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七席少女


一瞬間,四周寂靜的可怕,布迪斯皇家學院七席殿下對上羅生若家族三小姐,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或者普通貴族插得上嘴的.

悠念站在原地看著傳說中布迪斯皇家學院的七個王者,整個學院的統治者,也是她想要獲得七個六芒星的擁有者.

優雅中帶著讓人心碎的憂郁的氣質,精致漂亮得仿佛上帝精心雕刻的五官,瑞比斯公國十三爵中執法爵的公子--單姜恒,布迪斯皇家學院首席,大學部學生會會長.

如同陽光組織起來一般的純金色發色,紫水晶一般的眼眸,笑容讓人仿若霞光照耀,全身卻散發著一種春藥一般的魅惑氣息--端木惑,布迪斯皇家學院二席,伊比利亞王國王子.

面無表情,帶著狼一般冷冽銳利的眼眸,生人勿近的冷酷氣場,讓人不由得退避三舍,深深仰望--瑰夜爵,布迪斯皇家學院三席,世界最大財團繼承人.

面露春風般的微笑,五官柔和精美,只消一眼就能讓人仿佛心都化成一灘春水--顧譯軒,布迪斯皇家學院四席,瑞比樂亞音樂聖地聖子,布迪斯皇家學院大學部音樂社社長.

眼眸半眯,身子斜斜的靠在瑰夜爵身邊,懶散得仿佛吃飽饜足,曬著午後陽光的貓咪,微顯蓬蓬卷卷的發--曲眷熾,瑞比斯公國十三爵中律法爵的獨生公子,布迪斯皇家學院五席.

金發大波浪,如同落鵠一般優雅,祖母綠色優雅狹長的鳳眸,嘴角含著溫柔的微笑,帶著讓人心動的俏麗--端木寂雅,布迪斯皇家學院六席,伊比利亞王國公主,布迪斯皇家學院大學部舞蹈社社長,有著"布迪斯公主"榮譽稱號.

烏發垂肩,嬌媚中帶著女王般的英氣犀利,同樣精致美麗的五官,和單姜恒有六分的相似,瑞比斯公國十三爵中執法爵的千金--單韻熙,布迪斯皇家學院七席,大學部風紀委員長.

每一個都有著讓人稱羨的身份背景,然而同樣的,他們也有著與他們的身份背景相稱的能力,與羅生若悠念這個只有身家背景,卻沒有相匹配的能力不同,看,多麼明顯的差距,稀少的白尊校服和普遍的黑色校服.

簡直諷刺至極.

"羅生若悠念?"單韻熙犀利的眼眸一眯,手中的鞭子狠狠的在地上抽出一條白色的印痕,看著讓人心驚肉跳,邊上的人都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

"有事?"悠念嘴角含淡笑,放肆而細細的打量著這個氣場強大的少女,她記得,這個少女其實和她年紀一樣,卻已經成為了大學部的一員,更是七席之一,很厲害吶.

"看來幾個月不見,膽子變大了."嘴角帶起一抹嘲諷,單韻熙說完手中的鞭子仿佛一瞬間變成劍一般猛然朝她襲來.

鞭子近在眼前,悠念卻是嘴角笑意微微加深,身子卻如同羽毛一般輕飄飄的往後躍了一段距離.

不出意料之外的,周圍的人響起一陣驚呼,連七席眸中都閃過驚訝.

"看來傳言不假."一瞬間收回鞭子,單韻熙眸中仿佛帶著興奮和諷刺的看著悠念,"廢物脫胎換骨了啊,什麼時候開始執行任務?最好不要被我抓到把柄,否則,我家的牢房,我可是給你們羅生若一家准備了一間超豪華的呢."


"熙兒."單姜恒優雅的嗓音響起,螢光點點的眸中帶著點點的不贊同,目光轉向悠念,"這個月的月考,再達不到分數線,布迪斯學院將有權開除你."那美麗的眸中,眼底一片沙漠般的冷漠.

說完,邁著優雅的步伐率先向前走了起來,其他人自然跟上.

一個個的與她擦身而過,目光要麼懶懶冷漠嘲諷的掃過,要麼直接無視,一瞬間,跟著七席的心走的學生紛紛效仿,仿若整個布迪斯學院都在排斥著悠念,到處都充滿惡意的笑和聲音.

"哼."單韻熙的腳步頓了頓,斜了悠念一眼,不屑的冷嗤一聲,廢物,最好別讓她失望,否則,她連牢房都不屑給你准備!

唔……

悠念站在原地,看著那光芒四射的白色身影漸漸的走遠,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色校服.

果然,她還是比較喜歡白色!

高中部.二年級a組.

悠念的腳步一邁進,原本人氣十足,熱熱鬧鬧的班級立馬烏鴉飛過般的寂靜,一雙雙暗含不屑,譏笑的目光齊齊瞥向她.

悠念站在講台上往下看去,不知道自己的座位在哪里,嘴角習慣性的勾起淺淡的微笑,"請問,我的座位在哪里?"

"怎麼?大小姐幾個月沒來,連自己的窩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嗎?嘖嘖,莫不是傳說中的失憶?該不會把自己以前干的齷齪事都忘了吧?"一個身穿黑色校服,畫著濃妝的少女雙手環胸,靠在牆壁上扯著冷笑看著她.

悠念側頭看向說話的人,嘴角依舊帶著笑,"嗯,就由你來告訴我,我的座位在哪里好了."點點頭,悠念不甚在意的把放在包包外格的一盒撲克牌拿出來,漫不經心的把玩著.

"嗤--廢物果然是廢物,羅生若家族這一代有你這樣的女兒,幾千年積攢下的名譽都被破壞殆盡了,我要是你,早就去死--"眼眸大睜,原本看戲的學生頓時大驚失色,卻是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一聲也發不出來.

只見那個說話的少女,耳後的牆壁上,一張撲克牌釘在上面,而少女臉頰一道深深的傷痕,血液爭先恐後的奔湧而出.

"羅生若家族,殺人三百萬起價,撒,有沒有興趣找我做生意呢?"指尖一張撲克牌快樂的立體旋轉著,仿若蝴蝶一般翩然起舞,少女嘴角含著柔和的笑意,卻是生生的讓人驚出了一身冷汗.

剛剛邁入教室的老師看到這一幕臉色煞白,正想上去說什麼,霎那間對上悠念含笑的眼眸,"老師,妨礙我做生意,後果很嚴重哦."不得不說,羅生若家族,真的很牛掰,買凶殺人這種事即使在法官面前說也沒關系,更別說威脅一個普通的老師了.

果然那老師險些兩腿一軟,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天,他就知道班里有一個羅生若家族的孩子他遲早要去見上帝!

悠念很滿意老師的識相,邁著步子在眾人連呼吸都不敢的目光之下緩緩的走到少女面前,白皙晶瑩的手指擦過少女血淋淋的臉頰,拔出撲克牌,"真糟糕,第一天就讓我動手了,羅生若家族絕對不做白工,所以承惠五百萬,你可以選擇刷卡,支票或者現金支付,允許賒賬,但是要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