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氏危機


秦城郁氏大樓

顧墨陽出了電梯直接朝郁景麒辦公室走去,秘書看著顧墨陽緊繃的臉色有點膽顫的上前"顧總,我們總裁不在"

"讓開"看了一眼擋在眼前的秘書,秘書只好退到一邊去,顧墨陽幾乎是一腳踢開那扇門

郁景麒正坐在boss椅上,手里還拿著電話,看著闖進來的顧墨陽,絲毫沒有在意,"目前先這樣,有什麼情況告訴我"放下電話看著一臉怒氣的顧墨陽

"你這是怎麼了?"笑著看著他

顧墨陽手一揮,桌上的東西落在地上,眼里的憤怒更加洶湧"她在哪?"

"誰?"不明白他說什麼

"郁棽,一個小時以前,她在去公寓的路上被人帶走來了"

"那你不去找,現在來問我,是蠢嗎?"郁景麒諷刺道

"行"一掌拍在桌上

"三哥,看來還是你厲害了"哪放在桌上的手,幾乎快握成拳

郁景麒看著他,看著此刻憤怒的顧墨陽,心里卻是冷冷笑道"真是蠢到家了"

"總裁,顧總"辦完事回來的肖翰看著總裁辦公室里一地的狼藉

"去給顧總倒杯茶來"沒有看肖翰,直接說到

肖翰看了一眼這對峙的情況,轉身朝門外走去

"三哥,看來你是打算不說了?"顧墨陽幾乎壓制住暴走的怒氣

"郁棽,我不知道她在哪!"椅子向後一滑,靠著椅背

"是嗎?那你可到時候別怪我下手狠了!"幾乎是咬著牙說到,他沒有料到郁景麒會來這一手,郁棽按照原先她只要安安穩穩的把孩子生下,他會還她自由,可是現在他改變注意了,他不是會跑嗎,想跑嗎?那他會讓她一輩子斷了這個念頭

"我很期待"

"咚咚"此刻肖翰正端著一杯茶在門口,郁景麒看了一眼,肖翰端著茶過來

"顧總,你先喝杯茶"

顧墨陽看了一眼肖翰,再看著那茶,手一揮,茶杯應聲落地,茶水灑了一地,回頭看著郁景麒"那三哥,你可要告訴她,好好照顧我兒子,要是被我找到,那她一輩子,可就要過的如花似錦了"

"等你找到,我會告訴她"郁景麒笑笑

顧墨陽怒意匆匆的離去,郁氏內部卻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總裁,接下來?"肖翰看著沉思的郁景麒

"一切照常"

"好的"肖翰點點頭

郁棽醒來的時候,已經過了晚餐時間,傭人看她下來,問她需不需要用點什麼.她搖搖頭,只顧抱著電腦,去查著國內的最新消息,可是卻很平靜.從登上飛機的那一刻開始,到現在也過去了幾十個小時,國內的網站都看不到關于她不見的報道,越是這樣,卻越是讓她心難安.一晚上幾乎是帶著這個疑惑睡著.

可是國內卻並沒有郁棽所想的那麼甯靜,顧墨陽去郁氏的事還是被一家小報報道出來,卻被迅速的娛樂新聞所覆蓋.靳明深看著所有准備好的東西,他在等她給他打電話,那他就有機會重新拿回屬于他的東西,不過卻沒有等到,等到的卻是關于郁棽失蹤的消息,還有一個更致命的消息.

"郁景麒已經在今天傍晚時分帶走了,估計明天早上國內外都會知道這個消息!"陳遠看著boss臉上沉重的臉色

"郁家其他人呢?其他人有什麼動向?"依照郁景楓和郁景元的性格,不可能不會明白此時情況的危機

"郁老爺子聽說郁景麒被帶走,氣火攻心,直接送進了醫院,郁家人都跟著過去了,郁景楓在柏林目前還沒有消息


"你繼續盯著,有什麼情況,隨時告訴我"想到了什麼,打開手機並沒有自己預料的

醫院的走廊里,哭泣聲不絕于耳,郁景元看著來來往往的醫生,心里煩躁不已

"你說為什麼好好的景麒會被帶走啊?"看著二伯母抱著二伯哭泣,郁洝坐在一旁也不說話,再看自己母親也是坐在一旁抹眼淚,一把拉過醫生

"爺爺,怎麼樣了?"

"六少,我們會盡力了,但是老爺子畢竟年紀有這麼大,身體的一些機能退化,就看能不能熬過今天晚上了"醫生也不敢打包票,生老病死是曆來正常不過之事

郁景元想問的話被憋在心里,松開醫生,靠牆站著.所有人都在等,等這漫長的一夜過去,看見明天早上的光芒.

也許是上天有所感應,老爺子在清晨的時候,終于醒來,雖然必須待在ICU病房,可是所有人的心好歹都定下來了,郁景元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七點了.有些事他該去面對了!走到自己父母的旁邊,

"爸媽,你們看著爺爺,我去看看公司那邊怎麼樣了,三哥那邊什麼情況?"

"好,去吧,有什麼事,記得通知我們一下"郁長瑞看了一眼搶救室,雖然一輩子平平穩穩,卻也知道郁氏此刻需要一個掌門人.

聽著郁景元要去看自己兒子,羅芳再也坐不住"景元啊,你可得相信你三哥,你三哥不可能會做那樣的事的"

"我知道,我相信三哥,二伯,二伯母,我先過去看看什麼情況,爺爺這邊就拜托你了"

"去吧"

"好"郁景元看了一眼走廊里所有的郁家人,這一刻郁家的危機,不再是過去的蒙蒙細雨,是一場持久的暴風雨!

秦城看守所

郁景麒坐在床邊,閉著眼,樣子像是睡著了,又相似在思考著什麼.聽著那鐵門開門的聲音,睜開眼看了一眼牆壁,眼神里除了平靜別無其他,仿佛不知道自己此刻所處的位置.

"郁景麒,有人見你!"

郁景麒起身拿過一旁的西服外套,一撣然後穿在身上,朝已經打開的門走去.

郁景元坐在會見室里,看著對面的牆壁,等待著他要見的人.門從外面推開,目光看去,郁景麒走了進來.郁景麒看了他一眼似乎早就遇見他會來,平靜的在他對面坐下.

"三哥"

"家里還好嗎?"郁景麒笑笑看著他

"還好!"郁景元沒有說老爺子的事情,只不過一個晚上,看著他眼睛里的紅血絲,就知道他應該一夜未睡

"那就好,告訴爺爺,我沒事!"郁景麒拿出口袋的手帕,擦了擦手

"會的"郁景元點點頭

"好的,時間不早了,回公司去吧,還有事等著你處理"郁景麒云淡風輕的樣子,起身朝門口走去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郁景元推開椅子看著即將要開門而出的郁景麒,他回公司沒多久,很多事他不清楚,他不確定這件事已經到了什麼地步!

郁景麒只是看了一眼,開門走了出去,皮鞋接觸地面的聲音,在走廊里響起.

郁棽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抱著電腦,查看國內的消息,此刻的國內正是下午時分,看著網頁一點點跳轉,哪一行字出現的時候,郁棽懸著的心,落盡了深淵,看不見眼光.

"郁氏集團總裁郁景麒因涉嫌行賄日前已被檢方帶走"

"郁氏集團總裁郁景麒日前因為秦城和上蘇共同開發的度假景點中涉嫌行賄,拿到項目為目的,日前已被檢方帶走!秦城和上蘇渡假景點是秦城和上蘇以開發五星級酒店,百貨,娛樂,飲食為一體的項目,目前前期投資已達200億,項目目前還在一期工程.此次爆出的涉嫌行賄,據可靠消息是受賄者本人向檢方自首,並舉報!......"

配圖的還有一張郁景麒的圖片,以及秦城看守所的圖片.

關閉消息,打開最新的股市行情,郁氏的股票,幾乎跌停.持有郁氏股票的人也在大幅度拋出郁氏股票,這一舉動無疑加快了郁氏的危機步伐.郁棽已經無心再看下去,

原來有生之年,他是真的不打算再見自己了,這一次是她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