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到此結束(二更)


曲眷熾眉頭一皺,同屬領土占有性超強的食肉生物,怎麼能夠允許其它的生物覬覦自己放在心中珍貴的東西?

瑰夜爵快步的走上前,拉起悠念的手就往外拉,曲眷熾很快拉住悠念的另一只手,頓時悠念整個人被拉成了一條直線.

"瑰夜爵,你想干什麼?"曲眷熾怕瑰夜爵把悠念拉疼了,但是又不願意悠念被瑰夜爵拉走,看他那要殺人的眼神,他想對悠念干什麼?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兩男爭一女給驚了驚,但是吃驚過後卻依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先不說這事他們插不插的上手,就算他們插得上手,他們也更樂意先看戲,都是iq高的離譜的從小生活在勾心斗角的世界的孩子,你不能指望他們真的會有為了兄弟去兩肋插刀的義氣.

就算偶爾推上朋友一把,也必然是存在著對他來說有利的一面,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不管在哪個世界,'錢’,'權’,總是人的交往圈中少不了的中心.

"悠念,跟我出來一下."瑰夜爵沒有理會曲眷熾,目光緊緊的看著悠念道,緊緊握著悠念的手微微的沁出汗,那堅強中微不可查的脆弱和緊張,讓人不禁猜測,如果此時這個女人把他甩開,這個男人會不會崩潰.

"有什麼事情不能這里說嗎?"曲眷熾很不爽瑰夜爵的態度,明明悠念是他的女朋友,這人之前一直曖昧不明就算了,誰讓顧譯軒也在一旁瞎湊熱鬧,不過現在是怎麼回事?太明顯了吧?

"悠念."瑰夜爵看悠念.

悠念看著瑰夜爵,好一會兒看向曲眷熾,"我有些話想跟爵說.等我."踮起腳尖安撫的親吻他的唇,悠念那雙美麗妖冶的桃花眼這麼直勾勾水汪汪的看著曲眷熾,頓時讓曲眷熾再不願也只能沉著臉放開手.

果然,貓科和犬科是永遠別想和平相處的!

瑰夜爵緊抿的唇角不由得微微一松,並不曾在其他人面前露出的笑容就這麼帶著少許少年初戀天真的味道的在別人看不見的一面綻放在悠念面前,讓人驚豔.

然而悠念的嘴角的笑容卻微微的淡了些,帶著他走到了餐廳後面的花園里.

大樹蔥郁,足夠遮擋住其他人想從餐廳窗戶窺視的目光.

"對不起."悠念突如其來的道歉讓瑰夜爵一時間怔住.

"悠念?"

悠念脫下身上的黑色校服外套,踮起腳尖蓋住他濕漉漉的發,輕輕的擦拭了起來,溫柔的動作溫柔的表情,讓人忍不住著迷沉醉,然而悠念開口說的話,卻並不如表面那般讓人心曠神怡.

"瑰夜爵,那個驕傲堪比孤狼的世界最大商業帝國繼承人,會變得這樣脆弱和拖遝,都是因為我,我很抱歉,而我也最討厭變得不像原來的自己的人,所以,我們到此結束了,我的床伴."纖細的身影,冰冷得堪比雪山.


瑰夜爵難以置信自己聽到的東西,手緊緊的抓住悠念的雙臂,"你說什麼?"

"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我欣賞喜歡的,是冷酷,冷傲,如果孤狼一般驕傲的瑰夜爵,了解?"悠念微笑著,說著冷酷無情的話,她討厭變得不像原來的自己的人,不管是紀傾然,還是那些和悠念玩過戀愛游戲的男人,所有被舍棄的人的共同點,都是因為變了,變得不再是悠念欣賞的人,既然如此,那就要被舍棄,悠念從來沒有委屈自己的習慣.

"因為這一次是我邀請你當床伴,並且還拿了你的六芒星,才陪了你半個月就提出分手,真的很抱歉."悠念把瑰夜爵的手掰開,往後退了幾步,然後毫不留情的轉身離去.

瑰夜爵怔怔的看著那背影,嘴角緩緩的勾起一抹弧度,苦澀的如同蛇膽,"你說,喜歡冷酷的我……悠念,你覺得我是沒有感情的木偶還是你設定的游戲人物?會對你冷酷的瑰夜爵是因為他不愛你,變得你不喜歡的瑰夜爵是因為他愛你,你不懂嗎?!"

他是人,完完整整的有著七情六欲的人,不是沒有感情的畜牲!更何況,畜牲跟著主人久了一樣會有感情.

悠念腳步微頓,沒有回頭,淡淡出聲,"所以我們之間結束了."

悠念當然知道他們會變得不像他們原來的自己是因為他們的心境改變了,對她的感情改變了,但是……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該結束了,她可以接受他的車子他的莊園,因為這對于他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愛情這種東西,收了紀傾然的之後,她已經不想再收了,因為太沉重.

悠念喜愛戀愛游戲,只是因為她享受愛人的味道,對方是不是愛她,她不在乎.但是若是對方愛上她,那麼就是他們之間結束的倒計時了.

愛情是排在親情之下最神聖神奇的東西,悠念只想要游戲,從沒有想要認真過.

壞人壞過頭了就是賤人,悠念喜歡當壞人,但是絕對不想和賤人搭上邊,她熱愛的是游戲和從中得到的樂趣,而非踐踏那一片真摯的真心.

纖細的身影漸行漸遠,仿佛緩緩的邁入了陽光之中,那般耀眼,卻遙不可及.

瑰夜爵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捕捉,卻抓到一片虛無,空蕩蕩的,連帶著心髒也變得空蕩蕩,被什麼給掏走了,陽光冷得讓他想要蜷縮起身子……

同樣的花園中,樹影重重之後,一抹白色乾淨的身影,臉上蓋著書,比例修長完美的身軀,左胸口一個金絲線勾勒出的華麗而囂張的'斯’字,好一會兒伸出白皙美麗的手拿下蓋在臉上的書,露出一張精致美麗得宛如吸血鬼般的面容.

真是的……

為什麼每次都要撞上這幾人的事?不過……

羅生若悠念,這般無情,還真是讓人驚訝,這麼無情的人呵,中樞要怎麼掌控呢?

真讓人期待……

悠念回到餐廳的時候,曲眷熾已經點好了悠念愛吃的菜,黑黑的臉,看到悠念回來了才緩和了些,不過再看悠念的外套不見了,立刻又黑了,那白色的襯衫下,隱約的可以看到悠念內衣的花紋和美麗的胸型.


"出去一趟,外套都沒了?"曲眷熾快速的脫下身上白色的白尊校服外套給悠念罩上.

端木惑花俏的吹了口口哨,紫眸彎起,如同兩弧紫色的彎月,滿是調侃的開口,"悠念,身材不錯."

"謝謝."悠念欣然的接受他的誇獎,看著端木惑,笑容微微的深了些,妖冶如泛桃花的桃花眼眯起,比他的更像彎月,滿是誘惑.

"……"端木惑默默的低頭,從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遮掩住莫名其妙的紅了雙頰的臉,好一會兒才抬起頭,"給你."

悠念看過去,看著端木惑伸過來的手中拿著一根芒果味的棒棒糖,接過,"謝謝,不過,有沒有淡一點的口味?我不喜歡吃太甜的東西."蛋糕只吃不加糖的抹茶蛋糕,咖啡只喝不加奶精不加糖分的苦咖啡,不得不說,悠念這人真的很鬼畜,她的各種行為習慣都不像女人.

"淡一點?"端木惑眨眨眼,紫眸漫出困惑的霧氣,顯得漂亮可愛,糖都是甜的呀.

悠念剛張口,已經不爽很久的曲眷熾就塞了一小口蔬菜沙拉進她嘴里,說說說,他剛剛問的問題都沒回答,端木惑那小子荷爾蒙值太高,要隔離!

看著整個人懶洋洋的似乎要睡著了,卻全身冒著我很不爽很想揍人氣息的曲眷熾,悠念無奈的笑了,把端木惑給的棒棒糖順手塞進披在她身上的口袋里,"爵全身都濕透了,會感冒,所以我把衣服給他了."

曲眷熾沒說話,不過臉色還是緩了些,然而--

"啪!"就在他們隔壁桌的端木寂雅歐陽明倩三人的桌子,黃色的牛皮紙袋掉在了地上,露出了幾張相片的一角,就掉在了曲眷熾邊上.

"阿熾,麻煩幫我撿一下好嗎?"端木寂雅瑩碧的鳳眸看向曲眷熾,勾著溫柔的笑容道.因為本身穿著是裙子,並且還是一個淑女,東西掉了自己彎腰撿東西對于貴族淑女來說,是很失形象的,倒是由紳士撿,正正好.

曲眷熾倒也沒多想,彎腰,只是下一雙手快了他的兩秒.

單姜恒把紙袋的封口帶子把封口封緊,放到端木寂雅桌前,淡漠的面容,略顯憂郁卻美如銀河的眼眸,不需要任何的表情都美得讓人忍不住癡迷和自慚形穢,即使是端木寂雅這個美貌聞名天下的公主都比之不上.

端木寂雅微微怔住,隨後才僵硬著勾起一抹慣有的笑,"謝謝,一殿."

單姜恒只是淡淡的點頭,意味不明的看了悠念一眼,然後慢慢的走到了餐廳最里面的一個窗邊座位,陽光灑在他身上,連那簡單的翻看菜單的動作都優美高貴的讓人覺得賞心悅目,這個男人,是比起貴族還要貴族,比起王子,更像帝王的男人.

從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稱呼,就可以看出那個人在他心中有著什麼樣的印象和地位.端木寂雅喊悠念一直都是'三小姐’,明顯的疏離和不在意,喊單姜恒,卻是'一殿’,可見她對他的忌諱和敬畏.

他將一切都掌控在手中,隨著他的意願,挑動手指,改變著原定的一切劇情.

僅僅是看著他的眼睛,悠念就知道這個男人的危險性,難怪典治和齊蔚藍甯願她交往的對象是單姜恒,而非曲眷熾呢.


悠念看了臉色不是很好的端木寂雅一眼,淡淡的,看不出什麼情緒,卻莫名的讓人有種不好的預感.

端木寂雅看著桌前的紙袋,碧眸微微斂下,擋住眸中流轉的一切,對面的歐陽明倩和布里卡卡卻是心中暗急.

這個端木寂雅怎麼一點兒動靜都沒有?若不是看在她這麼驕傲的公主肯定見不慣一個黑色校服的女人進入他們的圈子里,她的武力值很高,身份地位更是不用說,肯定不會怕悠念,否則她們也不會找上她,為的就是借刀殺人,怎麼現在一點兒表示也沒有,這不要急死.下午有游輪過來,她們生怕瑰夜爵會突然離開加布島回到布迪斯.

要毀了悠念,當然要在情人和愛人雙雙在場,在全世界直播的情況下才能進行得更加猛烈徹底啊!

……

午休時間在悠念喂食和被喂食的甜甜蜜蜜中進行中渡過了.

"悠念."悠念和曲眷熾才走出餐廳,後面便傳來端木惑的聲音.

"嗯?"

"糖掉了."手中抓著一根芒果味棒棒糖,如同陽光組織起來的金發,紫眸灼灼生輝,以往一笑便荷爾蒙到處飄散的嘴角微微下垂,兩腮小小的鼓著,顯得有些生氣和委屈.

悠念摸摸身上曲眷熾的外套,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口袋里的棒棒糖掉了,接過端木惑手中的糖,"抱歉,我忘記了,謝謝你,我一定會吃的."

她才發現,原來端木惑也是動物屬性吶,金發紫眸,歡樂的時候全身荷爾蒙發得很歡,仿佛要把世界都染成粉紅色似的,委屈的時候聾拉著腦袋又是惱怒又是委屈的瞪著你,像極了傲嬌可愛只有貴族才飼養得起的珍貴鳥類.

"走了."曲眷熾懶洋洋的瞪了端木惑一眼,摟著悠念走了.

沒有人看到,後面端木寂雅看著這一幕,淺笑嫣然的面容下,拳頭微微的攥起,指甲深深的陷進了掌心.

"端木公主,你到底有沒有辦法?"見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布里卡卡忍不住了.同是公主,若不是端木寂雅的武力值比她高,歐陽明倩也勸了她好久,她才不想和她合作.

端木寂雅側頭看著兩人,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無蹤,碧綠色的眸子此時冷得好像冷血動物一般慎人.

"既然不相信我,兩位可以自己去做,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們,這個女人,姓氏可是羅生若."說完邁著步子離去,不理會臉色驟變的兩人.

------題外話------

今天二更好豐滿有木有?!然後,蘋果要告訴乃們,編輯跟我說,明天這文上架鳥~!左翼美男也要出來了!萬更~!麼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