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傾城傾然


單姜恒手中拿著一個精巧的望遠鏡觀察看著對面的悠念,當悠念轉過身,那雙溫柔得讓人不禁沉溺的眼眸突兀的闖進他的眼簾,那麼一霎那,他以為悠念看到了他,但是轉念一想,兩棟教學樓的距離,步行都得三十分鍾,怎麼可能用肉眼看到.

然而,下一瞬間,他不這麼想了.

一張撲克牌破空而來,仿佛帶著在空氣中摩擦出了白色的煙霧,輕微的一聲響起,撲克牌如同刀片一般的,貼著他的臉頰而過,削掉了他的幾根發,最終釘在牆上.

"上帝!"而牆邊,正好是教室入口,一個同學正好開門,一張撲克牌閃著凌厲的光就這樣釘在他耳邊,嚇得來人幾乎昏厥.

"這什麼東西?!"一群人圍了過去,看著那張軟軟的撲克牌,表情各異.

單姜恒沉寂如水的眼眸微微沉了沉,拿起望遠鏡看過去,卻見悠念認真的聽著教師講課,仿佛方才那張撲克牌並不是她射出來的.

放下望遠鏡,單姜恒邁著修長的步子走到了門口,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紛紛讓路,噤了聲,仿佛多說一句就是對他的褻瀆.

白皙完美得仿若藝術家的手指慢慢的靠近那張依舊釘在牆上的撲克牌,在碰觸前微微頓了頓,沒有在上面感覺到任何殺氣才將它從牆上抽出,軟的,紙的質感,不存在任何的加硬材料……

走路都要走上半個小時路程的距離,一張幾乎輕的沒有任何重力的撲克牌,三秒鍾不到穿過其中存在的空氣阻力……

呵……

指間的黑桃皇後擋住他精致如仙的面容,那雙略顯憂郁讓人心碎的眸中滑過一抹意味不明的眸光.

下課鈴響起.

悠念坐在教室里看著教室中每個人發了瘋似的看書做題,嘴角含著淺淡的微笑,很好,看來每個人都很惜命,把她的話聽進耳里了.

"天啊,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題目!"就坐在悠念隔壁的一個眼鏡男揪著一頭烏發,看著練習上的題目,糾結的滿頭大汗,天啊,他怎麼會做不出來,不要啊!他不要被羅生若悠念殺死啊,他要考滿分啊嗚嗚……

"可以把果農肥料用去的14/和收獲的果實84/分開來算試試看."一道柔婉的嗓音在邊上響起,頓時撫平那內心的焦躁.

眼鏡男聞言下意識的按照新的方程式計算,果然得到了正確答案,驚喜的抬頭,對上的卻是悠念淡然微笑的面容,怔了怔,癡了癡,下一秒猛地從座椅上摔在地上,驚恐的瞪大了雙眼.

整個教室的人都被這一動靜引了去,見到的就是他們班的乖乖男摔在地上,而悠念就站在一邊的場景,再加上此時乖乖男驚恐的表情,頓時一個個只當是悠念又欺負人了,以前她只是仗著她的身份,其他人有時還敢說上幾句,現在悠念連殺人的實力都有了,一個個雖然不滿卻也不敢表現出來.

"姐姐,你又在欺負人了!"義正言辭的聲音從站在他們f班的羅生若悠然口中傳出.頓時所有人都跟見到救星似的看向了羅生若悠然,羅生若一家啊,除了羅生若悠然,都是惡魔!


羅生若悠然一身白尊校服在都是黑色校服的f班里,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偶像般的存在,更何況羅生若悠然長相甜美,為人處世都很得人心,也有與之身份相匹配的能力,如果布迪斯皇家學院是八席而不是七席的話,這八席殿下,一定就是羅生若悠然了!

悠念淡淡的抬頭看了眼萬嘿叢中一點白的羅生若悠然,眸子掃過那一身乾淨似雪的校服,然後收回眼神坐回座位,一副不想鳥人的模樣.果然她還是比較喜歡白色,還是盡快把黑色校服換成白尊校服比較好,唔……校長室在哪里呢?

"姐姐!"見悠念不理她,羅生若悠然臉色微微沉了下來,幾步走了過去,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姐姐你怎麼還是這樣?你欺負我傷害我沒關系,姐姐討厭我也沒關系,為什麼要欺負無辜的同班同學?他們都是什麼……"

"喂,那個……"依然坐在地上的眼鏡男有些怔怔的舉手.

羅生若悠然滿意的看到f班的同學和一些在走廊上聽到她的話的人,都露出對悠念鄙夷厭惡的神色,擔憂的將眼鏡男扶起,"這位同學,對不起,請不要生我姐姐的氣,她……她只是心情不好……"

"那個……"眼鏡男有些不自在的把手從羅生若悠然手中抽出,頂了頂鼻梁上的眼鏡道:"你誤會了,悠念同學沒有欺負我."

"欸?"羅生若悠然的表情僵了僵,下一秒才恍然大悟的道:"謝謝你不計較,謝謝……"

"你這人真奇怪."眼鏡男打斷羅生若悠然的話,"我已經說了悠念同學沒有欺負我,她只是幫我解了題,是我自己太吃驚才會從椅子上掉下去的.再者,就算悠念同學真的欺負我,你身為妹妹不幫姐姐,反倒對一個外人卑躬屈膝柔弱不堪的樣子,你真的是羅生若家族的孩子嗎?"

不得不說,對于男孩子來說,殺手在他們心中是很熱血很牛掰的存在,而擁有世界特權的殺手家族更是在他們心中超級牛掰的存在,哪個男孩都有幾分熱血,即使是書呆子也改變不了這個天性.

所以羅生若悠然雖然甜美柔弱讓很多人喜歡,但是也有很多人覺得她配不上'羅生若’這個姓氏,之前有個廢材羅生若悠念做對比還好,但是現在廢材成了天才,羅生若悠然倒成了殺手家族的廢材汙點了,即使她在學院成績再好,也無法為他們殺手家族做出任何有意義的貢獻.

一不小心,還會成為累贅.

悠念聞言這才側頭看了她的鄰座同學一眼,大大的眼鏡幾乎遮住半張臉,只隱約的讓人覺得乾淨秀氣,靜靜的站在那里,平淡無波,卻讓人覺得舒服不礙眼.

反觀羅生若悠然,此時表情僵硬難看得有幾分猙獰,好像眼鏡男踩到了她的死穴一樣.

悠念站起身,柔柔的目光放在眼鏡男身上,幾步上前,在眾人驚恐萬分的神情下,伸出手,摘下那大大的眼鏡,露出一張清秀乾淨讓人看著就覺得如沐春風般的面容.

櫻紅的唇間幽幽的,溢出兩個字--

"傾然……"

------題外話------

感謝visent親送了2顆鑽鑽4朵花花,xqyzj親送了5朵花花,貓頭wing親送了5朵花花,特別感謝琴sherry親一日一鑽的支持,晚點送上藍影與傾然小番~群麼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