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比劫獄更可怕


天氣晴朗,萬里無云,祝福鳥在枝頭唧唧叫喚,讓這微冷蒼涼的秋日多上了一份生機.

一輛黑色的掛著囂張的金色'l’字母車牌的加長轎車緩緩的停在了一座雅致的莊園前,看起來並沒有人看守的莊園,暗藏在四周的人和監控器卻是可以稱之為重兵把守的.

一個管家一般模樣的老人走了出來,隔著鏤空大鐵門看著那輛車子,看到車牌的時候怔了怔,隨後低下頭斂下眸.

司機為悠念拉開車門,悠念走近老人,"請問執法爵大人在嗎?"

"大人正在軍部開會,您有事嗎?"

"是,有點很重要的事情我想還是需要跟他說一聲,如果可以,希望你可以打個電話請示一下執法爵大人."悠念柔婉的嗓音如同春水一般潺潺流入人心,即使想把她的話當成耳旁風來聽,卻總是不自覺的聽仔細,聽入迷,也記心中.

管家圓滑拒絕的話在口中一轉,變成了請稍等,連他自己都微微驚訝了下,羅生若家族的人真不是說放進來就能放進來的,天知道他們是不是來殺人的.

悠念站在鏤空大門前,微微抬頭,陽光溫柔的親吻在她臉頰,仿佛為她鍍上了一層柔軟美麗的金色,純白的連衣裙在隨風輕輕舞動,每一根柔順的發絲都如同妖嬈多姿的少女一般晃動.

不一會兒,管家便走了出來,鐵門自動的打開了來.

"我家老爺還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才能趕回這里,不介意的話,請到屋內等候可以嗎?"管家看著淺笑嫣然的悠念,心中暗道,這真的是羅生若家族的人嗎?沒有羅生若家族特有的血腥味,沒有羅生若家族特有的讓人不寒而栗的殺氣,全身散發的柔和乾淨猶如大自然一般的味道,讓人親近,這樣的人,真的會是羅生若家族的人?

"好,麻煩你了."悠念淺笑道,跟著管家進了這座美麗的執法爵莊園.

就和這一家人一般,這個莊園不管是外面還是內里裝修,都布置得美麗精致,讓人有種進入的不是有人住的家,而是展覽著什麼的殿堂.

管家給悠念上了一杯悠念要的苦咖啡便退下了,悠念一個人坐在客廳內好一會兒似乎覺得有些無聊了,站起身走動了起來,她知道,這里有監控攝像頭,只是那對她來說根本無所謂.

悠念腳步在上二樓的樓梯口處停住,看著掛在牆上的一副畫像,那是一個很英氣的女人,穿著一身深青色的軍裝,騎在一匹棗紅色的馬上,手執長鞭,眉宇間帶著凌厲而強勢的味道,很是英姿颯爽,從她的五官和年齡上,很容易猜出,這個女子是單彬宇的妻子,單韻熙和單姜恒的母親.

不過即使如此,女人總歸是女人,脫去了軍裝,這個女人是一個極度熱愛花卉的人,只不過上一次海絹花事件,人太多了,悠念並不記得曾經見過這個女人.

單韻熙眉宇之間的英氣和她很像,不過相貌卻更多的遺傳了單彬宇,特別是單姜恒,比女子還要令人心動沉迷的美貌,卻不顯得娘氣.

收回目光,悠念看向放在落地窗邊的一架白色三腳架鋼琴,純白色的不染纖塵的微微反著光,陽光落在上面顯得越發的美麗如同藝術品,悠念心中一喜,朝它慢慢走了過去,是她最愛的白色呢.

悠念坐在白色的椅子上,伸出完美的手指在琴鍵上輕輕彈了幾個鍵,試了幾個音,清脆的琴音悅耳的傳入耳中,也在告訴悠念,這是一架頂級的好琴.

伸出纖纖十指,完美美好得幾乎能讓人看到音樂里的畫面的音符從她指尖跳躍而出,潺潺如流水,陽光透過落地窗傾斜在悠念身上,溫柔似水的眼眸,纏綿悱惻的淺笑,再加上美麗迷人的音樂,讓人迷了心神也不自知.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悠念抬眼,看向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口的單彬宇,沒有絲毫亂碰別人的東西的不好意思和窘迫,只是站起身,理所當然的頷了頷首,宛如屋主一般,"你回來啦."

你回來啦……

單彬宇心神一震,被這一副美好的畫卷蠱惑了的心神飄了回來,看著走過來的悠念,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美麗而誘惑的微笑,"悠念小姐很有才華,難怪會受到音樂聖子和委員會的邀請.能告訴我,那首曲子的名字嗎?"

"這世上我不懂的可是屈指可數的呢."悠念眨眨眼,一如那次從法庭回臨海大監獄途中一般的溫柔摻雜調皮可愛,"這首曲子叫《夢中的婚禮》,很好聽吧?"這女人很厚顏無恥的眨眨眼,明顯著要誇獎.

單彬宇被悠念這幅模樣逗笑了,點點頭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是很好聽."嗅到了空氣中殘留的濃濃的苦咖啡的味道,單彬宇美麗的眉頭微蹙,"咖啡喝多了不好,喝些牛奶吧."

管家很快上前把悠念的咖啡換掉,換上了香濃的牛奶.

悠念挑了挑眉,"謝謝."卻沒有伸手碰.

"有什麼事嗎?"如果說單姜恒那雙絕美的眼眸是宇宙,那麼單彬宇便是那黑洞,讓人看不清的危險和神秘,誰也不知道淪陷其中之後得到的會是死亡還是幸福.

"是有事的."悠念微笑的看著他,"吶,能不能把阿熾放出來?"

單彬宇微微怔住,抬頭看向悠念,美麗的眼眸微微的眯起,顯得有些危險的誘惑,"他是世界盜賊,你覺得我能把他放出來嗎?"

阿熾……

叫的還真是親密.

"怎麼不可以,臨海大監獄是你的地盤,你是軍部的帝王,不是嗎?"悠念眨眨眼,說的一派的理所當然,絲毫不覺得這是一種強人所難.

"悠念,瑞比斯是一個公國,即使是王國,也是依法治國的國家,這種事不是我說放就能放的,我想你應該知道."頓了頓,"想要讓曲眷熾從監獄里出來是不可能的,他是世界盜賊魅影的事情,已經罪證確鑿了."

"你這樣說我會很難辦的."悠念微微蹙起眉頭,美麗的面容仿佛染上一層憂慮,讓人瞬間揪緊了心髒.

單彬宇拿起桌上的綠茶輕輕抿了一口,擋住眼中流露出來的異樣,"什麼意思?"

"如果你不願意把阿熾放出來,我只能強行把他救出來了."悠念說的理所當然,一點兒都沒有這是在人家監獄主人家里,不應該說這種可能會被拘留起來的話的感覺都沒有.

單彬宇坐直身子,身著白色軍裝的身姿優雅中帶著嚴肅,美麗中帶著剛硬,"你想劫獄?"

"我不劫獄."悠念淺笑嫣然的搖搖頭,"不過如果讓我去的話,我這人比較懶,會用最簡單的方式救出阿熾,還會把其它犯人也放出來."沒有可能,沒有也許,這個女人只是在陳訴一個絕對的事實.

"你知道你跟我說這種話的後果嗎?"單彬宇看著悠念,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的越來越吸引人,越來越讓人好奇了,羅生若家到底是怎麼養出這樣的女兒的?

"嘛……"悠念可愛的歪了歪腦袋,眨眨眼,"我這麼可愛,大叔怎麼舍得抓我呢?是吧是吧?"

悠念一句大叔,險些讓單彬宇一口綠茶噴出來,美麗的眼眸錯愕的看著悠念,似乎有些難以理解這個女人怎麼會突然叫他大叔,好吧,按照他的年齡對于她來說的確可以叫大叔,但是……

黑洞般神秘美麗的眼眸漸漸幽深,看著賣萌的悠念,嘴角蕩起一抹微笑,"確實呢.不過,曲眷熾確實不是我說放就能放的,至于你的方法,你應該知道,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把他救出去,他都改變不了他是世界盜賊的事實,也改變不了他會變成被世界通緝的逃犯的事實.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吶."悠念點點頭,依舊微笑,仿佛這對于她來說,並沒有什麼大不了,而事實上,也的確沒什麼大不了,她可以改變曲眷熾的dna結構,讓他從血液到外表全部變成全新的一個人,只是因為如果這樣,曲眷熾就不是曲眷熾了,所以她才走這一趟的.

無論如何,她也不想讓那個對她說愛你與你無關的男人頂上屈辱的'通緝犯’三個字.

"所以才來找你啊."悠念很是理所當然,理所當然的語氣,理所當然的表情,讓人無法理解她到底有什麼資本這麼無恥這麼理所當然.

"嗯?"

"因為不想讓大叔難做所以才走這麼一趟的,要知道大叔可是我欣賞的男人."要知道對于欣賞的人,在沒有觸及她底線的時候,她總會留三分情面給他的,單姜恒是一個,單彬宇也是一個.

噗通……

心髒不規律的跳動了下.

不帶任何曖昧的話卻讓他的身體誠實的表現出了他的歡喜,單彬宇輕咳了一聲,斂下眼瞼,成熟美麗的面容因為下顎微頷而呈現出一種極致美幻的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的角度.


真是個絕色的美大叔.

悠念輕啜一口牛奶,香濃的奶味瞬間彌漫整個口舌,濃郁的甜味卻讓她淺嘗即止.

"這件事我會考慮的."這種事本該直接拒絕,然而話到舌尖卻轉了個彎變成了這樣.

"我後天要啟程去瑞比樂亞聖地,大叔能在明天晚上之前把阿熾放出來吧?名正言順的那一種."

"後天……"單彬宇話剛出口,便被從樓上傳來的腳步聲打斷了.

單姜恒穿著很簡單的白襯衫和淺藍色的休閑褲,烏發微微凌亂,還帶著水汽,略顯憂郁如同銀河星空一般的眼眸也帶著淡淡的水汽,朦朦朧朧的美麗,一瞬間吸引人的眼球,也一瞬間讓人有種他看似近在眼前,卻遠在天涯的距離感.

他看到悠念,似乎微微的怔了怔,然後看向單彬宇,天籟般的嗓音低低的響起,"父親大人."

單彬宇淡淡的點頭,相似的面容,如出一轍的美眸,帶著一眼便能瞧出的疏離冷淡.

"早上好."悠念一點兒都不在意單姜恒的冷淡,那貨一向冷漠的如同荒蕪的荒漠.

單姜恒轉身回樓上的腳步微頓,看向悠念,"黑薔薇在樓上,自己上來拿吧."

"好."悠念微笑,對于單姜恒的冷漠,她真不在意.

--以後有的是機會和時間坑死他!

單彬宇看著悠念上樓的背影,美麗的眼眸漸漸幽深起來……

單姜恒的屋子很簡潔,只有一張舒適的米白色床,白色的書櫃,白色的桌子和黑白雙色條紋衣櫃,一如悠念臥室的裝扮,簡約的風格,偏向純白的裝潢擺置,讓她一眼便覺得心情舒暢.

對于白色,這個女人有種幾近變態的喜愛.

"給."一個小玻璃瓶躺在白皙美麗的手中,單姜恒180的身材使他能夠居高臨下的看著只到他胸膛的悠念.

悠念伸手接過他手心的玻璃瓶,指尖碰觸掌心,讓單姜恒心中如同淌過一道電流,酥了他的心,淡漠的眸中蕩起圈圈漣漪,不管多麼不悅這種不受控制的感覺,但是這種又酸又澀又甜的異樣感,似乎會讓人上癮.

悠念沒有注意到單姜恒的異樣,目光被手中的黑薔薇吸引住了,小小的玻璃瓶中,小小的黑薔薇飄浮在里面,花瓣黑得散發著淡淡的金色,花莖是如同紅寶石一般的晶瑩剔透的紅,真的很漂亮,難怪單姜恒這樣的美人會喜歡,難怪羅生若悠念會為了這麼一朵花在九連崖九死一生.

"真漂亮."悠念美麗的桃花眼明亮透徹的倒映著美麗的花朵,卻是比這世界第一美麗的黑薔薇還要美麗.

"是很美."單姜恒淡淡的應聲,美麗幽深的眼眸看的卻是悠念,而非黑薔薇.

悠念收起黑薔薇,看向單姜恒,"瑞比樂亞聖杯賽,你也參加嗎?"

"嗯."單姜恒應了聲,讓悠念微微驚訝了下,今天這單姜恒對她態度好了些了哦,竟然聲聲應耶!

怔過之後,悠念笑容也柔和了些,"那一起好了,我們後天啟程.我有邀請函,進聖地會方便很多的哦."

"謝謝."單姜恒答應了.

"那我先走了,再見."悠念彎起雙眸,轉身走了出去,輕輕合上的白色門板隔絕了那雙美麗如同宇宙星河般神秘幽深的眸子.

"悠念,你怎麼在這兒?"悠念才剛剛邁下樓梯,就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單韻熙.

悠念看著單韻熙一身見習生軍裝大汗淋漓的樣子,就知道她剛從軍部的訓練場回來,"我來找你父親有點事,順便拿回一樣東西."

單韻熙挑眉狐疑的瞅了悠念幾眼,點點頭,"好吧,我下午還要去訓練場,就不跟你一起了,要不然你中午留下來吃飯吧."一星期一次軍部正統訓練,她單韻熙可從來都不願意錯過,這是讓她變強的路徑,她只有更加的努力,才不會被這個女人遠遠的拋在身後.

"這樣不太好吧?"

"哎呀~,你臉皮那麼厚會覺得不好意思嗎?"單韻熙誇張的叫起來,然後身子往後探去,"張叔,中午讓廚房多做一人份的飯菜."

管家張叔應了聲,單韻熙便拉著悠念跑到她屋子里.

"我去洗澡,你等等我."單韻熙快速的從衣櫃里翻出一套家居服快步走進浴室.

淺色調的屋子,只是和單韻熙那女王傲嬌性子不同,雅致的房間多了幾分顯得溫柔的浪漫,淺藍色的薄紗窗,淺粉色的毛絨地毯等,都給寬敞的屋子增加了幾分溫暖.

悠念目光在單韻熙放在書桌上的電腦微微頓住,那里有個聊天室的談話框,一大排的信息都是'死宅約翰’在呼叫'我是女王’,最後在悠念目光轉開前一秒,一句"救命啊~"彈了上來.

敢對單韻熙這樣的女王屬性那麼多呼叫,已經足夠表面兩人的熟悉程度,悠念覺得要是那邊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需要單韻熙幫忙,她明明看到了,卻不提醒,似乎太不仗義了.

"韻熙,你的網友死宅約翰在呼叫救命哦."

浴室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然後傳出單韻熙氣急敗壞的聲音,"讓他去死!"

悠念眉頭挑了挑,走到電腦前,敲下幾個字.

jj聊天室.

我是女王:你去死.

死宅約翰:你終于出來了!說了多少次,我死了誰給你暖床,你舍得我死,我還不舍的沒人陪你過夜呢寶貝兒~

"……"

悠念看著對方發過來的信息沉默了半響,有些沒想到單韻熙竟然會有這麼個網友,對方語氣熟稔,頗為自然,似乎經常說這樣曖昧讓人遐想的話,不得不說,好奇心強大的悠念感興趣了,所以單韻熙要杯具了,璃兒說,當悠念的好奇心被挑起來的時候,就代表有人要杯具了.

我是女王:滾!就你那長相也想染指本女王?找死啊!(完全在模仿單韻熙的說話方式和語氣)

死宅約翰:喂喂,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好歹也是美男一枚的好吧?以咱五年的基情,你應該相信我的~.(拿鏡子照照,長得真不錯,好歹一家子的美人,他的基因怎麼可能差到哪里去)

悠念挑眉,五年啊,沒看出來,原來單韻熙那貨也搞網上這一套啊.

我是女王:口說無憑,來張相片.(先瞅瞅這奸夫是誰)

死宅約翰:你終于忍不住了,哈哈,看相片沒意思,我們約出來見一面怎麼樣?(他早盼著這一天了)

我是女王:你發不發?(悠念老神在在的喝水)

死宅約翰:發!馬上給你發!(不能惹生氣了,要不然一個禮拜不鳥他可不好)

一張照片發了過來--


"噗……"一口水噴在電腦屏幕上,悠念連忙抽出紙巾把水搽乾淨,目光盯著電腦上那張妖孽臉,瞅瞅,羅生若家族特有的桃花眼,勾魂奪魄,精致如妖的面容,這這這,這不是她家的妖孽二哥,涼翰童鞋嗎?!

"怎麼啦?"浴室里單韻熙聽到了聲音,疑惑的出聲.

"沒事."悠念應了聲,眼底滿是狡黠.

死宅約翰:到你了.

我是女王:你確定?我要是個丑八怪你是不是就不跟我當基友了?(奸笑的p照片中)

死宅約翰:你要長不好看我們繼續當基友,長得好看就把你娶回家.(只要長得不是豬頭,他也把你娶回家)

悠念眨眨眼,p照片的手頓了頓,原來她二哥天天宅在屋里追老婆啊!這樣的話,身為妹妹,怎麼能拖後腿呢?再說要是真把單韻熙娶回家當她嫂子,貌似也不錯哦.

我是女王:二哥,真是抱歉啊,我把你耍了.(這貨說這話還是笑眯眯的樣子,一點兒把人耍了的愧疚感都木有)

一張現拍的照片發過去,把那邊的涼翰驚得從椅子上摔了下去.難,難道他的初戀竟然……竟然是……

我是女王:二哥,我不是女王啦,只不過此女王是真的女王,你想追人家,嘖嘖……

涼翰見此頓時松了一口氣,差點沒嚇死他了!擦一把額頭的汗,涼翰從地上爬回去,只是下一張照片卻又把他驚得坐回了地上.

我是女王:這才是女王陛下的相片.

那是單韻熙手執長鞭,穿著白尊校服,雙手環胸的站在布迪斯升旗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開會的學生的模樣,微卷的烏發垂在肩頭,整張小臉,精致美麗中透著一股英氣和凌厲,女王般的審視自己的領土一般傲.

身為羅生若家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少女是誰,這可是執法爵家的小姐,軍部內定的女將軍!

那邊久久沒有回複,悠念可以想象涼翰那張妖孽一般的面容糾結成一團的樣子.

快速把聊天記錄刪除,悠念整個人笑得跟偷了腥的貓,她可以預料到今後的日子會有多精彩.

"走走走,我快餓死了."單韻熙把擦著頭發的毛巾丟到一邊,拉著坐在她床邊的悠念就往房外跑,訓練了一個上午,她真的都要餓扁了.

樓下單彬宇和單姜恒已經坐到了餐廳里,看到單韻熙拉著悠念微微驚訝了下.

"餓死我了,今天我一定要吃很多肉才行."單韻熙拉著悠念坐在她身邊,正對著對面的單姜恒,坐在主位上的是單彬宇.

悠念微笑的朝兩人頷首,不客氣的接過單韻熙遞過來的筷子,一點兒都沒有在別人家里吃飯的別扭感,對于自己喜歡吃的菜一點兒都不客氣的夾著吃,長長的睫毛因為低頭微微的斂著眼瞼而輕輕的顫動,夾菜吃菜,每一個動作明明都很隨意,偏偏在她手中就仿佛演繹出舞蹈一般的藝術.

"唔?"悠念抬頭,就見三人吃飯的速度慢的跟蝸牛似的,還一直盯著她看,疑惑的眨眨眼,"怎麼了?"

單彬宇和單姜恒默契的低頭吃飯,單韻熙卻是翻了個白眼,"我發現跟你一起吃飯很有壓力耶."看完悠念再看他們,簡直就像看完淑女吃飯後,看鄉野粗人吃飯.

"唔?"眨眼,不解.

單韻熙扶額,"賣萌可恥!吃飯吃飯!"夾了一塊肉給悠念,單韻熙傲嬌的撇撇嘴,"多吃點肉吧,瘦成這樣,當心被我一鞭子抽飛上天."

"好."悠念很聽話的夾起肉,小口小口的吃起來,跟被喂食的松鼠抱著松子啃食一般,鼓著兩腮,說不出的可愛.

單韻熙心中一動,又給她夾了一塊,然後忽然覺得空氣有些涼了,搓搓雙臂,莫非是方才洗冷水澡感冒了?

在單家吃完午餐,悠念便上了自家的車子回去了.

天氣甚好,藍天白云,來阿布爾山旅游的人不少,只是鮮少有人敢靠近羅生若家族,那巨大盤踞著黑龍的精玄鐵門,即使遠遠的看都覺得壓抑和呼吸困難,所以一般車子駛進羅生若家族勢力范圍之內後便鮮少能見到一個旅客.

只是……

悠念眨眨眼,看著她家巨大的大門前男子,整個人蹲在地上,抱著雙腿,蜷縮在一起,此時抬頭看著悠念,整個人顯得可憐兮兮,宛如被拋棄的小狗.

呃……

"你怎麼在這里?"這是那天被她拋棄在直升機上面的左珞小盆友,沒想到他竟然這麼頑強的爬到她家來了.

小痞子可憐兮兮的瞅著她不說話,肚子餓得咕嚕咕嚕的叫喚,直看得悠念想伸手摸他的腦袋.

"進來吧."悠念開完門,一招手,左珞頓時就仿佛搖著尾巴的小狗歡脫的跟了進去.

這個時候連家里的傭人也都吃完了,七娘又是個持家的好手,一向不留剩飯剩菜,悠念在小痞子巴巴的眼神下無奈的進了廚房,左珞沒注意到對他不怎麼友好的大毛突然很歡很歡的搖起了尾巴,吃吃吃!讓你吃,讓你裝勞資同類跟勞資爭寵,毒死你毒死你毒毒毒毒……

左珞巴巴的瞅著悠念切菜做飯的身影,不多時便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味道,頓時讓他口水直流,肚子咕咕叫的更歡了.

"好了沒有?"

"馬上."悠念把最後一個菜上盤,然後開始考慮一會兒是給左珞灌胃藥還是直接送醫院.

"哇!好香啊!"左珞看著一桌子的菜,色香俱全,看得他唾液快速分泌起來,拿起筷子就夾著一塊牛肉塞進嘴里,頓時身子一僵,臉色驟變,先是紅再是青然後黑,如此循環終于回神,想要把牛肉吐出來,哪里知道身子突然被一番,才一眨眼的時間就被綁在了椅子上.

"你……你想干什麼?"左珞驚恐的看著前面的悠念,只見她拿過桌上的一盤炒得很漂亮很美味的芹菜炒肉絲,幾片紅椒綠椒摻雜其中,看起來很漂亮.

悠念笑眯眯的拿過一雙筷子,大毛在她腿邊嗨皮的搖尾巴.

"來,今天你一定要把一桌子都吃完才行,乖,張嘴."

左珞瞪大眼看著朝自己越來越近的菜,再看悠念那笑臉--

"哇啊啊啊啊!老大救命啊,你老婆殺人啦啊啊啊啊啊--"

不得不說,悠念真的很逆天,做什麼都逆天,連做個飯都要逆翻了天.

左珞口吐白沫,吊白眼的攤在地上,無力的看著悠念在一旁一邊逗弄大毛一邊和大毛討論要把他丟出去還是把他送醫院或者分尸……

喂喂!有這樣的人嗎?他要死了啊!食物中毒而亡啊喂!噗……

吐血了!

左珞進了羅生若家沒兩個小時又含淚的大毛歡喜的搖尾巴中被送進了醫院,整個人悲催的跟在開到半途突然壞掉的地鐵上的想要拉肚子的人,憋啊.憋屈啊,憋死人的屈啊!他是來蹭飯的不是來找死的,都沒有人告訴他來找悠念蹭飯就等于來找死,坑爹啊!嗚嗚……

此時.

臨海大監獄海底十八層.


壓抑而絕望的氣氛讓進入的人心情瞬間跟著壓抑了起來,腦海中的記憶不受控制的自己翻出了那曾經最絕望的記憶片段.

血……

四處都是血……

"阿熾……阿熾……"女人鼻子耳朵全身都在淌著血,朝他伸著手,仿佛要將他一同帶進地獄,他退後一步,卻發現後面是懸崖峭壁,尸骨重重.

"阿熾……我恨他,恨他們……阿熾……你要為我報仇,一定要為媽媽報仇,是他們逼死媽媽的,阿熾……報仇報仇……"

"報仇……呃!"一聲輕吟,曲眷熾在陰暗中驀然睜開雙眼,額頭滿是汗水,頭疼得厲害,那讓人絕望的記憶讓他全身顫抖,冷得可怕.

"喂,你怎麼了?"邊上的牢房犯人湊了過來,這個魅影是為了小丫頭進來的,十八層的人對他還算關心客氣.

曲眷熾卻仿佛沒有聽到他們說話,抱著身子輕顫著,整個人埋在陰暗之中,脆弱得仿佛需要用懷抱將他溫暖的孩子.

悠念……

悠念……

悠念……

"踏,踏,踏……"腳步聲傳來.

曲睿賢站定在曲眷熾牢房前,鏡片下的目光看著曲眷熾眼底滿是複雜,兩鬢仿佛短短幾天便白了幾根發.

"你還是沒放下那件事."

曲眷熾瞳孔微動,渙散的目光漸漸的聚焦,越發銳利的目光射向曲睿賢,"我不是你!"

曲睿賢的臉色一瞬間有些難看起來,"是你自己太固執了,為了一件陳年舊事把自己的前途毀掉,為了一個女人把曲家的面子都丟光了!我問你,給你的解毒劑哪里去了?!"

"呵呵……"曲眷熾冷笑幾聲,"我把它扔了,有本事你去找."

"你……"曲睿賢幾乎被曲眷熾氣死,"你這個不孝子!"

"呵……你是誰?我為什麼要孝敬你?"

"我是你父親!"

"你是我弑母仇人!我母親就是你和炙焰雨家族的人一起害死的!"曲眷熾大吼出聲,雙眼布滿血絲,看著曲睿賢震驚難以置信的目光,嘴角冷笑,"你以為當時我只有六歲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懂嗎?我親眼看到你們逼死我母親,我告訴你,要麼你把我一輩子關在這里,要麼殺了我,否則我一定會翻了炙焰雨的天!"

胸口大幅度的起伏著,曲睿賢在曲眷熾仇恨的目光下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兩步,心中一晃,想打他一巴掌以遮掩心中的不安,然而卻因為此時曲眷熾被關在牢房中而無法行凶.

"那你就給我一輩子待在這里!"曲睿賢氣得拂袖而去,本來還想找個什麼辦法把他這個唯一的兒子弄出去,如今看來,弄出去遲早要出事,還不如就這樣留在這里也好過將來闖出什麼大禍被處死!

十八層又回複了那般安靜,只是經過這一番爭吵,睡著的也都被吵醒了,更何況他們聽到了一個很敏感的詞--炙焰雨.

在平民百姓眼中,炙焰雨家族是世代傳奇,族中人才輩出,首先一提到炙焰雨,第一想到的便是十三爵總爵炙焰雨炫麗,任何人聽這名字第一想法便是,啊,是女的.然而事實上,各國皇室和領導階層都知道,炙焰雨炫麗其實是個男的,至于為什麼取個這麼女人名字,誰知道.

然後就是炙焰雨家族的神秘,世界五個擁有世界特權的貴族,比羅生若家族還要神秘的便是炙焰雨家族,從來沒有任何一人出現在眾人面前,即使是炙焰雨炫麗也不曾出現,鮮少人知道他們居所在哪里.

"喂,你想和炙焰雨家族作對?"

"見過不怕死的沒見過這麼不怕死的,炙焰雨家族是你個毛頭小子能對付的嗎?"

"還翻了炙焰雨家族的天呢,你魅影就算盜遍天下,怕也盜不到他們家."

"吵什麼吵,欸,魅影,你倒是說說,人家炙焰雨怎麼惹你了?"

曲眷熾冷眼掃了眼說話的人,"想知道?"

"你倒是說說."幾天前被悠念弄得八卦之心速起的罪犯們連連點頭,本來他們待在這里就什麼新聞都聽不到,此時聽見一件新鮮事都是不錯滴.

"知道黑暗聖經嗎?"

一群人頓時面面相覷,遲疑的點頭.

"炙焰雨家族為了搶奪黑暗聖經,逼死我母親,你們說,我是該恨還是不該恨?"

"欸?你母親跟黑暗聖經有什麼關系?"

似乎帶著點破罐子摔碎的意味,曲眷熾調高了聲音,讓聲音通過整個聲控系統,"因為我母親就是守護黑暗聖經的聖女!那群無恥的人為了得到黑暗聖經,讓曲睿賢那個男人強奸了我母親,而我,就是我母親聖潔被奪走的證據!"

"劈--"刑罰隨著曲眷熾話語落下而來,比左珞所受到的還有強還要大,可見所觸逆鱗之大.

"呵呵……"全身麻痹疼痛到無法動彈一分,曲眷熾躺在地上卻低低的笑著,莫名的讓人覺得一種揪心的疼痛伴隨著傳至每一個神經末梢.

……

旋轉在手指尖的紙牌微微停頓,倒向悠念的手掌心,美麗的桃花眼微沉,帶著一種致命的危險.

拿起一旁的座機,悠念撥出一個電話.

"哪位?"傳來的是一道猶如天籟一般低低悅耳的嗓音,不得不說,聽單姜恒說話真的是一種享受.

"我是羅生若悠念,我找執法爵大叔,請問他在嗎?"悠念一直是個有禮貌的孩子,雖然她的禮貌和她的無恥是呈正比的.

那邊的人似乎微微怔了怔,然後很快反應過來,"我父親正在書房會客,有什麼事嗎?如果可以,我會幫你傳達的."

"好,那麼請你告訴他,我現在很不高興,如果一個小時後曲眷熾還沒有從監獄里放出來,我就不客氣了.就這樣告訴他,謝謝."

"等一下."單姜恒皺了皺眉頭,"你的意思是你要去劫獄?"幾天前曲眷熾瑰夜爵才做過一次,難道她以為臨海大監獄還有可能會再一次把臉伸出來給她打嗎?

"我不劫獄."只是會做比劫獄更嚇人的事而已.

"好吧,我知道了."單姜恒拿著電話,聽著那邊傳來的掛斷聲,才微顯困惑謎深的把電話掛上,快步上了樓.

一個小時之內把曲眷熾從臨海大監獄放出來?

這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