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我的給你
g,更新快,無彈窗,!

悠念的話,讓人不由得心髒微微的一縮,一種不寒而栗之感忽的爬上背脊.

晨恬兒整個人驚懼不已的看著悠念那淺笑嫣然的面容,她笑的是那麼溫柔,然而在她眼中卻宛如魔鬼一般的令人心驚,像她這樣的沒有任何武術基礎的女人,根本承受不了悠念一分的殺氣,只能全身抑制不住的發抖的站在原地.

端木寂雅也被悠念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到了,好一會兒才放下手中的杯子,優雅的掀起唇角,"三小姐,大家難得一起吃一頓早餐,還是就這樣算了吧,我想這位小姐也不是故意的."

寬容大量的人總是能獲得很多的支持,更何況還是拯救別人于危難之中的公主.

悠念看著晨恬兒對端木寂雅爆發出的感激的目光,只是微微的挑動美麗的眉梢,"你不是故意的?"

被端木寂雅打破的氣氛讓晨恬兒得到了喘息的機會,終于不再害怕得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斂下眸子點頭,委屈的嗓音從咽喉里飄出,"對不起……"

"沒關系."悠念出乎眾人意料的應了聲,微笑的看著擺上桌的綠茶糕,然後仿佛方才的不愉快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優雅的拿起叉子,試著吃了一點,長如蝶翼的睫毛微微的顫動,讓人不由得隨著她動作微微的凝住呼吸.

"好吃麼?"比曲眷熾更快一步,瑰夜爵冷酷沉穩的嗓音意味不明的響起,理所當然的,再一次讓曲眷熾皺了皺眉頭,心中的不悅驟起.

瑰夜爵的態度太明顯了.

端木寂雅眼底滑過一抹詭譎的光芒.

悠念卻仿佛似乎不覺得這氣氛有什麼問題,看向瑰夜爵,依舊微笑,只是少了看向曲眷熾時的專注和纏綿悱惻,"好吃."

"我能試試麼?"

"可以."把面前的盤子推過去.

淺綠色的糕點做得很精致小巧,每一塊下面都擺著幾片新鮮的綠色葉片,看著清新爽口,然而,一樣食物即使做得再好看,口感再細膩,味道再淡雅,舌頭沒有嘗到半點味道的感覺立時就讓人對這食物不但失去興趣,更是覺得一點都不好吃.

瑰夜爵皺了皺眉頭,口中咀嚼的糕點讓他有種想要吐出來的沖動,但是在曲眷熾的目光之下,他又莫名的覺得不僅得咽下去,還得做出很好吃的表情,最好引得他也去吃一塊,說白了,就是不爽只有他一個人吃這東西.

一只白得幾近半透明的手把一小碟蜜醬推到了他面前,抬頭,便見對面,悠念笑意盈盈的看著他,"不加糖的綠茶糕對于你們來說很難吃的."

瑰夜爵怔了怔,不自覺的把手中剩下的一點綠茶糕沾了點醬,放入口中的味道立馬好上了很多.

"你不覺得難吃嗎?"端木寂雅優雅的吃著自己的餐點道.

"因為其它的味道太好,好到讓人很容易膩煩,只剩下這沒有味道卻可以讓自己調配的東西才不會讓人那麼快的膩煩呢."悠念淡淡的說著.

"原來三小姐是個容易喜新厭舊的人啊."

"是啊."

"……"端木寂雅嘴角的笑容都不由得因為悠念的誠實而微微的僵硬了下,這樣的誠實和坦然,反而更讓她覺得這個人難以理解.

……

三輛絢麗張揚高調的跑車停在布迪斯皇家學院金燦燦的大鐵門前,因為早餐的事,大門恰恰好要關上.

悠念前腳才邁出車子,一道凌厲的影子便如同閃電一般的閃來.

曲眷熾眉頭皺了皺,車門微微的合上些,伸手,翻轉,拉--

短短三個動作,飛過來的鞭子便被曲眷熾和站在對面的單韻熙拉成了緊繃的直線.

"你想干什麼?"曲眷熾半眯的眸中閃著銳利的眸光,冷冷的看著對面突然出手的單韻熙.

單韻熙只是冷冷的扯了扯嘴角,精致美麗的面容透著一股不輸于任何男子的凌厲傲氣,"多管閑事!放手."

曲眷熾看了單韻熙好一會兒,見她沒有再出手的意思,才緩緩的放開手,拉開車門讓悠念出來.

"羅生若悠念,你昨天為什麼沒有去找校長報名?"今天一大早跑去學生會查報名表,查了半天沒發現羅生若悠念的名字,氣得她今天一個早上都拿著鞭子在門口狠狠的'執勤’.

"我去了,不過校長不在."悠念看著單韻熙認真的道,"昨天是報名截止日期了嗎?"

"廢話!"要不然她能這麼氣嗎?峰回一轉,單韻熙嘴角的笑容有些得意,"不過我已經幫你報了,別想臨陣脫逃哦,羅生若悠念."

"我不會的,為了你的六芒星."悠念微笑的看著她略帶孩子氣的得意,怎麼可能臨陣脫逃呢,現在怎麼說都要得到七個六芒星來看看有什麼連鎖反應才對.

"六芒星?三小姐想要七席的六芒星?"端木寂雅驚訝出聲.

"是啊,你給我嗎?"悠念不客氣的伸手.

就在所有人不以為然的目光中,端木寂雅看著伸到眼前的手,怔了怔,隨後勾起優雅神秘的微笑,碧綠色的眸底複雜詭異的流光閃爍,美麗的手指把金色的發撩到耳後,露出掛在耳垂上的黑底金紋,精致美麗的圓形徽章,"好哦,我給你."

--只要,你將來不要後悔,呵……

遠處的大學部教學樓上.

顧譯軒放下望遠鏡,微風拂動他烏黑細長的發,溫柔精美的眼眸看向邊上如同吸血鬼一般神秘優雅而高貴的男子,"已經是第三枚了呢,恒,你不會給她的吧?"

略顯憂郁,如同星河般碎光點點的眼眸帶著冷漠的味道,"她有什麼資格得到我手中的六芒星."

"你父親不會說麼?"顧譯軒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美麗卻諷刺.

提到單彬宇,單姜恒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我沒必要聽他的."事實上,他從來都沒聽從過他的命令.

"噗……"顧譯軒忽的噴笑出聲,"也就是說,我親愛的一席殿下准備跟我站在同一個陣地了嗎?"

"音樂聖子想要造反嗎?"

顧譯軒無奈的聳聳肩,"我也沒辦法啊,誰讓親愛的她的身份這麼危險呢,我啊,得立馬著手准備和全世界為敵的事宜呢,親愛的恒,看在多年朋友的份上,拜托你守好手上的六芒星,幫我拖延一下時間吧."

單姜恒只是拿起望遠鏡,看著那慢慢走進教學樓的少女,許久,美麗的薄唇才輕輕的掀開,"我倒是很想看看,她會用什麼樣的方式讓我交出屬于我的東西."

------題外話------

感謝18906765115親送了一朵花花,晚上送上小番二更~!有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