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上學少女


以羅生若悠念的身份,和十三爵完全匹配的上,甚至是哪一個國家的王公貴族都匹配的上,但是以她的能力來說,卻是連最普通的貴族都會嫌棄,沒有能力,不思進取,和家人的關系不好,這樣的人,就算是聯姻,聯姻的對象都會再三三思,這樣的人,如何能配得上布迪斯皇家學院大學部學生會會長,十三爵中手握執法大權的執法爵的公子?

或許人家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難怪被羅生若悠然玩得團團轉.

悠念合上電腦,看向站在門口的圖特.

"三小姐,關于武器,您有什麼特殊想法嗎?"

"是,麻煩你了."不過不是武器,但也算得上是好玩的東西.

悠念把自己在兩個月內要做到的事,整理了下:

第一,把自己的黑色校服變成白尊校服;

第二,拿回羅生若悠念九死一生摘回,卻被羅生若悠然占去送給單姜恒的黑薔薇;

第三,從布迪斯皇家學院得到七個象征得到王者承認六芒星徽章;

第四,找到合自己口味的男人玩為期三個月的戀愛游戲……

所以說,羅生若悠然已經被排到哪里去了?念:大氣層之外……

布迪斯皇家學院,是瑞比斯公國,甚至整個世界最具盛名的貴族學院,集小學,中學,大學于一體,是所有王子,公主,貴族和上流社會的孩子上學的不二選擇.

然而雖是貴族學院,但是卻崇尚實力至上,在實力面前,身份反而往後退了一步.

所以,前來布迪斯皇家學院上學的貴族子弟,只要不想被人當做茶余飯後的笑料,就必須付出超于常人的努力,達到與你的身世相匹配的成績.

布迪斯皇家學院的校服分三種顏色,黑,灰,白,相當于三個實力和身份的劃分等級.

黑色校服的學生最為多,是普通的富家子女的家世和平凡的成績,灰色則是家世和成績高于黑色但是低于白色的學子所穿,而白色,不用說,是布迪斯皇家學院幾乎與偶像般的存在,傲人的家世加上傲人的成績,在學生人數為二萬的大學部也僅僅不超過三十人有,而那不超過三十人的白色被稱為--白尊.

唔,很牛掰的名稱,看起來很高級的樣子,但是偏偏羅生若悠然也是大學部中的一個白尊,所以一下子感覺被拉低了好多.

悠念站在大大的連身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平凡無奇的面容總算也沒那麼容易被人忽視了,黑色的校服很精美,西裝領邊有兩條銀色,中間帶著紅色的蝴蝶結,長及膝蓋以上兩公分的黑色校裙正正好,不顯得古板也不顯得暴露,整個人看起來既精神又高貴,單單從校服上看來就可以知道這是一所怎麼樣的學校.

只可惜,顏色不太對.

如果是璃兒一定很喜歡,她還是比較喜歡白色呢.

"啊……小姐,您已經起床啦."一向照顧她的中年女人名七娘,是羅生若家族的廚師,平凡的面容下,有著一手好廚藝和一顆對家人溫柔的心.


悠念側頭看了看七娘,嘴角帶起淺淺的笑,仿若冬日破曉的暖陽,"之前讓你費心了,以後我會自己起床的."

"沒關系,小姐啊,今天要去學校了,我給你做了你最喜歡的便當,是雙份哦~."七娘怔了怔,隨後笑得越發的柔和,她就知道這個小姐以前只是還沒長大,看看現在長大了,多好啊,多可愛啊!

雙,雙份?她有這麼能吃嗎?悠念緘默的從書桌上拿起背包,跟著七娘走了出去.

走在邊上的七娘走著走著,忽然就嗚咽的哭了起來,"小姐……嗚嗚……"

悠念被七娘突然的變化嚇了一跳,"怎麼了?"

七娘轉過頭,悠念整個人囧住了,為什麼是這麼惡搞的寬帶淚?

七娘流著寬帶淚,憨憨的面容皺在一起跟菊花似的,"嗚嗚……小姐,咱不要雙份便當了好不好?嗚嗚……那個執法爵家的狗屁公子怎麼配得上我們可愛的小姐,不要給他送便當了好不好?嗚嗚……"

她怕再這麼下去,她會忍不住在便當里下毒把那個叫單姜恒的小子給毒死!七娘與表面完全不相符的內心在狠狠的紮著,貼著'單姜恒’便條的小人.

悠念笑得有些苦澀,敢情兩個便當是因為她要送一個給單姜恒嗎?也不知道羅生若悠念到底是怎麼想的,人家布迪斯皇家學院是個什麼樣的學校,人家會不去餐廳吃你的便當?

"好啦好啦,不送了,以後我們都不送了,這樣好不好?"悠念卻看著這個憨厚的七娘不由得笑了起來,這個人和齊蔚藍一樣,對這個讓人絲毫不省心的孩子從來沒有失望和放棄過,竟然還用這種方式祈求她不要再自作踐了.

"真的?"可憐兮兮的吸了吸鼻子,讓人怎麼看怎麼覺得可愛.

"真的."悠念點點頭,本來對那個單姜恒也沒多大點興趣啊.

于是,七娘滿意了,隨手摸了摸臉上的寬帶淚,高興的帶著悠念去前廳吃早餐.

一如這個房子外在給人的感覺,內部同樣帶著厚厚的沉重感和血腥味,卻讓本性就不是善良之人的悠念覺得萬分的貼心舒暢.

"早上好,爸爸,媽媽,大哥,二哥,瑭剡."悠念見一家人都已經坐在了餐桌上,一副就等她的模樣,嘴角勾起一抹笑,真是別扭的一家子.

"哼哼,今天倒是早了半個小時."瑭剡不自然的撇撇嘴,習慣性的語氣嘲諷.這個女人怎麼能把這麼丟人的黑色校服穿得這麼好看?以前怎麼沒發現?切!他才沒有誇她哦.

"小念,加油!"涼翰漂亮的桃花眼彎起,對著悠念伸出一個拳頭.悠念笑容淺淡的在經過他的時候也伸出一個拳頭,跟他輕輕撞了下,讓涼翰微微怔了怔,顯得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得到這個刁鑽的妹妹的回應了!

涼禮依舊一身黑色的皮革緊身衣褲,酷帥十足的打扮之上,依舊一張面無表情,目光沉寂的精致面容,此時那雙沉寂黝黑的眼眸看著悠念,閃過淡淡的漣漪,卻足夠讓人驚豔.

沒有說話,卻也伸出一個拳頭,看著悠念,讓悠念嘴角的笑容深了些,同樣伸出拳頭跟他的碰了碰.

"喂!女人!"瑭剡頓時莫名其妙的不滿了,悠念聞聲側頭,只見一個小拳頭在自己的面前,瑭剡一副拽拽的模樣.

------題外話------

明天帥哥們就出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