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殺了沒事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曲家.

偌大的莊園內,白磚紅瓦,一排排軍裝持槍的警衛將休閑的莊園硬是變成濃重的嚴肅和莊嚴.

這是瑞比斯公國最高領導層十三爵中,掌控著全國上下的法庭,法官,律師,法律等與律法相關的律法爵的家,自然受到全面的保護.

曲眷熾剛剛走進客廳,懶懶的步伐便停了下來,半眯著的眼眸懶洋洋的掃了下空無一人的客廳,銳利的眸中滑過一抹光亮.

"少爺,您回來了."曲家的管家見著曲眷熾這樣,不由得冷汗涔涔了起來,不管什麼時候,只要這個少爺在的時候他總是無法冷靜下來,相信不止是他,就連家主大人對他也從來甯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睜只眼閉只眼的放縱著.

"父親呢?"曲眷熾轉過身看著低著頭不敢看他的管家,懶洋洋的語氣上是一雙肆虐暴戾如豹的目光.

管家不由得脖頸冷了冷,"家主大人他……去處理突發事件了."突然知道羅生若家族的小姐正在和他們家少爺交往,確實是突發事件,而且還是必須趕快解決的突發事件!

曲眷熾眼眸越發的眯起來,"突發事件?公事還是私事?關于我的還是不關于我的?"

一句話,管家已經冒出了一顆顆大滴大滴的冷汗了,他們家少爺按照總爵大人的說法是,天生屬于執法爵那邊的人的,不需要說什麼,只用站在犯人面前看上兩秒鍾,犯人立刻就二話不說乖乖招供了,實在不太適合文縐縐的律法這邊.

"嗯?"輕輕的鼻音懶懶的一起,管家立刻險些趴下去,無可奈何的說出了事實,家主大人去羅生若家族了,為了曲眷熾和羅生若悠念的事.

曲眷熾只覺得一股濃濃的不悅襲上心頭,周圍的空氣都隨著他的心情而變得冰冷壓抑了起來.

"多管閑事!"丟下冰冷的一句話,曲眷熾邁著矯健的步伐朝外走去.

……

悠念和涼禮踏進帶著厚重的曆史味道和濃重血腥味的屋子,客廳的談話聲驟然停頓,所有的目光轉向了他們.

悠念第一次見到曲眷熾的父親,傳說中的律法爵,梳得一絲不苟的烏發,一身黑色顯得厚重的西裝,剛毅俊美的五官,與曲眷熾有六分像,堅挺的鼻梁上戴著一副金絲邊框的眼鏡,顯得有幾分儒雅,全身透著一股穩重中透著銳氣的味道,又有點如同律師一樣的精明,是個成熟的美大叔.

悠念在打量曲睿賢,曲睿賢同樣在打量著這個讓自家懶得讓人發指的兒子與之交往的少女,一雙羅生若家族特有的桃花眼,比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要妖冶引人注目上幾分,然而除了那雙眼睛,她的五官……

唔……

雖然只能稱之為清秀,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記不清了,他怎麼覺得羅生若悠念好像變得比以前漂亮上許多了?如果說之前的羅生若悠念是整個基因良好的羅生若家族,不管是外表還是資質都是汙點般的存在,那麼現在,倒還真有點麻雀在向鳳凰進化的感覺呢.

典治看到悠念進來,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銳利的眸子掃了涼禮和涼翰一眼,前者當做沒看到,後者摸摸鼻頭同樣裝作沒看到.

"小念,你怎麼……"齊蔚藍臉色有些不好看,這會兒見到悠念,一向念女心切的齊蔚藍有些急了,他們正在說的話題……

"媽媽,爸爸,還有,律法爵大人,下午好."悠念淺笑嫣然的行了個禮,完美卻不失生氣,優雅而高貴,每一個動作都宛如被藝術家精心的擺設過,美得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齊蔚藍還想說什麼,卻被典治制住了,俊毅的面容朝著悠念點了點頭,沉穩的嗓音緩緩的響起,"小念,你和曲家公子是什麼關系?"這個女兒似乎就算懂事了,成熟了,天才了,也總是要和十三爵的那些孩子扯上關系,先是單姜恒,現在又是曲眷熾,竟然還讓曲睿賢找上門了,他女兒還真是越來越像羅生若家的人了.

"是戀人."悠念微笑道,似乎對這件事覺得理所當然,她並不覺得她身為羅生若家族的人和十三爵之一的公子戀愛有什麼問題.

事實上,雖然羅生若家族擁有世界特權,是被所有人默認的存在,但是本質上他們就是殺手,就是黑暗,就是處于違法犯罪一方的,而十三爵是站在為大多數人民服務做出保障的光明存在的一方,本質上兩方便是死敵,不該和諧相處的兩方……

好吧,這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羅生若家族的女兒已經有一個按照曆史定下的軌跡運行了,那麼'那個’的啟動勢在必行,十三爵不能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出現任何的變數.

"是麼?"曲睿賢扶了扶眼鏡,看著悠念,"那麼,請你們分手吧."羅生若悠念,他們曲家可沒那麼大的本事吃得下這塊將被全世界爭奪的寶藏.

悠念看著曲睿賢,柔和似水,清晰乾淨的倒映著他的面容,明明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卻讓人覺得一種莫名其妙的涼意襲上心頭.

"我最討厭別人想要拆散我和我的戀人了."悠念淡淡的出聲,嘴角還帶著一抹微笑,"爸爸,為了保護自身利益,就算沒有人出錢下訂單,我殺了他也沒關系吧?"一張撲克牌驟然出現在指間,薄薄的邊角詭異的帶著刀片般的寒光.妨礙她游戲的人,要做好隨時可能去見上帝的准備喲.

"!"除了涼禮這個看不出表情的,所有人都被悠念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驚到了.

悠念你還敢不敢再囂張一點?他們羅生若家族再擁有世界特權也是要住在別人統治下的地盤上生存的啊!你這麼光明正大理所當然的說出這種要把人家統治者干掉的話,你是想把對方嚇死還是想把他們給嚇死?!

"嗯."最讓人覺得驚嚇的是,涼禮竟然點頭應聲了!坑爹的涼禮竟然應聲了,而且還是'嗯’!

剛剛走到客廳大門前的曲眷熾都不由得被悠念和涼禮的話給嚇到了,真,真的是太囂張了點啊魂淡!

------題外話------

感謝卿卿漣漪親送了1朵花花~麼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