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妹控全開


曲眷熾來電,一向寵著男朋友的悠念怎麼可能會為了自己的歡愉而不接?

"該停下了."悠念拿過手機,看向瑰夜爵.

任何男人在這種時候發現身下的女人竟然還有精力去管電話,並且還說出這樣的話心情都不會爽的,這簡直就是在表示他不夠男人!

所以,理所當然的,心情不好的瑰夜爵自然不可能停下了,反而更加的賣力了起來.

悠念眉頭皺了皺,出手快如閃電朝著瑰夜爵的肩部就是一點,瑰夜爵頓時以一種詭異又猥瑣的姿勢停了下來,悠念看都不看他瞬間變黑的表情一眼,接起手機.

"阿熾."情欲過後微顯低啞性感魅惑的嗓音輕輕的響起,頓時讓那邊剛要出口的話停頓了下.

"……你在哪里?"

悠念慢慢退離瑰夜爵身下,包裹著自己的緊致溫暖緩緩的離開,瑰夜爵瞪著冷冰冰的眼神仿佛在警告,偏偏此時被悠念點了穴根本開不了口也動不了.

"在校長室."悠念的誠實讓瑰夜爵更是瞪大了眼睛,這個女人膽子可真大,她就不怕電話那頭的人找過來撞見他們兩個干的事?他是無所謂,不過這個女人……現在可是曲眷熾的女朋友啊,即使曲眷熾不愛她,也會出事吧?畢竟這可相當于在他臉上狠狠的打上一巴掌呢.

瑰夜爵哪里知道,如果現在曲眷熾問她在干嘛,她會很誠實的告訴他,她在和新上任的床伴做該做的事,悠念從來誠實的讓人心驚膽戰,直接得讓人接受不能,和璃兒不同,悠念看著溫柔心機很深的樣子,然而她卻是從來不喜歡拐彎抹角的事,直白得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下午都沒去上課,去校長室干什麼?"曲眷熾一向懶洋洋的聲音中有些微不可查的煩躁,天知道今天他為什麼放棄良好的睡眠時間突然想去接她下課,而她竟然很不給面子的不在!哼!

曲少年啊,你應該問在校長室干什麼,而不是去干什麼,一字千里啊!

"唔……單韻熙跟我說要來這里跟校長報名才能參加各種賽事."悠念一邊夾著手機,一邊慢悠悠的在瑰夜爵如狼似虎的目光下穿起了衣服,絲毫沒有半點不好意思,沒節操得很徹底.

"什麼?!我在校門口等你,快點過來."

"嗯,好."掛上電話,悠念慢慢的整理著頸下紅色的領結,黑色西裝內是高領的襯衫,恰恰好擋住了里面滿滿的吻痕,烏發用梳子隨意的梳了兩下便柔順得散發著淡淡的光華,依舊是只能算是清秀的五官,瑰夜爵微微困惑,他怎麼剛剛就覺得這女人比端木寂雅還要漂亮上幾分呢?

倒是那雙羅生若家族特有的桃花眼,妖冶,似水,如泛桃花.

穿上鞋子,悠念才想起她新上任的床伴先生被她點了穴,帶著淺淡的微笑看了眼他依舊雄赳赳氣昂昂很有精神的兄弟,卻只是輕輕的給他解了穴,便要轉身離去.

"喂!"瑰夜爵看著悠念的背影,冷酷的嗓音因為欲望得不到滿足而帶著微微的暗啞,"所謂床伴,不是應該雙方都得到滿足嗎?"

悠念腳步頓了頓,扭頭看著瑰夜爵,嘴角一如既往的帶著淺淡的笑容,"理論上來說,是喲,但是我的床伴,只是為了滿足我而存在的,了解?"說完,也不理會瑰夜爵黑得如鍋底的臉,邁著優雅的步伐離去.


床伴,怎麼可能比得上男朋友重要呢?床伴只是為了滿足身體需要,而男朋友,可是為了滿足精神上的需要呢.

熙熙攘攘放學的布迪斯,放眼望去幾乎都是黑灰一片,偶爾幾個身穿白尊校服的出現,往往都能引起一片尖叫和觀望.

此時,校門口一角便被堵得有些水泄不通,時不時幾個女生唧唧喳喳一副興奮地快要暈過去的樣子.

曲眷熾慵懶如豹的身軀斜斜的靠在校門口,白色的校服外套沒有扣扣子,露出乾淨的襯衫和性感帥氣的鎖骨,微微低著腦袋,帥氣的劉海擋住了他半眯著的銳利眼眸,也擋住了他此刻萬分煩躁的心情,真是的,真是的,那女人真是有夠慢的,這些女人又是怎麼回事?煩不煩,唧唧歪歪個什麼東西?還是那個女人比較好,安靜,而且還能讓他睡個好覺又舒服.

悠念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圍成了一個圈的女人就知道,那被包圍著的人肯定是曲眷熾,嘴角的笑容微微深了些,與她靠近的女生們瞬間仿佛感覺到了什麼,紛紛側頭,還沒有猜出悠念是什麼人腳步便已經下意識的讓開了一條道.

那邊的學生是視線被這一動作引了過來,紛紛側目,目露不解,"誰啊?"

"等很久了嗎?"悠念微笑的看著已經抬起頭看過來的曲眷熾.

"慢死了,走了."半眯著的如豹般的眸子里的銳利頓時柔化了些,卻被邊上的一堆人弄得依舊不爽,快步上前拉過悠念的手便朝人群外走去.

"什麼啊?那個女人是誰?五席殿下怎麼可以拉她的手!"

"長得那麼丑也敢染指五席殿下,太過分了!"

"殿下們都是大家的,那個女人想要獨享嗎?!"

"……"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人從古自今就數不勝數,更何況學院七席是偶像中的偶像,每天從外校來的,本校生產的情書多的數不勝數,除了瑰夜爵那朵高嶺之花鮮少有女生敢冒著被狠狠的說'滾’的話之外,就連曲眷熾這令人發指的懶貨,櫃子每天都能收到'愛的關懷’若干,上等的抱枕若干,熱騰騰的愛心若干……然後,和其它幾人一樣,櫃子里的東西滿到塞不下……

悠念對于這些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對于這些二缺的女人就如同對羅生若悠然一樣,根本提不起半點對付的心情,只是曲眷熾突然停下的腳步讓悠念微微怔了怔.

卻見他懶洋洋半眯著卻無比銳利的眸子輕輕的掃過,如同刀片一般銳利得仿佛化為了實質,割在皮膚上,嚇得每個人都臉色煞白噤了聲.

"羅生若悠念,是我女朋友,你們有意見?嗯?"

"你可以再說一遍嗎?誰是你女朋友?"悅耳卻平淡得如同直線一般毫無波瀾的嗓音突兀的響起,微微抬眼,就見涼禮站在'l’字母車牌的車前,深不見底沉寂得仿若死水一般的眼眸直直的看著曲眷熾.

當然,如果他把指間暗藏著的釘子收起來,就更加不會有人看得出他此刻妹妹被不良少年拐走,他很不高興的波瀾激湧的心情了.

------題外話------

涼禮妹控系統全開,曲少年要把皮繃緊咯!感謝貓頭wing親送了2朵花花,13222954632親送了1朵花花~!蘋果這星期收到了兩個長評啊,好嗨皮喲~!今晚繼續送上小番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