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人有三分


等羅生若悠然在那里嗚咽完的時候,悠念已經和涼禮一起吃完了七娘給准備的宵夜,回屋睡覺了.

羅生若悠然的屋子就在悠念隔壁,所以在之前那大半夜一暗一亮的屋子才讓所有人都那般印象深刻,悠然小姐真是個勤奮的好孩子,再看看那個天天早睡還睡到日上三竿的悠念,真是太丟羅生若家族的臉了!

悠念回屋的時候在路上遇到了一只很大的狼種狗,體型很大,雙眸冷厲很有氣勢,偏偏就是瘸了一條腿,走起路來一瘸一瘸,看到悠念搖著尾巴巴巴的看著她,討好著.

悠念挑挑眉,正要蹲下身,邊上忽的一個羅生若家的傭人跑了出來,見此大驚,"三小姐!三小姐請不要生氣,我馬上把這狗帶走!"說著就想去抓狗,哪料那手才伸過去就被狠狠的咬住了.

"啊!"那人被咬得鮮血淋漓,手中驀地出現一片刀片就要朝狗的脖子劃去,羅生若家族,即使是一個傭人,出去也是可以以一敵百的人物.

"好了."悠念淡淡的出聲,那只狗立馬就松口了,悠念抬眼看著傭人,"這只狗我要了,有什麼問題嗎?"

傭人遲疑了下,"三小姐,這只狗本來是傭人房那邊養的狗,最近一直有些不正常,老是想著往這邊跑,都咬傷好幾個人了,這樣您……"

"沒關系."悠念說完就走,那只狗立馬搖著尾巴很嗨皮的跟了上去,看得傭人眼睛瞪得大大的,這只惡狗竟然有這麼聽話乖巧的一天?!

對于羅生若悠然那個二缺女,悠念一點兒理會的心情都沒有,還不如單韻熙那個女王屬性的暴力女有趣呢.

沒有人看到,那只狗路走著走著,本來一瘸一瘸的腿忽然慢慢的不瘸了,眾多的因為各種病而變得難看的皮毛也變得有了些光澤,更驚悚的是,這只狗竟然慢慢的變大了些,如果本來只到悠念的大腿,現在卻已經高至了悠念的腰部,悠念身高168!

改造細胞悠念費不了多少力,畢竟上天給她和璃兒這種異能簡直就是逆天的存在,沒有任何限制,只要意念一動即可,倒是被改造者是要付出一定的意志力的,改造每一個細胞,或者激活任何一只細胞都會產生或多或少的疼痛感,這得看改造的面積和多少.

像這只狗悠念給它把瘸掉的那只腿的細胞全部重新激活,激活細胞就好比把死掉的東西弄醒,其疼痛自然好比打碎了骨頭重造,好在因為悠念是獸主,待在她身邊或者她意念輕動就可以減輕他們的疼痛感.

把它體內的一些不干不淨的東西都清理掉,也讓加快細胞的新陳代謝讓它長得高大些,肌肉更加的充滿力量,你能想象一只狗擁有豹子一樣的爆發力嗎?

這些弄完,這狗都快要全身軟下去累塌了.

七娘把廚房管的很好,各種食材都分類擺放得很好,偏偏就是找不到一點點的剩飯剩菜,悠念看著案板上的一塊生牛肉,神情古怪的閃了下,扭頭看了看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的狗,手中的刀還是始終下不了手,腦中驀地出現了璃兒嘴里含著她做的牛排淚流滿面的懇求她再也不要進廚房的場景……

話說,真的有那麼難吃嗎?明明紀傾然吃得很開心的……

悠念一想到關于她的廚房天分,就有些不滿的嘟起嘴,為什麼璃兒做出來的東西可以美味得讓人想把舌頭都融化了,她做出來的卻會讓人恨不得沒有舌頭呢?

無奈,為了不讓她剛剛找到的小忠犬死掉,悠念直接把牛肉剁碎了直接讓大毛(那狗的毛很長,于是就叫大毛了)吃生肉,也算培養一下它的野性了.


話說,悠念養大毛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當晚,羅生若悠然偷偷摸摸的推開了悠念的房門,她手中有悠念房間的鑰匙,只是腦袋剛剛探進去,就感覺到整張臉被什麼溫中帶涼的東西給舔了,頓時把她給嚇得僵在原地不敢動,連續幾下之後就把她嚇得屁滾尿流的跑了,所有小心思都拋到了腦後.

大毛盡忠職守的把門關上,然後邁著無聲的步子走到了悠念床腳睡了起來.嗷~它太幸福了,竟然能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大人~!

翌日.

悠念帶著七娘給做的糕點來到布迪斯學院,很輕易的就在昨日那個環形灌木叢里找到了她現任男朋友,那懶得人神共憤的曲眷熾.

幽幽的比助眠香還要讓人放松身心輕易入睡的香味遠遠的傳來,曲眷熾懶懶的掀開一條縫,看著坐在邊上的悠念,眸中帶著一閃而過的厲色,"你昨天去執行任務了?"

悠念打開便當,看了曲眷熾一眼,眸中泛著盈盈柔和的水色,點頭,"嗯."

夾起一個水晶蝦餃湊到曲眷熾嘴邊,曲眷熾下意識的就張口吃掉,吃完才眉頭皺了皺,眸中閃過一抹古怪,話說他怎麼接受這個女人接受得那麼快?果然他對能讓自己睡好覺的東西都這麼沒抵抗力嗎?

"我聽單韻熙說,你竟然邀請世界盜賊成為你的床伴?"曲眷熾微微眯起眼,這種事擱在那個男人耳里都受不了,就算他對這個女人沒有感情,只是玩玩而已,但是她這般話卻是在赤裸裸的背叛!

耳邊傳來好幾個腳步聲,曲眷熾懶懶的掃了一眼,見是其它的六席殿下便懶得理會,懶洋洋半聾著的眼皮下,一雙眸子如豹般銳利殘暴,微抿的唇在告訴悠念他的不爽.

然而,悠念卻只是歪了歪腦袋,嘴角依舊含著優雅淡然的笑,"沒錯哦."

悠念干脆的承認讓曲眷熾一怔,那漸走漸近的六人也不由得頓住了腳步,曲眷熾的問話,他們都隱約的又聽到的,再加上昨天單韻熙被悠念氣得回去發泄了一通,幾人大抵也清楚了昨晚上的事,只是他們都沒想到,悠念竟然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因為我目前沒有床伴,而那個人正好我看得順眼,有什麼問題?"

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曲眷熾看著悠念那理所當然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的神情,難得的睜開一向怎麼也睜不開的眼睛,"你覺得在自己的男朋友面前說這種話,沒有問題?"她那是明擺著要出軌,要一腳踏兩船!

"問題?"悠念眸中滑過一抹淡淡的深意,"在我的世界里,男人除了親人這個身份外,就只有男朋友,床伴和丈夫,男朋友是用來玩的,床伴是用來上的,丈夫是用來愛的.我只是在找人把我世界里空出來的一個空位補上,有什麼問題嗎?"

話說,丈夫這個空缺是不會有人補得上的,床伴的話,嘖,還真是有點難找,想再找第二個紀傾然,真不是個容易的事.

------題外話------

感謝琴sherry親送了1顆鑽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