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價
g,更新快,無彈窗,!

"喂"

"墨陽"

"墨陽,墨陽"任憑駱夢苼怎樣呼喊對面的顧墨陽都已經聽不見

紅紅的眼眶里面,眼淚溢出,一滴一滴的滑落,落入餐盤里,手一揮杯殘狼藉

陳嫂被這巨大的聲音嚇到"大小姐"

"大小姐,你沒事吧?"從廚房跑出來看著滿地的餐盤碎片

抓著桌布的手指泛白,所有的血色都集中在手心.

"大小姐"

"大小姐"

"大小姐"陳嫂擔心的叫到

駱夢苼只感覺腦子里很亂,她要理清楚,對墨陽是有事,墨陽是有事,潛意識里逼迫自己忽視那些不直覺的改變,那讓她害怕的改變,她的墨陽是最愛她的,是最愛他的.

"陳嫂,墨陽是愛我的對不對?"急于求證的看著陳嫂

"大小姐,顧先生是愛你的,你看看你們從小一起長大,顧先生的脾氣,你應該了解"陳嫂安慰她道

"對,墨陽是愛我的"

"是,顧先生是愛你的"陳嫂點點頭

"對了,他前幾天還給我買了我喜歡的禮物!"想到了房間里的禮物直接朝房間跑去,不顧掉在地上的餐盤碎片

"大小姐,你小心點"擔心的看著她踩著玻璃跑過去

跑進房間從抽屜里拿出那條項鏈,抱著項鏈呆呆的坐在床上"墨陽,墨陽"獨自囈語

掛斷電話看著那推開的急救大門,急忙跑過去"阿棽"病床上的郁棽臉色像紙一樣蒼白,沒有一點血色

"阿棽"顧墨陽有些擔心的喊道

"郁棽"靳明深看著郁棽,忍住沒有說出心中的那句話

"阿棽"看了一眼一旁的靳明深

"顧總,太太已經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不過還需要在ICU病房里觀察幾天"醫生看著顧墨陽彙報道

"她要什麼時候醒來呢?"看著沒有一點反應的郁棽

"麻藥的藥效現在還沒有過,估計要明天才會醒來"自然不敢有一丁點隱瞞

"我知道了"看著護士推著郁棽進去ICU病房.懸在心間的石頭落地,靳明深看著那因為藥效兒熟睡的郁棽,她沒事兒了!

顧墨陽回頭看著盯著遠去郁棽的靳明深,一拳直接揮了過去,靳明深的臉偏向一邊活動了一下牙齒,嘴里的血腥味彌漫,手揉了揉頜骨,看著顧墨陽

"不錯,比以前有出息了!"解開西裝外套的扣子,笑著看著顧墨陽

"是嗎?這一拳我早就想打了,一直沒機會"活動了下手指,看著靳明深嘴角的血跡才給自己多了一些勝利感

"不錯,看來這些年顧家給你的都沒白費"靳明深笑笑,脫下外套,扔到一旁的椅子上也不怕有誰看見兩個人此刻的樣子,有人早已經守好了各個門

"哼"顧墨陽嘲諷的看著他,從小到大的光輝被他遮掩,那一拳積攢了多年的歲月

"不過你知道打了我是要付出代價的嗎?"解開襯衫的袖口,拉了拉袖子

"那我倒要看看這代價是什麼?"解開西裝,脫下扔道一旁,兩個人就這樣互相對立著,如同年少時兩兩對立的姿態

這一架兩個人幾乎同時動手,力道都沒有半分的隱藏,沒有人看見這場的贏家是誰,除了兩個當事人,誰也不曾知道.

郁棽是在第三天的清晨醒來的,睜開眼看見的並不是醫院里那特有的白,是藍色,天藍色,天空的顏色.眨了眨有些干澀的眼睛,看著天花板.從被子里伸出手,拿掉了氧氣罩,麻藥早已進褪去,腹部傳來的疼痛感.額頭的冷汗冒出.

病房的門被推開,護士看見她醒來,有點激動"你醒了?太好了"

"我睡了多久?"開口才發現喉嚨干啞的難受

"你先別說話,喝口水"拿過杯子用吸管給郁棽喝了一口水,看著她不太精神的樣子

"你等一下,醫生一會兒就過來"放下水杯,高興的按下床頭的按鈕

"我睡了多久?"繼續問道

"你睡了三天了"調了一下病床的高度,讓郁棽躺著舒服一些

"我家里人呢?"沒有看見熟悉的那些人

"顧總,去公司處理公事去了,這幾天您的伯父伯母都過來看你,不過你一直是昏迷狀態,所以她們並沒有看見你"護士熱衷的解答

"是嗎?"看著天花板,輕聲道

"是啊,顧太太顧總對你真好,這幾天一直守著你,也是今天才離開的"看著她有些失落的樣子,以為她是認為顧墨陽沒有在

郁棽沒有回答,看著天花板,疼痛打亂她的意識

"莊醫生"護士看著病房門打開,朝領頭的喊道,帶頭的應該就是姓莊的醫生,郁棽看見他點點頭朝自己走來

"你好,顧太太,我是你的主治醫生莊信,你感覺怎麼樣現在?"俯身問道

"傷口疼"看著莊信回答

"手術過後六小時,麻藥的藥效就會失效,你覺得很疼還是?"細心詢問著

"還好"郁棽回答

"顧太太,如果疼痛感明顯的話,我們會為你使用止痛藥"看她額頭有一些汗水

"不用了"郁棽搖搖頭

"那好,如果你覺得很疼告訴護士,稍後我們會有一系列檢查,希望你配合"莊信看了一下她的傷口說到

"好的,謝謝"點點頭

"不客氣,您注意休息"替她拉好被子說到

郁棽做完所有檢查已經到了傍晚時分,看著從百葉窗穿進來的陽光.

"把窗簾拉上去,我想看看太陽"郁棽對一旁整理東西的護士說到

護士看了一眼郁棽,這一天檢查做下來,她應該有些煩倦了吧.走過去拉開那百葉窗,看著正望著這個方向的郁棽

"晚餐,你想吃點什麼呢?"從早上到現在她都還沒有吃過任何食物,術後身體恢複是關鍵搖搖頭,看著那橘色的暖陽,再有不久就該看不見了.

"你早餐和午餐都沒有吃,身體下去會維持不下去的"見她還不想吃任何東西,擔心的說到

"那你安排吧!"郁棽看了她一眼擔心的樣子

"好,那我去幫你准備晚餐"自己的意見被接納開心的望著她

"好"看著那窗外

護士沒有再說什麼,推開病房門走了出去.郁棽看著晚陽,門從外面被推開也沒有注意,直到那高跟鞋的聲音在床邊響起,回頭看著此刻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人

"你怎麼來了?"

"我不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