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揍成豬頭


"這里可是有委員會的人布上的暗樁!"單韻熙對于悠念的漫不經心很是不滿,太自大了!

仿佛要印證單韻熙的話一般,走在最後面的卡麗娜羅納忽的一聲驚叫,身子猛然一躍,躲過了從秘處發射過來的幾只寒光攝人的小袖箭,看她那身子輕盈反應還算敏捷的模樣,確實是有點底子,只是比起在場的三人還是遜色了不少.

手臂上被擦身而過的箭劃傷了,但是這里可沒有憐香惜玉的獨孤有,所以卡麗娜羅納只能不甘的咬著唇,一邊捂著受傷的手不讓血腥味引來其它的猛獸,一邊費勁的跟上前面越來越快的三人.

然而即使這般小心警惕,太陽西下,森冷泛紅的月亮半露在云間,讓整個森林越發的寂靜陰森.

"嗷--"淒冷的狼嚎聲讓人心驚的響起.

"對……對不起,可,可不可以休息一下?"沒有停下吃晚餐,一直趕路幾個小時的小隊中,卡麗娜羅納出聲,然而站住的腳步卻已經表示她是一定要停下來休息了,比賽規定全隊到達終點才算通過,她就不信她們會把她扔下.

悠念挑了下眉梢,看向其它兩人,"你們也累了?"

單韻熙和莫絲克莉斯搖搖頭,比起這顯然不曾吃過苦的卡麗娜羅納,她們實在是強的不像話.

"那好,繼續趕路,既然參加了比賽,那麼必然要拿到那第一,得到三個分數點."不顧卡麗娜羅納瞪大的目光,悠念繼續淡淡的指揮,那淡淡的話語,卻莫名的讓人不覺得被命令的反感,"如果餓了就邊走邊啃面包吧."

"可是我走不動了!"從小到大最討厭被忽視的私生女,對于悠念的忽視很不爽,語氣微微強硬了起來,憑什麼她要聽她的話?

"是嗎?你走不動了……"意味不明的拉長尾音,然後,一陣驚悚的灌木叢窸窸窣窣的由遠及近傳來的聲音和狼嚎聲讓人不禁心尖顫栗,狼是群居動物啊,可不是她們四個細胳膊細腿的女人可以對付得了的!

"我們還是快走吧!"卡麗娜羅納頓時撐著已經快麻木的腿快步的率先趕路起來,身後的聲音讓她毛骨悚然,有種被緊緊追著的感覺,所以腳步越走越快,最後變得仿佛被鬼追著一般的激烈的跑動.

"這不是走動了麼?"看起來悠閑之極,然而速度卻快得驚人的悠念聳聳肩,笑得很純良.

而接下來,每當卡麗娜羅納走不動的時候,都會有一群野獸的聲音驚悚的響起,鞭笞著這個嬌滴滴的女人好好趕路不准偷懶.

單韻熙和莫絲克莉斯雖然搞不懂這是怎麼回事,但是卻沒多問的跟著悠念悠閑的跟在幫她們開著路的卡麗娜羅納身後,一邊悠閑的啃著面包等各種食物牛奶等補給自己身體能量.

可憐的卡麗娜羅納則是剛停下想喝口水想吃口東西,後面和周圍就出現各種令人驚悚的聲音,一晚上下來,她一身整潔的校服和頭發已經凌亂不堪,樹葉和灰塵蛛網沾滿全身,整個人狼狽的仿佛從乞丐窩里爬出來的一般,雙腿幾乎已經麻痹無力,雙唇干得爆裂了,中途不知道蹭到了什麼有毒的樹葉或者蟲子,雙唇竟然腫的跟兩根火腿腸似的,那丑陋的模樣,和身後的三人形成極度鮮明的對比,偏偏腦子已經開始迷迷糊糊的卡麗娜羅納沒有發覺任何的不對勁.

後面的三人憋著笑,在悠念這個可惡的女人的帶領下惡意的不告訴她,讓她繼續趕路,礙眼的人,就是要給一點教訓.


翌日,天邊才泛起魚肚白,躲過重重陷阱的悠念一組遠遠的便看到了終點空地上的紅色帶子.

只是讓她們沒想到的是,委員會竟然把陷阱布到了最後一步,無數的乒乓球大小的空心鐵球從四面八方砸了過來,幾乎讓人無處可躲,如果在這一刻她們被打暈過去,那可真就功虧一簣了.

只見悠念快步上前,一下子將卡麗娜羅納拉到了身後,一副保護的姿態,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碰巧,悠念每一次才帶著她躲過一顆球,卡麗娜羅納下一秒就被一顆悠念沒發現的球給砸中,而且次次都是臉,一次陷阱下來,卡麗娜羅納整張臉被砸成了見不得人的豬頭臉,再加上那兩根香腸嘴和髒兮兮臭烘烘的一身……

噢!簡直就是慘不忍睹,讓人惡心到想吐!連等著終點處的媒體記者都嫌棄的隨便問了幾句話,拍了幾張照,雖然不多,但也足夠讓人記住這史上第一個弄得如此狼狽惡心的參賽選手了.

悠念這一組理所當然的獲得了第一名.

被弄得如此狼狽的卡麗娜羅納看著衣衫整潔光鮮亮麗的三人,緊緊的攥著拳頭,她會這麼失常,一定是這三人搞的鬼!但是偏偏她沒有任何辦法,所以只能一邊痛苦的啃著面包,一般縮在角落里巴巴的看著各個出口,她要等她的獨孤有,只有她的獨孤有能夠幫她教訓這幾個該死的欺負她的女人!

然而當獨孤有那一隊出來,卡麗娜羅納撲過去卻被狠狠的推開.

"這位小姐,請自重."獨孤有冷漠疏離的話語讓卡麗娜羅納頓時傷心透徹.

"有……你不認得我了嗎?我是羅納."香腸嘴一開一合,臭烘烘的,惡心到讓人想吐.

獨孤有猛然瞪大眼,鏡片下的目光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狼狽惡心的女人,"羅,羅納?"

"嗯嗯."被球打成熊貓眼的眼睛想要可憐兮兮的流淚,然而偏偏此時這張臉根本做不出那我見猶憐的表情.

頓時一雙雙詭異之極嘲諷意味濃重的目光瞟向了獨孤有,仿佛在嘲笑他的眼光,竟然會找個弱成這樣的女朋友,看,全場唯一一個最狼狽的人就是她了.

獨孤有臉上一陣僵硬,看著此時依舊委屈的看著他的卡麗娜羅納,不由得怪罪起她的不懂事,弄成這樣也不知道去整理一下,竟然還在這里丟人現眼!

不遠處,悠念饒有興致的用胳膊肘戳了戳莫絲克莉斯的腰,"看,這樣的男人呵……"

尾音輕笑,帶著明顯之極的不屑,也讓莫絲克莉斯原本還帶著點點不死心的想法頓時湮滅,看著悠念,冷豔的面部不由得微微的緩和,是啊,這樣的男人,配不上她莫絲克莉斯!

------題外話------

感謝貓頭wing親送了1朵花花,000愛u親送了3朵花花,齊麼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