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又是找抽


一直到下午太陽下山前夕,悠念和涼禮才走回了第五環訓練場,正好是宿舍陷阱休眠期.

悠念側頭看向涼禮,"大哥,我們去吃飯."

涼禮聽到悠念的聲音,身子本能的僵了僵,然後點點頭,輕車熟路的帶著悠念上了宿舍最頂層,半長的烏發垂在肩頭,遮掩住他毫無表情和溫度的精致面容.

涼禮不想多說話,悠念收回目光扭頭看向身後有些可憐兮兮的揮舞著四根碧綠細小的觸須跟著她的三毛,"嚶嚶嚶嚶嚶……"無情啊!天理不公啊!只不過是因為它沒能成功讓兩人ooxx滾成一團,竟然不讓小爺他坐在她'身上’,尊素太口胡了!

悠念淡淡的收回目光,這草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踩不死掐不壞,而且還一肚子的壞心思,不知道解剖一下它的腦子會不會看到什麼大腦小腦構造呢?要是她也能控制植物細胞就好了,啊,好像有點貪心了!

宿舍樓有七層,而最頂層是自助餐餐廳,所有食物由訓練場提供,很豐盛,但是你卻沒有時間享受,三十分鍾的宿舍陷阱休眠時間,吃飯洗澡休息都要集中在這三十分鍾,根本沒時間享受美味.

所以當悠念和涼禮到達了頂層的時候,見到的便是一群世界貴族的少年少女們正在坐在座位上安靜而快速的吃著東西,前一秒端著一大盤食物,下一秒已經吃完了,雖然似乎有點誇張,但是速度確實宛如如果不快點吃下一秒就沒得吃的樣子.

悠念很耀眼,涼禮同樣也很耀眼,兩個慢條斯理走進來的人一瞬間便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只不過涼禮對這些人完全無視,而悠念同樣不把其他人看在眼里,跟著涼禮走到了前面長條的擺滿了各種食物的餐桌邊,還未等悠念動手,涼禮已經遞了一盤子的食物過來.

"呃……"悠念有些怔怔的接過食物,涼禮的速度太快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涼禮也是在這里訓練過的,自然知道這里的規矩,也適應這里的生活方式和快節奏的危險.

涼禮帶著悠念做到了一個空位上,遞了一杯清水給她,他們今天一天都在趕路,悠念一直都沒有喝水吃東西,得多補充點能量和水分.

"謝謝大哥."悠念對著涼禮笑容燦爛,好似跟哥哥撒嬌的妹妹,可愛又乖巧.

"……嗯."涼禮應了聲,低頭快速的吃東西,動作很優雅,卻絲毫不減速,似乎覺得悠念速度太慢,一會兒吃不飽,還時不時很快速的給悠念剝個蝦弄個蟹,在別人看來這個死要錢的面癱就是個寵溺著自己妹妹的好大哥.

悠念本來吃的就不多,速度也不快,一時間適應不了這樣快的速度,雖然也不需要適應,但是看著涼禮給他剝的蝦蟹越來越高,不希望浪費哥哥好心和疼愛的悠念只好努力的吃著,鼓著兩腮努力的咀嚼的模樣著實可愛的像只正在進食的小松鼠,可愛的讓人想要親手一口一口的喂養.

一時間餐廳里碗筷叉匙碰撞的聲音小了起來,目光都黏在了悠念身上,涼禮的動作緩慢了些,沉寂如死水,不反射任何光亮的黑漆漆死寂的眼眸涼涼的掃過在場的人,頓時讓所有人心頭一震,看了涼禮一眼,趕緊低頭吃了起來.

羅生若涼禮和莫洛左翼不同,莫洛左翼是用拳頭征服了在場的所有世界貴族,而涼禮則是用他那坑爹的死要錢性子嚇到了所有人,別跟他說話,因為有可能跟他說一句話都會被坑!

見所有人的目光都退散了,涼禮很滿意,末了又覺得自家妹妹魅力太大,這里惡狼猛虎又多,于是一邊吃飯一邊坐到了悠念對面,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所有妄圖偷偷看悠念的目光.

悠念怎麼會沒看到涼禮這可愛的小動作,只是放縱的微笑,自家人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對的,就算是殺了人,那也是被殺的那人拿著刀逼他殺的.

悠念很護短,羅生若家族除了羅生若悠然之外也護短,于是一群護短的人聚在一起,那是要讓人蛋疼的無理!

"切,有什麼了不起."門口傳來少女尖銳不屑的嗓音,"不過是有點利用價值的工具而已,需要搞出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嗎?無聊."

出聲的少女帶著一身水汽進來,很明顯剛剛洗了澡,一臉囂張跋扈,眉眼皆是不屑,眼高于頂根本沒有看見涼禮和悠念正在這里面,拉著一臉昏昏欲睡的珂亞嵐修一屁股坐在了一個靠窗的位置上,"瞬,去給我和我哥弄點吃的,快點,別磨磨蹭蹭的時間要到了!"

被趾高氣揚的使喚珂亞瞬頂著一個蘑菇頭,有些諾諾的點頭,連忙跑去拿盤子夾食物.

珂亞瑾一身休閑衣褲,嚼著口香糖,紫色的發用發膠全部往上捋去,露出一張囂張狂傲,盛氣凌人的年輕帥氣面容,此時瞥了眼被指喚的珂亞瞬,嘴角咧開一抹邪氣不羈的瞥了眼珂亞紗織,"我說,二姐,你能不能別欺負我們家小瞬子?"

"呵……"珂亞紗織冷笑一聲,"我可沒有欺負他,我怎麼敢欺負他?這可都是他自願的,他若是不願意,不會拒絕嗎?你快點,別耽誤我吃飯!"珂亞紗織驀地看向珂亞瞬,聲音拔高了些,頓時讓在場的人低低的嗤笑起來.

珂亞瞬低著頭,蘑菇頭和大眼鏡遮住了他的神情,只有微微發紅的耳朵讓悠念知道,這人也不是沒臉沒皮天生犯賤被欺負的.

注意到悠念在看什麼,涼禮側頭看向珂亞一群人,涼涼的目光只是輕輕掃過,卻頓時讓人有種寒毛直豎的感覺,珂亞嵐修背脊一陣寒意,頓時醒了過來,目光猛然扭向悠念那桌,望進的便是一雙沉寂得可怕的眼眸,好似無盡深淵,帶著血腥味,冷徹心扉.

羅生若涼禮!


珂亞嵐修猛然扭回腦袋,心髒撲通撲通的跳,背脊一陣冷汗,好,好可怕,不愧是和莫洛左翼並列第一從訓練場出去的男人,不愧是羅生若家族最完美強悍的殺人機器,真是可怕,就和他對付不了莫洛左翼一樣,他一樣對付不了這個性子古怪的男人.

瞥了眼被涼禮護在身後乖巧的吃東西的悠念,一種強烈的不甘湧上心頭,時間是能力提升最強的辦法嗎?否則為什麼只是相差7年,為何兩人差距這般大?

"羅生若悠念?!"珂亞紗織也看到了那一桌,涼禮讓她心生畏懼,但是悠念卻讓她憤恨交加,她心口的那塊玻璃廢了多大的勁才弄掉,現在還在隱隱作痛,她從來沒有受過那樣的侮辱,所以這個人把悠念恨上了,還是越看越不順眼的那種!一時間竟把涼禮給忘記了.

珂亞瑾跟著看了過去,目光在觸及悠念的面容時,臉上狂傲不羈的神情頓時一僵,如同調色盤般的開始變幻,看得一旁的珂亞瞬眼鏡驚異的下滑了些.他……和羅生若悠念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嗯?"聽到有人在叫她,悠念疑惑的抬起頭,嘴里還咬著小半截的蛋卷,眨巴著眼睛,像松鼠一樣把蛋卷咔嚓咔嚓的吃掉,頓時萌翻在場大部分人.

"你竟然在這里?!什麼時候來的?為什麼沒人告訴我?"珂亞紗織憤怒的質問,在場的人鳥都不鳥她,趕緊吃完東西,走人的走人看戲的看戲,三十分鍾可是很快過去的,他們才沒時間浪費在這個囂張跋扈自以為所有人都該圍著她轉的女人身上.

悠念眨眨眼,覺得這女人真心有點莫名其妙,看向涼禮,涼禮沉寂的眼眸微動.

"砰!"寒光一閃,一個冷色的釘子打碎了珂亞紗織身前的玻璃杯,頓時碎片被強悍的力道全部帶向了珂亞紗織的臉上,頓時珂亞紗織捂臉尖叫起來.

"啊啊啊啊啊--!"臉上的疼痛讓珂亞紗織尖叫,但是更多的原因卻是因為她內心覺得自己要毀容了,成丑八怪了.

然而面對這種事,在場的人只是一開始驚嚇了一下,隨後便淡定的自己做自己的事,訓練場內幾乎每天都有人受傷甚至死亡,他們從第一環到第五環,五年時間,世界貴族旁支主家的孩子加起來五十幾人,到現在卻只剩下不到三十人,什麼樣的情況沒見過,更何況珂亞紗織只是臉上被玻璃劃了點傷而已.

珂亞嵐修眉頭皺了皺,暗道珂亞紗織愚蠢,涼禮是和莫洛左翼一樣不把任何人任何事看在眼里的人,她怎麼敢在他面前挑釁悠念?心里雖然不悅,但是畢竟是自家妹妹,珂亞嵐修也只好出聲,硬著頭皮對上那雙冷寂如深淵般的黑眸,"我妹妹不懂事,請你高抬貴手."

涼禮卻只是靜靜的看著珂亞嵐修,沒有反射任何的光亮,仿佛在他眼中珂亞嵐修依舊是個死人了,就在珂亞嵐修就快撐不住的時候,悠念輕輕的開口了,"大哥,我吃飽了."終于把涼禮給剝的魚蝦蟹吃完了,悠念呼了一口氣,真撐.

毫無動靜的涼禮頓時側頭看了看悠念,死寂的眸中泛出微亮的光,他點點頭,然後看向珂亞嵐修,"三千萬."

一個刷卡機冒了出來,悠念頓時囧了囧,為毛涼禮連在這種地方也會帶著刷卡機?話說他到底把它藏在哪里,為毛她都沒發現?囧……

珂亞嵐修面色扭曲僵硬了一下,"可以賒賬嗎?"到這種地方來,誰會帶錢帶卡來啊?!

"可以."涼禮收回刷卡機,"要收利息."

"好."根本沒有拒絕的余地,能用錢解決的事已經是最簡單的了,利息什麼的,他沒心情問也不在意,反正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錢,雖然看起來是涼禮他們先出手的,但是實則是珂亞紗織在挑釁,按照這個訓練場的規矩,涼禮把珂亞紗織殺了都不需要負任何的責任.

"咔咔咔……"齒輪轉動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極其的輕微,只有悠念才能聽得到.

"大哥."悠念伸手拉住涼禮,快速的朝外跑去.

機關啟動的速度很快,悠念和涼禮卻更快速一些,後面的走廊兩邊的刺如同豬籠草一般快速的從後面追著他們兩人合攏,甚至扯下了悠念幾分頭發,被悠念拉著跑的涼禮扭頭看著悠念的幾根被卡在合攏的刺中的發,手中的釘子啪啪啪的就是幾根,不過那刺硬度太強,涼禮的冰釘反倒因為撞擊力度過大而碎掉了.

殷紅的薄唇微微的抿成一條直線,沉寂的黑眸越發的幽暗了起來.

"大哥?怎麼啦?"把涼禮拉進自己的房間,頓時四周平靜了起來,悠念一扭頭,就看到涼禮毫無表情的臉上,一雙黑眸越發的幽深漆黑,雙唇抿成一條線,明顯的有些不高興的樣子.

涼禮卻只是看著悠念,好一會兒移開目光,"沒有."

悠念挑了挑眉稍,他不說,大概就真的沒什麼事情吧,看了看涼禮身上的衣服,悠念轉身開始翻衣服,最後翻出一條白色的大浴巾和一件白色的浴袍,鼓著兩腮好似有些委屈,"大哥,抱歉,我竟然只給你帶了浴巾和浴袍."

涼禮看著這樣的悠念,心髒微顫,手指也微顫,最終沒忍住的伸手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謝謝."

熟悉的動作,熟悉的溫度,還有熟悉的淡淡的讓她覺得異常舒服的血腥味,讓悠念嘴角的笑容越發的柔和起來,"可是大哥,現在是陷阱劇烈波動期,你先在這里休息一下,我出門一趟."

"外面很危險."涼禮看著悠念,毫無起伏的直線式聲線雖然很平板,但配著那張面癱臉,有種意外的萌感.


悠念伸手晃晃涼禮的手,"大哥,小念很強的,你不相信我嗎?"

涼禮看著悠念,死寂的眸子專注的,漸漸的,一點一點,仿若厚厚的黑色云層中冒出的星點,悠念很強,他怎麼會不知道,只是也許是他還不夠冷酷,對這個妹妹總是讓他不受控制的心軟和拖泥帶水,"我等你."

悠念怔了怔,看著涼禮一如既往的精致又帥氣的面癱臉,嘴角勾著,"好."

說罷,悠念扯過一旁的外套,跳下窗,被悠念破壞掉的機器似乎已經在這兩天修好了,紅色的激光咻的朝悠念射了過來.

"麻煩."悠念輕聲低喃了一聲,再一次反手抓住二樓的窗台,一個翻身躍了進去,激光劃過悠念還飄在空中的外套上的一條蕾絲緞帶,頓時無聲無息的被切斷飄落而下.

你以為悠念會再一次見到光溜溜的珂亞瑾?no!這麼狗血的劇情怎麼可能發生在悠念身上?

悠念眨眨眼,看著倒在血泊中的有點眼熟的少年,這屋里的陷阱還在啟動中,看來是中招了.

不認識他.審核完畢,悠念在珂亞瑾的怒視下轉身離去.

"五百萬.幫我廢掉這里的機關."後面的少年費勁的傳來聲音.

悠念的腳步一頓,扭回頭,"五千萬."頓了頓,"一個."

"你在敲詐!"珂亞瑾大怒,因為心情太過激動,被割破的血管血液更加的蓬勃而出.

悠念直接扭頭准備走人.

"等等!"珂亞瑾淺灰色的眸子死死的瞪著悠念,"五千萬一個就五千萬一個,賒賬!"先把這該死的機關陷阱都處理掉,以後不怕找不到機會收拾這個該死的女人!

"我改變主意了,一個六千萬."悠念含著溫柔的微笑,厚顏無恥的道.

"你……"

"七千萬."

"……好!"咬牙切齒的,珂亞瑾狂傲不羈的臉上氣得通紅,狠狠的磨牙,憤怒得熱辣辣的目光好似要把悠念吞解入腹一般.

賺了一筆錢,悠念心情不錯,很快就把珂亞瑾臥室內的機關處理掉了,然後在珂亞瑾難以置信的目光下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的跳下窗走了人.

機關監控室里,一帶著眼鏡的男人咬著手絹,一張清秀的面容上一雙清秀乾淨的眼睛淚眼汪汪,為毛,為毛線他的機關又被破壞了三個?嗚嗚嗚……到底是哪個魂淡?!決斗!我要跟他(她)決斗!不死不休!嗚嗚嗚嗚……哭天喊地的哭聲在整個監控室里回蕩.

守在監控室外的人不禁搖搖頭,"唉……又來了."

"又有機關被弄壞了?"

"可不是,除了這個還有什麼東西能讓他這樣,跟忘記吃藥的神經病似的."

"……"

悠念離開宿舍區,直接朝嚴肅的辦公室走去,嚴肅皺著眉頭看著電腦上的一封郵件,看到悠念進來驚訝了下,雖然從十三環監控室傳來的信息知道這個少女很安全,但是真沒想到她竟然在短短兩天就跨了一環相當于一座大山的十四到十七環,這已經不是單純的速度問題了,中間的各種連他們都難以招架的機關陷阱,更有數不勝數的猛獸毒植,每一個都是要命的.

這個女人……

嚴肅再一次看了電腦里的電子郵件,眸中閃過一抹複雜,但願上面說的事情是假的,否則真的要大麻煩了.


"有事嗎?"嚴肅看著自顧自坐在他面前的一臉微笑的悠念,如果不是悠念臉上的微笑深淺燦爛淡然都有發生變化,別人估計也會覺得悠念是個微笑面癱.

"我要一個獨立的房子,客廳客房廚房浴室應有的東西全部俱全."悠念微笑的開口,淺笑嫣然的模樣,說出的話卻是毫不客氣.

嚴肅臉上的表情頓時一僵,越發的嚴肅起來,"你在開玩笑嗎?"

"我沒開玩笑."悠念認真的道.

"這是不可能的羅生若悠念小姐,"嚴肅毫不留情的道,看著悠念的眼神仿佛在看著不懂事的被寵壞了的孩子,"我知道你是羅生若家族的千金小姐,但是請你別忘記,在場的人,從第一環到第五環內的所有人都是和你一樣的大少爺大小姐,他們這麼長時間以來都沒敢要求這樣的特權,而你,憑什麼?"

悠念嘴角的笑容微微的深了些,"就憑我是羅生若悠念,夠不夠?"

他們不是在乎她這個引路者的身份嗎?不是做夢都想掌控她嗎?既然如此,他們想要利用她,自然就得付出該付出的代價,她暫時還想看看他們能耍什麼花招,也暫時不想插手那些事,所以,先收點利息可以吧?

嚴肅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這是威脅沒錯吧,那樣的語氣,那樣的神情,這個女人……

"你不覺得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嗎?"嚴肅一生戎馬,奮斗多年才成為五環的總教,他沒有強大的身家背景,所以一直以來他對于這些擁有強大身份背景的孩子們印象就不太好,五環的所有機關啟動時間,啟動密度都是他策劃的,看著那些大少爺大小姐鮮血淋漓面露疲憊卻還要時刻警惕的,宛若一不小心就會被嚇壞的小兔子一樣就讓他心情舒暢,所以他怎麼可能會同意悠念的要求.

即使她是引路者又如何?引路者的唯一利用價值就是為他們引路找到第六塊板塊大陸,然後她是死是活誰在乎?在他們眼中,其實悠念就是個指南針一樣的物品,他們放縱她到處走動,只是在暗中監視的原因,說簡單點就是他們根本沒把悠念當成多大回事,只是想要掌控就能掌控,想反抗就強壓的物品罷了.

這個男人根本忘記了曾經被一張撲克牌嚇得無法動彈汗流浹背的事情,這世上總是有些人不願意面對自己的失敗,下意識的把它忘記.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又趴回了悠念褲腿上的三毛仰著頭看著前方的嚴肅,碧綠的觸須一蕩一蕩,莫名的有種危險的氣息在飄蕩.尼瑪,小爺認定的飼主是你這種丑不垃圾的挫貨可以小覷的嗎?!

只是還不等三毛出手,悠念已經漫不經心的抬起她的另一只腳把它給踹了下去,一個溫柔的,卻危險味道十足的眼神飄了過來,頓時三毛氣急.

"嚶嚶嚶嚶嚶嚶……"不識好歹,小爺難得寵一個人!

悠念哪里管它說個什麼東西,微笑的看著嚴肅,"也就是說,你不給我?"

"我已經說了,你沒資格享受別人享受不到的特權,沒事的話請離開這里,夜間訓練要開始了,你已經逃了兩天的訓練了."

悠念挑了挑眉,站起身,"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也沒有強人所難的習慣,不過為了不給大家日後尷尬,有些事我想我有必要告訴你,我這人不喜歡快速度的生活,所以既然你不給我我想要的,那麼我只能自己去創造自己想要的條件了."

"首先,我房屋內的機關我已經清理掉了."看著嚴肅變得比嚴肅這一表情還難看的表情,悠念嘴角笑意不變.

"當然我要做的遠遠不止這些,我不喜歡每次走在走廊上會有像豬籠草一樣難看的刺從兩邊突然冒出來,所以我會把走廊上的機關一個不剩的清理掉,我也不喜歡洗澡的時候莫名其妙被什麼攻擊,甚至還得冒著被別人看光的危險,所以浴室內的機關我也同樣會一個不露的清理掉."

"最後餐廳,我一頓喜歡吃半個小時以上,更不喜歡有莫名其妙的東西出來打攪,所以一樣會清理掉,甚至以後在外面常走的小路上,我也會做一些清理,而後是否會便宜其他人,只要他們給我錢,我就不會介意."

悠念歪了歪腦袋,笑容純良而乾淨,仿若纖塵不染的孩子,完全不懂得嚴肅那已經徹底黑透的表情是什麼意思,"我要說的說完了,那麼,再見."

"砰!"有什麼東西狠狠的砸在了桌面上.

"羅生若悠念!你給我站住!"嚴肅氣的七竅生煙.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真是……

"還有什麼事嗎?"悠念扭回頭,"或者說,你改變主意了?"

嚴肅給的回答是直接抓起桌上的一把玄鐵制教棒,猛地朝悠念攻擊去--

------題外話------

唉……蘋果今天(也就是6號)晚上坐車回老家,要趕車所以就少更了,蘋果努力在新年期間保持萬更,但是時間可能會不定,因為木有網……哭……不過,親們要是木有放棄蘋果,成績還算不錯的話,蘋果會考慮過完年後爭取保持二更一段時間哦~麼麼!新年快樂!(新年還要碼字更文的娃好悲催,求安慰求虎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