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怨念少女
g,更新快,無彈窗,!

瑞比斯公國最大的布迪斯皇家醫院內,所有的金鑽級別的醫生難得的一陣兵荒馬亂,如臨大敵的守在醫院大門口,面上是難掩的一陣急躁焦慮.

一輛頂著三色緊急避讓警示燈的急救車極速而來,緊跟在它身後的是一輛黑色炫麗,黑色銀邊的車牌上,只有一個金色華麗囂張的'l’字母的加長版跑車.

急救車一停,所有的金牌醫生一擁而上,擁著一個擔架快速的抬進醫院,醫院里的人看著這一幕都忍不住紛紛的探究.

到底是誰這麼大牌,讓布迪斯皇家醫院里一診千金的金牌醫師這般緊張.只有少數人看到在急救車後面的加長車的車牌時頓時面上一驚,表情驚懼不已,趕緊收回探究的目光,假裝目不斜視的做著自己的事.

只因那是瑞比斯公國,甚至整個世界最特別的暗黑存在,無視所有法律,無視所有道德,只要有足夠的錢就接受任何殺人生意的,羅生若家族,著名的殺手家族.

手術室門重重關閉,走廊上所有聲音都回歸靜籟,只剩下一個年輕的男子倚在牆邊,中性柔和的五官極其俊俏,微挑的眼角帶著一絲魅惑,薄薄性感的唇可見其是一個薄情而花心的人,只是此時斂下的眸中一片晦澀不明.

"踏踏踏……"一陣腳步聲傳來.

"涼翰,涼翰,小念怎麼樣了?啊?"一個看起來三十幾歲的美豔婦女一身黑金色晚禮服,踏著十公分的高跟鞋,腳步卻絲毫不受影響,反而健步如飛,此時姣好的面容上一片焦急.她身後一個西裝革履,沉穩英俊的男人邁著沉穩而快速的步伐,面上緊繃,銳利的眸中同樣帶著一抹擔憂.

"爸,媽,小念正在搶救."涼翰站直身子道,與婦女較為相似的五官,微勾的桃花眼一片擔憂.

"怎麼會這樣?小念怎麼跑出刑罰室的?還倒在大馬路上?"齊蔚藍說著擔憂的眉眼瞬間變得一厲看向涼翰.

"對不起,媽,是我的冒失讓小念跑了出去."涼翰低著頭道,面上難掩的自責.

"回去自己去刑罰室領刑."一邊的男子沉穩中氣的聲音平穩的響起.

"是."

"切,都是那個女人自找的,干嘛要罰二哥?"一道還未變聲略顯青稚的男聲不屑的響起.只見一個身影從一片陰影處緩緩的現出身形,十二三歲的模樣,一頭蓬亂可愛的短發,精致漂亮的臉上,一雙與涼翰極為相似的桃花眼滿是不屑,雙手插在褲兜里,一副拽拽叛逆的模樣.

"瑭剡,她是你三姐,要尊敬."一道平穩得沒有半點起伏的男聲響起,只見一個和涼翰差不多的男子,一身黑色的皮質緊身衣褲,腳下一雙高筒的靴子,留著半長微卷頭發的男子緩緩的走來,隱隱的血腥味從他身上傳出,五官同樣出色帥氣,只是面無表情到與面癱這個詞貼近.

"大哥."瑭剡看到男子過來,頓時有禮的喊道,然後嘴里嘀咕著,"誰有這種廢物姐姐啊,要文沒文要武沒武,比我大兩歲工作卻要我幫她承擔,還跑到布迪斯皇家學院去丟人,真是丟盡了我們羅生若家族的臉,竟然還因為受不了刑罰而逃跑,姐姐的話,有四姐不就可以了,真是balabalabala……"

"涼禮,剛做完工作嗎?"沉穩的一家之主典治嗅到男子身上的血腥味,蹙了蹙眉問道.

"是的.父親.母親."涼禮面無表情的喊道,然後看向涼翰,面無表情的臉上仿佛帶上了一層寒冰,"讓小念逃離家,這個月的零用錢扣押在我這里."那語氣依舊毫無起伏.

涼翰看著涼禮,心下一陣苦笑,他的錢到了你的口袋里,這輩子都別想要回來了,上流社會誰都知道,羅生若家族的大公子羅生若涼禮是個面癱加死要錢,誰都別想讓他從他口袋里掏出一毛錢.不過這次是他的不小心才讓小念跑了出去,他無話可說.

"有誰通知了爸爸嗎?"齊蔚藍突然問道.

三兄弟齊搖頭,齊蔚藍微微松了口氣,"不要告訴你們爺爺,爸爸他要是知道小念又出這種問題,只怕……"

"只怕什麼?"齊蔚藍話音才落,只見一個腦後編著一條白色長辮的老人一臉嚴肅不悅的出現,銳利的眼中一片怒火."那個丫頭丟盡了家族的臉,你們還想縱容她到什麼時候?!為了一個男人跑到布迪斯皇家學院去,甚至連一套灰色校服都得不到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因為受不了刑罰而逃跑,說出去簡直要讓天下人笑掉了大牙!"

"爸爸……小念她……"齊蔚藍急切的出聲.

"閉嘴!你當了羅生若家族這麼多年的媳婦竟然還如此心軟!回去領刑三百鞭!"

"是."齊蔚藍低頭應道.雙手緊緊交握,不為自己要受的三百鞭,而是擔憂在急救室中的女兒出來後要受到的懲罰.

--回憶分割--

陽光燦爛之下,美麗的偌大學院之中,一個穿著黑色校服的少女鼓著一張並不出彩的面容瞪著眼前,穿著白色校服的看起來如同百合一般清純柔弱的少女.

"羅生若悠然!你擺著這一副模樣給誰看?!"少女氣急敗壞的模樣把她本就不出色的五官扭曲得越發的猙獰--羅生若悠念,羅生若家族上千年曆史以來第一個女孩,一出生便受盡了萬千矚目,萬千期待,然而這本該是天之驕女,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少女卻絲毫沒有繼承到羅生若家族的資質天賦,就連容貌在兩個哥哥和一個弟弟中也顯得如同小草一般蒼白無力.讓本來期待萬分的十三爵都失望萬分.

"我……我沒有,姐姐,你不要生氣了,小然不是故意的……"嬌弱的小美人低頭委屈的哽咽著--羅生若悠然,是真正的眾人眼中折翼的天之驕女,如果說羅生若悠念是丑陋的野鴨子,那麼羅生若悠然便是真正的白天鵝.

"你還狡辯,明明是你跟我說單姜恒喜歡黑薔薇的,明明是你跟我說他喜歡我的,憑什麼我付出一切之後,得到好處的人是你,而不是我?!你知道我為了得到黑薔薇險些死掉嗎?羅生若悠然,沒想到啊,原來你心機這麼深,這麼多年我白信你,白疼你了!"

羅生若悠然委屈的抬頭,看著羅生若悠念身後越來越靠近的人影,眼中的淚扒拉扒拉的落下,嬌弱的面容下,說出的卻是惡毒的話語,"姐姐,你在怪誰?明明是你自己沒用,不是嗎?"

"你說什麼?!"羅生若悠念瞪大雙眼,氣急了上去推了她一把,卻不料羅生若悠然仿若受到什麼嚴重的沖擊一般,猛地倒退狠狠的撞在一棵樹上,臉色驟然煞白.

斂下的眸中閃過一抹恨意.

天不遂人意,白天鵝雖美,卻只是因為在母親肚子里多呆了兩分鍾而身體帶有一星半點的先天性缺陷,體弱得多,所以本該只有她得到的寵愛被這一個廢物給平分了去,這一次,她一定要把羅生若悠念趕出羅生若家族,公主,她一個就夠了!

"你……"羅生若悠念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有些呆怔的看著倒在地上的羅生若悠然,她沒用力啊.

"羅生若悠念!"不等羅生若悠念想出個所以然,身後一道怒火滔天的吼聲便響了起來.

時間定格,快速轉動,黑暗的地下室,血腥味濃重的刑罰間,鞭子無情的落下,妹妹假意的求情,一雙雙看不出情緒的冷漠又複雜的眼眸……

"我沒有錯!我就是沒有錯,憑什麼我要跟她道歉?!憑什麼我要接受這些懲罰?!為什麼不相信我的話?你們就是喜歡那個只有臉蛋搶我喜歡的人的賤人!惡心,太惡心了,你們一個個都讓我覺得惡心!有本事就打死我,否則我會一輩子,永永遠遠的詛咒你們--"

------題外話------

新坑~求支持喲~!ps:前面五章為過度,可能引不起親想看下去的心,但是請堅持多看兩章,蘋果保證會讓你覺得至少還不錯~!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