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太天真了


張岩從電梯出來就看見了那人群之中的郁棽,心中已經明白出了事?

"保護太太"張炎立刻喊道

"撤"刀疤男人看著突然出現的人,立刻下了命令,所有人迅速撤去

郁棽抓著張筅的手臂,手中的力量一點一點褪去,跌坐在地上

"郁棽"張筅看著臉色失去血色的郁棽

"對不起"身體的疼痛,讓她本能的發抖,拽著張筅的衣服

"沒事的,會沒事的"看著郁棽臉上一點一點褪去的血色,變得如紙一樣慘白

"是我太天真了,怎麼可能呢?"眼里得光芒一點點得渙散

"郁棽"張筅不安的喊道

"太太"張炎沖過來看著坐在地上的郁棽,其中的倆個人已經追那伙人去了

"顧墨陽呢?"用盡最後一點力氣,看著張岩,她想知道是不是他?

"太太,我先送你去看醫生"看著地上流淌的鮮血,張岩一把抱起郁棽,朝電梯跑去,他記得急救室在三樓,另一個人扶起地上的張筅朝電梯走去

顧墨陽伸手去那桌上的杯子,秘書今天給他泡的是綠茶,手中一空"砰"的一聲已經落在了地上,茶水和玻璃一地,心里感覺一緊,秘書推門而進

"總裁,有什麼事嗎?"小心翼翼的看著他,今天都在說boss今天的心情有些不好,她可不想踩在火藥上

"叫保潔過來清理一下,再送一杯咖啡進來"看了一眼秘書

"好的"點點頭立馬出去

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松了松領帶,起身走到窗邊,看著窗外的陽光,此刻正好.

劉維讓過從boss辦公司里的保潔,直接推門而進,看著桌上還冒著熱氣的咖啡,急匆匆說到

"boss,太太出事了"拿出手帕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

"她又見誰了?"顧墨陽一副了然于胸的樣子,整理著領帶

"太太被人追殺,已經送進搶救室了,張岩請你速度過去"

"你說什麼?"手停住看著劉維

"太太現在在醫院,情況不太好"看著愣住的boss,劉維催促道

一瞬間的愣住,顧墨陽立馬向外沖去"boss,boss"劉維在後面喊道

跑出電梯,門口的車已經停在哪了,顧墨陽直接走到駕駛室旁


"下來"司機一愣不明白總裁為什麼脾氣忽然這麼差,不過也不敢耽誤,立馬下了車,顧墨陽上車啟動車子離去

劉維跑出門口,只看見boss絕塵而去,立馬攔下旁邊的車子追了上去.

顧墨陽到達醫院的時候門口已經有人等候了"顧總"

"我太太在哪?"直接問道

"顧太太現在在搶救室請跟我來"院長擦了擦冷汗,最近是怎麼了出這麼多事,這次顧墨陽太太,郁家七孫女在這里出了事,估計有好果子吃了.

一行人由直接從大廳走過,引起周圍人的目光,看見人群之中的顧墨陽,不禁好奇的議論起來

"出了什麼事嗎?"甲說

"難道顧家有人出事了?"乙說

"不知道,看這陣長估計事情不小,你沒有看見帶頭的院長臉色特別難看嗎?"丙說

"是啊!我也看見了"丁說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聽著那議論,走進電梯之前看了一眼那外面議論的人群,看了一眼旁邊的院長"把不相干的人立即給我請出去"

"好的"院長打了個冷顫

電梯門打開,張岩已經侯在門口"總裁"

"太太呢?"看了一眼他

"還在搶救室"張岩回答

顧墨陽看了一眼走廊里站著的人,朝急救室門口走去,急救室的燈亮著,看著那一直開著的燈光,壓下心中的不安兩邊的人戰戰兢兢地看著顧墨陽.

"張岩,人呢?"看著那還亮著的燈光

"已經派人追去了"不用想也知道boss此刻壓著怒氣

"行啊,你派人去追了"咬著牙一拳就打了過去,張岩沒有料到顧墨陽的怒氣會有這樣大

"對不起,總裁,這樣的事情再也不會出現"嘴角血腥味彌漫,臉色卻未變

"速度把人給我找出來,就算翻遍秦城也要給我找出來"

"是"低著頭

"還不快去"一臉怒意的喊道,張岩迅速離去

"都給我滾"看著兩邊站滿的醫生,忽然就覺得那白色礙眼的難受.一堆人感覺解脫似,都逃也似的離去.院長的腳步卻不敢動.

走出電梯的劉維就被一擁而入的白大褂,擠到一旁,幸好抓穩了旁邊的扶手,才沒有摔倒.看著站在急救室門口的顧墨陽,趕緊跑過去.

"boss"劉維看著自家boss的臉色也知道剛剛那些人是為什麼蜂擁而去了


"安排好了沒有?"看著劉維拉了拉領帶給自己減輕一些壓抑

"已經安排好了,不過這件事有人在里面動了手腳"

"監控調出來了沒有?顧墨陽當然也知道張岩跟在身邊這麼多年,一直辦事很得力,可是這次郁棽受傷看來,事情已經沒有這麼簡單

"還在調"一會技術處就會送過來

"嗯"點點插在口袋里的手卻有一些不安

"夫人,也知道了,正在趕來的路上"就算外面已經處理好了,但是有些消息老宅那邊是不可能瞞住的

"boss"信息部的抱著電腦過來

"boss,監控調過來了"劉維喊到

拿過電腦,點擊播放,畫面里出現了郁棽不過不是她一個人,是被張筅拉著的郁棽,顧墨陽的眼里多了一些說不清的東西,畫面一楨的劃過,他看見了笑著面對那些人時平靜的郁棽,看見了張筅想要把她拉進懷里替她擋掉身後的那些冰冷,也看見了那些本來她可以躲過的冰冷插進她的身體,張筅抓住她的手臂,她滑倒下去.劉維站在一旁看著顧墨陽的臉色一點一點變得難看

"張筅人呢?"電腦遞給劉維

"張總已經送進搶救室了,已經通知他的秘書了"接過電腦,遞給信息部的同事,朝他遞了一個眼神,信息部的抱著電腦離開

"通知他家里人吧"感覺有些疲憊靠在椅子上

"好的"走到一旁去打電話處理這些事情

"墨陽,我聽說郁棽原來有個男朋友......"腦海里飄蕩著的是駱夢棽說過的一句話

顧母走出電梯就看見兒子靠著椅子,望著天花板不知想些什麼,慢慢走到他的身邊"阿棽怎麼樣了?"

"媽"扶著母親坐下

"還在搶救,情況不太好"情況不太好或者也是顯示的處境

"你們結婚這段時間以來,你們之間的事情,媽一直沒有說過什麼?媽也知道當年你有多恨我,恨我趕走了駱夢苼,可是墨陽我問你,你對阿棽真的就沒有一點心嗎?"看著自己的兒子,顧母知道此刻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提兒子和媳婦之間的關系,可是她必須提,要不然在再這樣下去的話,這個家估計也就完了

"媽,我知道了"顧墨陽此刻不想聽這些

回頭看著電梯口走出的人"媽,你先回去吧,這邊我守著,郁棽會沒事的"

扶起自己的母親"墨陽,郁棽出來一定要告訴我"顧母看著自己的兒子

"舅媽"靳明深喊道

"明深,你來了!"顧母絲毫也沒有懷疑此刻到來的靳明深,可是顧墨陽卻不這麼想

"嗯"靳明深點點頭

"劉維送太太回去"顧墨陽叫著正打著電話的劉維

"boss,靳總,夫人"劉維跑過來,喊道


"送太太回去"看著靳明深,顧墨陽臉上布滿了烏云

"好的"

"夫人,我送你回去"看著顧母說到

顧母看著此刻臉色不太好的顧墨陽,知道自己在這里幫不上什麼忙,跟著劉維離去.走進電梯的時候,劉維看了一眼在電梯處等侯的肖翰,看了一眼遠處站在通道里只剩下顧墨陽和靳明深走進電梯.

"你來干什麼?"顧墨陽的臉色此刻只能用臭來形容

"郁棽怎麼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想知道自己關心的

"什麼意思?"顧墨陽看著靳明深,從小到大這個各方面都比自己優異的表哥,他的到來,腦子里前段時間的懷疑有在心間懸浮

"墨陽,這麼多年了,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靳明深笑著看著眼前的人,如同小時候一樣對自己的不懈

"那你呢?"顧墨陽腦海里駱夢苼的話又響起,他在想郁棽和靳明深之間又什麼關系?

"墨陽,還記得我上次問你的嗎?對于郁棽你了解嗎?"靳明深看著他身後的搶救室,那里一直亮著,她還躺在里面,他相信郁棽會沒事的.他們還有許多事是要一起做的,她想要的婚禮,她想要的旅行,那些他沒有實現過統統都會實現的.

"那你了解?"顧墨陽嘴角浮起一絲笑意

靳明深沒有說話,一時無言.

兩哥人就站在走廊里等候手術時間,看著那時間表一分一秒走過,手機的鈴聲打破了甯靜.

拿出手機看著那號碼,顧墨陽一愣,看著同樣朝自己望來的靳明深走到一旁接起電話"喂"

看著窗外閃爍的燈光,淺笑著"下班沒有?"

"吃飯了嗎?"看了一眼時間,這個點是她的晚餐時間

喝了一口煲了幾個小時的湯,味道想象中的鮮美一樣,也是他喜歡的"在吃,今天媽媽叫了陳嫂過來,煲了我喜歡的湯,和以前的味道一樣,你要不要過來嘗嘗?"

"下次吧,還有些事"看著窗外,回頭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靳明深

"還在加班嗎?"聽出他語氣里的疲憊

"沒有,在醫院"沉沉的呼了一口氣,給自己減輕一絲壓抑

"出什麼事了嗎?"鐺的一聲勺子掉落的聲音傳入耳里,害怕的問道

"沒事,你放心,為了你我也不能出事"盡量輕松的笑道,知道她此刻擔心

"到底出了什麼事?"語氣里有了一些哽咽

"沒事,郁棽不小心受了點傷!"手插進口袋,沒能看見握緊

"她怎麼了?"小心翼翼的問道,在現實世界里她終究是有一些不堪,只因為他的妻子不是她

"沒事"你早點休息"看著急救室已經拉開的門,掛斷電話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