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悠念生氣
g,更新快,無彈窗,!

所有通過比賽的人回到委員會為選手准備的房間休息幾個小時後,用完午餐,便又開始比賽了.

第一場是擂台賽,同一個空地上,兩個搭建起來的擂台,分別是男女賽場,對手由委員會抽簽決定,來參加比賽的人都要有可能面對比自己高上一個等級的對手的覺悟.

悠念和另一邊在男子擂台賽場地上的曲眷熾瑰夜爵顧譯軒他們打了個放心的手勢,便扭過頭看這邊的擂台賽.

第一個上場的就是梅羅的歐陽明倩,纖細的豔紅色身影輕盈的跳上擂台,極其的惹眼,微微傲慢的仰頭,仿佛在不耐煩的等待著對手.

她的對手是一個帶著熊型徽章的戈斯學院女學生,脫去了外套,露出滿是肌肉的雙臂,高大威猛的如同女性舉重選手,歐陽明倩站在她面前,倒是顯得好像一巴掌就會被拍死一般的纖細脆弱.

"哼!"歐陽明倩不屑的冷哼一聲,在審判官一聲令下的時候身子猛然輕靈的朝對手撲去.

然而身為與她同等級的對手,怎麼可能被輕易的打敗,高大的身子意外的靈敏,輕易的就躲過了歐陽明倩的一擊,反手給了歐陽明倩背部一巴掌,歐陽明倩險險躲過,卻還是被碰觸到了.

"卡洛夫特娜,側擊,有分!"審判官在一旁敲響鑼鼓,出聲,頓時讓失了一分的歐陽明倩咬牙切齒的猛烈攻擊起來.

"歐陽明倩,正擊!有分!"

"歐陽明倩,正擊!有分!"

"歐陽明倩,側擊!有分!歐陽明倩勝,晉級下一場!"

歐陽明倩勾著柔媚的笑容不屑看著對面被她以各種不犯規的方式打得體無完膚的對手,一揚手中烏發,"想贏我,回去再練幾年再說吧,胖子."

"歐陽!真棒!"布里卡卡笑容燦爛的豎起大拇指,然後陰測測的看向悠念,"如果我的對手會是那個狐狸精的話不知道多好."她完全不記得當初是誰輕輕一擊讓她毫無招架之力的.

歐陽明倩冷冷的勾了勾唇,"不用擔心,我會計劃好的."

看著布里卡卡眼里的挑釁,悠念挑了挑眉梢,嘴角含笑的收回眼神看回擂台,第一場第二對比賽選手,竟然是單韻熙和那個叫巴拉娜的戈斯學院可愛的女孩,仿佛注意到悠念的目光,她扭過頭看向悠念,再一次可愛的歪了歪腦袋,眨眨眼,單純可愛得無以複加.

只是……

這樣的可愛很容易讓人放松警惕和迷惑人心.

"巴拉娜,側擊!有分!"

竟然一開場就被對手得了一分,單韻熙英氣的眉頭皺了起來,為什麼她覺得有種怪異感?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對勁了.

又是一個側擊,單韻熙條件反射的躲閃,然而卻始終沒有躲閃過去的被擊中了.

"巴拉娜,側擊!有分!"

單韻熙心中不免升起一抹煩躁,開玩笑,她可是要和羅生若悠念分出勝負的人,怎麼能在第一場比賽就輸掉?

悠念看著擂台上的場景,嘴角的微笑依舊,眼眸卻微不可查的眯了些,一只小的幾乎看不見的蟲子快速的飛到了單韻熙的頸側,叮了下,然後飛走了,場上的局面漸漸扭轉,巴拉娜可愛的小臉頓時皺了起來……

背後的擂台忽的傳來一陣驚呼,悠念下意識的轉身,然而入目的一幕卻霎時讓她臉上的笑容冷了下來.

只見那邊男生擂台上,曲眷熾正有些狼狽有些懶洋洋的從擂台邊角站起身,嘴角帶著血,臉頰也帶著一下青紫,懶洋洋的表情似乎並不在意,但是在悠念眼里卻是極度的礙眼.

悠念笑容冷得可怕,一步步的朝男生擂台走去,所過之處所有人無不下意識的讓開一條道,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那位選手,請不要擅自離--"聲音在悠念駭人的眼神下戛然而止,密密麻麻的冷汗爬上了背脊.

"悠念?"

"你怎麼跑--"

"我要申請換組參賽."從女子組換到男子組.悠念看著擂台上和曲眷熾比試著的戈斯王子,一股駭人的殺氣蓬勃而出,根本不用懷疑,如果讓悠念上場,那個人會死的很慘.

竟然敢傷了她的戀人,找死!

"什麼?悠念你……"

"可以吧?我記得我擁有這個權利."悠念看向一旁的委員會審判官.世界貴族的特權呵.

審判官拿著掌上電腦噼里啪啦的按了一通,然後眉頭皺了皺,神色複雜的看了悠念一眼,點頭,"可以,但是如果犯規,同樣會被取消比賽資格."

悠念頷首,純良的微笑.

"奧里克夫斯,側擊,有分!奧里克夫斯勝,晉級下一場."審判官聲起,戈斯的大塊頭猩猩似的捶了捶自己結實的胸膛,對著曲眷熾不屑的伸了伸中指,粗鄙得無以複加.

悠念眼眸眯了眯,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被曲眷熾給氣急敗壞的拉住了,"你跑到這邊來干什麼?"

悠念歪著腦袋看著他嘴角的青腫,"連第一場都過不了,你太挫了,阿熾."

曲眷熾嘴角一僵,他能告訴他是因為他懶得再往下打,所以故意的嗎?貌似這個原因說出來會更糟到她的鄙視.煩躁的揪了揪頭發,曲眷熾苦惱,真是的,本來想偷懶的,現在悠念跑到男子組這邊,他得在複活賽小展身手跟上隊伍了.

瞥了眼瑰夜爵和顧譯軒,哼哼,他可沒忘記還有兩匹狼惦記著他的悠念!

"齊悠念."擂台審判官喊道,因為羅生若這個姓氏實在太招搖,而且這還是面向世界各地的直播,所以只能讓悠念暫時冠上齊蔚藍的姓氏.

悠念嘴角笑容優雅而風華絕代,身子輕輕一晃,以絕美之姿落在擂台之上.

"獨孤有."

上來的男人看到悠念,冷靜穩重的表面下惡狠狠的扯了扯嘴角,真是天助我也,他看這個多管閑事的女人早就不爽了.

獨孤有哪里知道,悠念現在心情很不爽,第一次有人敢當著她的面傷害她的戀人,戈斯王子已經下去了,所以她只能在下一場比賽的時候好好虐他,現在,這個男人就給她當開胃菜好了.

------題外話------

感謝高興就好ing親送了3顆鑽鑽,麼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