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絕對強大


因為悠念那直言不諱的喜歡,讓曲睿賢這一趟的目的終是沒有達成,甚至可以說,達到了反效果.

悠念看著手機上的短信--明天早上來接你.

嘴角蕩漾的笑意越發的深了些,琉璃似的眼眸越發的似水流轉,讓即使已經對悠念的改變熟悉的典治等人都不由得微微的怔了下.

"小念啊,你的手機……"涼翰笑眯眯的伸手摟著悠念,企圖偷瞄一眼是什麼讓悠念如此的開心,而悠念也沒覺得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大大方方的就讓涼翰看了眼.

"阿熾送的,情侶手機."悠念揚了揚手中的手機,笑眯眯的道.

悠念心情不錯,但是並不代表其他人同樣如此.

典治輕咳了一聲,坐在主沙發上,"小念,坐."

悠念收起手機,坐在典治對面的沙發上,齊蔚藍坐在她身邊,涼禮涼翰也沒有退下的意思,涼翰坐到悠念另外一邊,正想伸手摟著悠念,卻被涼禮一手拍掉他的手,涼涼的目光不帶任何反光,如同沒有感情的機器般冷冷的看著涼翰,讓涼翰脖子一縮,有些可憐兮兮的爬到了一邊,讓出了位置.

"什麼事?"悠念當然知道,他們要說的絕對不是所有人都可能知道,卻獨獨她絕對不知道的秘密.

"小念,你和曲眷熾……你怎麼會喜歡曲眷熾?你不是喜歡……單姜恒嗎?"典治想到這個不由得腦子糾結了一下,當初悠念為了單姜恒那漫不經心的一句話跑到九連崖那種地方去九死一生的摘了一朵黑薔薇,讓他們失望至極,為了一個外人她都可以做到如此,偏偏對待家人從來沒有過寬容和理解之心,這是造成了她爺爺連夜回到瑞比斯公國想要放棄悠念的原因之一.

她已經嚴重的違反了家規.

"以前喜歡,現在不喜歡了."悠念淺笑的道,想到那個早就已經被她弄得連灰都不剩的羅生若少女,悠念毫無半點罪惡感,羅生若悠念不喜歡這個家,所以藍影來接收了,代替她成為悠念生活在這里,似乎沒什麼不對,不是麼?至少現在齊蔚藍和典治都很開心擁有這樣一個優秀的女兒.

……好吧,似乎也因為她的優秀而牽出了什麼巨大的足以震驚世界的陰謀或者計劃,讓他們頗為困擾和痛苦.

悠念的笑容太過溫柔和坦然,以至于根本沒有人會懷疑她說的話的真假,但是這並不能讓他們放松心情,他們現在甚至希望悠念還是繼續喜歡單姜恒的好,單姜恒足夠理智的不接受悠念也好,就算接受了,單姜恒那個孩子……該怎麼說呢?雖然長得實在漂亮得過分了點,看起來也纖弱了些,但是那個年輕的男人……如果是他的話,也許所有的事情都會有轉機的.

"小念,不管怎麼樣,我們不阻止你和他談戀愛,但是,不要把自己過度的放在愛情里,好不好?"齊蔚藍拉著悠念的手,語重心長的道.


悠念習慣性的微微歪了歪腦袋,"不行呢媽媽,我會全心全意,用盡自己的力量達成他想要每一件事."除了上床和妨礙到她的家庭游戲的事情.

男朋友比床伴重要,然而家庭游戲又比戀愛游戲重要,也就是說,所有的人物編排和各類游戲之中,家人,是最重要的.

悠念會為了更高一級的東西舍棄低一級的,也就是說,如果典治他們執意要求悠念和曲眷熾分手,悠念會毫不留情的和曲眷熾提出分手.

合胃口的男朋友很容易找,但是合胃口的家庭卻不容易,因為一個家庭牽涉到了多數的家庭成員,羅生若家族可是難得的,除了羅生若悠然之外每個家庭成員她都很喜歡的家族.

只是,似乎所有人都總是錯過能夠達到目的和知道真相的最佳途徑--直接要求悠念做,或者說.

"小念!"沒想到悠念竟然會這樣說的齊蔚藍驚慌的大叫了起來,已經這麼喜歡了嗎?可是,十三爵和羅生若家族最終還是相對立的啊!怎麼會突然就這麼喜歡呢?這,這可怎麼辦?!

"媽媽,還不開飯嗎?我餓死了."一道略顯稚嫩和拽氣的嗓音傳來,十二歲的瑭剡一手插在褲兜里,一手掩嘴打著哈欠,桃花眼一只睜一只閉的看著氣氛壓抑的客廳,一頭亂蓬蓬的發配著一張白白嫩嫩的正太臉,顯得十分可愛,若非那一身的黑暗氣息,這個孩子看起來就像可愛又單純的天使.

略顯調皮和陰沉的目光掃到悠念,瑭剡嘴角帶出一抹惡意的笑,"開評判大會啊?三姐又惹事了?哈哈……我就說嘛."

"瑭剡,去做任務."讓弟妹們都敬畏的大哥涼涼的出聲了.

"什麼?我還沒吃飯呢!再說了,我還有一個人沒有審訊出來--好吧,我去!"受不了涼禮那冰冷無情仿佛你不聽話,下一秒就賞你一顆釘子的眼神,瑭剡很沒出息的舉手投降,順了桌上的一個大蘋果,瑭剡才趕緊跑出門.

"媽媽,爸爸,還有哥哥,我和阿熾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悠念回握著齊蔚藍冰冷的手,"擋我的路的人,我都會清理掉的."

"悠念,這種話在家里說可以,千萬不要在十三爵面前說."想到悠念剛剛在曲睿賢面前說的話,而且曲睿賢臨走的時候似乎偷偷的順走了悠念射出的一張撲克牌,典治不由得微微的沉下臉.

"我不喜歡拐彎抹角."

"這不是拐彎抹角,這只是必要的隱藏!你知道外面多少人盯著我們羅生若家嗎?即使我們擁有世界特權,不,你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我們羅生若家族擁有世界特權,多的是人想要用各種陰謀詭計將我們家族湮滅在曆史的長河之中!"典治嚴肅的一字一句仔仔細細的說給這個看起來莫名的有些神秘莫測,有些冥頑不靈的女兒聽.

悠念只是嘴角的笑容微微深了深,一張撲克牌驀地直直的釘在名貴的黑色晶石桌面,"在絕對強大的實力面前,所有陰謀詭計都只是跳梁小丑般不值一提的小伎倆而已."

--所以,她從來不屑陰謀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