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妄想掌控


悠念的理所當然的理論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是一個女人該說出來的話嗎?什麼叫男朋友是用來玩的,床伴是用來上的,老公是用來愛的?她把男人都當什麼了?

曲眷熾的表情已經不能用僵硬來形容了,心里明晃晃的不舒服讓他無可是從,卻又不得不面對,他討厭所有他無法理解的東西,但是逃避不是他的風格,所以他一定要弄清楚,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的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怎麼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思想.

"難道男朋友無法滿足你嗎?你還要去找一個床伴?"曲眷熾說完才猛地想起自己現在就是她的男朋友,臉色不由得紅白交錯,卻還是沒改口.

"我認為在我們交往期間,談這種問題不太合適."他們想知道,悠念卻不一定會告訴他們.悠念斂下眉夾起一個水晶蝦餃給曲眷熾喂進去.

在後面好奇著答案的幾人見曲眷熾竟然又吃上了,頓時一陣恨鐵不成鋼,怎麼這麼挫啊?剛剛的氣勢竟然就被一個蝦餃給弄沒了嗎?你簡直太丟十三爵的臉了!

"好吃?"悠念伸手把曲眷熾落到眼睛上的發撥到一邊,露出懶洋洋中透著豹子般銳利的眼眸.

不知不覺中被一個蝦餃收買的曲眷熾怔了怔,下一秒那讓人發指的懶勁卻是湧上來了,算了,反正對這女人也沒感情,他只不過是喜歡這女人身上的味道和給他的感覺而已,什麼玩啊床伴的,誰鳥他.曲眷熾這時候這樣想,哪里知道等到時候他明白自己的心,真想知道答案的時候,已經沒了讓悠念回答問題的資格了.

"嗯."

"這是七娘做的,要不我下次跟七娘學,做給你吃好不好?"悠念想了想,覺得當女朋友就該給男朋友做頓飯,雖然她的廚藝實在爛的有夠讓人發指,但是身為男朋友,就算女朋友做的再難吃,也會全部吃光光的.

如果曲眷熾還想活命的話,這時候應該說不好的……

"隨便."曲眷熾懶洋洋的道.哪里知道這兩個字在後面讓他簡直痛不欲生悔不當初.

聽到這個答案,悠念顯然很滿意,繼續一下一下的喂食,兩人竟然齊刷刷的將後面那六個存在感超強的六席給忽略了.

"呀啦呀啦,他們怎麼還是這麼有趣啊."叼著棒棒糖,端木惑紫水晶般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然後側頭看到單韻熙臉色難看的臉,眨眨眼,忽的右手握拳擊左掌,恍然大悟,"我說小熙臉色那麼難看呢,還惦記著昨天被那世界盜賊團伙老大跑了的事呢?"

"找死!"本來心情就不好,女王屬性的單韻熙哪里容得下別人來掀她傷疤,鞭子一甩就抽上去.

可惜端木惑這個王子可不是白當的,基本的防禦技能還是有些的,修長優雅的身姿微微的側了側,躲過單韻熙的鞭子,"小熙啊,你真的會嫁不出去的,太暴力了,誰家公子吃得下你這女王陛下啊!"


"給我去死魂淡!"

兩人打鬧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其他人都沒怎麼在意,一雙雙眼眸看著灌木叢中的悠念,暗芒滑過眼底,終還是散了去.

單韻熙繃著一張臉跟在單姜恒身邊,好一會兒側頭看單姜恒,依舊的精致得仿若被上帝精修簡化過無數次的面容,僅僅一個側臉,都足以讓人為之傾倒.

"哥,你覺得羅生若悠念是怎麼回事?"要說一個人短短兩個月真的可以變化那麼多嗎?簡直就像換了一個人,可是羅生若家族不可能連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被換了都不知道,全世界誰都有可能,就是羅生若家族不可能.

金燦燦的陽光灑下,單姜恒長長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淡淡的陰影,沉寂似水的眼眸碎光點點,帶著淡淡的憂郁,卻足夠讓人心碎,黝黑的眸子淡淡的瞥了單韻熙一眼,"你對她太好奇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特別是在明知'那個’就要啟動的時候……

單韻熙眉頭皺了皺,"我就不信你不好奇,別忘了她可是為了你漫不經心的一句話跑到九連崖去摘黑薔薇,現在突然和曲眷熾搞在一起,還有那什麼亂七八糟的理論,哥,我現在擔心的是,這個女人給我的感覺根本是不可能被掌控的."'那個’想要啟動,可不是只要十三爵想要就可以的,羅生若悠念……現在可是個危險至極的女人!

單姜恒眼底滑過一抹微帶冷意而意味不明的暗芒,嘴角卻微微勾起,美得讓躲在一邊偷偷觀看的女生幾乎暈倒,"會不會被掌控,其實我也很好奇呢……"尾音神秘莫測的微微拉長,顯得性感而魅惑.

上課鈴聲響起.

悠念一手拿著便當盒慢慢的走在回教室的走廊上,一如既往,所有見到悠念的人都對她退避三舍.

悠念對此絲毫不在意,嘴角含著淺淡安然的微笑,忽的手臂朝外伸出,一只嫩黃色的祝福鳥歡樂的唧唧喳喳著停在她的手上.

別人是聽不懂它在說什麼的,然而悠念這個獸類主人卻是聽得明明白白,嘴角的笑意微微加深,那雙讓人沉溺的眼眸越發的溫柔讓人沉溺無可自拔.

真是有趣吶……

想要掌控她嗎?話說從她和璃兒離開孤島回到現世的開始到被璃兒扔到這個世界之前,有過很多很多想要掌控和禁錮她的人,每個人都是以愛之名,搞得她都有些膩煩了,現在竟然有一群是用這麼特別的理由嗎?

唔……

這樣的話,讓他們多活一段日子好了,畢竟她可是對羅生若家族為什麼在這個世界上擁有這麼大的特權很感興趣的,這個世界的秘密很多,而她又是如此的好奇.

指尖驀地出現一張黑桃皇後,歡快的立體旋轉著,走到座位,悠念側頭望向對面的教學樓,看進單姜恒沉寂如水美麗的眼眸,忽的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