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今晚陪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枚六芒星徽章在手中閃爍,悠念慢悠悠的走在路上,一邊看著手中的六芒星,一邊看向與她同行的曲眷熾和瑰夜爵.

曲眷熾的說法是,他要去高中部那里睡覺,只有那里才不會總是被單韻熙那個女人妨礙到.

瑰夜爵的說法是,他閑著沒事干.

話才說完就被曲眷熾撲上去打了一架,還沒分出勝負,便趕緊跟上悠念的身影--她根本一點兒等他們的意思也沒有.

"已經有了三枚了呢."悠念意味不明的柔婉的道,然後不客氣的朝瑰夜爵伸出手,"你的也給我嗎?"

曲眷熾眉頭皺了皺,牽住悠念伸出去的手,"你想要榮譽的話,三個已經足夠了."

"的確."瑰夜爵看著那白得晶瑩剔透完美無暇的手中的六芒星,冷酷的眸中滑過什麼,複雜而快速的讓人抓不住尾巴.

他知道關于七個六芒星和羅生若悠念的事.

悠念僅僅一眼,便知道了這個,而看起來曲眷熾或許知道'那個’,但是不知道七個六芒星是拉開一切序幕的鑰匙,單韻熙同樣如此,那個帶著女王一般強勢氣場的少女如果知道這一點的話,怕是怎麼也不會那麼輕易的把六芒星給她,說白了,也是一個還算善良正直的人.

倒是端木寂雅……

悠念眼眸彎了彎,想看戲沒關系,但是要是不小心扯到戲里來……後果,很嚴重哦.

"可是我想要七個啊,還剩下一席殿下單姜恒,二席殿下端木惑,三席殿下瑰夜爵,七席殿下單韻熙,唔……貌似想要拿到一席殿下的六芒星真是有點難啊."說起來,她還沒有去跟單姜恒要回黑薔薇呢,得找個機會拿回來才是.

"你不給我?"嘟囔了下,悠念又回歸了正題,理所當然的看向瑰夜爵,那表情,那語氣,簡直無恥得讓人根本罵不出她無恥.

瑰夜爵眉頭皺了皺,悠念那樣的表情,那眼眸清晰的倒映著他的面容,澄澈乾淨得讓他莫名不舍,真是奇怪了,他們除了發生關系的那一個下午和今天這麼幾個小時,他這樣殘忍無情的人竟然會有這種感覺.

只是,不管如何,那樣的眼神讓他忍不住想要給她要的一切,但是這個六芒星卻是絕對不能給.

"那要怎麼樣,才能得到你的六芒星?"並不覺得瑰夜爵拒絕給她有什麼問題,悠念和曲眷熾十指交握,微微歪著腦袋看他.

瑰夜爵眉頭皺了皺,看著那雙柔美中透著誓在必得的眼眸,俊美冷酷的面容上流瀉出一抹不悅和暴戾,"這麼想要嗎?"

"嗯哼,是喲."悠念點頭.

瑰夜爵瞥了眼與曲眷熾十指相扣的仿佛誰也插不進去的手,豔薄的唇瓣微微抿起,顯得冷酷而性感.高大的身軀微微的彎下,在曲眷熾看不到的方位惡意的含住她晶瑩剔透的耳垂,用只有兩個人的聲音輕輕的道:"從今天開始,每天晚上都去陪我,我就給你."

曲眷熾皺著眉頭把悠念拉進自己懷里,銳利的眸子布滿不悅的看著他,"爵,注意你的身份."

瑰夜爵站直了身子,冷峻的面容微微的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你似乎比我更需要注意身份,阿熾.好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先走一步,悠念,我等你."深邃的黑眸泛著曖昧的色澤朝悠念眨眨眼,悠念只是依舊淺笑嫣然的看著他的背影.

"他跟你說了什麼?"

"得到他的六芒星需要付出的代價.我先上去了,你中午要來接我嗎?"悠念淡淡的說著,兩人已經走到了悠念的教學樓下面,正處于上課期間的學院很安靜.

曲眷熾點點頭,半眯著眼眸看著悠念纖細嬌弱的背影,即使只是邁著簡單的步子,都優雅得無以複加.

什麼時候開始,不自覺的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了?

陽光灑在身上讓他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曲眷熾懶洋洋的走到了和悠念第一次相遇的灌木叢,平躺在碧綠乾淨的草坪上,腦袋枕著他的胳膊,合上的眼簾擋住了那如豹一般的眼眸.

悠念不僅光明正大的遲到了,而且當著老師的面招呼都不打一聲的走進課室,坐回座位,氣得為人師表的老師紅了臉卻不敢表示不滿的講著課.

悠念意外的看著桌上用很漂亮的盒子裝著的蛋糕,側頭看向自己的鄰座.

東蘭璽依舊戴著大大的眼鏡,擋住清秀乾淨的面容,穿得整整齊齊顯得有些古板的校服,一個紙團扔到了他桌上,乖乖男孩嚇得趕緊抓住紙條,小心翼翼的左看右看,然後對上悠念帶著笑意的眼眸,臉上一紅,注意到悠念指著桌上的蛋糕,東蘭璽臉紅的點點頭.

--謝謝你的幫助.

悠念點點頭,接受了乾淨少年的回報,即使她不需要.

陽光從金色變成橙色,太陽由東轉西,終是漸漸的消失在地平線.

加長的轎車內,悠念好奇的看著身邊的涼翰,不同于涼禮一直以來隨時准備出去做任務似的黑色皮革,涼翰一身簡單卻不失帥氣的休閑裝,趕緊,簡約,碎碎的短發下,左耳帶了一個耳釘,多情的桃花眼時常泛著笑,薄情的唇角總是帶著一絲邪氣,全身荷爾蒙指數堪比人形春藥.

只不過,與他花花公子外表和氣質極為不符的是,這貨是個死宅,除了每天的工作任務,這貨絕對不會踏出家門一步.

"二哥,大哥呢?"以往都是涼禮來接她的,涼翰這麼宅竟然會來接她,說起來還真有點受寵若驚.

涼翰笑眯眯的表情立馬轉成哀怨,"莫非小念有了大哥不要二哥了嗎?唔……桑心吶~!"

"二哥."悠念有些好笑的看著把腦袋靠在她肩膀上的涼翰,多大的人了,身為哥哥竟然跟妹妹撒嬌嗎?真是可愛.

"好吧,大哥有事離家一段時間,以後就二哥來接你好不好啊?"說著,似乎想到了什麼嚴肅的事,涼翰眼底滑過一抹擔憂,涼禮那笨蛋……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讓人接送的."其實是悠念的收藏癖已經開始了,她想要收藏各種漂亮的車子,這個世界上新奇的東西,不知道這里有沒有木乃伊呢?抑或著未知物種的內髒什麼的……

不過,不能怪兩兄弟,誰讓他們家悠念現在的身份是那麼的敏感,不好好保護的話……

"二哥,在前面市中心停一下車吧,我今晚不回去了,幫我跟媽媽說一聲."瑰夜爵的住所,不知道在哪里,不過,她現在急切的想要收藏第一批車子,當然,如果遇上什麼漂亮的小正太啊小美人那一類的,她也不會介意把他們收藏起來的~

------題外話------

感謝曉小月親送了1顆鑽鑽,貓頭wing親送了1顆鑽鑽,吶麼多親送了2朵花花,還有板板~摸摸~!今天晚了囧……昨天玩得有點瘋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