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激情豪船


曲眷熾的懷抱很溫暖,帶著她喜歡的獸類的氣息,此時微微繃緊的背脊讓她知道,這一個對于自己來說很刺激很好玩的空中飛車嚇到他了,安撫的輕柔的撫了撫他的背部,目光忽的一轉,落在咬牙切齒的看著她的布里卡卡,在微微轉動,看向看著瑰夜爵和曲眷熾若有所思的歐陽明倩.

歐陽明倩只覺得背脊一涼,下意識的看向悠念,心髒驀地一縮,一股子幾乎麻痹心髒的寒意躥進骨髓,趕緊移開目光拉著布里卡卡走進船艙.

"哇哦~!帥呆了酷斃了!"端木惑金發如絲,紫眸瑩亮,嘴里叼著一根棒棒糖激動的快步走了過來,身後跟著矜持的端木寂雅和顧譯軒.

"這是什麼牌子的車子?竟然帶你們穿越了九連崖?太酷了!"端木惑此時哪里還記得好幾次都差點被悠念坑的連內褲都不剩的事,圍著悠念的跑車直繞圈打量著.

總所周知,花花王子端木惑愛女人,更愛賽車.

紫眸閃亮亮的湊近悠念,"吶,要不要跟我賽一趟呢?"

"好啊,不過賽車不在羅生若家族的服務范圍之內,一次五千萬,再額外給贏家五千萬的獎金吧."悠念看著端木惑就想坑他,這貨就是學不乖,總有一天悠念一定會讓他連內褲都不剩一條的.

端木牌包子臉又一次熱騰騰的出爐了,又坑他又坑他,他已經將近半個月沒有出去約會了,為啥?還不是因為他的錢都被悠念這坑人不償命的貨給坑光光了!在這麼下去,他真要連一條內褲都買不起了!

"真是太讓人意外了,三小姐,你竟然穿越了九連崖."端木寂雅狹長瑩碧的鳳眸因為笑容而微微的眯起,莫名的讓人有點晦澀不明黏膩得不舒服的感覺.

"唔,重要的是這一點啊."悠念淡淡的回了聲,頓時讓端木寂雅微微的變了臉色.

就……仿佛不小心泄露了什麼不該泄露的秘密一般.

悠念微微挑了挑眉梢,卻不多問,溫順的被曲眷熾拉著往船艙走去,淡淡的掃了眼站在原地臉色越發的冷酷嚇人的看著她的瑰夜爵,微微眨眼.

--不要妨礙我的游戲.

"怎麼會遲到?"不客氣的把悠念和單韻熙的東西塞進死皮賴臉跟過來的顧譯軒手中,曲眷熾問道,不僅遲到,而且竟然用這種方式上船,天知道他看到她從車里出來的時候,後怕得心髒都疼了.

"昨天晚上和單韻熙吃了份有毒的快餐."

"什麼?!"驚訝!

"嗯,放了大量的液態助眠香,和快餐里面的裝飾糕點的羅糖葉子分泌出的羅葉蜜素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會致死的毒素."悠念淡淡的語氣顯得漫不經心,仿佛這東西對于她來說就和喝水一樣沒有半點問題.

而實際上,確實沒有任何的問題,本身就是不老不死,再加上她的異能,有任何毒素進入體內,所有細胞便會仿佛有生命和意識一般把它推向排泄系統,以各種形式流出悠念的體內,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女人可以不需要任何的保養皮膚都可以如同凝脂般的細致光滑的原因.


至于單韻熙?悠念小人惡趣味的吐舌,看女王屬性的傲嬌貨炸毛和尖叫很有趣不是麼麼麼麼麼?也就是,從頭到尾這貨根本就知道那快餐有問題,而且還故意把兩人體內的毒素排掉,留下了少量助眠香,故意讓單韻熙睡過頭……

千萬不要讓單韻熙知道,否則她一定會氣得去撓她家牆角!

"該死!是誰?!"曲眷熾氣得一身氣勢猛然爆發而出,把兩個從他們身邊經過的船員嚇得腿軟的倒在地上.

"不知道,不過是快餐是在夏香閣喊的."雖然說誰出的手也許很容易猜到,但是其中幫凶不少,並且藏得很隱秘,悠念從來都喜歡一網打盡,誰都別想逃過悠念的懲罰.

曲眷熾和顧譯軒對視了一眼,推開了悠念的房門,"你先好好休息一下,下午就會到達加布島了,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吻了吻她的額頭,曲眷熾替悠念關上房門.

屋子布置得很清爽,主色為和船身一樣的古銅色,輔色是讓人在覺得輕微搖晃的船中注入一片清爽舒服的淺綠色.

悠念躺在淺綠色柔軟的床上,即使隔著好幾塊木板和空氣,悠念不同于常人的耳力依舊清晰的聽到曲眷熾和顧譯軒兩人的談話聲.

"咚咚."敲門聲.

悠念站起身,開門,熟悉的味道伴隨著巨大的沖擊力讓她不由得後退了幾步,被壓倒在床上.

"爵……"悠念微微側臉,想要躲過他的吻,然後瑰夜爵壓著她,雙手捧住她的腦袋,深邃銳利如同野生的狼一般的眸子看著悠念,哪里還有平時的凶狠暴戾和冷酷,如同易碎和美麗的琉璃,霸道,然而卻又帶著脆弱.

"悠念,不要拒絕我."低啞性感的聲音在耳邊低低的響起,"不要拒絕我,悠念,我愛你,我愛你……"

悠念腦海忽的恍惚了一下,這一聲聲的纏綿悱惻愛意纏綿的仿佛和好久好久以前的那脆弱的消逝在她生命中的聲音重合,他也是在每天都不厭其煩的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這三個字.

目光清晰的倒映著瑰夜爵的面容,不一樣,很是不一樣,這個男人,比他更堅韌卻似乎也更加脆弱,難道越發的堅韌不倒的男人也會越發的脆弱嗎?堅韌和脆弱,似乎是呈正比的呢.

唉……

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悠念伸手摟住瑰夜爵的脖頸,輕輕的印上他冰冷的薄唇,男人身子忽的一僵,然後全身驀地被瞬間點燃了,激烈的反應猶如干柴碰到烈火,砰的一聲劇烈燃燒起來.

瘋狂細碎的吻吻遍悠念整張越發美麗的面容,漸漸的移至脖頸,兩個人的身體完美的契合……

"踏踏踏……"有腳步聲傳來,悠念這才注意到曲眷熾和顧譯軒的聲音已經停止了,如絲的眼眸輕輕掃過屋門,卻見那門並沒有關上,反而開著將近十厘米的空隙,任何人只要把目光放進,就可以看到床上曖昧纏綿的兩人--

------題外話------

感謝zyy881215親打賞200,qianyuchen親送了1朵花花,瀟湘越來越嚴了,那麼一點點不算肉沫沫的肉都禁了,害蘋果以為早上八點這張就發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