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要滿足你


金發大波浪,如同落鵠一般優雅,祖母綠色優雅狹長的鳳眸,嘴角含著溫柔的微笑,帶著讓人心動的俏麗,卻讓人無法忽視那從小養尊處優所帶有,以及皇室血統所帶有的天生的優雅,不容侵犯的高貴,美麗而帶刺,這是極其讓男人心動,卻不會膩煩的帶刺的嬌豔玫瑰.

悠念含笑的目光微微的左移,便看到冷酷味道十足,眼眸如同狼一般銳利得,死死盯著獵物要將其撕碎的極具侵略性的目光,孤狼一般的冷酷,高貴,生人勿近的瑰夜爵.此時如狼般的目光緊緊的鎖在悠念身上,帶著強烈而明顯的侵略性.

端木寂雅慢慢的走了過來,看向曲眷熾,嘴角含著恰到好處的矜持的微笑,"沒想到難得出來吃一次早餐能遇到更難遇到的阿熾呢."

曲眷熾懶洋洋的瞥了眼,輕哼了一聲算是回應,然後眯著眼睛看著瑰夜爵,把悠念宣布主權似的拉進懷里,目光如豹,同樣帶著隱藏似的狠厲暴戾,"爵,你在看什麼?"

兩個男人,一個是男朋友,一個是床伴,本該是敵對的雙方撞面了,悠念卻絲毫沒有一點被拆穿出軌腳踏兩只船的危機感,順從的靠在曲眷熾溫暖的懷抱里,對瑰夜爵的目光要麼柔和直視,要麼直接忽略.

這種不被重視可有可無的感覺並沒有人會喜歡,瑰夜爵眼眸微動,冷酷的目光轉向曲眷熾,想到方才他的動作,眼角帶著一抹冷冷的嘲弄,怎麼?難道就這麼幾天,曲眷熾還真對羅生若悠念起了心思嗎?不知道他懷里的女人就在昨天跟他厮混了幾乎一個下午吧?嗤--

不過……

不得不說,羅生若悠念很有手段.

"爵?!"音量微微的壓低,加大,帶著一絲的警告,他不喜歡他的眼神,就好像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丑事就在他的眼皮下發生,而他卻不知道一樣.

同樣是肉食性生物,瑰夜爵當然知道惹惱曲眷熾的後果,只是一只是狼,一只是豹子,犬科和貓科,一向是不合的種類,偶爾可以相互如同朋友似的打鬧一下,但是其實兩方骨子里都沒有把對方當做真正的朋友,誰都看誰不爽,誰都想給誰不痛快.

"我只是覺得,悠念似乎越來越漂亮,是被什麼滋潤過了,所以才會這樣麼?"冷酷的目光再一次侵略性極強的,意有所指的看向悠念,明明是冷酷而正經的語氣,偏偏莫名的在別人耳里聽來多出了纏綿旖旎的曖昧,讓人不自覺的往下流的那一面想去.

"瑰夜爵!"曲眷熾摟著悠念的手緊了緊,低沉的聲音帶著濃厚的危險,不知道為什麼,瑰夜爵的態度讓他不安,讓他有種屬于他的東西被覬覦,被窺視,想要偷走搶走一般的不舒服.

真是奇怪,明明這是屬于他的專利!

"阿熾,你太誇張了,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瑰夜爵雙手插在褲兜里,侵略性的目光依舊不掩的看著悠念,同樣的白尊校服在曲眷熾身上帶著懶洋洋的慵懶味道,在瑰夜爵身上卻仿佛皇袍般的帝王服飾.

"是啊,阿熾,你太誇張了,我們只是來吃個早餐而已."端木寂雅複雜的目光輕輕的掃過悠念,嘴角帶笑,"既然都來了,我們一起坐好了,剛好一會兒一起去學校,我請客,這樣可以嗎?悠念?"

悠念看了端木寂雅一眼,看向曲眷熾,目光溫柔而專注,澄澈得只剩下曲眷熾一個人,"如果你不想在這里吃,我們就去別的地方,反正這里沒有綠茶糕."

悠念的話讓曲眷熾滿腔的怒火一瞬間的熄滅,懶洋洋的目光略帶挑釁般的瞥了瑰夜爵一眼,"算了,懶得換地方了."看向站在一邊不敢插嘴的晨恬兒,"讓人做一份不加糖的綠茶糕來."


"是."

侍者很快上來把座椅擺好.

"沒想到,阿熾和悠念小姐的關系已經這麼親密了啊,我聽惑說的時候都不相信呢,看來悠念小姐真的已經對一殿沒興趣了啊."端木寂雅和瑰夜爵坐在兩人對面,細細的喝著鮮奶.

悠念看向端木寂雅,"一殿?如果說的是單姜恒的話,我對他是有興趣的."

端木寂雅捧著牛奶的手頓住,怔了怔,"什麼?"

"我對單姜恒確實是有興趣的,只是那個人不太適合當男朋友."

那個人,有種藏得極深極其內斂的危險,她接觸過幾個與他類似但又不完全相同的類型,每一個都企圖掌控她,囚禁她,獨占她,這樣的人,能力太強,不愛的時候是渣,愛上之後便是極盡愛寵,毀天滅地,不死不休,這樣的感情雖然讓人向往,但是悠念卻在嘗試過幾次之後望而卻步了.

雖然她並不在意幾條生命,但是擁有這種感情的男人,其實她是很欣賞的,不知道有哪個幸運的女人可以得到這樣的愛情,但是悠念不希望是自己.

不止端木寂雅,連瑰夜爵都不由得微微的怔住,曲眷熾眉頭皺了皺,似乎有什麼悠念理論被他刻意的忘記了,但是此刻他沒那個心思把它們翻出來,心中仿佛倒翻了一桶醋,酸溜溜的.

"呵……"端木寂雅碧綠的鳳眸閃過一抹詭異的流光,輕笑出聲,"悠念小姐這樣說,不怕阿熾吃醋嗎?"

悠念眨眨眼,看向曲眷熾,"阿熾,你會吃醋嗎?"

"你說呢?"曲眷熾眼眸眯了眯,攬住她細小的仿佛稍微用力就會擰斷的腰肢,屬于悠念讓人身心舒暢的馨香侵入鼻中,他愛極了這個味道,愛極了這個女人嬌小的趴在他懷里的感覺,仿佛她的全世界都由他支撐著一般.

悠念卻是眨眼笑笑,"身為男朋友,為女朋友吃醋,是男朋友對女朋友愛的表現,能滿足女朋友的虛榮心哦."

"是麼?那你什麼時候滿足一下男朋友的虛榮心?"

"唔……"悠念沉思了下,嘴角的笑意微微的加深,一張撲克牌驀然出現在指間,然後緩慢優雅卻帶著凌厲的射出.

正領著侍者把一道道精致的餐點端上來的晨恬兒驀然被這一張撲克牌驚得失了臉色,雖然沒有劃破她的皮膚,但是那一閃而過的寒冰刺骨的感覺卻讓她不由得一個戰栗.

悠念微笑的看著她,"再敢覬覦一下我的戀人,就殺了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