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筅
g,更新快,無彈窗,!

獨自走在早春得街頭,寒流依然存在,郁棽卻不知道去哪?路上來來往往得車流,或快或慢,郁棽卻絲毫沒有注意道這些,朝前走去.

直到被巨大得拉力往身後帶去,耳邊刺耳得急刹車聲,一臉失措得看著眼前得人

"想死早說啊"中年男人停下車咒罵道

"還好嗎?"看著他呆呆得發愣,不知道是不是被驚嚇道了

"謝謝,我沒事"看了一眼還被他拉著的手臂

順著她眼神看去,才發覺自己還抓著她的手,松開手"抱歉"

"沒事,謝謝"說完就准備離開

"郁棽"張筅看著還屬于游神狀態的郁棽喊道

"嗯"慣性的回答,身上自帶的警覺性讓她立馬回過頭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男人,剛剛沒有注意道,他的穿著和樣貌

"你是?"不確定的問道

"張筅,我們見過的,在莫家"張筅看著她眼中的警覺性

"原來是張總,抱歉"記得上次在莫家小優過生日的時候見過這個男人

"沒事,你要去哪?我送你"郁棽看見他身後不遠處那輛還閃著燈的跑車,看來他是臨時停車才看見自己的

"謝謝,不用了"搖搖頭

"需要我幫你打個電話給墨陽嗎?"她的臉色有些不好,風吹來他看見似乎有些腫了

"不用,謝謝"現在最不想見的人就是顧墨陽,他只會讓自己看見自己的不堪

"好吧,你注意安全"剛剛的那一切還曆曆在目

"謝謝,再見"郁棽看著即將要綠燈的斑馬線走過去

看著那背影,一刹那的猶豫,快速得跑過去拉住那已經走到馬路中間得郁棽,拉住她得手,快速往回跑去.朝自己得車跑去,把她拉進副駕駛,上車,車子絕塵而去

車子穿過人潮湧動得街頭,川流不息得車水馬龍,直到那斑斕得霓虹消失,四周只有快速掠過得樹影蜿蜒得山路.跑車特有得性能在此刻發揮得淋漓.

"去哪?"平靜得看著開車得張筅

"現在問是不是晚了點?"張筅看了她一眼,看著已經平靜下來得郁棽

"晚了也得問"看著前方得道路

"帶你去個地方!"聽著她得回答,張筅笑笑

"張總推薦得地方值得期待"這世界上總有那麼一種人,愈合力超強,郁棽想自己就屬于那一類人吧,閉上眼不再看前方的道路,她現在需要得不是此刻得眼淚,軟弱.是必須改變自己處境的方法.

看了一眼睡著的郁棽,專心開著車,車子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郁棽已經睡了一覺了,張筅已經不在車上了.打開車門下車,打開手機燈光照著腳下,才發現腳下的高跟鞋在此刻有些多余,卻不能丟棄.四周是呼嘯而來的冷風,刮在臉上有些生疼,照著腳下朝前方走去,看見的是燈火輝煌的一座城,秦城就那樣坐落在那兒.靜靜立在風中,可以聽見風吹著樹葉的聲音,嘩啦嘩啦作響.四周很安靜,安靜的適合想一些事情.郁氏和顧氏合作已經進行,郁家想必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可是就算如此四大家族之一的郁氏也有他驕傲的資本.不過此刻的郁氏就如同一只受了傷的麋鹿,四周有一堆虎視眈眈的狼,人人都想來瓜分一塊肉.何況是顧家?在那之後會有許許多多的顧家出現.

想的太認真,連身後的腳步聲沒有聽清,身上多了一件外套才回頭看去,不知什麼時候開了車燈,張筅逆光站著"謝謝"

"想什麼呢?"看她盯著那個方向

"沒什麼"搖搖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他"風景不錯"

"確實"點頭道"從這里看去可以看見整個秦城"指著前方說道

"說吧,有什麼事?"沒有接他的話,徑直問道

"聰明人果然聰明"張筅點點頭笑道

"是嗎?還是有人第一次這麼說"郁棽不喜歡這種互捧

張筅笑笑也不覺得尷尬"你們之間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你指的問題是什麼問題?"裝作不明白的問道

"駱夢苼你怎麼看?"拿出煙點燃問道,看了一眼郁棽"介意嗎?"

郁棽沒有回答不知他是想說駱夢苼還是煙,拉了拉肩上的外套,上面男士香水味道明顯"那麼你怎麼看駱夢苼呢?"

"聰明,漂亮,懂事"想了想記憶中駱夢苼的樣子,說道

"你想知道什麼呢?"郁棽不信作為旁人會莫名奇妙關心這些

"還是你想知道我會怎樣對駱夢苼?"既然知道駱夢苼那就是和顧墨陽從小一起長大的人,他能把自己帶到這來無非就是怕自己如何讓對付駱夢苼

看著郁棽望著自己的眼神,也明白估計他是以為自己是來為駱夢苼出頭的"沒事,我好奇而已,畢竟老三心里那麼多年的人"說完才意識道自己說了什麼,抬頭看著郁棽,期望看出她的異樣

郁棽平靜的看著張筅仿佛剛剛他說的和她無關,如果這世界上的存在注定要傷害一個人的話,對駱夢苼而言她們之間還說不定是誰傷害誰?人性終究是不可考量的,這一刻可能她傷害了她,但是誰又能知道將來呢?

"走吧,我送你回去"看見她沉默,張筅也意識道自己剛剛可能過了,畢竟她現在才是顧墨陽的妻子

郁棽看了一眼那遠處的燈火輝煌,轉身朝車子走去.回去的一路,郁棽上車就開始閉著眼假寐,車子停下也未發現,直到到了霖風別墅門口.

"謝謝"下了車看著還在車上的張筅,張筅打開車門,拿出剛剛半路買的東西

"回去處理一下吧"看著她被頭發遮住的左臉

"謝謝"接過那袋藥品,此刻再拒絕就顯得有些做作了

"沒事,今天我說的話,你別介意"想了想還是說到

"沒事"輕輕一笑,那什麼沒發生過的神情,讓他有一瞬的恍惚

"筅子,你怎麼來了?"有些溫情的時光,被朝這邊走來的顧墨陽打破

郁棽沒有回頭,張筅看著身後走來的顧墨陽"老三,我在路上剛好碰見嫂子就送她回來了"

"是嗎?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攬過郁棽的腰一臉溫柔

郁棽的臉色有一些不好看"沒事"淡淡說到

看著兩人之間的微妙,張筅知道自己不適合再待下去了"老三,我先走了,有空帶嫂子出來坐坐"

"好"顧墨陽笑著點頭,張筅轉身上車,啟動車子離去.郁棽看了一眼那離去的車子,顧墨陽看著郁棽望著離去車子的眼神,拉起郁棽的手,拿過她手里的東西,朝房子走去,進門的時候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垃圾桶,手一揮那袋藥品直接飛進了垃圾桶,門一關被徹底隔絕在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