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苦情男女


曲眷熾牽著悠念的手,十指相扣的那種,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他在各種細枝末節表現著他對悠念的愛和占有欲.

被包下來的夏香閣內,此時正上演著惡姐姐欺負妹妹,然後英雄救美的一幕.

悠念和曲眷熾邁進場內入目的便是,盧布寺學院看起來冷靜深沉的學生會會長獨孤有懷里摟著嚶嚶哭泣的私生女公主卡麗娜羅納,反手狠狠的毫不留情的給了正統公主莫絲克莉斯一巴掌,張口就是毫不留情當著在場四校的所有人罵道:"莫絲克莉斯,你實在太過分了,我對你實在是忍無可忍了,羅納已經退步那麼多了,你為什麼還要一次次的傷害她?你把公主的容人之量放在哪里了?難怪連國王陛下都不喜歡你,若不是你母親那頭施壓,你以為你還能穩坐繼承人之位嗎?!"

獨孤有的話沒有帶半點的情面,絲毫讓人看不出他竟然是莫絲克莉斯的未婚夫.

整個場面靜得尷尬,莫絲克莉斯倒在地上,被打側的面容遲遲沒有回頭,嘴角一滴鮮血滑落,周圍沒有一個人對她伸出援手,加本王國兩個公主的矛盾從來都不少,所有人都只當看戲,沒有人願意去淌這趟渾水.

忽的,一陣腳步聲響起,所有人不由得朝朝莫絲克莉斯走去的悠念看去.

"真是太不華麗了."此時悠念只覺得璃兒這句口頭禪最適合開場白了.

一只美麗完美的手伸到了莫絲克莉斯面前,一張曡得方方正正的白色銀邊精美的手絹躺在上面,猶如在這冰冷至極的世界,給這個狼狽的女子蓋上一層布,竟然溫暖得讓人想要流淚.

莫絲克莉斯緩緩的抬頭,看向這麼多年來唯一一個在這個冰冷的世界為她伸出援手的人,她笑得這般的好看,眼眸溫暖得讓她全身顫抖,需要用盡全身力氣才能克制住想要緊緊抱住她痛哭一場的沖動.

這個人的眼中滿是蒼涼孤寂.

悠念看著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的女子,此時冷豔美麗卻又純淨如同雪蓮一般的女子,深處滿腹的委屈和不甘漸漸的流露出來,看著她,緊緊的咬著下唇,倔強的克制著想要湧上來的淚,意外的惹人心疼呢.

把手絹塞到她手中,悠念彎下身把莫絲克莉斯扶起來,一邊微笑的給她整理著有些凌亂的衣服,一邊開口淡淡的道:"身為一個公主,還是一個王國繼承人,對于白癡說的話還是果斷不要理會的好,我可從來不知道,正統皇室公主,竟然還要容忍一個搶走姐姐未婚夫的私生女呢."悠念的話,同樣犀利毫不留情.

獨孤有臉色一變,"這位小姐,請你搞清楚事情始末再來當好人,否則惹笑話的會是你自己."獨孤有說完,卡麗娜羅納很配合的怯生生的抬起頭暗示著什麼似的看了莫絲克莉斯一眼,然後仿佛受了驚的小白兔似的趕緊低下頭.

瞧,和羅生若悠然的把戲一模一樣,也只有這個很二的獨孤有才會不明是非.

悠念看向獨孤有,"好人啊?不好意思,我本來就不是好人,我也不需要清楚事情的始末,我只知道,身為王國繼承公主,未來的女王陛下,只需要對王國好,只需要對王國公民容忍,不需要容忍一個不要臉又沒有實力的私生女.她是公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她是打她還是罵她,不需要理由.而你,即使是她的未婚夫,也沒有資格以下犯上,竟然當眾打公主殿下,你把加本皇室的臉面置于何處?或者說,你獨孤家族已經強大到不需要把加本皇室放在眼里的程度了?唔……這可是個大新聞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獨孤一氏要造反了."

字字珠璣,一段話下來,幾個足夠毀掉獨孤家族的大罪名壓了下來,讓本來氣惱悠念左一句私生女右一句私生女的喊心愛的人兒的獨孤瞬間忘了這個,把注意力集中在後面那一段之上了.


"胡說!"獨孤有臉色難看的反駁,一時沖動而打下的耳光,在眾目睽睽之下的辱罵,倒是成了他的大不對了.

在場所有人都被悠念這一道一道的話給弄了個膛目結舌,後面那一段倒是沒錯,不過那是他們國家的事,更讓他們驚訝的是,什麼叫做打她還是罵她,不需要理由?這這這……這也太不講道理了吧?也太彪悍了吧?

"嗯哼,是胡說嗎?"悠念拉長了音,扭過頭看向布迪斯座位那邊的布迪斯七席.

"不是."曲眷熾很配合的出聲.

"我錄下來了哦."顧譯軒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晃了晃手中的手機,笑得十分溫柔腹黑.

"對不起對不起,請不要生氣,有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太生氣了,姐姐你最愛有了不是嗎?一定不會生他的氣的對不對?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抽抽噎噎的,卡麗娜羅納可憐兮兮的一下一下的鞠著躬,紅彤彤的眼睛,天見猶憐的模樣,實在讓那些男人的保護欲大盛.

她如今的一切都是獨孤有給的,不管是來參加觀看四校聯賽的資格還是所有人尊敬的目光,如果獨孤家垮台,那麼她又要回到被人人鄙視不屑的日子,不要,絕對不要!

"羅納!"獨孤有心疼的抱緊她.

"有,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才害你被姐姐威脅,對不起對不起……"

悠念看著兩人膩歪惡心人的樣子,笑容微微談了些,伸手拉住一直沉默不語眼里看著那一幕滿是受傷的莫絲克莉斯往布迪斯那塊走去.

那兩個瓊瑤劇里典型的苦情男女主角模樣的人,惡心死她了,遲早要收拾掉,看著礙眼.

"阿熾,加個座位不介意吧."悠念問是問著,但是已經把莫絲克莉斯按在了曲眷熾給她留出的位置上.

"不用了,我……"莫絲克莉斯猛然回神,有些尷尬的站起身,發生了這種丟臉的事,她怎麼還有臉面留在這里……

"身為公主,被一個私生女和患有中二病的男人逼走,可是和把自尊拿給別人踩的犯賤一樣不華麗的事情."悠念淡淡的出聲,成功的讓莫絲克莉斯停下了腳步.

"還真是多管閑事呢."一邊梅羅學院的忍了好久的布里卡卡終于忍不住的出聲了.

------題外話------

感謝花雨若曦親送了1朵花花,貓頭wing親送了2朵花花,抱住麼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