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妨礙者死
g,更新快,無彈窗,!

"呵……我該說不虧是羅生若家的'殿下’麼?"曲睿賢怔過之後,忽的低低的笑了下,金絲眼鏡下與曲眷熾一模一樣的眸子滑過一抹銳利看似欣賞,卻更著某種複雜冷意的光.

'殿下’兩個字似乎有著什麼禁忌般的稱謂,讓齊蔚藍猛地伸手緊緊地握住悠念的手,冰冷的,心理學上說當人受到了什麼極大的驚嚇之後,全身血液會下意識的朝心髒流去保護自己,而最先表現出冰冷的地方,便是四肢.

齊蔚藍是羅生若家族的兒媳婦,能當羅生若家族的媳婦本身也不是什麼手不染血腥的普通人,能讓她受到如此的驚嚇的事,會是什麼呢?

悠念回握住齊蔚藍的手,嘴角依舊淺笑嫣然,一張撲克牌在指尖快樂的立體旋轉著,悠念可以確定一件事了,所有的一切,不管是他們口中的'那個’,還是涼禮說的六芒星等,所有的事件都是圍繞著她運行,仿佛一個什麼龐大的陰謀正在圍繞著她展開,只剩她碰觸到爆發的機關,將一切黑暗都暴露在眾人面前,轟的一聲,也許會把整個世界掩埋掉.

不過……

悠念微微歪了歪腦袋,他們所圍繞的,是羅生若悠念,還是……藍影?唔……這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畢竟,如果針對的是悠念的話,那麼她還要顧忌她身後的羅生若家族,而如果是藍影的話,嗯,璃兒應該能在她把這個世界玩爛之前把她接回去吧?

如果有人此時能聽到悠念淡然淺笑溫柔的表情下在說著什麼樣恐怖的話,臉色應該會比見鬼了還要好看.

"你們都知道,羅生若家族的公主殿下已經確定是哪一位了."曲睿賢意有所指的目光掃向羅生若家族的幾個成員,除了悠念.

齊蔚藍緊握著悠念的手更加的冰冷和收緊了,整張美豔年輕的面容帶出一種極為痛苦極為悲傷擔憂的神情,"不,我不會讓我的……"

"藍兒!"典治低低的嗓音警告的響起,帶著一種無可奈何的沉重感,沉甸甸的,仿佛要把他拽入地獄一般的感覺.

齊蔚藍大大的眼中,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卻始終不敢去看悠念,為什麼會這樣?早知道當初生完涼翰之後就不要再生了,只要沒生出女兒,那件事就不會開始啟動,如果真的要那樣的話,她甯願……她甯願悠念永遠像以前一樣不思進取,那樣的不優秀,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沿著那該死的軌道走去!

"你們都知道羅生若悠念的人生已經被確定了方向,沒有人能讓她偏離軌跡,會讓你們知道那件事是因為你們的頭頂帶著'羅生若’這個姓氏,阿熾和悠念的事情,必須結束,我想你們擔不下妨礙'那個’的後果,而我,也同樣擔不下."

"你這是什麼話,距離'那個’的時間還很早,難道我的孩子就不能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就不能有快樂的回憶嗎?!"齊蔚藍氣得全身顫抖,若不是一手抓著悠念,一手被13-看-網的涼翰握著,齊蔚藍真的會忍不住上去把曲睿賢給殺掉!她的孩子剛剛才與她親近起來,剛剛才開始享受家族給予的一切,就算她和十三爵的族人扯上關系又如何,她的悠念,配得上任何人!這個該死的魂淡憑什麼在這里一口一口的讓悠念離開曲眷熾,有本事不去跟他兒子說?!

"快樂的回憶越多,最後只會越痛苦,就算你們不在乎,但是阿熾是我唯一的孩子,我不希望他在這個敏感時期和悠念扯上關系,我想同樣為人父母,你們能體諒我的心--"聲音戛然而止,曲睿賢眼鏡下眼眸微微的撐大,幾根發緩緩的飄落到地面.

同樣被驚到的,還有典治和齊蔚藍和涼翰,涼禮死水般的黑眸根本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要微微蕩起的漣漪表示著他的驚訝.

只見曲睿賢所坐的沙發上,兩頰兩側,脖頸兩側,臀部兩側,六張撲克牌如同刀片一般的鑲嵌在裘皮質的沙發椅上,鋒利的邊角仿佛閃著刀片一樣森冷的光,只要他敢稍微的動彈一下,都可能因為不小心劃斷頸部大動脈而死亡.

悠念指間夾著一張黑桃皇後,一如既往的帶著點銳利,嬌媚而神秘的經典姿勢,遮住了下半張臉,只露出了一雙妖冶至極的桃花眼,"我說過,最討厭別人想要拆散我和我的戀人,呀,還要再加上一句,我同樣討厭妄想掌控我的,並且連我行走的軌跡都自作主張的定下來的人,我會讓他們死的很慘哦."

微勾的嘴角,妖冶似水的眼眸溫柔得讓人忍不住沉溺其中,柔婉的嗓音微低,顯得幾分的性感和讓人如沐春風的平和之感,然而誰想得到,從她口里竟然說出這樣殘忍無情的話.

"小念,不要亂說話!"典治反應過來趕緊出聲喝道,目光電子眼似的在曲睿賢身上快速的掃描著什麼,雖然說羅生若家族的生意是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身為律法爵一代傳一代為羅生若家族定下的相關法律中,若是羅生若家族的殺人證據,人證物證皆有的話,是可以將羅生若家族的人關進監獄的!與十三爵中的任何一個人交談都不可以放松警惕,更何況這人還是十三爵中和單彬宇一樣屬于最難搞類型的男人!

"我說的是真的喲."悠念放下手中的黑桃皇後,目光溫柔而堅定,"所有碰觸我的底線的人我都會送他們下地獄的,以各種方式,無論對方是誰."悠念從來不喜歡拐彎抹角,就如同她討厭糾纏不清的男人,所以她一向都是誠實的,有話說話,而且說的都是讓人不敢相信的真話.

"這麼喜歡曲眷熾嗎?"突兀的出聲打破這一室寂靜的是平穩的沒有絲毫起伏的聲線,沉寂如死水般的眸子直直的望進悠念的雙眸,帶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在他們看來,悠念喜歡曲眷熾,所以為了他不惜出手威脅律法爵,強硬得不願意退讓半步.

站在門外一直看著這一切的曲眷熾聞言,呼吸忽的一滯,抓著門板的手也忽的一緊,一瞬間冒出的手汗在沉厚的黑色鐵門上留出幾道濕痕.

悠念微笑的看著所有人都緊緊的抓著她的目光,"當然,我喜歡曲眷熾,很喜歡."

如果不喜歡,怎麼會找他玩游戲--

------題外話------

感謝魅羞親送了2朵花花,貓頭wing親送了1顆鑽鑽,琴sherry一直的支持,麼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