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
g,更新快,無彈窗,!

輕輕推開門,看了一眼,就近拉開一旁的椅子坐下,看著被燈光照射舞台中央的男女,看見他們臉上洋溢著的幸福,嘴角也浮起一抹微笑.

舞台中央的郁景陽看著眼前的曲思妍"思妍,遇見你我很幸運,余生請你多賜教"

曲思妍輕輕揉了一下眼睛,鼻子里酸酸的"郁先生,余生請指教!"

台下響起了掌聲,很隆重.燈光被開啟,周圍也變得明亮.

看了一眼周圍過來的人看過來的目光,扶了扶墨鏡,壓低帽子,推開椅子,開門離去.

走出酒店,拿掉墨鏡看了一眼天空,六哥果然是實現了自己的願望,在陽光明媚的日子里牽起自己心愛人到的手,她都能夠想到郁景陽那句"余生,請多賜教"一定是想了許久,才說出的承諾吧.

不過現實好像有點殘忍,看了一眼不遠處走過來保鏢,帶上墨鏡.

"太太,外面回去吧!"

郁棽看了一眼他們,朝不遠處的車子走去.上了車,看了一眼後面的車,車子駛出酒店,朝著那個她閉上眼都能想到的方向走去.

夏天真正到來的時候,郁棽沒出過門,每天看著外面似火的烈陽,都覺得頭暈.看了一眼還未變樣的腹部,低頭不語.酒這麼坐在沙發上,坐到了晚上,傭人做好了晚餐,她卻覺得沒什麼胃口,搖了搖頭,直接回臥室沖了一個涼躺倒床上.盛夏的夜晚,房間里開著空調卻還是很悶,起身走到窗邊,推開窗,即使現在外面的空氣都帶著溫度,能夠灼傷皮膚.

放在床頭的手機不斷響起,郁棽走過去接起電話"喂"

"阿棽"電話那頭的郁景麒聲音很疲憊

"郁......三哥"

"嗯,好久沒有聽見你這麼平靜的不帶著怒氣的喊我了"郁景麒笑笑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了?"時間指向凌晨兩點

"沒什麼事,就是好久沒有看見你了,想著給你帶個電話"郁景麒深吸了一口煙,平靜的說到

"你還在公司?"

"嗯"揉了揉額頭

"出什麼事了嗎?"

"沒有"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心里的預感一點一點充斥著內心

"沒事"郁景麒平靜的回答

"我感覺你不對勁"說出心里的那一絲疑慮

"今天顧墨陽過來說你懷孕了,有沒有哪不舒服的?"喝了一口咖啡,轉移話題

"還好,沒有什麼,挺好的"看了一眼腹部,壓下心里突然懸空的感覺

"那就好,我今天和他說了,明天送你出國,國內這段時間很熱,你的體質應該少吹點空調,我怕你有什麼不舒服,明天安排飛機送你到國外避避暑去"郁景麒說的很輕松,就像隨意安排似的,沒有任何准備,可是郁棽只感覺心里越崩越緊,像他那麼周密的人,不可能安排這個的.

"公司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公司有我,你六哥,爺爺呢,你好好照顧自己"

"那你為什麼要把我送出國!"依照顧墨陽的脾氣是不可能會在這個時候放自己走的

"沒事,你就安心出去養胎吧!"說完郁景麒就掛斷了電話

郁棽坐在床邊,發呆似的.心里想到那個人或許可以,急急得撥出電話去,得到卻是"您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試著再次撥打了幾遍,依然是這個結果.

這一夜郁棽幾乎側夜未眠,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她在等著天亮,只要出去,或許就能知道一點消息.

天亮時分,郁棽匆匆洗漱就下樓,拉開門,平時的保鏢已經不見了蹤影,換成了新的人,至少比往常多了好幾倍的人.

"太太"保鏢擋住了她的去路

"讓開"郁棽幾乎紅著眼,一個晚上沒睡,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明顯

"先生,吩咐過,直到今天中午你都必須待在室內"保鏢半步不讓

郁棽幾乎咬著牙,回到屋內,傭人已經做好早餐端來,看見她蒼白的臉色"太太,你不舒服嗎?"

郁棽捂著肚子點點頭"我肚子不舒服,送我去醫院"手心有些抖,這是她唯一能夠出去的機會了

"太太,我先扶你上樓"傭人卻沒有回應她,只是扶著她上樓,當她躺在床上,看到去醫院檢查的醫生出現的時候,郁棽知道自己唯一的機會是等待去機場的路上了,她躺在床上或許是因為一夜未睡,處于不安之中,不一會兒便睡著了,中午時分只聽見一陣嘈雜聲,接著便是敲門聲,傭人走進來對她說"太太,先生說你怕熱,已經安排了直升機過來送你去機場"郁棽感覺頭有點暈,自己走出這個房子的希望已經沒有了!

坐上直升機的那一刻到機場,郁棽還有點沒有回過神.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夜之間,她就被安排出國,她害怕,恐懼.

坐在VIP休息室里,郁棽忽然響起了當年被郁景楓送出過的那次,也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被送出了國,就遇見了靳明深.

郁棽拿出電話,撥給郁景麒,她要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忐忑的聽著電話里的呼叫聲,她怕電話打不通

嘟.嘟.嘟.嘟.....電話一直在撥通之中

"喂"仿佛很久之後,才聽見電話被接起

"三哥"聽著郁景麒疲憊的聲音,郁棽忽然發現,剛剛許多想問的卻有些問不出口

"到機場了嗎?"揉了揉眼睛

"到了"聲音有點哽咽

"嗯,到了就好,到了那邊以後好好照顧自己"郁景麒的口吻和平常一樣,讓人猜不透,可郁棽卻覺得他是在做告別

郁棽一愣"好"

"嗯,好好照顧自己,我先忙了"郁景麒掛斷電話,郁棽聽著電話那頭的敲門聲,想問的終究沒有問出.上了飛機之後,郁棽就開始睡,昏昏沉沉.一路安全到達了柏林,飛行了20幾個小時,郁棽的腿出現了水腫,不過郁棽沒有想到的是,再去住處的路上,被迷暈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飛往瑞士的飛機上.

直到下了飛機去往住處的路上,郁棽才知道自己在哪?

蘇黎世(Zurich),瑞士第一大城市及瑞士蘇黎世州首府,全歐洲最富裕的城市,由于這里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億萬富翁,所以蘇黎世又被稱為"歐洲億萬富翁都市",蘇黎世著名的班霍夫大街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街道,蘇黎世是瑞士經濟,金融,航運和旅游中心,世界著名的國際大都市.

翻看著網上對于著座城市的介紹,郁棽卻沒有一點心思去看沿途的風景,她現在迫切想要知道的是國內的消息.

到了住處放下行李,或者說是身上唯一帶的一個包,里面僅僅裝著她的證件.

距離離開國內已經兩天,郁棽吃完晚餐,從窗戶看了一眼四周,跟過來的保鏢早已不是那天的人.

"七小姐,這是總裁讓我交給你的"保鏢從手提箱里,取出一份文件袋遞給郁棽

郁棽看了一眼那文件袋,接過去,並沒有立即打開,看了一眼房子里的擺設,完全是按照她的喜好"這里是什麼時候准備的?"

"一年前"

"一年前?"郁棽看了一眼那桌上擺放的玫瑰,那個時候她還不知道會有今天,看來郁景麒是把一切都計劃好了

"總裁交待,你必須待在這邊,你的護照我們已經為你辦好,七小姐最近這段時間只好委屈你待在房子里,不要外出,所有的日常用品我們會為你准備好"

"需要待多久?"他能從顧墨陽手里偷換著自己出來,估計已經想到了所有的結果

"總裁說"保鏢有一絲遲疑

"說什麼?"盯著他的眼睛

"如果有可能,你這一輩子都不要回國,郁家從來不需要你這樣一個拖累品!你自生自滅也好,有生之年,他不想再國內看見你!"

郁棽愣了愣,以為耳朵幻聽,才眨了眨眼睛"是嗎?我知道了!"拿著文件袋上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