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視


門砰的一聲關上,本能抬起頭,就迎上顧墨陽那探究的眼神.

"到哪?"燈光下那被頭發遮擋住的臉也看出一些異樣

"有點事出去了一下"從他身邊走過

顧墨陽看著郁棽,有了上次她失蹤的教訓,這次跟著她的人,都加了人手.早上上班出去,她還沒有醒.下午開完會也是臨時想起昨晚她的反常,電話打過去,人已經出去了.當保鏢將她和郁景麒在餐廳起爭執的視頻傳來,他有了一些詫異,視頻力聽不清她們說了什麼?直到郁景麒打了她,視屏就被斷了信號.保鏢打電話過來她跑了出來,他以為那一刻她會回霖楓別墅,獨自開車回來.別墅里一片漆黑,他坐在客廳整整等了四個小時,直到聽見車子的響聲,從樓上陽台看去,就看見她對著張筅一臉溫柔的笑著,那是自己從未見過的樣子,下樓的那一刻保鏢已經把他們在一起待了一整晚的事情報告過來,雖然什麼也沒有發生,可是男人天生的對于自己所有物的敏銳度,是自己所不能允許.

"是嗎?看來山上的風景不錯"顧墨陽一臉嘲諷的笑道

"你跟蹤我?"郁棽回過頭看見那一臉的嘲諷

"你覺得我需要去跟蹤你嗎?"一臉不屑

"對啊!顧氏總裁怎麼會跟蹤我這樣一個僅僅只有利用價值的人呢?"苦笑道

"知道就好"似沒有看到她臉上的表情

"你想怎樣?"忽略他語氣里的警告

顧墨陽一步一步朝郁棽走去,剛剛還在門口笑顏如花,此刻冷冰冰的樣子.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明顯"阿棽,你是不是忘了什麼?"遮擋住半邊臉的發絲掀起,光滑的皮膚已經腫了起來,手放上去輕輕一按,郁棽感覺道吃痛,眼神看向他,顧墨陽看著那隱忍的眼神,發絲別到她的而後,笑著拿開手,扶住她的肩

松開她,走到酒櫃處,拿出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轉身靠著酒櫃看著郁棽"阿棽,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就好奇那個站在酒店黑暗處的郁棽,傳說中郁老爺子最喜歡的孫女.第二次見面,你果然勾起了我的興趣,大雨之中逼著我停車的人,你是第一個.之後你說的三年之內不要小孩,剛好符合我的意思,我想這件事又趣了,結了婚之後你的確符合做我的顧太太的所有條件,聰明,知道不多問的不問,不該管的不管.可是......"顧墨陽停住看著她

"引狼入室?呵呵"郁棽苦笑

"引狼入室?"走到郁棽身邊,看著那張已經浮腫的臉

"狼?"晃了晃杯里的酒"阿棽,只要你最近乖乖聽話,到時候事情結束的,我都答應還是原來一樣"

是不是所有的謀略者都是在即將勝利的那一刻向自己的手下敗將這樣耀武揚威呢?"和原來一樣?"盯著他問道

"事情結束我們離婚,還你想要的自由!"看著她認真的思索著的樣子

"好,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在我們離婚之前,你不許碰駱夢苼"手心微微出了汗,看著顧墨陽詫異的眼神,她在賭,賭駱夢苼在他心中的份量

顧墨陽看著臉色平靜的郁棽,可是她說出的話卻讓他一驚,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幾分寒意"好"點點頭,說完不再看他一眼朝樓上走去

郁棽站在大廳中央,手心還是冰涼,盯著那桌上的酒杯,那杯底紅色液體如同血色,顧墨陽回頭看著望著桌上酒杯的郁棽,想到今天張筅送她回來時的樣子

"郁棽,以後想要郁家好過,有些事你最好少做"郁棽抬起頭,看著那上方的顧墨陽,生怕他反悔,顧墨陽沒有再說話直接上了樓.郁棽坐在沙發上,臉上的痛意多了一絲冰涼.


時光一晃,轉眼兩個月過去.春天已經真正來到,樹上的枝葉都換成了新的綠葉枝條,窗外是溫暖的太陽.郁棽卻一次都未出去過,顧墨陽從那天開始再也沒有回來過,除了新請的保姆,這偌大的房子里只有郁棽一個人.

三樓的書房,房門半掩,拉開的窗戶,風吹來地上揉成一團的草稿,隨著風輕輕走動.桌上的圖紙被風吹的嘩嘩作響,有些吹到了地上.散落再角落,圖紙上的是一個嶄新的世界.郁棽靠著書桌閉著眼坐在地上,聽著風聲,紙張在風中的歡呼聲.地上隨意散落的酒瓶和紅酒杯空氣中還飄著葡萄酒的香味,旁邊染了紅酒漬的紙張在一堆紙張里面越為醒目.

"太太"推開門半掩的門,看著里面散亂已經習以為常,走過去輕喊道

"幾點了?"郁棽睜開眼看著自己視線之內的人

"十點了"扶起她,看著她的樣子有些心疼

"十點了,天亮了,真好"郁棽笑笑,看著窗外的天空,藍的碧藍如洗.

"我知道了,你先忙去吧"一片狼藉有些東西還需要收拾,揉了揉太陽穴宿醉過後的頭疼

"我幫你放好熱水,你泡個澡吧"看她一臉疲倦的樣子

"好,去吧"點點頭開始收拾地上的紙團吹落的圖紙,把圖紙收進保險箱.拿起紙簍的圖紙,下樓走到後花園,黑色灰燼處,倒出那些紙團,拿出打火機點燃,看著那火焰走過的地方一點點變成灰燼.抬頭看著門口不遠處聽著的車子和

守在門口的人.計算著他們巡視的時間

"太太,水放好了"傭人站在她身後喊道

回過頭看了一眼不知何時來的傭人,點點頭朝房子走去,傭人看了一眼她剛剛往的門口處,拿起紙簍跟在她身後.

躺進浴缸里,冰冷的身體被熱水包圍,溫度一點一點上升.看著水霧布滿玻璃.放在一旁已經安靜了許多天的手機,鈴聲響起,拿過手機看著來電的人,聽著那鈴聲響了幾遍才接起.

"喂,五哥"聲音暖暖的喊道

"阿棽,在忙什麼?"郁景楓溫柔的聲音傳來

"剛剛才醒,最近是不是好忙五哥?"靠著浴缸問道

"還好,你最近呢?聽媽說你有時間沒有回老宅了,最近有什麼事嗎?"聽著她有些沙啞的聲音

"沒什麼,待在家里,最近沒有出去,過幾天我回去看看爺爺"

"嗯,你自己注意點,我去開會了"說完就已經掛斷電話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放下手機,拿過一旁的浴巾,起身.換了一套衣服,走下樓的時候,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看著下來的郁棽

"太太,你要出門嗎?"

"嗯,今天不用准備了,我會在外面吃飯"拿過鞋櫃里的鞋,開始換鞋


"那我幫你喊老付"傭人說著就准備給司機打電話,老付是這邊的司機,平時接送,但郁棽一般出門都是自己開車.

"不用了,我開車就行"換好鞋子,套上外套,拿過包.傭人已經過來打開門,看著外面溫暖的陽光,覺得有些晃眼"先生回來就告訴他我出去了"

"好的,太太"傭人點點頭

車開到門口的時候看了一眼剛剛守在門口的人,已經不見了.踩下油門,後視鏡里拿忽遠忽近的車子一路跟隨.

看著電梯里不斷上升的數字,聽見嘀的一聲,電梯門打開,看著秘書那張標准的笑臉,點點頭.

"七小姐,總裁現在在開會,你先到辦公司休息一會"點點頭跟著朝總裁室走去

顧墨陽坐在辦公司看著今天最新的股市行情,盯著郁氏的股票,最近的增長和下跌.

"咚咚"劉維站在門口

"進來"

"boss,太太出門了!"

"什麼時候?"顧墨陽看著那條即將明顯的幅度線

"剛剛不久出的門,人已經到了郁氏大樓了,接下來怎麼安排?"劉維注意著boss的臉色變化

"繼續跟著"關掉桌面上的文件,抬頭看著桌上的一眼窗外.

"通知Eric,有些事情也該讓人知道了"

"好的"

"靳明深那邊最近怎麼樣了?"忽然想到

"靳總最近一直在國外,目前還沒有回國,靳氏那邊目前沒有什麼動靜"現在已經到了事情最關鍵的時候,這個時候不能有任何差錯

"好了,你去安排這些事吧"向後仰去靠著椅背

看了一眼手機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郁總的會議還有多久結束?"看著進來的秘書

"可能還有一段時間,你稍等"秘書微笑著回答

看了一眼辦公桌上的文件,端起剛剛換來的咖啡"郁總,最近很忙?"

"嗯,最近公司確實比較忙,度假村的項目一期目前進入關鍵期,總裁一直忙著跟進還有最近和國外即將新上的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