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外賣有毒
g,更新快,無彈窗,!

"看來布里卡卡公主對于私生女很有好感."悠念淡淡的一句,頓時讓布里卡卡氣得說不出話來,私生女對于她們這些皇室公主來說,可是極度鄙視厭惡的,若不是看悠念不順眼,她也不會說這句話,看,那個私生女竟然對她露出感激的眼神真是惡心死人了!

私生女不是罪,但是這種沒有實力又想著搶奪不屬于自己的東西的私生女,實在讓人厭惡,這人啊,貴在有自知之明.

歐陽明倩臉色不太好的拉住布里卡卡不讓她再說話,目光掃過和曲眷熾明顯氣氛曖昧的悠念,眸中劃過一抹狠辣,一觸即逝,卻恰恰好被單韻熙給看到了.

單韻熙英氣的眉頭皺了皺,條件反射的就想摸自己平時掛在身側的鞭子,卻不了摸了個空,這才想起今天沒人穿校服,她也沒帶鞭子.

莫絲克莉斯看著悠念柔和中帶著微不可查的強勢和霸氣的眸子,只覺得全身驀地有了溫度,原來,這就是有人支持有人信任的感覺嗎?這個少女,明明她們都不認識對方……

"謝謝你."莫絲克莉斯說完轉身,昂首挺胸的邁著高傲不屈的步子回到盧布寺那塊,在獨孤有不悅的目光,卡麗娜羅納驚恐的目光下坐上了最高位置,以往這都是獨孤有坐的,或者說,都是她讓給他坐的.

悠念很滿意莫絲克莉斯的聽教,絲毫不在意自己在這短短一天得罪了兩個學院的大人物.

"我記得剛剛才讓你別多管閑事."悠念一坐下,就被曲眷熾摟過去咬耳朵.

悠念順從的趴在曲眷熾懷里,仰頭對著曲眷熾諂媚討好一笑,看得曲眷熾不由得怔了怔,看著她白皙如玉美麗如同天鵝一般的脖頸,眼眸不由得微微黯了黯.

"晚上去我那里,明天一起去買東西."一點兒都不想和她分開.曲眷熾只知道悠念住在外面,卻不知道悠念竟然是和瑰夜爵住在一起,不讓他接送,悠念不說,曲眷熾只當悠念已經開始接手家族的生意,和涼禮涼翰瑭剡他們開始每天有任務要忙到很晚,也就沒多問.

哪知曲眷熾的話讓本來就豎著耳朵偷聽他們說話的瑰夜爵和顧譯軒反應激烈.

"不行!"

"不行!"

瑰夜爵和顧譯軒面面相覷,然後不明真相的顧譯軒毅然選擇和瑰夜爵站在統一戰線,以為瑰夜爵和自己一樣對悠念有著別樣心思,哪里知道身邊那貨完全就是一只把悠念吃得連渣都想啃下去的餓狼啊!

曲眷熾眯起眼眸看著兩人.

顧譯軒笑得落落大方,優雅溫柔,"阿熾,你忘記你答應過明天陪我去十三月行看樂器的嗎?"

"我什麼時候答應過?"曲眷熾懷疑的看著顧譯軒,他這麼懶的人,怎麼可能答應陪他去看樂器?他可沒忘記他在音樂上面被他摧殘過多少次.

"阿熾~"拉長的意味不明的尾音,別樣威脅意味濃重.

只見曲眷熾臉色忽的一變,有點尷尬,有點不好意思,有點窘迫,躲閃著悠念探究的目光,曲眷熾咬牙瞪著顧譯軒,"好!我!陪!你!"

"我陪你."單韻熙忽的出聲,讓所有偷聽著這邊的話的人都不由得微微怔了下.

單韻熙目光冷厲的掃過歐陽明倩和布里卡卡,嗓音故意讓人聽到那般的微微提高,"沒聽到嗎?一會兒結束,我去你住的那里,直到後天啟程去加布島."有她在,那些不遵守風紀的人她就不信敢在賽前出手!羅生若悠念可是她的對手,誰都別想在她們分出勝負前插手!

單姜恒一直坦然自若仿佛沒有把這一切看在眼里的目光聽到單韻熙的話不由得微微的閃了閃,微微泛著冷意的憂郁眸光掃過悠念,意味不明得神秘和美麗,宛若浩瀚神秘的宇宙.

羅生若悠念……

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取得了那麼多人的袒護,這個女人……

單韻熙從來都是說到做到的,連她父親單彬宇有時候都拗不過她的犟脾氣,所以即使瑰夜爵的臉色再難看,單韻熙還是拉著悠念的手上了她的車子,完全不給其他人多說一句.

"出聲,那條路."單韻熙啟動車子就問道,悠念搬出去住了,整個七席和十三爵都知道,不過十三爵的人竟然查不到她住在哪里.

悠念有趣的看著單韻熙,直到把單韻熙看得快炸毛才出聲告訴她瑰夜爵送她的莊園在哪里.

"靠!羅生若悠念,你竟然能在布迪斯市買到這樣一座莊園?"單韻熙看著眼前的大莊園,嘴角猛然抽了抽,下意識的摸向自己的口袋,雖然她一個月的零花錢和那些揮金如土的皇室公主可以相比,但是要她花錢買下這個莊園,怎麼說也得花她半年的零花錢才行,布迪斯市寸土寸金,更何況這種郊區的房子,一坪最少上十萬起價,這個莊園,少說光是陸地面積就有上萬坪,再加上這偌大的人造湖和泳池……

雞皮疙瘩起來了!敗家女啊!

悠念和單韻熙一起把主臥室隔壁的客房整理了出來,雖然這個客人不請自來,但是悠念這個主人怎麼著也不能沒有格調的讓這傲嬌的女王屬性客人自己一個人清理臥室,她會傲嬌的!一傲嬌就炸毛!

瑰夜爵當晚在意料之中的沒有回來.

翌日,悠念被單韻熙拉出去買東西,買各種吃穿用度的東西,運動裝,手套,帽子,刀子,爬山鞋,堅韌的蠶絲繩,鐵鉤鉤……途中遇到不少同樣來買這些東西的本校或者其他學校的人.

賣這些用具的老板生意很好,來往的客人看學生們這架勢就知道四校聯賽又要開始了,心道准備著趕緊回去把工作弄完,好在電視上看四校聯賽的直播.

時間過得很快,悠念和單韻熙回到莊園的時候,單韻熙累得跟死狗似的把一大袋的東西扔在地毯上,倒在沙發上做挺尸狀.

"你想吃我做的飯嗎?"悠念精神奕奕的模樣讓單韻熙咬牙切齒,本來看悠念那小胳膊小腿的模樣一時鬼迷心竅就幫她拿東西了,現在看來,是她傻了忘記這個女人強悍的戰斗力了.

"吃個毛!叫外賣啦!夏香閣的!"昨晚她做的宵夜差點讓她把腸子都拉出來,天知道這個女人怎麼會做出長得那麼好看,味道卻堪比生化武器的東西出來!

兩人叫了外賣,不到十分鍾便送了過來,美味的味道讓人食指大動,然而--

------題外話------

感謝貓頭wing親送了1朵花花,麼麼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