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坑人少女
g,更新快,無彈窗,!

端木惑的話讓幾人怔了怔,這是在公然勾搭羅生若悠念?曲眷熾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這可是他剛剛發現的比助眠香更好用的助睡品!

單韻熙抓著鞭子的手緊了緊,瞪著端木惑恨不得一鞭子抽飛他的模樣,這個該死的花花公子竟然不怕死的把苗頭對准羅生若家嗎?該死的混蛋,羅生若一家可都是她的!(挖鼻孔……為什麼這句話顯得那麼……)

"不要."悠念淡淡的聲音傳來,手中夾著一個小牛肉卷喂在曲眷熾嘴邊,看著曲眷熾怔怔的吃進去才看向端木惑繼續道:"你這種類型的游戲對象,我已經厭煩了呢."花花公子類型的,她已經接觸過好幾次了,一開始她欣賞的是他們的速食愛情,合得來就談,時間到了就結束,可是打著玩玩的旗號開始,結束的時候卻像個牛皮糖一樣的死也不放手,怎麼說呢,很煩呢.

涼風吹過,幾片落葉飛了下來,莫名的顯得萬分的沉默蒼涼.

"噗……咳咳……"曲眷熾回神,忍不住噴笑出聲,卻不小心被剛剛咽下去的牛肉給噎住了,一直柔若無骨的小手輕輕的撫過他的胸口,舒服的仿佛春風拂過,讓他不自覺的享受的眯起眼,話說,以前怎麼沒覺得羅生若悠念這麼……唔……討人喜歡?反正一切能讓他睡好覺的東西,他都喜歡!

反應過來悠念說了什麼的單韻熙嘴角勾起一抹笑,"呀啦呀啦,花花公子也有被拒絕的一天呢."黑亮的眸子掃過那張淡然的面容,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現在倒是讓她有了幾分欣賞呢.

不過……

端木惑的話倒是讓她想起來了,這女人不是愛她哥愛得都瘋了嗎?連九連崖壁上的黑薔薇都敢去摘,甚至愛到連自己的親妹妹都下的了手?

不過,嘴角冷冷的扯了扯,那個叫羅生若悠然的女人也不是什麼好貨色呢,竟然厚顏無恥的把羅生若悠念九死一生摘回來的黑薔薇霸占了,當真以為她哥哥不知道嗎?

沒腦子也要有點限度,九連崖是什麼地方?她去都不能完好無損的回來,羅生若悠然竟然連點傷痕都沒有,反觀羅生若悠念在病床上躺了半個月才病怏怏的回來上課,七席怎麼會想不到首尾,只是沒必要說而已,本來這兩姐妹都是不討人喜歡的,誰管她們自相殘殺?嗤!

紫水晶一般的眸子微微閃了閃,叼著棒棒糖的男子無所謂的聳聳肩,"看來三小姐的桃花運很旺盛,竟然已經對我這種類型的男人厭煩了呢."漫不經心的表面下,一句話便有多方的諷刺和試探,身為學院二席,可不是空有名號的.

"看來你想要知道很多事呢."悠念歪了歪腦袋,她這人對拐彎抹角的沒愛,"我家是做生意的,所以我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做虧本生意,讓我們直接一點,一個問題一千萬瑞幣,怎麼樣?"

紫眸眯了眯,這個人真的是羅生若悠念嗎?不僅端木惑在想,其實整個七席都在想這個問題,脫胎換骨一樣,如果不是羅生若家族的人不可能連自己的孩子都會弄錯,他們幾乎都懷疑這個人根本不是羅生若悠念!

"好."端木惑眯了眯眼,拿下嘴里芒果口味的棒棒糖,應聲道.

悠念點點頭,"你可以選擇支票,刷卡或者付現的方式支付,可以賒賬,但是要付利息."

"我想知道,三小姐為什麼會突然拋棄單姜恒,而選擇曲眷熾了."一千萬,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還真不是什麼大數目.

注意到曲眷熾看向她的目光,那懶洋洋半眯的眸中帶著美洲豹一般銳利和肆虐的殘暴,炙熱中帶著冷意,藍影愛極了這種眼神,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微笑,"因為我看上了曲眷熾."

這算什麼回答?眉頭蹙了蹙,"為什麼會看上曲眷熾?"單姜恒的魅力即使是他們這些同性也不能否認.

"一瞬間看對了眼,來了電,身為花花公子的你應該懂吧?"

這種理由鬼才信!

端木惑嘴角抽了抽,紫眸底下閃過一抹寒光,脫胎換骨真的是脫胎換骨嗎?連腦部結構也換了?否則羅生若悠念怎麼可能這樣三言兩語將他堵得再說不出第二句話?

聳聳肩,"算了,就這樣吧."想來再問也問不出什麼東西出來.

"那麼,承惠兩千萬."一只白淨的小手驀地伸了過來,出現在眼前.

端木惑不由得驚得往後退了一步,這速度……

不過……

"兩千萬?我似乎才問了一個問題."端木惑紫眸一閃,看向對面的人.

悠念眼眸一眯,嘴角笑容深了深,只見她的指間驀地出現一張紙牌,"你確定?"

端木惑嘴張了張,下一秒全身都僵住了,頸部一陣冰涼,一邊的單韻熙眉頭蹙了蹙,握住鞭子的手緊了緊,只見那張紙牌被優雅的夾在食指和中指之間,微微傾斜,輕輕的碰了碰他白皙的脖頸,一顆血珠滑了出來.

"喂喂,為了兩千萬,不用這樣吧?"端木惑舉起他的僅剩的青豆兒大小的棒棒糖當投降狀.

悠念歪著脖子看他,嘴角笑容淺淡優雅,"我不喜歡別人欠賬不還,或者少我一毛錢……"湊近他的頸邊,幽幽的氣息噴灑在他的動脈上,感受到那微微僵硬的身軀,嘴角的笑容越發的優雅,語氣越發的輕柔起來,"而且,我不喜歡別人在暗地里算計我,光明正大的向我挑戰的人,也許我心情好的時候會留下一命,那些在背後搞小動作的,會死的很慘哦."

溫柔得仿若在對深愛的人傾訴愛意的細語,讓人忍不住昏昏欲醉,然而此時端木惑卻驚出了一身冷汗,明明沒有感到任何的危險氣息,也沒有殺意,這個少女看起來根本不具備任何的威脅力,而且,難道他在暗地里做的事被發現了?

可是……

他無法動彈,絲毫也無法動彈!

忽的,悠念往後退了一步,紙牌消失在指間,一只手討賬的伸在端木惑面前,看起來無害得像單純惡作劇開玩笑的小女孩,"剛剛饒了你一命,但是鑒于你是在口頭上讓我不高興了,所以麻煩承惠三千萬,和剛剛的兩千萬,正好湊成整數."

單韻熙站在原地,原本繃緊的神經忽的因為這一句話被崩了,這人一定是羅生若涼禮教出來的!坑死人不償命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