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 這個帥哥很猖狂
g,更新快,無彈窗,!

只有第一批被刷下來的參賽選手才不允許失去比賽資格後留在加布島,因為最後一項自由挑戰賽允許除了第一批以外的參賽選手以被挑戰者或者請求挑戰者的身份再上戰場,也就是說,即使瑰夜爵已經失去了比賽資格,也允許繼續留在加布島乃至後面的兩天.

不過,要不要留下,還是得看個人決定的.

被曲眷熾摟著的悠念看著站在她門口的瑰夜爵,微笑的伸出手接過自己的衣服,看了看他的臉色,"臉色有些蒼白哦,需要吃些藥嗎?"

依舊是溫柔的讓人覺得舒適的嗓音,依舊是溫柔卻只裝滿曲眷熾的眸光,沒有任何的改變,讓瑰夜爵不禁恍惚下午那一幕幕是不是只是他臆想出來的,然而卻也更讓他覺得苦澀和心痛,原來一切他以為特別和溫柔都只是他自作多情而已.

瑰夜爵深深的看著悠念,緩緩的移至曲眷熾,好一會兒才邁著沉重的步子緩緩的離開.不是他不想挽留,不是他不想爭取,而是這個女人……

越是擅自的糾纏,越會被舍棄.

曲眷熾眯著眼看著瑰夜爵蕭瑟的背影還有那兩腿旁,緊緊緊緊攥起的仿佛在壓抑著什麼的拳頭,看向悠念,眸中劃過一抹複雜,"你拿到爵的六芒星了?"

"嗯."悠念仰頭看著曲眷熾,笑著從白皙優美的頸部拉出一條項鏈,一個黑底金紋的六芒星徽章在她白皙的肌膚上,越發的顯眼.

咽喉有些艱難的上下移動,曲眷熾遲疑的問出聲,"我能知道,他把六芒星給你的條件嗎?"

"可以啊."悠念坦然無疑的目光讓曲眷熾一瞬間松了口氣,這根本不是一個背叛他的女人能做出的坦然表情,那雙眼睛,一如既往的澄澈美麗,只為自己妖冶.

"喂!你們兩個魂淡!"單韻熙不悅的聲音陰測測的響起,只見走廊口,單韻熙女王捏緊了鞭子,邁著一步步凌厲的步子朝兩人走來,"本小姐不過離開了一下下,你們竟敢私自離開?!"

曲眷熾懶得理她,吃飽喝足再加上悠念那坦然的笑容,讓他一下子放松身心的想睡覺,狠狠的吻了口悠念,"把這個欲求不滿的家伙打發走的任務就交給你了,親愛的."身子一晃,閃進了悠念的房間睡覺,困死人了~.

悠念寵溺的笑笑,看向單韻熙,"怎麼了?"單韻熙可不是沒事會追著他們跑的女人.

單韻熙看了悠念脖頸上的六芒星一眼,挑眉,"瑰夜爵給的?"

"嗯."

"那我的也現在給你好了."單韻熙擼起袖子,從手腕上接下掛著六芒星的紅色手鏈,反正遲早都得給,既然瑰夜爵都給了,她要是不給,感覺怪怪的不舒服,就好像所有人都把手中的一份蛋糕吃了,她還拿在手中不吃的那種別扭感覺.

"不是說,比完各種比賽了才給我嗎?"悠念接過六芒星,有些意外的道.加上單韻熙的,只剩下單姜恒手中的了.

"諒你也不敢給本小姐違背諾言."單韻熙一把扯緊了鞭子,眯著眼睛看她.

悠念聳聳肩,笑道:"好吧,說正事,找我干什麼?"

"沒什麼,就是提醒你下午的比賽要小心點."單韻熙說的漫不經心,然而眼底卻滑過一抹陰霾.

"怎麼?"如果不是什麼難搞的,單韻熙不會專門跑來提醒她這個的.

"奧國的左翼將軍通過世界藝術委員會的允許,來到加布島觀戰了."單韻熙神色微微的嚴肅起來,許多嚴格的規定總是在這些擁有世界特權的人中松動,羅生若是一個,莫洛左翼也是一個!

"……那關我什麼事?"悠念眨眨眼,看到單韻熙氣得想要扁她.

"別忘了是誰把人家奧國王子當著全世界的面凌虐到右臂骨頭粉碎,筋脈寸斷的,更是讓奧里克夫斯留下終身都走不出來無法開口說話的陰影的!魂淡!"單韻熙沒忍住的大吼,這個該死的女人怎麼可以隨隨便便把這種事情忘記,她難道真的以為奧國的人會因為這是有委員會介入的聯賽就不會奧國就報複嗎?

"哦."悠念恍然大悟,她還真的忘記了.對于莫名其妙不必要放在心上的人,她的記性總是很差的.

"!"你是有多淡定多淡定多淡定!噢,單韻熙覺得自己有點蛋疼……

無力的歎氣,單韻熙一副仿佛便秘了一個月的人突然一瀉千里通暢無比卻拉到虛脫的模樣,"奧國盛產各種藥物,什麼意思你知道,反正自己小心,最好不要和奧國的人過多接觸."扶著牆壁,一步步的走了.

悠念看著單韻熙,純良的歪著腦袋眨了眨眼,其實她更想說,你們才要小心點才對,已經中過招的人跑來提醒別人,自己卻不知道,單韻熙,乃是有多欠抽啊?

屋內,曲眷熾已經睡得很沉了,蓬松微卷的總讓他看起來多上了幾分可愛如貓的發,配上那一張帥氣慵懶的面容,看久了總是讓人有種喝醉酒了,想要跟他一起昏昏欲睡的感覺,然而那雙時常半眯著的顯得懶散至極的眼眸,卻是充滿了吃肉動物一般想要肆虐一切的欲望和暴戾.

就是這樣危險神秘的感覺,讓人抑制不住的仿佛吸了毒一般,無法控制的想要靠近靠近……

悠念乾淨晶瑩的手指細細的描繪著他帥氣的輪廓,從眉心到脖頸,手指微頓,目光微凝,那古銅色的左頸側,動脈之上,一道微不可查的小傷痕靜靜悄悄的躺在上面.

只是下一秒,手指繼續往上爬,落在了曲眷熾的性感的唇上,微微低頭,偷偷的印下一個吻.

剛想抬頭,悠念腦袋便被一道力氣給壓了下去,身子一轉,被壓在了身下,身上的男人如同被火點著了一般,燎原般的燃燒著一切.

悠念仰頭配合著他的吻,卻壓下他上下游弋的手.

曲眷熾不甘心的結束這個吻,就著這個姿勢俯視著這個一次次拒絕他們關系進一步的女人.卻見她眨巴著澄澈帶笑的眼眸無辜又仿佛帶著幾分故意神色的看著他,那雙桃花眼,既勾魂卻又乾淨澄澈,讓人想對她強硬一點都無法.

"shit!"曲眷熾欲求不滿的翻身躺在悠念身邊,郁悶的看著悠念,"既然不給我,就不要隨便勾引我."明明知道他對她的抵抗力已經弱到只剩下零了.

"呵呵……"悠念低低的笑了,伸手捏著曲眷熾此時像憋了一肚子火卻無從發泄的豹子的臉,軟軟的,好可愛.她有過很多個男朋友,自然少不了那些想要占有她的人,尊重她的人不少,但是曲眷熾卻是第一個這般沒有一絲一點強迫的話語和脾氣的男人.

扯下悠念的手,曲眷熾把悠念摟進懷里,小阿熾都頂著悠念的腰了,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曲眷熾把腦袋埋進悠念的頸窩,這馨香已經入侵的深至骨髓.

下午.賽場.

原本三百個參賽選手經過兩輪的擂台賽,已經只剩下不到八十個.

悠念和曲眷熾剛剛走進賽場區域內,悠念就感覺到一道炙熱的,侵略性極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轉身抬頭,就見到距離賽場最近的一棟圖13-看-網上,一個如同鷹一般全身都散發著侵略氣息的男人站在窗口處看著她,一身挺拔黑色的軍裝,傲人的身姿如同堅松.

看不出那人的表情,悠念淡淡的收回目光,已經輪到曲眷熾了.

武器戰第二場.

即使站在擂台之上,曲眷熾也改不了那懶散的性子,懶洋洋的站在擂台一腳,手中的武器是兩支形狀如同出了頭的'l’字母形狀的銀色浮萍拐,做工精致美麗,細細的藤蔓花紋滿布全身.

他的對手是梅羅學院的一個看起來瘦弱纖細的少年,穿著梅羅橙色校服,矮矮的,眼睛大大水汪汪的,連帶著走路的動作都很秀氣,說難聽點就是有點娘,手中拿著的是帶著倒刺的銀色雙截棍,看起來特別沒有氣勢,但是到了這一關沒人會小看他.

曲眷熾的動作可謂真的是極具美感和攻擊力,每一擊都干脆利落不帶半點拖泥帶水,極佳的攻擊中又帶著極佳的防守,和他平時那懶得令人發指的樣子完全不一樣的氣勢,此時這就是一只正在獵殺對手的大型食肉生物!

悠念的眼眸不由得微微的眯起,話說,這還說她第一次見到曲眷熾出手的樣子,很帥,很吸引人,然而此時心中的驚訝卻讓她不由得怔了下.

他的身法很多變,和他打過一次的人下一次若是他攪亂了出招先後順序,蒙上了臉,絕對不會有人能夠認憑著他的招式知道這個人是曲眷熾.

但是,悠念不一樣,她的腦子構造和普通人不一樣,全身上下的每一個部位都不普通.

"我認輸!"連續險些手臂被抽飛了少年終于忍不住出聲認輸了,不到十分鍾的比試,他渾身大汗淋漓,臉色難看,抓著鐵棒的手青紅交加,顫抖得幾乎抓不住武器,心有余悸的看著曲眷熾,真是可怕的男人!

曲眷熾看了認輸的對手一眼,泛著銀色冷光的浮萍拐在手中絢麗的一轉,身子懶懶的一跳,跳下擂台,落在悠念面前.

悠念微笑的把手中的礦泉水遞過去,感覺到落在她身上的視線落在了她邊上的人身上,腳步微動,擋在曲眷熾面前.

在窗台觀望的莫洛左翼看著突然擋住他視線的悠念,眸中閃過一抹詫異,難道說她竟然連不在她身上的視線都能察覺到嗎?還是說,只是巧合?

"左翼將軍."紅著眼睛的巴拉娜出現在他身後,帶著令人憐惜的哭腔,"您一定要幫克夫斯報仇啊!那個女人……實在是太過分了,您應該有看到吧?"激烈憤恨的表情在接觸到莫洛左翼鷹一般讓人心有余悸的眼神,霎時變得有些心虛了起來.

"該辦的事我自己知道怎麼辦,其它的,不需要你多說,下去."莫洛左翼冷淡的說著,帶著不容置疑的王八之氣,讓巴拉娜就是再不願也不得不咬著牙離開.

真是個討厭的男人!竟然始終都沒有把她放在眼里過!

"對了."想起什麼,莫洛左翼出聲讓巴拉娜驚喜的停下腳步.

"神經類藥庫里的沙楓樹花粉未經記錄的少了兩份,你拿的吧."

淡淡的一句話,頓時讓巴拉娜整個人全身僵硬臉色難看了起來,這種事,他怎麼會知道?這不合道理啊!

"我,我沒有!"

"嗯?"

"是克夫斯讓我拿的!"那氣勢根本不是巴拉娜一個女人抵抗得了的.

"是嗎?"扭頭,淡漠卻銳利得讓人不敢直視的鷹眸帶著讓人無處可逃的煞氣.

"我,我先退下了!"巴拉娜扭頭就趕忙離開這個房間,心髒怦怦的直跳,一額頭的虛汗,眼眸卻漸漸的轉化.好,好可怕,但是,她卻越發的迷戀起來了,這樣的男人,可以將她一絲不漏的包圍在懷中,足夠為她遮風擋雨,她的,是她的!

"齊悠念."審判官喊著,下意識的複雜的看了悠念一眼.

"獨孤有."

悠念的對手名字一喊出,下面頓時一片唏噓,一整場的聯賽下來,連續幾次遇上同一個對手的事情並不少見,因為是委員會隨機抽簽出來的,只不過一想到悠念對獨孤有那一場羞辱,所有人都不由得為獨孤有默哀了一下.

獨孤有臉色沒有變化,眼鏡下的眼睛卻是各種信息流轉,身上的傷還沒有好呢,此時再一次和悠念站在對手的位置上,更疼了,但是獨孤有卻是沒有想過退縮,相反的,他認為這是他為自己洗去那一場的羞辱的機會.

上一次都是他疏忽了才會被這個女人打得毫無反手之力,這次不會了,他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准備!

"我記得讓你以後看到我滾遠點,否則,見你一次打一次的."悠念手中轉著撲克牌,微笑的看著獨孤有,讓人感到一陣陣的寒意.

獨孤有臉色微變,抓著鎖鏈的手不由得一緊,下一秒便朝悠念襲去,帶著狠狠破空的聲音.

鎖鏈與鎖鏈之間的摩擦,鎖鏈與地面之間的摩擦,鎖鏈與紙牌之間的摩擦,刷刷的奏起一曲鈴鈴鈴的歌曲,然而這樣的曲子,卻是帶著血的代價的.

隨著身上被劃得越來越多的傷口,獨孤有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明明他手中的鎖鏈能夠隔絕任何武器的進攻,為什麼她的撲克牌每一次都沒能穿過他的防護網?

為什麼?

當他手中的一整條鎖鏈支撐點消失,碎了一地的時候,他終于知道了,所有人也知道了,那一張張撲克牌竟然直接劃斷了他手中的鎖鏈!

單韻熙終于知道她一次次的挑釁悠念,這個女人原來是次次有手下留情的!

悠念微笑的看著獨孤有錯愕的表情,手中轉動的紙牌忽的一收,身子猛然朝他襲去,獨孤有根本來不及開口認輸,悠念拳頭就如雨點般的落下了,狠狠的,一點兒都沒留情.

"咚咚咚……"審判官敲了三次鑼鼓,默默冷汗,每一次這個女人上場就一定要造成一次世界大亂,果然該說不愧是羅生若家族的人嗎?

悠念卻是又揍了獨孤有好幾拳才結束這一場單方面的毆打,優雅的姿態,沒有一點兒褶皺的衣服,若不是親眼所見,誰又想得到,這個女人在方才把一個叫獨孤有的男人給狠狠的毫不留情的揍了一頓呢.

"可以了."

"我認輸!"獨孤有和審判官的聲音一同響起,反而顯得更加的難堪.

而與此同時,在女子組擂台,勉強撐到這一場的卡麗娜羅納也被單韻熙狠狠的抽出一身傷,狼狽的喊出'我認輸’那三個字.

悠念很痞氣的扭過頭看著單韻熙,調戲她一般的吹了一口口哨,嘿,真是默契十足哦~!

單韻熙傲嬌的一揚下顎,不屑的看了眼卡麗娜羅納,這麼渣的女人,她要是搞不定,她又怎麼敢說出要把羅生若家族的人都抓進他們家監獄的話?

卡麗娜羅納悲憤的看向同樣狼狽的獨孤有,這下好了,現場直播,史上第一對豬頭情侶,即使加本國王再怎麼喜歡這個私生女怕也沒有臉再對她好了,實在太挫了!至于獨孤有,這樣的男人成為他們加本王國的國王,定是要成為天下的笑柄的,竟然連續被一個女人打得這般的狼狽丟人.

悠念跳下擂台,曲眷熾擰開礦泉水蓋遞過來,悠念才喝了一口水,邊上便有一個委員會的人走了過來.

"奧國莫洛左翼將軍想請悠念小姐喝下午茶,悠念小姐若是願意去,就到餐廳二樓去吧."說完複雜的看了悠念一眼也不聽她的答複便轉身離去了.委員會的人本就身份特殊,自然不會是誰的屬下,過來傳信也不過是因為莫洛左翼不適合出現在鏡頭前被直播出去.

兩個擁有世界特權的世界貴族,還不知道要掀起什麼亂子,不過其它的事情他們沒興趣管也不在乎,但希望這一期的聯賽能夠完好的進行完好的落幕.委員會成員不自覺的搖搖頭,歎息.

剛剛走過來的單韻熙看著委員會成員的人,眉頭皺了皺,"他干什麼?"除了關于比賽的事情,委員會的人可是鮮少會跟任何人接觸的.

"唔……充當傳信使者告訴我莫洛左翼請我喝下午茶."悠念聳聳肩,看了看鍾樓上的時間,下午三點多了,正好是下午茶時間呢.

"什麼?"單韻熙臉色一變,抓著悠念的胳膊,壓低了聲音,"別告訴我你要去."說著猛然瞪向曲眷熾,這個男朋友怎麼當的,干嘛不開口阻止?!

"去,干嘛不去."悠念漫不經心的笑,扭過頭蹭蹭沒有說話的曲眷熾,"還是阿熾最了解我了,唔啊~!"

曲眷熾無奈的摸了摸臉上悠念留下的一灘口水,看著悠念慢慢邁入陽光之中的身影,總覺得太過耀眼了,不自覺的蹙起眉頭,眯起眼.

"你竟然不阻止?"單韻熙始終有些難以置信,他不可能不知道莫洛左翼那個男人有多恐怖吧?他,他竟然真的讓悠念一個人去和莫洛左翼見面?!

曲眷熾用看白癡的眼神看了單韻熙一眼,"你覺得阻止得了?"短短半個月,他卻知道,悠念想要做的事情,從來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改變或者阻止的,溫柔的她不喜歡別人干涉她的任何決定,不喜歡任何人違背她的心意,甚至理所當然到所有人都必須遵從的無恥,偏偏他就是越陷越深.

"那你也不能……"

"沒人能傷害得了她."曲眷熾深深的看了單韻熙一眼,那厲到仿佛要化成實質性的刀子一般的眸光讓單韻熙心髒猛然一滯,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曲眷熾沒有半眯著眼睛的眼神……

好吧,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她還是得說,她忽然覺得這個人配悠念還是能配上那麼一點點點點的!

"喂,你上哪兒去?"單韻熙見曲眷熾往賽場外走,不由得邁著腳步跟上,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一遇上關于悠念的事情,即使跟在曲眷熾屁股後面也變得無所謂了起來.

加布島是瑞比斯公國的一個海上旅游景點,有華麗的酒店,裝潢精致的餐廳,歐式的鍾樓……因為這次的四校聯賽所以才暫時隔絕了外人,連加布島上面的大部分工作人員等都被派遣了出去,只留下少數的工作人員經過委員會重重檢查才被允許留下來繼續工作.

"這邊請."穿著淺藍色工作套裝的侍應生笑容甜美的把悠念領上了二樓.

四周都是寬大的落地窗,淡黃色流蘇狀的窗簾被窗簾鉤一絲不落的束起在兩邊,在燦燦的陽光下顯得越發的橙紅美麗,風一起,便如同柳絮一般溫柔飄蕩,把整個午後襯得越發的愜意懶散起來.

坐在靠窗位置上面的男人存在感很強,陽光灑在他身上卻沒有反射,反而襯得那身黑色挺拔的軍裝越發的深沉懾人,仿佛把這愜意的午後壓抑了幾分起來.若是普通人,怕是已經覺得呼吸困難了.

悠念慢慢的走過去,每一步都優雅的如同被上帝精心擺設過的藝術,賞心悅目到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或者說,這個女人本身就是不可思議的.

莫洛左翼沒有起身,極具侵略性的氣息卻在悠念邁入勢力范圍之後毫不留情的入侵她的每一個部位,悠念卻只是眼底滑過一抹興味,也不指望這個男人站起身表現一下紳士風度為她拉開椅子,自己便坐到了他的對面.

"謝謝."悠念看了眼面前的無糖抹茶蛋糕,淡然微笑的看著他道.

莫洛左翼看著悠念的眼神深邃而侵略性和壓迫感十足,然而這似乎只是一種他天生而來的本性,並無法讓人從中看出他的心思和想法.

"不用."好一會兒,莫洛左翼才緩緩的開口,聲音一如這人給人的感覺,低沉中帶著霸道,這不是一個懂得溫柔的男人.

一杯沒有加糖沒有加奶的濃黑咖啡被推到了悠念面前,悠念不由得挑了挑眉梢,看了眼對面的男人,奧國特有的咖啡色的膚色很漂亮很健康,不像奧里克夫斯那樣的肌肉糾結的好像野獸,高大的身材即使穿著軍裝,悠念也可以想象出那黑色的軍裝下面,必然是一具肌肉分布均勻健壯性感的身軀.

唔……想這個好像有點色.

潔白無暇的手拿著精致的小瓷勺輕輕的攪著杯中香濃誘人的黑咖啡,悠念看著對面不說話卻一直盯著她看,仿佛要要將她連身體內部結構都看到一般的莫洛左翼,略顯調笑的出聲,"左翼將軍請我過來,莫不是為了好好看看悠念長什麼樣子麼?"

本是玩笑話一句,卻不料莫洛左翼微微頷了頷首,"確實."

"嗯?"

"長得和以前看過的羅生若悠念確實不太像."豈止不像,除了基本的那點輪廓,這個羅生若悠念比起三年前他在羅生若家看到的羅生若悠念相差實在太多了,如果說那時候的羅生若悠念和羅生若悠然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堪入目的話,此時這個羅生若悠念似乎美得有些過分了.

"唔,確實."悠念點點頭,漫不經心的應道.

"似乎連各種喜好都變了."看著悠念,莫洛左翼意味不明的道.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會喜歡這樣淡的味道,這種苦咖啡也只有男人受得了.

"所以呢?"悠念輕輕抿了一口咖啡,香濃卻苦澀難耐的味道頓時彌漫整個口腔.

"一個人的變化為什麼可以這麼大呢?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

"這個問題要回答別人,似乎有些不願意,也沒有必要呢."悠念眨眨眼,絲毫不把對方那侵略性十足的目光放在眼里,"我倒是很想知道一件事,不知道左翼將軍可不可以告訴我呢?"

莫洛左翼看著悠念,沒有說話,卻是在默許她提出問題.

悠念眼眸微微彎起,如同兩弧彎月,似水面桃花飄蕩,美麗漂亮,然而她說的話,卻犀利到讓人瞬間所有旖旎破碎,"身為和羅生若家族一樣擁有世界特權的莫洛家族,是為什麼而存在的呢?"

莫洛左翼深邃的眼眸驟然一眯,手中驀地出現一把造型奇特卻精致逼人的槍,二話不說就朝悠念攻擊而去.

悠念倒是被他突然的出手弄得微微驚訝了一下,不過這並不影響她的反應,只是還沒有等悠念做出相應的反應,一支浮萍拐已經打破了落地窗,在空中劃過一道絢麗的銀弧.

"砰!"浮萍拐和子彈撞擊在一起發生錚亮的一聲響,子彈被彈開,浮萍拐重重的嵌進牆壁.

一道白色的身影猛地從窗外撲進來,經過悠念揚起一陣熟悉的味道,卻不是曲眷熾,而是瑰夜爵.

"他來湊什麼熱鬧?"曲眷熾從破碎的落地窗外跳進來,看著和莫洛左翼打成一團的瑰夜爵,皺著眉頭把他的浮萍拐從牆上拔下來.

"他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不知道?"單韻熙也跳進來,看著瑰夜爵,英氣的眉頭微微一皺.

悠念看了眼兩人,很淡定的抿了口咖啡,"你們怎麼來了?"

"你在喝什麼?"單韻熙看了眼她手中的咖啡.

"咖啡."

"所以我問你為什麼要喝這個咖啡?"單韻熙看著悠念那淡定的模樣,氣得想掐死她.都跟她說奧國是世界產藥大國,為什麼這貨還一副這麼沒有防備的喝咖啡?!

悠念看著臉色不太好的單韻熙,眨眨眼,歪了歪腦袋,很萌很萌的問,"很好喝,你要不要?"

"要你妹!"不要以為賣萌就可以把你不把她的話放在心上的萬惡罪名湮滅!

悠念看著炸毛的女王陛下,眼睛眨眨,其實她想告訴她名義上的妹妹是一叫羅生若悠然的,被她排到大氣層外面的無能渣女,不過說出來單韻熙可能會氣吐血,所以為了不讓這個可愛的女王屬性生物太生氣,悠念果斷沉默.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整個二樓座椅除了被曲眷熾和單韻熙時不時抽飛幾張座椅和杯子什麼的,悠念這邊這一張桌子之外,整個二樓已經被毀得體無完膚了.

手中的黑色唐刀發出錚錚的嗜血殺氣,每一擊都毫不留情,瑰夜爵氣壞了,這個該死的男人竟敢對她出手!竟敢對她出手!找死!如果不是曲眷熾出手夠快,他真的不敢想象,如果那枚子彈穿過悠念的腦袋他會不會瘋掉.

瑰夜爵很強,莫洛左翼亦很強,一戰下來,他的武器竟然一直是手中精致小巧的手槍,一次次的擋住瑰夜爵的攻擊,也一次次的攻擊瑰夜爵,看起來勢均力敵,但是莫洛左翼終是和羅生若家族一樣擁有世界特權的世界貴族,瑰夜爵身上受的傷反而比較多.

把最後一口咖啡喝完,悠念站起身,溫柔似水的眼眸忽的一厲,指間出現一排撲克牌,咻的朝打斗的兩人射去.

那撲克牌卻是仿佛有意識一般,看似只是隨便一射,卻是一張不落的朝莫洛左翼攻擊了過去,莫洛左翼利落的躲閃,卻終是抵不過撲克牌的數量太多,被劃到了兩次.

兩個人終于分開了,悠念慢慢的走過去,看向瑰夜爵,"爵,謝謝你."

瑰夜爵沒有說話,只是深深的看了悠念一眼,默默的把手中的黑色唐刀收進刀鞘,轉身離開.

悠念淡淡的收回目光看向莫洛左翼,眉梢微微的挑起,這個看起來這麼這麼沉穩的男人會突然出手,她真沒想到.

"走了."曲眷熾握住悠念的手,拉著她往外走,莫洛左翼,這個人之所以恐怖,是因為他根本不把任何人任何身份背景看在眼里,那看似極其沉穩的表面下,其實狂到讓人心生畏懼,奧國軍營流傳的一句話--違背莫洛左翼的人,即使是上帝也要死.

若是換做其他人,誰敢在知道悠念姓羅生若的情況下出手攻擊?

悠念任由曲眷熾牽著她出去,只是臨走二樓時,悠念伸出白皙完美如同藝術品一般的手,手指做出槍一般的姿勢.

"砰!"無聲的槍響,美麗的唇性感的撅起,輕輕一吹,眼眸半眯,整張略顯古典氣息的美麗面容頓時化身為性感女郎一般的,讓男人難以抗拒她的魅力.

莫洛左翼深邃的眸子越發的幽深了起來,從臉頰滑落在嘴角的血被他舔抵,竟是那般邪氣……

"以後離那個男人遠點."曲眷熾有預感,這個男人不會這麼輕易的離開這里的.

悠念點點頭,接過曲眷熾遞過來的一小拇指大小的液體,"這個是什麼?"

"解毒劑.快喝了."

其實她真不需要什麼解毒劑,再說了,那咖啡里沒毒.不過看曲眷熾難得一次不懶洋洋的暗藏焦急的樣子,還是乖乖的喝下了.

單韻熙斜著眼看著兩人,好一會兒怪里怪氣的出聲,"你可真大方."

奧國皇室秘密出產的偏向萬能的解毒劑,根本不是有錢就能買得起的,世界多少皇室想要一瓶都難以得到,在瑞比斯公國,也只有曲睿賢和單彬宇這兩只老狐狸能拿到,曲睿賢就這麼一個兒子,雖然不聽話,但還是給予厚望,費勁千辛萬苦的給他弄了一個,他倒好,把這難得的保命的寶貝輕易的給人了.

曲眷熾瞄了眼偷偷把解毒劑放回口袋的心口不一的傲嬌女人,難得沒有毒舌回擊.

"不過既然做到了這一步,你可別半途而廢了."說出這句話,單韻熙自己都怔在了原地,站在原地一臉的不可思議和驚慌.

曲眷熾同樣微微怔住驚訝的看著單韻熙,別人或許聽不懂單韻熙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曲眷熾不會不知道,'那個’看似機密,其實也並非什麼大機密,他們這些十三爵的孩子知道也很正常.

單韻熙身為執法爵的孩子,從小到大都嫉惡如仇的很,對于羅生若家族更是帶著敵意的想要將他們抓進監獄,就算這一段時間下來單韻熙對悠念的態度越來越親近,但是聽她這般明顯的維護的話,曲眷熾還是覺得很驚奇.

"怎麼了?"悠念眨眨眼,看著停下腳步的兩人.

"沒,沒事."單韻熙一抹額頭冒出的冷汗,"我想去看比賽,你們去過二人世界吧."說完快步的離開.

"我們去海邊睡覺吧."悠念喝下解毒劑,曲眷熾也放心了,這一放松,立馬就想睡覺了.

"你先去好嗎?我回一趟酒店."悠念晃晃曲眷熾的手,頗有撒嬌的味道,小女人的可愛姿態頓時讓曲眷熾一顆心軟成一灘水.

雖然很想把她拴在褲腰帶時時刻刻帶著,但是曲眷熾知道,這個女人隨心所欲,喜歡自由,再說,禁錮她他也舍不得.

悠念踮起腳尖吻了下曲眷熾的唇,朝他們的住宿酒店走去.

悠念在櫃台要了一個急救箱,剛走進電梯要關上門,一道白色的身影便快步邁了進來.

猶如神秘宇宙一般的眼眸對上如泛桃花的似水明眸,兩人同時怔了怔,然後淡淡點頭算是招呼.

電梯緩緩上升,失重的一瞬間讓人有些不舒服,封閉的空間很安靜,只有彼此的呼吸聲在淺淺的響起.

"受傷了?"單姜恒淡淡的出聲,天籟般的嗓音悅耳至極.

悠念看了眼手中的急救箱,淺笑嫣然的搖搖頭,"不是我,是爵."

單姜恒美麗的眉頭皺了皺,如同美玉上面突然裂了一道痕,讓人心疼的恨不得想方設法給他撫平,藏著宇宙般美麗而浩瀚的眼眸看著悠念,泛著微微的冷意,"是為了你受傷的?"

悠念挑眉,沒說話,默認.

"也許把七席玩弄于手掌之中會讓你很有成就感?"單姜恒泛著冷意的眼眸越發的如同沙漠般無垠荒涼.

"為什麼這樣說呢?"悠念依舊微笑,似水如泛桃花的明眸看著他,薄薄的一層迷霧,卻足夠讓所有人無法看清,這個女人連偽裝掩飾這些東西都放在明面上.

"讓曲眷熾越陷越深的同時把瑰夜爵也拽入深淵,看著曾經對你不屑的男人被你影響,被你耍的團團轉,你看著是不是覺得很有趣?"看似質問的話,這個男人的語氣和眼神卻冷漠到仿佛只是隨口提起漫不經心一般,平平淡淡的語氣,如同沒有起伏的陳述句.

悠念眨眨眼,嘴角的笑容依舊美麗,只是淡了些,"我不認為我是在耍人."

"不是?明明已經那麼無情的和瑰夜爵分手,為什麼又要假惺惺的給他送藥,讓他覺得還有希望,跟你糾纏不清藕斷絲連呢?"

"就是因為不想跟他糾纏不清,所以才要給他送藥,對于你這種人,應該不懂的."悠念淡淡的說著,本來他們的思想和她就不再一次元,悠念也懶得說太多.

"叮--"電梯到了,兩人同時邁出,原來單姜恒也是住在這一個樓層的,酒店分層分房是按照學院,而非男女.

"對了."悠念看向單姜恒,"要怎麼樣才能得到你的六芒星呢?"

單姜恒腳步一頓,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真正是一笑傾國,只是眼角眉梢的嘲諷倒是讓人不那麼喜歡,"想要的話,自己來取不就可以了嗎?"說完不再理會悠念,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向自己的房間.

悠念看著單姜恒的背影,挑起右眉,自己去取啊,你這麼說的話,她可不會客氣的哦.

敲了兩下瑰夜爵的房門,悠念扭轉門把走了進去.

瑰夜爵坐在床邊,如同悠念所想,瑰夜爵只是隨便洗了個澡把血漬洗掉,傷口一點兒藥都沒有上.

銳利的眸子緊緊的抓著悠念的身影,看著她仔細的給他上藥,處理傷口,鼻尖是她醉人的讓人著迷的馨香,如今卻讓他肺部都疼痛了起來,呼吸漸漸困難.

冰涼的棉簽被扔進垃圾筒,悠念站起身,下一秒被一只冰涼的大手抓住手.

"……一定……要這樣嗎?"因為不願意欠他人情,所以才親自走這一趟,這個女人,真的要這麼無情嗎?

"如果這樣你會死心的話."悠念道:"你是驕傲的瑰夜爵,不要被一個女人牽動你的情緒,沒必要為了一個女人不顧生死,這不值得,至少當這個女人是我的時候,不值得."

她從來都知道自己的冷酷無情,自己的喜新厭舊,她的男人,只要被她寵著就可以了,沒必要為她做什麼事情.

"我不懂……"瑰夜爵不懂,不懂這個女人的想法,不懂這個女人的心思,這般難懂,他愛她是錯,為她是錯,連救她也是錯,她到底想要怎麼樣?

"你不需要懂,你只需要知道你叫瑰夜爵就可以了."悠念微笑的抽出手,邁出門,關上,隔絕這個男人不舍不願不甘的愛戀.

……

悠念在海邊陪著曲眷熾睡覺,已經不再灼人的陽光撒在身上,伴隨著海風,異常的舒適.

"嗚……"游輪鳴笛的聲音從海那邊傳來,大大的游輪漸漸的靠近加布島.

雖然已經鮮少有學生會想要放棄最後一場戰斗,但是接送參賽者的游輪還是盡責的一天一次的來回著.

比賽在半個小時前已經結束了,此時海灘上有不少人在走動,約會的約會,散步的散步,也有幾個媒體記者們在采訪某些參賽者.

當看到瑰夜爵背著他的包頹廢落寞的朝游輪走去的時候,有不少人驚訝,但是反應最誇張的,要數歐陽明倩和布里卡卡了.

"我去拖住他,你們回去拿資料,趁著現在該在的人都在,把該干的事干了."一邊端木寂雅含著微笑,朝瑰夜爵走了過去.

------題外話------

感謝150813親送了兩朵花花,wakcy123親送了2朵花花,慕容月逸親送了1顆鑽鑽~!麼麼個!

于是,這一期待領養的娃:曲眷熾,瑰夜爵,端木惑,顧譯軒,單姜恒,莫洛左翼,單韻熙,涼禮,莫絲克莉斯,大毛(這是悠念的狗噗……),先十個,蘋果希望領養的親都是看v文,並且能夠好好養娃多多冒泡的,蘋果不希望中途有娃子的干媽跑了的情況,所以如果沒有決心養好娃的親就不要領養啦~!先到先得,另外,蘋果的後宮在這里,喜歡蘋果的親可以加254311703!最後,給蘋果留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