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的結局
g,更新快,無彈窗,!

靠著牆壁,吸了幾口手里的煙,看著房頂的燈光,不知想些什麼!

找到顧墨陽的秦明軒看了他一眼"出什麼事了?"今晚上的他有些不對勁

"你們家的怎麼樣了?"年前的時候,秦明軒的妻子剛剛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

"還不那樣"秦明軒笑笑,想到妻子回家就是爭吵,頭有些疼痛

"呵呵"顧墨陽輕笑,想到他老婆那個樣子也覺得好笑

"笑什麼?你家里那位怎麼樣了?"秦明軒也清楚駱夢苼回國了,那家里哪位

"還好"低著頭,彈了一下手里的煙灰,他和郁棽除了還好,都不知道用什麼形容他們之間的關系,說是夫妻,可是他們之間能想道唯一的關系好像也只是夫妻

"那夢苼你打算怎麼辦?"吸了一口煙,看著他

"婚紗已經訂好了!"顧墨陽沒有回答,想到已經在巴黎開始制作的婚紗,他在想她穿婚紗的樣子

"決定了!"婚紗已經說明他選擇了駱夢苼

"郁棽呢?"他猜得到一些顧墨陽在做的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卻想知道郁棽的結局?即使他只見過她一面,他好奇那個孤傲清冷的姑涼到最後會是怎樣?

"我會送她出國"這是在醫院這幾天陪著她想出的最好的答案,如果她不是郁家的孫女,那麼這些她就不需要經曆這些,終究他只能對她做一些彌補,列如送她出國.

秦明軒沒有說話,他不知道此刻的顧墨陽是覺得虧欠還是其他,但是送郁棽出國或許是對她最好的,畢竟將來.....

兩個人沒有再說話,顧墨陽靠著牆,低著頭抽煙,酒意已經醒了大半.

走廊里響起腳步聲,來人一看顧墨陽在這,喘著氣說到"三哥,電話!找你的,都打了好幾次了,估計有什麼急事?"

顧墨陽摸了一下口袋,手機剛剛出來沒有拿,拿過手機電話又響了起來,看著上面顯示劉維的號碼"喂"

"boss,你終于接電話了?"劉維著急的說到

"什麼事?"聽著他著急的口氣,揉了揉鼻子,有些疲憊,最近在醫院都沒有睡好

"太太送進搶救室了"看了一眼前面的紅燈,醫院一打來電話,立馬著急的找boss

眼睛不受控制的眨了一下,所有的疲憊一瞬掃去"怎麼回事?"

"郁洝小姐今天去了病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太太的傷口,撕裂開來,昏迷過去了"著急的說著重點

"我馬上過來"不再聽對面的解釋,掛斷電話看了一眼秦明軒"我有事,先走了"急匆匆的離去,秦明軒看著他的背影,想到他剛剛喝的酒追了上去

看到保安開過來的車,直接朝駕駛室去,卻被後面伸出來的一只手擋住,回頭看著秦明軒"我有急事"

"我知道,我送你去"秦明軒沒有解釋

顧墨陽看著他點點頭,走到副駕駛,離去.

看著前方的路,看了一眼有些緊張的顧墨陽"出什麼事了?"

"沒事"淡淡回答

"前幾天我聽說張筅受傷住院了"隨意的問道

"是嗎?"不知道的樣子

"不確定,打算明天去看看"看了一眼後面的車輛拐彎

"替我問候一下"

秦明軒看了一眼顧墨陽,他沒有說張筅受傷那天聽說郁棽也在那一天住院了,此刻他的冷漠,卻像似知道什麼.

"你們結婚這麼久?有沒有一瞬間的心動過?"岔開話題

"沒有"顧墨陽直接回答

"看來夢苼應該很高興"秦明軒笑笑,沒有再說話

到了醫院,顧墨陽下車久急匆匆朝里面跑去,看著他的背影,想到他剛剛說的,看來有些事當事人不明白,開著車子離去.

朝著急救室走去或者說是跑去,避開一個個迎面走來的人,進電梯,出電梯,看著迎面而來的劉維

"boss"

"情況怎麼樣了?"沒有看他,看著急救室的搶救燈

"已經進去四十分鍾了"劉維看著boss不好看的臉色

"怎麼回事?

"護士幫太太准備晚餐去了,郁洝小姐直接進入了病房,後面護士拿晚餐回來,發現太太被郁洝小姐抓著手,太太就因為傷口暈了過去"

"郁洝呢?"顧墨陽的語氣有些冰冷

"已經回了郁家"郁洝從醫院離開直接去了老宅

"不是安排了人不允許靠近嗎?他怎麼進去的,你們是干什麼吃的?"

"郁洝小姐出示了她的證件,保安阻止不了"劉維低著頭,確實是自己疏忽了

"最好她沒事,否則郁家就不是那麼簡單了"語氣里殺意,讓劉維一震

搶救室的門推開,郁棽被推了出來,顧墨陽上前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郁棽"我太太怎麼樣了?"

"顧太太沒事,不過傷口被二次撕裂,要注意傷口感染,愈合期會晚一些,一定要注意不要碰水,半個月之內"

"好的,謝謝"道謝,看著郁棽被推進病房

"劉維"冷眼看著劉維

"boss"

"把消息放出去"顧墨陽的眼里已經沒有了一絲憐憫,有的只有果斷

"好的"點點頭離去

病房里很安靜,時間好像靜下來一樣,可以聽見治療儀器運轉的聲音.顧墨陽坐在一旁,即使此刻已經是凌晨時分,看著病床上的郁棽,她的臉色已經比三天前好看了一些,有了幾分血色.安靜總能讓人思考一些東西比如過去,預料發生的,大概會發生的和已經發生.兩個人第一次協議談好的那天,他陪她淋了一場雨,也看見了她身上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從他們結婚到現在郁棽好像大部分時間就躺在醫院里,其余的時間就好像只剩下爭吵.唯獨最和平的幾天也是她在生病,就這樣看著她.

郁棽睜開眼,發現自己竟然靠著門邊睡著了,揉了揉眼睛,腿已經麻了昨天晚上到了站起看著周圍才發現自己是在五哥的住處,房門上的鑰匙還插著,心里想到五哥回來為什麼不叫醒自己呢?手放在門鎖處,輕輕一扭,門打開.映入眼簾的並不是記憶中的乾淨整潔,桌上還放著紅酒瓶和兩個紅酒瓶,地上的衣物隨意丟在地上,沙發上地上,到處都是.看了一眼沙發拐角處的那件襯衫總覺得有幾分眼熟,好像記得五哥穿過又好像不是,想要去回憶一下什麼時候他穿過,頭卻開始有些疼,雙手抱著頭,慢慢跪坐在地上,想忽視那些痛感,卻無法忽視,索性直接去想過去他什麼時候穿過,頭卻疼的更加厲害,不得不停止回憶

側坐在地上,抱著頭那不適一點一點失去,扶著沙發,手卻摸到了那件衣服,那件面料得手感很舒服,同時也看見了不遠處得那件不知為什麼掉到桌子下面得女士襯衫,那上面的花紋很豔麗,看了一眼樓梯的方向

"五哥"

"五哥"

"五哥"

"五哥"

"五哥"接連喊了幾句卻依然沒有人回應,扶著沙發站起,甩了甩頭,抬起頭時目光卻在那一刻停頓住,樓梯處的那個人,光著腳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郁棽看著那個人,回頭看了一眼房子里的擺設,不遠處的窗簾正拉著,隔著窗簾還能看見窗戶上的水珠,昨晚窗戶並沒有關上,風吹起那窗簾,天藍色隨風擺動.身體有些發抖,扶著沙發鼻子里的酸意,已經讓她紅了眼

"阿棽"

"別過來"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人,腳邊的那件白襯衫變得越發刺眼

"明深"溫柔的女神響起

"明深"

"明深"

郁棽聽著那漸漸清晰的腳步聲或者說那熟悉的聲音,抓著沙發的手指節發白

"阿棽"

"靳明深,我們完了"郁棽笑著,即使已經紅了眼眶

"郁棽,你怎麼在這?"郁洝走下樓梯看著站在沙發處的郁棽

"阿棽,你聽我解釋"靳明深沒來由的惶恐和害怕,

"呵呵,是嗎?"說完看都不看他一眼,朝門外跑去

"阿棽"

"阿棽"說著就要追去

郁棽一直跑,一直跑,踩進了水窪也沒有注意,雨越下越大,身體向前倒去,耳邊傳來的呼喊,遠處傳來的呼喊聲,想要睜開那快要閉上的眼看清,終究沒能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