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品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沒有睡醒嗎?"被她拉開的手,重新撫摸著她的臉頰

"我們離婚吧"就那樣盯著顧墨陽,她知道這個男人的心從不在自己身上

顧墨陽拉過郁棽,抓住她的肩旁,盯著她的眼睛"老婆,乖,早點休息"笑著揉了揉她的頭發,松開手起身朝樓上走去

"我是認真的,駱夢苼回來了,你的目標也該實現了"郁棽站起,盯著他的背影

"那你知道你要付出什麼代價嗎?"顧墨陽靠著扶梯,一臉笑得燦爛

"什麼意思?"疑惑的看著他

"就在這個月初顧氏和郁氏共同開發度假村,我想這里面的意思?"從口袋里取出煙點燃,看著郁棽的臉色血色一點點褪去

"你說什麼?"郁棽看著那隔著煙火的顧墨陽

"我說郁氏現在靠我的錢養活"對待敵人,必須從根本上掐死對方那一點點的希望

腿一軟,跌坐在沙發上,顧墨陽的話抿滅了他最後一絲希望"你想怎樣?"抬頭看著他,顧墨陽不可能這麼簡單

顧墨陽看著坐在那沙發上的郁棽,走過去,煙頭直接丟在了水果盤里,那最後一點星火都被水吞噬,淹沒,消失.如同那雙清澈的眼里,一片迷茫.

"現在,你只要好好的做你的顧太太,其他的你不需要"蹲在郁棽面前,握住她的手,手冰涼冰涼,身體有一些顫抖明明室內已經開了空調.

"多久?"想要抽出被他握在手里的手,克制住身體本能的顫抖

"快了"顧墨陽笑笑,把她拉進懷里,溫柔的如同童話里的王子

靠在他的肩頭,眼眶溫熱有什麼即將落下,眼睛一閉,把那不具名的東西忍回去,有些東西多了也不能改變什麼,哪又何必讓人看見你的軟弱.

"早點休息,我去睡覺了"松開郁棽撫摸著她的臉,哄到

郁棽沒有說話,看著顧墨陽上樓,偌大的客廳就剩下她一個人,還有一盞燈光.直到腿麻了,才回過神.回到房間里顧墨陽早已睡著了,郁棽輕手輕腳拿開被子,睡在一旁.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窗外的陽光正暖,郁棽睡到了下午才醒,睜開眼看著天花板"要是夢就好了"

郁氏

"總裁,七小姐來了"還不等肖翰通報完,郁棽已經走了進去

郁景麒站起看了一眼郁棽,朝她身後的肖翰說到"幫七笑姐倒杯茶來"

"七小姐你稍等"肖翰拉上門

"身體怎麼樣了?"看著郁棽笑著問道,她住院的這段時間他一直沒有去看她,也沒有時間,最近一堆事情等著他處理

"有時間嗎?"看了一眼他桌上堆起的文件

"有什麼事嗎?"放下手里的筆,問道

"我餓了,邊吃邊聊吧"郁棽沒有回答

郁景麒看了一眼手表,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可以,想吃什麼?"那過一旁的外套問道

"你定吧"看了一眼他轉身朝門口走去,門此刻從門外打開,肖翰端著一杯茶進來,看著朝門口走來的郁棽

"七小姐,你的茶"

"謝謝"郁棽避開點頭致謝

"我們出去一下,晚上不用加班了,你早點下班吧"郁景麒穿著外套安排道

"好的"

郁棽走了出去站在電梯口,看著辦公司門口的肖翰,等著里面的人出來

"總裁,那今天晚上張總的酒會"看著回頭拿錢包的郁景麒

"安排李總過去"回頭看著郁景麒

"好的"肖翰回答

郁棽看著走出辦公室的郁景麒按下電梯,門打開,走了進去,郁景麒隨後走了進去

坐在法餐廳,聽著悠揚的小提琴,從這里望去可以看見秦城最美的夜色,高樓大廈,璀璨的星火,五彩的霓虹燈,和人人想要到達的高度,這里的一切都能彰顯一個人的權利,欲望.可是郁棽看去卻深深的恐懼,那個高度是她不想踏極卻依然處在的地方,寒冷,孤獨.

"謝謝"看著端上的牛排,郁棽看了一眼郁景麒,手里的刀叉也隨同放下

"最近很忙?"看著他似乎有些餓了,吃相卻依然很優雅

"還好"放下刀叉,拿起一旁的紅酒喝了一口,才發現他餐盤里的食物都沒有動過,看著她似乎有心事"不合胃口?"

"沒有"郁棽搖搖頭,這應該是兩個人第一次有這麼平靜的時候,或者說坐在一起的時候

"顧氏給公司注資了!"肯定的語氣

"是"郁景麒直到郁棽知道的那一刻會來找他.只不過他沒有想到會晚了這麼多天

"呵呵,不錯,終于有個地方讓你們看見我的價值了"郁棽看著郁景麒嘲諷般的說到

"後悔了?"平靜的看著她

"我有後悔的余地嗎?"看了一眼窗外正盛放的煙花轉瞬即逝

"沒有"不留一點余地

"是啊?沒有,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曾給我流過余地,更何況是你呢?"

"你告訴我兩年前發生了什麼?"這個問題一直埋在心里

郁棽似乎想聽道了笑話一樣看著他"兩年前發生了什麼?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嗎?"

郁景麒的臉色在這一刻變的不好看,眼前的人仿佛又回到了拿只溫順的小獅子,可她的話卻將一些東西劃破的更加尖銳"靳明深對不對?"

"郁景麒,你現在是以什麼身份追問我呢?三哥,郁氏總裁,還是?"到了如今這個地步和眼前的人有莫大關聯

"你以為郁家倒了對你有什麼好處呢?"

"那你信不信,我先讓她倒了試試"

"你敢"郁景麒握著酒杯的手青筋鼓起

郁棽挑釁的回到"好啊!我就試試"

"你瘋了不成?"壓住音量

"我也是被你們逼瘋的!"在昨天從顧墨陽口中知道那一刻的時候,那是從所未有的屈辱感,她郁棽從小在老爺子手心捧大的終究是成了利益犧牲品.

"那也是你自己選的?"控制住自己怕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

"我自己選的,那你為什麼不直接讓你母親殺了我得了?"脫口而出得話最尖銳

"啪"連悠揚得小提琴都在這一刻停止了,不虧是高級餐廳,此刻得人都消失了

郁棽笑著摸著臉,對痛意好像無感一般,看著此刻正看著自己手得郁景麒"真得不愧是親兄妹,打人得手法都一樣"說完直接拿過包離去,留下一臉失措得郁景麒,郁景麒看著自己得手掌心,看著對面餐盤里還未曾動過,才意識道什麼,追出去時人早已不見