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悠念發飆
g,更新快,無彈窗,!

悠念聳聳肩,對于這種在別人眼里出軌背叛的事完全不當回事,她從來不存在欺騙,不是嗎?

忽的察覺到一道陰冷的目光,悠念轉身,就見女子組擂台下那邊,布里卡卡臉色陰沉的可怕的瞪著她,似乎覺得悠念跑到男子組是為了躲她,不敢和她打似的.

不管在哪個世界,莫名其妙不怕死的人都那麼多.

悠念搖搖頭,帶著微笑看回擂台.

第二場比試已經開始了,賽制因為第二場允許用武器,所以不一樣,在不打死的范圍內,讓對手認輸就可以了,允許使用任何的手段.這一場的規矩,正符了悠念的意.

"齊悠念."又是抽簽決定的誰先誰後,對手是誰.

"奧里克夫斯."被念到名字的男人看到悠念因為加深而顯得邪氣詭異的笑容,莫名的覺得打了個冷戰,然而強壯肌肉糾結的四肢卻叫他勇氣過人.身子很快就落到了悠念對手的位置上.

經過昨天和獨孤有一戰,悠念的實力已經讓人放心了不少,然而當這麼個大塊頭和悠念站在一起的時候,眾人還是忍不住覺得雞皮疙瘩落了一地,這是什麼設定?美女與野獸啊!

"咚……"鑼鼓響.

奧里克夫斯手中的武器是兩個笨重的大鐵錘,不過在他手中卻顯得很是輕盈靈活,看著悠念手中翻轉的紙牌,奧里克夫斯嘴角勾起輕蔑的笑容,猛然朝悠念攻擊而去,經過昨天獨孤有一事,他可不會再傻逼發揮什麼紳士風度,贏了比試才是最重要的.

大鐵錘橫掃而過,悠念身子輕輕一跳,躲開了大鐵錘,纖細的身子更是直接站在了他手中的大鐵錘上面,嘴角含笑,姿態優雅高貴,頓時引得下面掌聲和口哨聲不少,這場面,是真美,正是他們所欣賞的人體藝術美.

嗅到空氣中淺淡得幾乎感覺不到的香味,悠念嘴角微彎,和昨天女子組那邊的巴拉娜身上傳出的味道一樣,沙楓樹的花粉,吸入少量就會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反應微微的遲鈍起來,不過這東西對于悠念來說,還真是可以算是沒用,本來她的速度就快得不是肉眼輕易看得見的,現在就遲鈍了那麼一點點,也不是普通人類能夠招架的.

另一只鐵錘掃了過來,悠念整個人向後倒去,讓鐵錘貼著她的身子掃了個空,然而在一半的時候身子仿佛被鋼絲吊著一般驀然停住,手腕驀地一動,一排撲克牌出現在指間,咻咻的在所有人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釘在了他肌肉糾結的兩條大腿上.

"啊!"神經傳來的痛感讓奧里克夫斯整個人往後倒退,然而悠念纖手一伸,拉住了他的一條手,笑眯眯的模樣很純良,下一秒手腕輕動,拉著他的手那麼一甩.

"咔咔咔咔……"

"啊啊啊啊啊--"一只手臂骨頭碎成一塊塊的聲音清晰慎人的響起,隨後響起了奧里克夫斯整個人痛苦的尖叫聲,嚇得見慣了各種事情的記者媒體都不由得身子那麼一顫,背脊爬起一陣冷汗.快認輸吧!

認輸?悠念嘴角一扯,根本不給奧里克夫斯認輸的機會,一拳狠狠砸在他的下巴上面,在別人看不出的情況下讓他的下巴卸掉了.

"認輸嗎?"悠念笑眯眯的問.

"……"認!認!奧里克夫斯此時哪里有什麼男子氣概,下巴疼得沒有辦法點頭,只有眼神在請求著悠念,然而在別人看來,就是這個人在死撐不認輸.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這個比試,我是一定要贏的."悠念狀似遺憾的搖搖頭,目光卻是一冷,手中出現一把紙牌,身子慵懶的坐上擂台邊角的塑料柱子上面.

"認輸嗎?"一張撲克牌刀片般的劃過他的大腿,鮮血噴湧而出.

"認輸嗎?"一張撲克牌又在大腿那道傷口下滑過,整齊的兩道傷齊齊噴血.

"認輸嗎?"

"認輸嗎?"

"……"

一次次,宛如凌遲,就連女子組那邊的審判官和參賽選手都不由得停下了比試把目光放在了那邊,從來沒有過,這麼血腥的一次比試,雖然在這種比試上面,不是沒有死過人,但是真的從來沒有這種單方面凌虐的一次.

單韻熙抓著鞭子的手都不由得微微的抖了抖,布里卡卡和歐陽明倩更不用說了,臉色刷的蒼白,這個女人昨天揍了盧布寺的學生會會長之後,今天竟然又單方面的凌虐戈斯學院的學生會長兼奧國王子,若是她們上去,還不被她一拳給弄死?

曲眷熾等人面面相覷了一下,眉頭齊刷刷的皺起,這個男人又怎麼惹到悠念了?竟然比昨天獨孤有還要慘.

這個時候,獨孤有忿忿不平的心情頓時平衡了,至少還有一個比他更慘不是?

瑭剡小盆友和爸媽哥哥姐姐坐在客廳看著電視上的現場直播,看著他家三姐就這麼風華絕代的坐在柱子上,一張一張牌凌遲一般的讓對手眼中慢慢的呈現絕望的氣息,小嘴微張,眼里滿是崇拜,牛掰!太牛掰了啊!他三姐簡直就是天生的刑訊人才啊,要跟她好好學習!

"齊悠念,可以了."最終還是委員會的審判官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聲,看向悠念的目光帶著淡淡的譴責,就算私下有什麼過仇也不能在這種時候這樣報複,奧里克夫斯可是奧國唯一的王子!將來王位的繼承人!更何況,這里是四校聯賽,點到為止,差不多就好,搞這麼血腥是要拍恐怖片嗎?

"可是他還沒有認輸啊."紙牌在指尖快樂的立體旋轉,悠念特別純良困擾的看向審判官.

"他已經認輸了."那雙眼睛里已經見不到半點光亮了,這是已經絕望的人才會這樣,都絕望了,還有什麼認不認輸可言.

"不過他沒說,不是嗎?"說著,悠念手中的牌大把的扔上天空,刷刷的紙牌雨飄了下來,如同翩翩飛舞的蝴蝶,落到奧里克夫斯身上卻刷刷的,又留下了無數的傷口,慘不忍睹.

"太過分了!你太過分了!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惡毒的女人!"女子組的戈斯學生巴拉娜終于忍不住哭喊的跑過來,大大的眼睛瞪著悠念,赤裸裸的譴責,惡毒的女人.

------題外話------

謝謝13691800303親送了1朵花花,檸檬草小精靈親100打賞~麼麼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