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窗伴男友
g,更新快,無彈窗,!

"所以……這是威脅?"悠念歪了歪腦袋,微笑著道,讓人看著就有種自己手中的籌碼根本不是籌碼一般的感覺.

歐陽明倩眉頭皺了皺,換了個說法,"你可以把它當成交易,反正你愛的曲眷熾,我把照片連同底片給你,只要你和瑰夜爵分手."

悠念聞言卻是笑得意味不明,"你這是把爵當成交易的物品嗎?"

"難道你不是嗎?"布里卡卡忍不住出聲,目光憤恨的看著悠念,"你又把他當成什麼?在他和他同居的同時和曲眷熾這樣親親愛愛算什麼?你有沒有想過爵的感受?剛剛他離開的時候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你又知不知道?這樣三心二意的女人怎麼配得起爵?他那麼優秀,憑什麼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間?!"

悠念眉頭微微的蹙了蹙,"我什麼時候把他玩弄于鼓掌之間了?阿熾是我的男朋友,我對他好才是最正常的."

"你……"

"再說,你問我把瑰夜爵當成什麼?他是我的床伴,這樣,有什麼問題嗎?"悠念看了眼死死的抱著牛皮袋子,好像怕她搶走似的的歐陽明倩,很想告訴她,不用擔心,悠念一點搶的想法也沒有,她根本不在乎這照片被曲眷熾或者誰看到.

"床伴?只是床伴?"布里卡卡急忙問道.腦子里快速的計算著,悠念只把瑰夜爵當做床伴,可是瑰夜爵看起來似乎動了心,而悠念自己還有戀人,也就是說自己可以趁著瑰夜爵被悠念傷害的時候趁機趁虛而入?要知道,在男人受傷的時候,是第三者最容易插進去的時候!

歐陽明倩眉頭皺了皺,卻只是複雜的看了布里卡卡一眼,沒有說話.

悠念看著布里卡卡,嘴角帶著一如既往疏離冷漠的笑,"是床伴,只有我能碰的床伴,不要妄想染指他,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說完,轉身就走.

布里卡卡嘴角的笑容一僵,看著悠念的背影咬牙切齒,"賤人!竟然敢威脅我,你算什麼東西--"一張撲克牌驀地出現在自己的脖下,脖頸仿佛感覺到了實質性的冷感,仿佛是一個刀片抵著自己的脖子.

悠念微笑的看著她,"我記得,在你們剛來布迪斯那一天,在皇家碼頭,你答應過和我比一場."

"……那又如何?"布里卡卡的驕傲不容許她跟這個搶她男人的女人低頭,下意識的把悠念凌虐奧里克夫斯的事情給忘記了.

"在最後一項自由選擇賽上,我希望你不要逃跑,我最討厭'等待’這種事了,了解?"

歐陽明倩正想出聲拒絕,卻不料布里卡卡搶先了一步,"你以為本公主會怕了你嗎?到時候你別逃跑才是!"

悠念點點頭,優雅的收回撲克牌,"我喜歡你這麼單純,就是蠢了點."把人氣得半死,悠念卻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歐陽明倩抱著手中的紙袋看著悠念的背影,眉頭皺了皺,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明明就該是她們主導的事情竟然就這麼幾句話被悠念給顛倒了過來,非但沒有達到她們的目的,反而讓悠念把布里卡卡給忽悠了!

該死!

歐陽明倩抱緊手中的紙袋,面色陰沉的看著回到賽場的悠念,她要是敢傷害卡卡,她歐陽明倩跟她魚死網破也不會就這樣算了!布里卡卡忘記了悠念凌虐奧里克夫斯的事情,她沒忘!這個女人……

比惡魔還要冷酷無情!

悠念回到賽場的時候,曲眷熾正好和一個梅羅的學生比完,似乎是秒殺,曲眷熾僅僅把氣勢放了出來,那個男人便很挫的認輸了.

不過……

悠念拉過一邊在整理頭發亂得跟鳥窩有得一拼的單韻熙,"我記得,方才我和奧里克夫斯比完之後,是爵上場吧?"

單韻熙一邊整理被曲眷熾弄得一團糟的發,一邊皺著眉頭出聲,"他莫名其妙跑走了,被取消參賽資格了."沒比試完就當著審判官的面私自跑走,審判官若是不取消他的資格就怪了,這些委員會的人可不買任何貴族的賬,否則奧里克夫斯就不會被悠念虐的那麼慘了.

悠念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驀地想起方才布里卡卡說的話,眸色微微的冷了下來.

"喂!你怎麼了?"單韻熙收起梳子,扭頭就看到那雙微微冷下來的眸子,心尖兒一顫,這是嚇的.

"沒事."悠念看向走過來的曲眷熾,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眸中柔光盈盈,看得單韻熙直撇嘴,這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我們去吃飯."摟住悠念,曲眷熾道.比完的可以先退場,第三場在下午.

"我也去."單韻熙甩著鞭子跟上.完全無視曲眷熾的怒瞪,女王的眉眼傲得很,她就喜歡待在悠念身邊你想怎麼著啊哼!

因為第一場已經刷下了將近一半的人,所以留下來的並不多人,此時餐廳里也就幾個能力比較強悍,不屑查看自己後面的對手可能是誰的,比如端木寂雅,比如端木惑顧譯軒等……

不過……

悠念看著端木寂雅對面的歐陽明倩和布里卡卡,微微歪了歪腦袋,眨了眨眼,顯得異常的純潔可愛.

"怎麼了?"曲眷熾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白嫩嫩的小臉,那雙妖冶的桃花眼做出這樣可愛的動作竟然也不會顯得不倫不類,真是可愛.

悠念沒有說話,那邊端木寂雅淺笑嫣然的優雅的朝她舉起了手中精致的咖啡杯,"三小姐,我發現了很好玩的事情,你有興趣過來分享一下嗎?不過,阿熾的話,最好回避一下比較好哦."

悠念桃花眼微微眯了一下,腦袋意味不明的搖了搖,她還以為,這個女人能夠聰明的明哲保身到什麼時候呢.

"噢!爵,你跑哪里去了?"端木惑一聲驚訝的呼聲,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門口.

只見已經把白色的白尊校服外套脫掉的男人,白色的襯衫褲子已經濕透了,烏黑的發還滴著水,顯得凌亂不羈,蜜色的膚色,性感的體格,放哪兒都是讓人尖叫臉紅心跳的帥氣性感.

此時目光緊緊的盯著悠念,烏黑深邃的眼瞳如同誓死不放獵物的餓狼……

------題外話------

謝謝rosellf親送了1顆鑽鑽,xqyzj親賄賂了蘋果50朵花花(蘋果能說蘋果被賄賂到了麼麼麼麼?好無恥的感覺……遁走……)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