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遇見一個人,讓你覺得此生無憾?


聽著腳步聲和熟悉的聲音,沒有回頭,睜開眼看著鏡子,鏡子里的他就在她身後不遠處,觸手可及.

"你知道嗎?當年從美國離開,我想過著一輩子我都不想再見到你,可是我忘了.....

回去的路上,郁棽沒有坐在副駕駛,坐在了後面,閉著眼讓自己上面也不去聽也不去想.

車子停在院子里,郁棽下了車,走到門口推門而進

"太太,您回來了?"傭人見她進來

"嗯"點點頭,拿出鞋櫃的拖鞋,換上

"您吃了晚餐沒有?需要再給你准備點什麼嗎?"走過去把她的外套掛在掛衣架上

"吃過了,不用了"把包遞給她

"那我給你泡杯茶吧!"看她有點累的樣子

"不用了,我上去休息了,不用來喊我,我有點累"朝樓上走去

"那需要幫你放水泡個澡嗎?"說到

"不用了,你去忙吧!"

走進房間,躺進被子里,今天這一天太累了.她現在需要休息,閉上眼睛安靜的躺著.

"好,過幾天我來看你,這幾天有些忙忙,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掛斷電話,看了一眼眼前的房子,結婚這麼久他回這邊的次數幾乎可以數的過來.打開車門下車,推開門看著還望著樓梯的傭人

"看什麼呢?"

"先生"傭人有點慌,沒有想到今天顧墨陽回來了

"看什麼呢?"

"沒什麼,我問太太需不需要幫她准備泡澡水!"

"她人呢?"看了一眼並沒有看見她

"太太,上去了"指了指樓上

顧墨陽見她指的方向,朝樓上走去

傭人有點不明白,疑惑的看著他,忽然想到什麼"先生,你等等!"

"什麼事?"回頭看著她

傭人趕緊跑向一邊的櫃子,打開抽屜從里面取出一個文件袋,送到顧墨陽面前"先生這是你們回來不久之前送過來的"

"什麼東西?誰送過來的"看了一眼那個文件袋

"送過來的人沒有說,只是說親手交到你手上"手拿著文件袋

顧墨陽接過文件袋,看了一眼"下次問下誰送過來的!"

"好的!"傭人點點頭

拿著文件袋朝樓上走去,在樓梯拐角處朝樓下說到"送杯咖啡到書房"

"好的,你稍等!"

拿著文件袋走進書房,顧墨陽並沒有直接打開文件袋,而是放在了一旁.打開電腦,處理一些還未處理的郵件.

"咚咚"敲門聲響起

"請進"繼續看著郵件,嘀的一聲,郵箱里收到新的郵件,點開郵件是國外剛剛發過來的郵件

"先生,你的咖啡"把咖啡放到他的桌上

"還有什麼需要准備的嗎?"

"不需要了!你去休息吧!"拿過咖啡喝了一口

"好的"點點頭,關上門走了出去


放下咖啡看著郵件,郵件的內容是關于集團在國外收進得的一些股份,和關于郁景楓在德國的一些動作,包括郁氏在國外最近進行的一些產業,郁氏他勢在必得!收購郁氏之後,按照一切進行,很快的一切就會結束,每個人都會回到自己應該站在自己應該站在的位置.

處理完郵件,桌上的咖啡也早已經冷掉.關掉電腦,關掉燈走了出去.回到臥室,臥室的燈沒有開,窗戶也沒有關,可以看見窗簾被風吹起.打開燈,郁棽躺在床上,整個人被被子遮住,看不見她的樣子.從衣櫥里拿出睡衣,走進浴室.

有些事情冥冥之中注定!你繞不過,逃不掉!

解襯衫的扣停下,打開浴室的門,從里面走出,看了一眼床上還睡著郁棽,打開房門,走出房間,直接朝書房走去,打開書房的門,開燈,看著還放在桌上的那個文件袋,那個黃色密封袋,拉開線圈,打開密封幾張照片掉落出來,顧墨陽呆愣住沒有去接照片看著它落在地上.

只聽見一陣噪雜的聲響,書房里桌上的東西,已經不複存在,一地的文件,摔落的電腦,破碎的咖啡杯,被咖啡遮住的圖片看不清人影.人已經不見......

夢里的郁棽呼吸越來越急促,呼吸不到空氣,直到肺部的氧氣開始被奪走,猛然睜開眼,入眼的是一雙猩紅的眼,如同地獄的魔,本能的去推開他掐著脖子的手

"咳"

"你瘋了!"顧墨陽的臉色一片陰沉,黑的難看

"咳"難受的咳嗽著

"顧墨陽"

"顧墨陽"

"咳"郁棽不停的咳嗽著,喊著顧墨陽的名字

郁棽的臉色變得蒼白,嘴唇變得有些青紫,眼里蓄滿眼淚,出現了一些紅血絲,手慢慢松開,直直的看著他,他的瞳孔里她看見自己的樣子,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其實她早就該熟悉,早就該熟悉的,慢慢閉上眼,眼淚順著臉落在了顧墨陽的手上

只覺得手心一燙,那手慢慢松開,看著她!他知道郁棽一直有什麼故事,也想過很多,卻唯獨沒有想到她的過往里有著他最排斥的那個人.

手的重力慢慢消失,郁棽也沒有睜開眼,眼淚卻沒有止住

"為什麼松手?"聲音沙啞的說到

"為什麼不再用力一點?"不敢睜開眼,睜開眼的世界滿是殘忍

顧墨陽沒有說話就那樣看著她,看著她一臉的淚珠.

"我問你,為什麼不用力一點?"手一揮,一旁的杯子摔碎在地上,睜開眼看著那個此刻望著她的人看著這讓她厭惡的世界

"靳明深和你是什麼關系?"看著她眼里深深的厭惡

"靳明深這麼想知道!"郁棽笑著,即使臉上還有淚滴,笑得仰頭望著天花板

"你想知道什麼?"望了他一眼,笑著從床上爬起,下了床走到窗戶旁,看著窗外

手悄悄的握成拳,那心里的一絲繃斷"你和他什麼關系?"

"你有沒有遇見過那麼一個人呢?那個人讓你覺得此生無憾,他對我來說就是那個人!我還記得遇見他的第一次,那天早上我醒來推開房門看見的就是坐在客廳的靳明深!從小到大我想要的都會拱手而來!遇見靳明深是我人生的意外,可能那意外晚了16年,可是我遇見他的那天我頭上的星光就已開啟,只是後來那星光熄滅."郁棽的臉色多了一絲黯然

"我以為我們會結婚的,我幻想過穿著婚紗,走進禮堂!牽著他的手,說一生一世只愛他一人,只是只是有些都變成了只是"低頭沉思著,回頭看著坐在"你不是一直認為你比他強嗎?顧墨陽你就是個懦夫,你不是愛駱夢苼嗎?你怎麼不敢娶她!"

"哈哈,懦夫"看著他難看得臉色

"你再說一遍!"心里的怒火控制往外湧,握緊得拳頭緊了又緊

郁棽走過來,盯著他得眼睛"你就是個失敗者!"

一陣天旋地轉,郁棽被壓在了顧墨陽壓在了身下,掐住她脖子的手冰涼.

"你再說一遍!"眼睛猩紅看著郁棽,此刻恨不得掐死她

"我愛他!"郁棽笑得肆無忌憚

那笑容在顧墨陽眼里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就有多刺眼"你愛他?"嘴角浮起詭異的笑容,手松開撫摸著她的臉,郁棽沒來由的覺得後背發涼

"你要做什麼?"

"你不是愛他嗎?那我讓他看看你懷著我的孩子時他的表情"笑著說到

"滾"

"你給我滾!"拍開他的手

顧墨陽沒有說話,燈熄滅,只聽得見衣服撕裂的聲音,和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