵想要撥開瑰夜蝶抓著他手臂的手,卻被抓得更緊了,整個人幾乎都吊在他手臂上.

"嗯……"

"最好別去,你一去,我媽會氣死的."瑰夜蝶冷冷的看著藍影,嘴角的笑容諷刺,蒼白的小臉對著藍影,如同豎起尖刺的刺猬,生怕被她搶了什麼東西.

------題外話------

宿醉的娃子桑不起……好幾年回一次老家的後果就是被使勁灌酒……蘋果爭取不斷更,暈著腦袋碼……然後,撐不住了,就這樣吧,再下去就是水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