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就是故意
g,更新快,無彈窗,!

誰都沒想到今年的四校聯賽竟然有一個女生利用特權換了組,要知道男女之間在力氣和體力上始終都有著分水嶺一般的距離,而男女分組中勝利者所得的分數是一樣的,所以史上並沒有誰這樣過.

怎麼看女生跑男生這邊來都是吃力不討好的事.

而比這個一樣讓人驚訝的是,誰都沒想到悠念第一場就對上的對手竟然是盧布寺的學生會會長獨孤有,這可是自詡為和單姜恒可以相媲美的男人,也是每次四校聯賽中的第二名,第一名從單姜恒升上大學部後就從來沒有被其它三校的人拿走.

好在悠念不知道這件事,否則開口第一句話絕對就是很挑釁很讓人火大的,啊,原來你是萬年老二啊!

悠念其實從來都是比璃兒還會得罪人的禍水.

曲眷熾眉頭一皺,"悠念--"

"怎麼了?"悠念看向台下曲眷熾,有些不解他怎麼突然噤聲了.

曲眷熾拳頭驀地攥起,他想讓悠念不要打先認輸,複活賽上還可以重新開始,但是一想到悠念的驕傲,這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加油!"曲眷熾勉強的勾起笑,違心的道,目光惡狠狠的盯著獨孤有,仿佛死死盯住獵物的惡狼,只要他敢讓悠念受一點傷,他一定不顧在場的所有人撲上去把他殺了!

悠念勾唇一笑,午後的陽光下,陽光在她身上披上柔軟的金色,纖細的身影,風華絕代到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咚……"鑼鼓敲響,比賽開始,全場十二個攝像頭,此時有八個對准了這里,史上第一個參加男生組的未知身份背脊女生,實在讓人驚奇她會有多麼絢麗的'人體藝術’展現給大家看.

獨孤有沒有出手,冷靜到冷漠高傲的淡淡出聲,"我讓你三招."

"你確定?"悠念微笑,美麗的十指伸在面前從小拇指開始朝手心收攏連續幾次,顯得漫不經心中又透著危險的感覺,擂台賽第二場才允許動用武器,也就是說,這一場悠念可以在不犯規的情況下用拳頭好好泄泄憤.

所謂規則是怎麼樣呢?就是不准把人打死,打殘,打暈,只要不觸犯這三點,無論把人打成怎麼樣,都是合理.

"嗯--"獨孤有才想很優雅很紳士的頷首,然而這下巴才剛剛收進一點點,立馬就被狠狠的一拳上擊,不華麗的仰上天.

"砰!"敵人攻擊力太猛,獨孤有被一拳打懵,整個人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砸在了擂台下,還好死不死的滾到了他視為一生死敵的單姜恒的腳前.

變故只在一瞬間,誰也沒想到悠念竟然會毫無預兆的出手,那速度,快得根本連殘影都難以捕捉,攝影師激動的調動著手中的攝影機,心想著回去弄慢動作來看看這是多麼絢麗激動人心的一擊!

悠念吹了吹拳頭,扭過頭調皮的朝目瞪口呆的曲眷熾眨眨眼,電得曲眷熾身子一顫,狠狠的捏了一把大腿才清醒.

一邊的顧譯軒眼淚汪汪的扭頭看他,"阿熾,你為什麼要捏我的大腿?"

"……"他能說捏你的他不會疼麼?死黨干什麼用的?沒錯,就是用來兩肋插刀的,他現在捏你一下怎麼了?

那邊獨孤有在單姜恒面無表情,天生略顯憂郁卻美如繁星銀河的眼眸下狼狽的爬起來,下顎之處一個青紫的痕跡很滑稽的出現在那里,眼鏡鏡片已經碎了一個,在八台攝影機下,那麼多雙眼睛下,他簡直尷尬丟臉得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了,斂下眼中的惱怒怨恨,獨孤有盡力讓自己表現得無所謂的爬回擂台.

這不是把敵人打下擂台就贏的賽制,而是在不犯規的情況下,最先擊中敵人除了頭部以外的致命點三次才算勝利,一般都是哪三個?

第一,心髒,這一擊是正擊;第二,以算計好的刁鑽的角度足以造成肋骨紮進肺部的一擊,這是側擊;第三,是背部的脊椎,是後擊,不過這個基本很少有人能夠做到,因為後背對于所有習武的人來說,都是重點警惕的,甚至比正面還要警惕.

悠念眨眨眼,看著回到擂台上的獨孤有,"還有兩招哦,你還讓不讓我呢?"

這問題真叫人難堪,再讓下去,只怕他根本沒有反擊的力量了,可是不讓?剛剛讓你三招說得那麼好聽,這里可是全世界都在關注的現場直播!

"剛剛是我自大了,很抱歉.那麼現在請問悠念小姐,你需要我讓嗎?"獨孤有也還算是有點腦子的,很快就用誠懇的語氣把問題丟回給了悠念.

悠念微笑,"不需要哦."

悠念尾音才落下,獨孤有便不再遲疑的撲上來攻擊,並不是和悠念那個世界一樣單純的近身搏斗,而是近身搏斗中帶著一點點那個世界古武的動作和味道,只是並沒有內力什麼的,不過他們也有一些很讓人驚奇並且很科學的'人體藝術’,比如羅生若家族的'肢匿’就是其中一個.

悠念看著眼前這仿佛出現雨點般的無數拳頭朝自己砸來的場景,眉梢一挑,也不手忙腳亂的躲避,反而腳尖輕輕一劃,驀地消失在原地,下一秒驀地出現在獨孤有背後,所有人都以為悠念會給他頸椎一擊取得一分,哪知悠念竟然一腳把獨孤有的腦袋給橫掃踹了一下,半個鞋印就這麼印在獨孤有白白的臉上,怎麼看怎麼搞笑.

"你……"一次可以當做悠念不懂規矩不知道怎麼才能得分,但是兩次,有點腦子的算是看出點苗苗了.獨孤有擦了擦臉,惱怒的看著悠念,"你是故意的!"

悠念笑眯眯的不理他,手腳麻利的次次躲過能夠得分的那三點,把獨孤有打得狼狽不堪和卡麗娜羅納配成了一對豬頭情侶才干脆的給他三擊,在獨孤有咬牙切齒滿心的憤恨離去的時候,悠念站在擂台上輕輕的出聲,"喂,叫獨孤有的渣男."

獨孤有下意識的停住腳步.

"我就是故意的."在大排的攝影機前,悠念微笑的囂張出聲,"以後見到我最好繞著走,否則,見一次打一次."

------題外話------

謝謝貓頭wing親送了1朵花花,zyy881215親送了2顆鑽鑽,糊糊寶貝gw親送了1朵花花,乖娃親親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