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疾速飛車
g,更新快,無彈窗,!

屋外日上三杆,屋內仿佛要睡到地老天荒的兩個女人安詳美麗.

好像有什麼東西忘記了,為什麼會全身無力呢?一個激靈,單韻熙猛然睜開眼,腦袋一陣暈眩疼痛,淡淡的掃了一眼掛在客廳的鍾,遲鈍了兩秒中才猛地睜開眼看向時鍾--

9:50!

"啊啊啊啊啊啊!"單韻熙抱頭尖叫.

"吵."悠念在地毯上翻了個身繼續睡.

"起來!快起來!"單韻熙現在哪里想得那麼多,拼命的搖著悠念,今天要啟航去加布島,而船只啟航的時間是十點!比賽制程很嚴格,遲到一分鍾都會被禁賽,十分鍾到達皇家碼頭,不可能啊!

翻手機,沒電關機!翻悠念的,同樣沒電關機,去死啦!

"怎麼會這樣?!"單韻熙有些絕望的拽著腦袋,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睡過了頭?!

"唔,快餐有毒."悠閑的爬起來的悠念捋了捋頭發,漫不經心的道.

單韻熙煩躁得幾乎想咬死她,不要表現得這麼淡定,要知道她們趕不上船只就意味著無法准時到達加布島,比賽人數已經給委員會寄了過去,少一人就要被扣集體分,會給布迪斯甚至瑞比斯公國抹黑的!這可是從上船開始就被媒體直播的全世界關注的比賽啊!

"走了."悠念站起身,淡定的撫平裙擺的皺褶.

單韻熙可憐兮兮的看著悠念,"干嘛?"

"你不想參加比賽了?"悠念淡然的微笑.

單韻熙有幸見識到了悠念的地下室,一屋子的世界之最跑車,在燈亮的一瞬間差點閃瞎她的眼睛.

"上來."悠念直接上了擺放在最門口的沒有爵士和任何標簽的車子.

單韻熙有些懷疑的看著悠念,"還是我來開吧."她來開的話,說不定能趕在限定時間內到達碼頭,雖然船已經開走了,但是向委員會說明一下原因,或許會願意給她們一艘小艇趕上大船.

"你再啰嗦,我就不去了."悠念優雅的翻了個白眼.

單韻熙立即跳進車里,安全帶才剛系上,身子便猛地往靠背摔去,巨大的慣性讓她幾乎腦袋震蕩.

窗外的風景飛速,單韻熙難以控制的瞪大了雙眼,看著車子一個漂亮的漂移轉到了大馬路上,正是車流高峰期,悠念卻一點兒減速也沒有,反而越發的快速了起來,看著悠念快速的轉動著方向盤,死死的踩著油門,快速的閃過一輛輛密集行駛的車子,單韻熙不由得見鬼似的瞪大了眼.

"啊啊啊啊啊--"單韻熙看著眼前拐彎處突然出現了兩大排緊密的並列而行的車子,中間留出的縫不夠一輛車子過去,兩排車子與車子之間也沒有讓她們的車子插足的地方,然而悠念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眼見著一拐彎就要狠狠撞上,不由得尖叫出聲.

悠念嘴角一彎,猛地轉動方向盤,只見車子頓時翻了起來,就這麼側著將近六十度的車身飛快的從兩排車子中間駛過.

"啊啊啊啊啊--"堪比做云霄飛車還刺激的飆車讓單韻熙抑制不住的尖叫了起來,整個人八爪魚似的死死的巴住靠椅,尼瑪羅生若悠念你還能再牛掰點嗎?她想吐啊魂淡!

一路收獲無數口哨和罵聲,淺藍色的跑車硬生生的在車流高峰期把三十分鍾的路程漸少了一半.

布迪斯皇家碼頭.

氣氛顯得有些急躁和不滿.

時鍾已經指到了10,指針已經指到了2,超過了固定的啟航時間.

"就算是布迪斯七席,也夠了吧?"布里卡卡不耐煩的出聲,竟然為了兩個女人想要破壞一直以來的規定嗎?想都別想.

"是啊,這樣對于我們曾經因為遲到而被禁賽的學生來說實在太不公平了."歐陽明倩出聲.

"是啊是啊,就算其中一個是七席殿下,也不能因此而耽誤了比賽行程,十分鍾了,也夠了……"

"……"

不滿的人很多,曲眷熾等人面面相覷,看著空蕩蕩的不遠處越發的煩躁起來,關機關機,還是關機!該死!

"上船."布迪斯的帝王一聲令下,誰敢反對,瑰夜爵想出去找人都被單姜恒給禁止了,他們現在代表的可是整個布迪斯,整個瑞比斯公國,沒有私自離隊的資格,也沒有任性的資格.

看著漸漸遠離碼頭的船,歐陽明倩嘴角勾起一抹勝利的微笑.

偌大的船只經過美麗青蔥的九連崖臨海背部,大片的海水被倒映成碧綠色,海浪擊打在石壁上,最後化成泡沫溶于海水.

"嗯~"急促的車子快速行駛的聲音蓋過了輪船行駛和海浪的聲音.

"什麼聲音?車子?"

"開玩笑吧,那里是九連崖耶!怎麼可能有車?"雖然這樣說著,但是所有人還是不由得集中到了船側看著發出聲音的方向.

"砰!"一輛淺藍色的車子猛然從密集的灌木叢中躥出,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下沖出了山崖,在空中劃出一個絢爛的弧度,陰影蓋下來,集中在甲板船側的人才驚慌失措的散了開.

"啊啊啊啊啊--"

"嘣!"車子穩穩的落在甲板上發出一聲震響.

所有人怔怔的看著這輛幾乎是從天而降的車子,直到好一會兒車子側門緩緩的打開,一個單韻熙狼狽的從副駕駛座上腿軟的滾下來,呈大字型躺在程亮的甲板上,所有人才猛然瞪大了眼睛回神.

"小熙."單姜恒快步走過去把單韻熙抱起來.

單韻熙整個臉色白得跟死尸似的,幾乎口吐白沫,胃部翻湧的厲害,內流滿面,她單韻熙殿下的一世英名和光輝形象就毀在了悠念手上了!羅生若悠念,你果然是她的死敵!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啊啊啊啊啊!嘔--

另一邊,認出這是他設計的車子的瑰夜爵快步走出人群,正好看到悠念推開車門,和單韻熙狼狽得要死掉一樣不同,悠念整個人神清氣爽,仿佛剛剛做了個什麼讓她很高興的運動似的.

悠念看著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眼眸中是他熟悉他眷戀的溫柔,"爵."

內心激動,他上前一步,卻未料一個懷抱更快的朝她敞開,將她攬入懷中.

"笨蛋!誰讓你用這種方式上船?!"

------題外話------

感謝lucille6621親送了5朵花花,qianyuchen親送了1朵花花,麼麼個~!下午咱把最後一章小番外發了吧~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